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掉廁所去了嗎?怎麼還不回來?」

玉仙子本能的感覺到了不好,她看著左右,頓時淚流滿面,「本殿下是不是又被他給耍了?」

「是啊!」周圍的眾人不住的點頭,「聖女殿下,你怎麼就不長點心呢?你見過哪個築基期的修士還要去上廁所!」

「你們為什麼不早說!」玉仙子漲紅了臉龐,尖叫了起來。

「你要給說才行啊,是你說的,儘管讓他去,跑了算你輸啊!」周圍冥天宮眾人面面相覷。

「徐華,本殿下一定要抓住你,把你榨乾了啊!」

無比怨毒的誓言在莽荒叢林之中回蕩,所有人的生靈們都感受到了這誓言之中蘊含的怨氣和不甘。

…….

「呸!」

李放一個人走在莽荒之中,向著身後已經遠離的飛舟不屑的吐了口吐沫。

什麼狗屁冥天宮,說話不算話,自己的任務已經完成,自己把少主放走,還怪上自己了!

剛才不過就問了一下玉仙子的妹妹和玉仙子有幾分相似,沒想到被粗暴的趕出來,這麼粗魯,活該得不到少主。

看了一眼左右,李放腳步變得輕快了起來,深深的吸了口氣:「少主,等等我啊,您最忠實的狗腿還沒帶走呢?」

「嘭!」

「教主,少主已經帶到!」

天魔教一座身處在雲巔的宮殿大門被打開,胡俐粗暴的將徐華扔在了裡面,慢慢退卻。

徐華麻溜的從地上爬了起來,和那坐在主位上的李慕白大眼瞪小眼,誰也不服氣。

「真沒用!」李慕白冷笑的看著徐華。

「呦呵!」徐華頓時就不樂意了,「老頭,你什麼意思?」

「字面意思!」李慕白走到了徐華的身邊,拍著徐華的肩膀,「怎麼不去冥天宮?」

「你們讓我去?」徐華意外了,這群老梆子恨不得自己一天二十四小時在教內,他們竟然讓自己去冥天宮,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當然,天魔教什麼都好,就是沒女人啊,玉仙子不錯,你去冥天宮待個一年半載,生幾個孩子,到時候我們再去一搶,什麼都有了,多好!」李慕白的臉上露出了猥瑣的笑意。

「咦,可不敢!」徐華一臉驚恐,慌忙的擺手,感情還是讓自己當種馬啊!

「那是主角的女人啊,自己可不敢碰!」

「真廢物,送到你面前,都不上,你還是男人嗎?」李慕白不屑的看著徐華。

「滾蛋,早就知道你們要害朕,一天到晚讓我去作死,主角未來出山肯定第一個找我啊,可不能遭受不住誘惑!」

徐華為自己內心的堅定而點贊,太機智了,自己總是能這麼快的識破他們的狼子野心!

「哎!」李慕白扶額,無奈的看著徐華,什麼時候才能不犯神經病啊!

「那黑衣人是誰?」徐華突然問道,這一切出現的蹊蹺,那黑衣人身後看起來還有個大的組織,自己還是他們的首要目標。

「這你就別管了,一群挑事的螻蟻罷了!」說起了正事,李慕白大手一揮,「行了,滾吧,你這身體,安心休養幾天吧!」

「我……」徐華心中還有想問,不想空間輪轉,一瞬間他就出了宮殿。

「該死的老梆子,總有一天要把你吊起來打!」徐華嘟囔著,向著寢殿中走去。 空曠的天魔教大殿之中,在徐華消失的瞬間,數十名老者出現在了李慕白的身邊。

「身體沒有問題,那天魔也查不出端倪,先前那一瞬間的力量,像是跨越無數空間而來又或者是深埋在他體內自主覺醒,我們還是沒有查探清楚!」

老者在李慕白前躬身道。

「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那鎖鏈,究竟是有人給天魔施了枷鎖還是徐華那小子自己本來就有的桎梏!」李慕白嘆息。

徐華的鬧出的動靜,不如說是他們有意為之,天魔出現的瞬間,天魔教中大能齊出,在虛空之中觀望,那力量浩瀚壯偉,讓他們迷醉!

「少主若是能夠再努力一點,修為高點就能夠查探清楚了!」殿中眾人的臉色頓時垮了下來。

要讓徐華修鍊,那簡直比殺了他還要難,若是能夠安心閉關,徐華本身的潛能再加上後天的努力,怎麼著也得金丹了!

徐華回到了寢殿沉睡,他是真的疲憊了,爆發力量,天魔出現,讓他精疲力竭.

