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什麼……」

方昊天大吃一驚,但還沒等他反應過來就感覺一股強大的吸力將他吸進一團火中。

下一瞬間,方昊天發現他已經置身於一個火的世界,剎那的錯覺,他好像再度掉進了天火坑。

「雖然你當火傀儡弱小了點,但替我斟茶倒水足夠了。」火世界之外傳進來鐵火仙師惡毒的聲音,「煉傀神法,天火煉魂!」

轟隆!

火世界震動起來,就如同岩漿咆哮,熾熱的火能四面八方瘋狂的向方昊天擠壓過來,他的身周一下子出現無數條細小如線的火蛇瘋狂的鑽進他的身體之內。

方昊天馬上感覺到體內發生大變化,那些火蛇居然要將他的經脈全部焚毀,然後這些火蛇取而代之。

同時間裡,更是無數的火蛇鑽進他的靈魂開始肆意撕扯,要將他的靈魂焚毀,要將他的意識徹底抹殺,讓他變成一個無主之物,最終被煉化在傀儡。

「紫蜃焰,我能不能活命就靠你了。」

方昊天知道身陷最大的危機,將紫蜃焰祭出來。

現在只有希望紫蜃焰對火能的強大吞噬力能夠幫他化解危機。

當然,如果紫蜃焰真能做到,那他不但活命,紫蜃焰也將會進化到一個全新的高度。

吼!

紫蜃焰一出,似乎知道主人有危需要它將這些火全部吞噬才能活命一樣,它一下了升騰萬丈,居然剎那化為紫焰蜃龍。

紫焰蜃龍大嘴一張,居然將方昊天吞進肚子里。

當方昊天進入紫焰蜃龍的肚子后發現四周的火消失了,但他感覺到他的身周仍然一片熾熱,這些熾熱感居然是純粹的火之能量,說白了就是高溫靈氣。

「哈哈,鐵火仙師,你這下子虧大了。」

方昊天頓時樂了,紫焰蜃的強大居然遠超出他的想象。

同時間,他發現紫焰蜃好像已經生出了些許靈智,居然能夠用這種辦法將他與火世界的火隔絕,而且還在它的體內產生這麼濃郁的靈氣。

「乾坤九玄功!」

「異魂噬煉!」

方昊天當機立斷,大量吸納身周的熱能,同時也將鑽進他靈魂當中的那些火蛇煉化。

「咦?」

方昊天很快就發現他將靈魂里的火蛇煉化后,外面很快就又有許多火蛇鑽進來一下子進入他的靈魂中。

「這是……紫蜃焰故意放進來的?」

方昊天越發的覺得紫蜃焰發生了異變,而他隱約中更是感覺到他跟紫蜃焰好像形成了某種聯繫,就好了像紫蜃焰越來越像是他身體的一部份。

如果說紫蜃焰有了靈識,似乎這個靈識實際上是方昊天本身的靈魂神識有一部份變成了紫蜃焰的大腦。

也就是說,如果紫蜃焰變成了一個人,那這個人的靈魂意識跟方昊天是一模一樣的,就等於是方昊天控制的一個分身。

「難道紫蜃焰進化到一個程度后就是變成一個紫焰分身?」

方昊天內心越發的狂喜。

如果真的是,他以後對敵之時將紫焰分身祭出,何人能敵?

