「這是,魚人,」當眾人看到光芒之中出現一個下半身魚尾的身影,頓時警戒起來,

「諸位且慢,」楚樂阻止道,「她不是敵人,」

「楚公子,這女子分明是魚人,難道我們不把她抓起來嗎,」一旁的人有些疑惑,但是楚樂之前展露的實力,令他們不敢忤逆楚樂的意思,

「各位,魚人之中分成兩派,大家應該都知道,這位乃是魚人公主,是主張和平的一系,這點,我可以作證,」海傾天出言替楚樂解釋道,

「這……」眾人還有些猶豫,畢竟之前魚人的所作所為,已經在他們心中埋下了極深的怨念,

楚樂看著魚笙蒼白無神的臉,不禁慨嘆一聲,對著青媱道:「帶她回去休息吧,」

青媱點了點頭,正要帶著魚笙回城主府,卻見魚笙搖了搖頭,忽然對著楚樂道:「楚樂,我魚人族聖珠雖然可以短時間內將修為提升到武聖,但是之後的反噬,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地起的,要是撐不住死了,可別怪我,」

楚樂聽了一愣,但是隨即就明白了魚笙的意思,拱手道:「多謝姑娘的寶物,」

聽到他們的對話,眾人這才恍然,原來楚樂之前修為忽然暴漲,是動用了魚人族的寶物,而且這寶物按照他們的對話來看,還有很可怕的副作用,那就難怪了,否則的話,楚樂如此年輕就能達到武聖修為,任誰都難以接受,

「楚少俠大義,」

「多謝楚公子,」

「楚公子保重身體,」

「原來,楚師弟你用了魚人至寶了,」洛雪露出驚訝的目光看著楚樂,隨後有些擔憂對著魚笙道,「魚姑娘,你說楚師弟用了這至寶,會遭到反噬,這反噬究竟多嚴重,「

玉仙宗的四女同時露出擔憂神色,

魚笙道:「聖珠乃是我族至寶,並且只能使用一次,能短時間內讓人達到武聖境界,但是生命力卻被極大消耗,反噬時更猶如萬蟲噬身,心智不堅者必死無疑,」

眾人都露出了敬佩的目光,心道楚樂不愧是玉仙宗弟子,為了救助眾人作出如此犧牲,

楚樂心中不禁對魚笙大感佩服,能這樣面不改色地胡謅,果然不管是什麼族群的女子都是擅長說謊的,

他見眾人目光中對他十分擔憂,便道:「諸位放心,難道忘記我是煉丹師了,我早就知道會有用到聖珠的一天,所以很早就準備了應對之策,方才已經服下了一枚家師留給在下保命的丹藥,身體並無大礙,