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月上柳稍,睜開了雙眸,看到的卻是胡俐直勾勾的在床邊盯著自己的目光。

「卧槽,你想幹嘛?」徐華一個激靈,嚇了一跳。

他捂住了自己的衣裳,這女人,大半夜的在床邊直勾勾的盯著自己,該不會想夜襲吧!

想著今天李慕白說的話,天魔教中也就只有胡俐長的還可以,難不成她奉了教主的命令,要來榨乾自己?

「啪!」想什麼呢?胡俐一巴掌拍在了徐華的額頭上,直勾勾的看著他:「說,你今晚為什麼沒有逃跑叛教?」

「對不起…….」徐華本能的道歉,隨後一臉驚恐的看著胡俐,自己為什麼要道歉,不叛教還來找自己了?

難道,在這六年裡,這胡俐覺醒了什麼不可言說的屬性,sm?

胡俐捂住了自己的臉龐,瞪大了眼睛,今夜她感覺非常的奇怪,難不成真的和徐華說的那樣?

被這麼一驚嚇,徐華的睡意全無,他站了起來,看著窗外的月光,感覺到了一種莫名的空虛!

每天這樣的生活,有點厭煩了啊,不如找點新鮮的東西?徐華又想起來在莽荒之中,太一教宋恩那飄逸的劍法,向著胡俐低聲道:「我想要練劍?」

身後的胡俐愣住了,半晌才反應過來問道:「少主,您剛才說什麼?」

「我說我要練劍!」徐華站在窗前深沉的道。

劍法飄逸,一化萬千,自己要是一施展出來,無數少女在身後呼喚自己的名字,多麼光輝的未來啊!

終於確定自己沒有聽錯,胡俐愣了片刻,像是瘋了一般的跑出了徐華的寢殿!

「天壽啊,快來人啊,少主,少主說他要練劍啊!」

…….

「轟!」

整個天魔教一瞬間就沸騰了起來,無數的弟子,無數的長老在短短一刻鐘剎那間就從四面八方湧來。

李慕白穿越空間而來,看著窗前深沉的徐華,一臉的欣慰:「不愧是本座的弟子,終於長大了啊!」

長老們的臉龐之上閃爍著激動的淚花,少主終於知道上進了,他們感覺很欣慰。

有些控制不住自己激動心情的長老,跪在了地上嚎啕大哭。

「蒼天啊,祖師開眼了,少主終於知道上進了,魔道大興啊!」

「祖師,您看看,這就是我們的少主,終於長大了啊!」

……….

鬼哭狼嚎的聲音在天地間不住的回蕩,徐華的寢殿一瞬間就被圍的里三層外三層。

「我…….」

徐華獃滯的看著左右,內心一萬頭草泥馬奔騰而過,至於嗎?

「你們大晚上的不睡覺嗎?本座不就是想要練個劍,至於這麼激動嗎?」徐華羞臊的想死。

尤其是那還在嚎啕大哭的老頭,你特么的哭喪呢?

「稟教主,剛才少主說了,他想要練劍!」胡俐欣慰的看著徐華,滿是母愛的慈祥,養了這麼大的孩子終於懂事了啊!

「好!鼓掌!」

李慕白大叫,震天的掌聲在天魔教中絡繹不絕!

「要慶賀!」總是嚴肅臉龐的真一天魔也哈哈大笑了起來。

「慶賀!來人,今夜不醉不歸!」長老們哈哈大笑,立馬命人去搬美酒佳釀!

「你們…….」徐華此刻已經絕望了,這群逗比到底是誰,你們不是殺人不見血的魔道嗎?

老子就說想要練劍,至於這麼高興嗎?

開局一條小舢板 「嘭!」

一把將窗戶關上,徐華聽著外面的歡呼雀躍,坐在床前揉著自己的臉龐,是不是那裡打開錯誤,這一群逗比究竟是誰?

「少主,開門吶!」

「我們知道您在裡面,開門吶!」

外面傳來了急促的敲門的聲音,徐華無奈的上前,打開了殿門,看到的一個個頭髮已經花白的天魔教的長老!