先別說以後,就是現在,以紫蜃焰的能力,怕且鐵火仙師這樣的強者被它沾上都要脫一層皮。

「鐵火仙師,你師徒三人就是上天賜給我的寶物,你們都是我的大貴人啊!」

方昊天貪婪的煉化高溫能量,貪婪的煉化火蛇轉化為他的靈魂力。

不管是玄武修為還是魂武修為,都是在瘋狂的精進中,按這樣下去,他剛突破的玄武修為也許今天之內還能夠突破——如果火世界有足夠的能量繼續源源不絕提供的話。

時間,在方昊天玄魂修為的迅速精進中流逝。

外面,鐵火仙師雙手虛張在面前,掌心對著掌心,而雙掌的中間有一顆通體火焰的小珠子懸浮著。

「有點衝動了……方昊天,居然讓我動用天火魂神珠你其實應該感到榮幸才對……」

鐵火仙師臉龐猙獰,但又隱有悔意。

其實他並不想動用天火魂神珠的。

此珠雖然能夠得將一切比他修鍊低的生物煉化成傀儡,但有一定的限制。就是每動用一次,不管能不能將成功困在珠內的生物煉化成火傀儡,此珠都需要一百年後才能再用一次。

也就是說,此珠每一百年只能用一次。

鐵火仙師原本是想著等他的修為再高點,然後想辦法將一個虛丹境仙師困在裡面煉成火傀儡,這樣才能真正增強他的力量。

像方昊天的實力,鐵火仙師是看不上眼的,因為他覺得將方昊天煉化成傀儡對他的幫助不大,只是當時見方昊天居然一再的脫身,反抗,他堂堂虛丹境仙師感覺上反被一個天人境的小傢伙戲弄一樣,他一時腦熱就動用了此珠。

現在成功將方昊天困進珠子進行火煉,他整個人稍微冷靜了些許后開始有點後悔,後悔用一百年的時間浪費在方昊天這種弱者身上,實屬不智。

不過他後悔歸後悔,既然已經用了,那自然就要全力將方昊天煉成火傀儡。

雖然方昊天弱小了點,但也是能夠擊殺天人境九重的存在,有時候讓他打發一下一些小麻煩還是綽綽有餘。

「給我煉!」

鐵火仙師虛張的雙手微微一震,珠子的火焰明顯升騰些許。

而珠子表層火焰的些許升騰,珠子裡面的火世界卻翻滾的厲害無比,天火咆哮,比末日還要可怕,還要恐怖。

只是珠子中的火再是如何的咆哮,但在紫蜃焰的面前卻是不夠看,對紫蜃焰根本沒有任何抗衡能力,不斷的被化為龍形的紫蜃焰吞噬,不但成了紫蜃焰的補品,同時也因為紫蜃焰一些特殊的能力,讓身為紫蜃焰主人的方昊天同樣是獲益無窮。

紫蜃焰在不斷的強大,而此時若是鐵火仙師能夠看到方昊天,能夠感應到方昊天的氣息,他定然能夠很震驚的發現方昊天的修為正在以一種可怕的速度進步著。

時間,繼續流逝。

一天過去,兩天過去,三天過去……直到了第七天!

「快了,快了,還有兩個時辰,七天時間就圓滿。」

鐵火仙師雖然嫌棄方昊天的實力,但對自已從此多了一個可以斬殺天人境九重的強大傀儡也是有了些許的期待。

而且這麼辛苦煉製七天的成果,誰不期待?

此珠他也沒有用過,這也是第一次用,說不定此珠的強大,煉製出來的火傀儡會比傀儡之前的實力更加強大呢?

鐵火仙師等待著。

突然間,珠子表層的火焰一震就消失了。

「怎麼回事,怎麼沒火了……難道每次成功煉出火傀儡,珠子的火就會消失……嗯,有可能,不然的話怎麼會說一百年才能用一次?」

鐵火仙師雖然微詫,但也不驚慌。

法醫王妃:我給王爺養包子 「出來吧,火傀儡!」

鐵火仙師帶著期待與喜悅的聲音吼起,然後雙手驟變化,就要變成他開啟珠子的手印。

然而手印未成,「叭」的一聲,珠子突然出現一道裂縫,跟著「轟」的一下突然炸開。

「這……」

鐵火仙師大吃一驚。

但更吃驚的是他突然看到方昊天站在了他的面前,繚繞著紫焰的拳頭狠狠向他砸來。 「砰!」

一聲巨響,火焰四濺,鐵火仙師倒退,他的臉色有點白。

「可惜了!」

看著瞬間倒退的鐵火仙師,方昊天一臉遺憾。

這一拳,他原以為破珠而出的瞬間定能打中鐵火仙師,以現在紫蜃焰的威力,這一拳若打中鐵火仙師的身體,就算不能將對方擊殺,也絕對讓其重傷,或是燒他一層皮。

然而他還是低估了鐵火仙師的強大。

在電光火石間,鐵火仙師竟然還能來得及在面前布起了一層火盾,方昊天的拳頭砸在了火盾之上。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你怎麼可能在裡面呆七天,不但沒有變成火傀儡,反而實力一下了增加了這麼多?」