「原來如此,楚大師煉丹之術如此高,令師只怕是絕世丹師了,如此一來,我等也放心了,」

「是啊,果真是英雄出少年啊,楚公子有興趣,日後可以來我族中做客,」

「楚大師日後一定要到敝舍一敘,」

眾人紛紛對楚樂大發讚揚,

這時候,楚樂身邊的魚笙忽然身子一晃,整個人竟然倒在楚樂懷中,

「魚笙姑娘,」

楚樂趕忙讓青媱等人接過魚笙,取出一枚五品丹藥給魚笙服下,

「剛才她消耗過度,需要趕緊帶回去休息,」楚樂道,

眾女正要帶著魚笙回去,忽然見一名探子匆匆忙忙來報:「城主,出大事了,一直被關押的副城主,忽然修為大漲,打破了大牢的禁制,之後將整個城主府都毀了,」

「什麼,」消息來得太過突然,沒有人想到,當眾人都以為危機過去之際,城主府之中竟然發生了驚變,

「海羅呢,海羅怎麼樣了,」海傾天顫聲問道,

「小姐她……和城主府諸位一起,殉難了」探子低聲道,

海傾天一聲悶哼,身子差點站不住,

「城主,」

「城主節哀,」

眾人紛紛安慰,

「海羅姐姐她,」青媱這幾日,常與海羅作伴,兩人感情也是極好,突然聽到海羅竟然命喪在這突如其來的災難之中,臉色瞬間變得蒼白,

楚樂也沒想到,城主府竟然會發生這等變故,他忙問道:「副城主如今在何處,還有,他如今,大概是什麼樣的修為,」

探子道:「副城主如今修為我等實在無法估量,只是,他只是一招就將城主府夷為平地,之後就不知去向了,」

眾人聽了探子的描述,個個露出驚駭的目光,城主府佔地極廣,更有禁制守護,副城主竟然能一招將城主府夷為平地,這修為,簡直駭人聽聞,

海傾天顫顫巍巍地挺起身子,忽然緊閉眼睛許久,隨後緩緩張開,抹去眼角流淌的淚水道:「東面和北面情況如何,」

探子道:「魚人果然如城主所料,另有部隊突襲半月灣和長水堤,不過幸好我等早有防備,如今戰況尚屬我方佔優,」

「如此,還請諸位與我一同前往支援,」海傾天道,

眾人聞言,都對海傾天肅然起敬,儘管剛剛聽聞自己女兒的噩耗,誰都看得出此刻海傾天心中的哀傷,但是他卻依舊以大局為先,不愧為一城之主,

「海城主,長水堤就由我和同門去支援吧,半月灣就拜託諸位了,」楚樂道,

海傾天向著楚樂拱了拱手道:「麻煩楚大師了,」

楚樂對著青媱道:「你帶魚笙姑娘去個安全的客棧休息吧,」

青媱點了點頭,便帶著昏迷的魚笙離開了,隨後楚樂和其他四女便起身奔赴長水堤,而海傾天則是率領其他人前往支援半月灣,

兩處戰場隨著援軍的到來,很快魚人部隊抵擋不住,撤回海中,

楚樂和四女從長水堤回來之後,便立刻趕到已經化為平地的城主府勘察情況,

原本恢弘的城主府,已經成了一堆廢墟,依稀可以看到一些屍骨殘骸,場面一片狼藉,


「小子,這附近的氣息,似乎和血天的氣息很像,」豬爺的話,讓楚樂心中一顫,

「怎麼會有血天的氣息,他的殘魂,不是應該已經被三大宗門消滅了嗎,」楚樂訝異道,

「這我就不清楚了,不過,誰能確定血天只留下一縷殘魂呢,」豬爺道,

楚樂道:「你是說,血天留在本體之外的意識,不止一道,」

「有這可能,」豬爺道,

楚樂眉頭緊皺,難不成,那個附身在副城主之上的意識,竟然是血天,仔細想想,也只有血天,才能做到讓那個聽說只有武王修為的副城主瞬間擁有如此可怕的實力了吧,

「那麼,若是這樣血天在毀了城主之後,為何又消失了,」楚樂一向看不透血天的行事,但是他知道,血天這麼做,絕對不是沒有用意的,


「女兒,」這個時候,楚樂聽到了一聲撕心裂肺的痛呼,

海羅的屍身,被人用木板抬了出來,海傾天撲倒地上,壯碩的身子此刻顯得如此脆弱,痛苦地在自己女兒已經血肉模糊的遺骸之前嚎啕大哭,

楚樂嘆息一聲,海羅之前給自己的印象也是極好的,在城主府的這幾日,也多虧了她照顧,誰知道這轉眼之間,海羅便遭到如此大難,

玉仙宗來到海傾天身旁,楚樂安慰道:「城主,還請節哀,」

海傾天只是趴在海羅身旁,無力地點了點頭,繼續失聲痛哭,

「我們先走吧,」洛雪眼睛泛紅,拉了下楚樂的衣袖低聲道,

楚樂點了點頭,知道此刻自己等人還是讓海傾天與海羅獨處為好,

「天啊,那是什麼,」

正在收拾著城主府廢墟的侍從之中,有人指著天空驚呼道,

眾人於是都抬頭看向遠方天空,

陰風,不知道何時颳起,讓整個七海城,籠罩在一陣陣凄厲的陰風呼號之中,

似乎,有什麼氣息,在這一刻,逐漸地蘇醒…… 一百五十二

突然發生的異象,讓七海城所有的人都愣住了,

遠方海岸線,傳來一聲低沉的低鳴,似是什麼可怕的妖獸從海底發出的低吼,

於此同時,在紫雲帝國三大宗門和皇室的某處,同時有人發出驚呼,


「怎麼回事,封印,竟然鬆動了,」

隨後,三大宗門和皇室之中,騰起數道光芒,極速朝著七海城匯聚,

「我去看看,」楚樂低聲道,

「我們一起,」四女緊跟著楚樂,擺明了不願意讓楚樂一人去冒險,

楚樂無奈道:「好吧,」

「楚大師,」海傾天這時候收拾了心情,緩緩起身道,

楚樂道:「海城主還是先歇息吧,我們去查探一番,」

海傾天此刻也是心有餘力不足,道:「這次,多虧了楚大師了,」

楚樂道:「海城主過譽了,我們這就出發了,」

說罷,楚樂等人便凌空而去,

「豬爺,你看得出這是什麼異變嗎,」楚樂這時候只能求助豬爺,

豬爺低吟許久,道:「若是我沒猜錯,應該是血天的本體要突破封印了,」

「這麼快,」楚樂驚道,若是這樣,豈不是說三大宗門之前的設計,幾乎沒有起到任何效果,反而白白犧牲了如此多無辜的人,

豬爺道:「我不清楚血天中的是什麼封印,不好下定論,但是能感覺到從海底傳來的氣息越來越強,而且和血天的氣息一模一樣,」

楚樂道:「若是這樣,那我們能不能阻止,」

豬爺道:「這是不可能的小子,以你如今的實力,連血天游散在外的意識都打不過,何況是他的本體,若是我沒猜錯,血天被封印之前,應該達到了半步武皇巔峰,如今,只怕不知道用了什麼方法,突破到武皇境界了,」