「少主,要練劍就跟本長老學,本長老的神鬼劍術一使出,鬼哭狼嚎,天地色變,練到大成時,就連仙人也難以逃脫!」

「滾蛋,少主,學我的,我有一劍斷長生,一生一劍,可越級斬殺敵人!」

「少主,本長老是劍道傳人,秘典之中的戮仙劍就是本長老的一生所學,一使出,天崩地裂,浩蕩無比!」

「學我的,狗屁的長生劍,一生用一次,跟廢物一樣!」

「混蛋,戮仙劍就是廢柴,還戮仙,殺螞蟻都嫌鈍!」

「老王八蛋,你說誰?」

「說你呢?」

「轟轟轟!」

場面不受控制的爆發了起來,長老們紛紛使出了自己的看家劍法,打成了一團,周圍的弟子在一邊大聲的叫好。

「三長老的劍法好!」

「長生劍,快點出劍啊,九長老你一天到晚吹牛b,長生劍出來啊!」

……..

徐華看著前方隨著劍光而出現的鬼哭狼嚎,說實話,威力很大,但是這浩蕩魔氣,惡鬼咆哮的劍法跟他心中想的飄逸完全不一樣啊!

徐華一臉生無可戀的關上了殿門,怎麼辦,已經完全控制不住想要叛教的決心了,要是待著這地方,不如死了算了啊!

「轟!」殿門被粗暴的推開,李慕白哈哈大笑的走了進來,拍著徐華的肩膀,爽朗道:「徒兒,選好了嗎?長老們的劍法怎樣,是不是特彆強悍?」 「誰也不學!」徐華賭氣的扭頭,這還學個毛線啊!

殿外的劍光頓時停了下來,長老們面面相覷,誰也不學,還打個屁啊!

「不滿意?」李慕白皺起了眉頭。

「這可怎麼辦啊,本教最強劍法就在這裡啊!」

長老們著急了起來,商議對策,徐華好不容易升起了要上進,要練劍的想法,可不能就這麼的放棄。

「教主,我天魔教不行,不是還有八大魔門嗎?」有長老的眼神亮了起來。

「對,八大魔門!」眾人頓時大叫了起來,魔道一體,少主的事情就是魔道的事情!

「現在開會!」

李慕白大手一揮,丟下了還在慶賀的弟子們,帶著長老們匆匆的往雲巔之處的宮殿走去,長長橢圓形長桌,十五大長老加上李慕白還有個生無可戀的徐華在此。

「天魔教第一千九百五十九次會議開啟!此次會議議題,少主徐華的劍法究竟該讓誰來教導!」

主導此次會議的記錄官胡俐手拿著小本本開始記錄!

「再次坐在了這裡,本長老感覺很榮幸啊!」

頭髮花白的長老們感覺很唏噓,「少主,這裡曾經決定過魔教的生死危亡,比如和正道的決戰,下一任教主的人選,魔道的傳承等等,如今為了少主您再次開啟,少主,來,好好的感受一下我魔道先輩們的氣息!」

「我……..」

徐華真的想死了,他沒想來的好不好,是這群老梆子硬是要拽著自己。

「少主,學長生劍!」九長老還在向徐華推銷自己。

「你個老混蛋,一生養一劍,說不定到死都使不出來,還是算了吧,沒聽少主說,不學你的了嗎?」有人反駁了起來。

「安靜,安靜!」李慕白拍著桌子。

「少主不願意學本門的劍法,不是還有八大魔門嗎?聽說冥天宮中有一老屍,生前就是劍術大師,被他們挖出來后,更是進境神速,明天讓冥天宮的人給送過來!」

「鬼王宗也有,生前也是劍術宗師,名震聖天大陸,成鬼了之後,也是勤學不綴,名揚天下!」有長老大聲的道。

「要海選!」有長老提議,眾人不住的點頭。

徐華捂住了自己的額頭,真的好想去死一次啊,尼瑪海選都出來了,逗我玩呢?

「那就這樣決斷,宜早不宜遲,現在就去通知八大魔門,明天一早就讓他們把人送來,挑選各宗門劍術大師,教導少主!」

天魔教教主李慕白為此次會議定下了調子,長老們一致表示贊同,天魔教的一千九百五十九次會議圓滿的結束。

「徒兒,怎麼樣?滿意了嗎?」李慕白欣慰的拍著徐華的肩膀。

「我…….」

徐華感覺自己的腦子都有問題了,一片空白,你們特么的都定下了調子,還問我幹什麼?這該死的會議究竟是什麼嗎?

天魔教的先輩們,你們看到了嗎?這群後輩都是這樣的一群逗比啊,還不一個雷將這群老梆子都給劈死啊!

「走,慶賀去吧!」李慕白一把抓住了偷偷想要溜走的徐華,「徒兒,你可是主角,可不能錯過啊!到時候,你還要和教中的弟子們好好的說幾句啊!」

「走,一起去!」長老們興奮了起來。

「為聖教賀!為少主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