倒退中,鐵火仙師一臉駭然,完全無法置信與接受。

他真的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

方昊天在裡面呆了七天,不但沒有像他所預估那樣變成火傀儡,反而實力大增,更讓他震駭的是神珠竟然碎了。

咻咻咻……

下一瞬間,鐵火仙師發現他的火盾被打碎后四濺散開的火苗突然飛了回來,向方昊天的拳頭匯聚,就好像飛蛾撲火一般投入方昊天拳頭之上那紫色的火焰中。

「這……這是魂火……不可能,這是紫蜃焰!」

鐵火仙師雙眼一下子瞪大,如同見鬼。

但他也明白方昊天為什麼不變成火傀儡,而且珠子為什麼也毀了。

很明顯,珠子里的火能全部被紫蜃焰吞噬了。

鐵火仙師是玩火行家,對火自是比別人更懂一點,知道的更多一點,紫蜃焰他是知道的,而且有大概的了解。

「紫蜃焰!」

鐵火仙師隨之怒吼。

轟!

他大手一伸,巨大的火劍再度出現。

此劍一出,火焰升騰。

而鐵火仙師的神情也是變得無比的凶戾。

「你竟然擁有這等魂火,怪不得能殺龐炎。好,好,此火被你所得簡直就是浪費,只有被我擁有才算是真正的暗珠明投,才能真正發揮它應有的威力,才能得到它應有的輝煌與榮耀!」

鐵火仙師的神色凶戾,但其中又透著無窮的狂喜與興奮,就好像一個兇惡的強盜看到了別人身上的巨款。

咻咻咻……

火劍一震,萬千火光剎那間化為無數的火劍,彷彿狂濤駭浪一般的向方昊天席捲過來,但火劍的中間,卻又暗藏著可怕的劍氣。

劍氣藏的很隱晦,內眼難見。

「這劍法……」

方昊天渾身一震,猛的睜大了雙眼。

這劍法跟「怒劍寒光百萬丈」極為相似。

這是他第二次從別人的身上看到與這一招相似的劍招。

之前是石青施展的「斬斷秋水劍」這一招,現在從鐵火仙師的身上再度看到了類似的劍招。

只是此時他無暇去深究,也不可能問鐵火仙師原因。

退!

方昊天極速暴退,暴退中雙掌在面前幻起無數道掌影,而他的雙掌之上紫蜃焰包裹著。

對付鐵火仙師,就不得不時刻面對鐵火仙師的火。

而對付鐵火仙師的火,這世間估計沒有比紫蜃焰更好了。

所有火劍都一下子被紫蜃焰吸光,但餘下的劍氣卻是突然合上一把氣劍,瞬間穿過方昊天的雙掌縫隙,直刺他的胸口。

劍氣是藏在火劍中的,內眼不可見,如果換了是別人是難以察覺。

這是鐵火仙師這一擊最可怕的存在。

明著是火劍,實際上真正的殺機是在劍氣。

他就是要方昊天看到火就會用紫蜃焰去吸,最後他的劍氣就有機可趁,將方昊天擊殺。

然而方昊天的感應力洞察萬物,早就知道氣劍的存在,他敢再度吸火,自然就提防氣劍。

當氣劍瞬間形成一把大劍刺來時,早有準備的方昊天頓時暴退,暴退中,九魂劍九合一的大劍已經出現在他的面前,而大魂劍更是裹著方昊天的魂域。

砰!

大魂劍與鐵火仙師的氣劍撞在一起。

巨響聲中,大魂劍散開,但他成功擊潰了氣劍。

不過鐵火仙師強大的無形力量仍然將方昊天撞倒飛。

「他竟然能到了扛住我一擊的地步。」

鐵火仙師怒火滔天,但內心深處也突然升起一種無力感,現在的方昊天,更強大,更難殺了。

是的,現在的方昊天實力比之前已經發生了大變化。

在珠子中,火能全部吸收。

雖然大部從是被紫蜃焰吸收,可是那裡面的火能太多了,多到方昊天只是吸了一小部份,他的魂武修為就已經突破到了天人境八重,而玄武修為也突破到了七重。

如果現在再讓他面對天人境九重強者,他能輕易斬殺。

他的戰力,絕對已經媲美半步虛丹境。

當然跟真正的虛丹境還有很大的差距,比哪他跟鐵火仙師的差距還是很大,但現在卻不像之前那樣沒有半點抗衡之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