「什麼,」楚樂驚道,

別說是武皇,自己即使藉助豬爺的力量,能夠發揮的最強大的實力,最多也不過是能夠抗衡中階武聖,之前之所以能夠和魚人王的對戰之中佔上風,是因為魚人王根本就發揮不出真正的力量,估計是魚人族並不能完全掌控魚人王的力量,因此魚人王雖然修為達到了高階武聖,但是發揮出的實力不過相當於低階武聖而已,

「你著急也沒用,這個層次之間的戰鬥,還不是現在的你可以參與的,我估計,紫雲帝國真正的強者都已經開始出動了,應該很快就會趕到,到時候,你還是先想好怎麼逃命要緊,」豬爺道,

楚樂雖然有些鬱悶,但是不得不承認豬爺說的確實沒錯,自己能做的也只是前去一看那邊究竟發生了什麼,至於想要和血天正面抗衡,即便是血天還沒有突破封印,也是不可能的,

長水堤,

「常將軍,海里究竟發生了什麼,」

常勝和他的士兵們此刻都一臉焦慮地看著海中,

此刻,整片海域已經被染成血紅色,甚至於海面漂浮著無數海底妖獸的屍體,逐漸被海浪衝到沙灘之上,每一個妖獸的屍體,都像被吸收了全身的血液,變得乾枯無比,

常勝搖了搖頭,面容堅毅地道:「不管如何,我們一定要誓死守護七海城,」

忽然,常勝似乎感應到什麼,遠方數道破空聲傳來,當常勝看清來人身影,欣然道:「楚大師,您來了,」

楚樂和玉仙宗的四位女弟子同時落地,趕到常勝身邊,

「常勝將軍,多日不見了,這幾位是我同門師姐,對了,現在情形如何了,」楚樂問道,

常勝搖了搖頭,道:「根本就不清楚發生了什麼,只是突然之間就發生了如此異象,」

常勝指了指已經堆滿各種妖獸屍體的海灘,楚樂見到此景,心中也是大驚,

「快看,那是什麼,」有人驚呼道,

就在眾人不知所措之際,血紅的海面之上,一道金色的陣圖,忽然緩緩浮現,

「小子,那應該就是封印,真是的,這種低級的封印,難怪會讓血天有機會破封,」豬爺道,

「豬爺,現在情況如何,」楚樂根本就探知不到裡面的情況,

「就看紫雲帝國的高手,能不能及時趕到了,」豬爺無奈道,

就在這個時候,原本金光熠熠的陣圖,忽然發出了一道清脆的破裂聲,

「怎麼回事,」

「好像有什麼碎掉了,」

這時,一道震天怒吼,忽然從陣圖之中傳來,那聲音威勢之大,竟然捲起海嘯,朝著長水堤呼嘯而來,

「列陣,抵擋海嘯,」常勝趕忙道,

幸而常勝的士兵都是身經百戰的老手,轉眼之間便列好陣勢,一道道氣息竟然如出一體一般匯聚在一起,以常勝和幾名副將為中心,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屏障,迎向遮天蔽日的巨浪,

「轟,」

震天的碰撞聲讓眾人齊齊感到一陣天搖地動,雖然第一波巨浪被阻攔下來,但是第二道巨浪隨即而來,數千名士兵形成的屏障,開始出現了晃動,

「可惡,再來兩道,就撐不住了,」士兵們有些脫力道,

常勝道:「堅持住,若是不能阻止,七海城就要被海嘯淹沒了,」

然而巨浪卻無情地接踵而至,終於,在第四波衝擊到來之際,屏障轟然破碎,

眾人眼看著巨浪就要將自己吞沒,忽然發現一道身影衝天而起,夾雜著無數雷芒,傲立海天之間,

周圍的靈力,如同長鯨吸水一樣被抽空,一道巨龍虛影浮現其身,在眾人驚駭的目光之中,威勢彷彿能與方才那聲巨吼分庭抗禮的龍嘯排山倒海而出,聲聲將一道道巨浪推回,

「楚大師,好手段,」常勝驚嘆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