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怎麼可能!」青衣男子心裡完全被震懾了,自己可是仙人之境,怎麼可能被一個祭靈所傷!

按理來說貓女族的祭靈自從劉詩雨死後,幾乎快被天魔之力磨滅殆盡,這是天魔古域各大勢力都知道的事!可是現在,它怎麼可能還有如此強大的威能!

難道是這老小子祈福的不一樣?難怪他祈福這麼久,原來其中有詐!

青衣男子盯著上方的藍色淚滴印記,急忙大喝一聲,腦袋後方出現了九道神環纏繞,籠罩己身,雙翼一震便是飛出祭台,冷視印記,極像神明!

貓女族的人對此更為震驚,自己一族的祭靈幾乎都快消亡了,沒想到此刻居然大發神威,不由得都開始祭拜淚滴印記,發出虔誠的祈禱!

夜無殤發現自己魂身突然就被抽離出來,而自己肉身上的那道蒼藍淚滴印記也從肉身消失,印在了自己魂身上,被祭台上的印記攝取到了此處!

「原來是重新有了寄託!哼,怪不得如此!」青衣男子一拍胸口,神門激射出一根漆黑無比的羽毛,被其捏在手中,大吼道:「你是何人!還不快現出身形!」

只見祭台之上的蒼藍色印記一震扭曲,幻化成一個人形模樣,與夜無殤酷似,只是臉龐被被一層層朦朧的藍光纏繞,讓人看不透徹!

剛才的那一剎那,祭台上的藍色印記與自己胸口上的藍色印記融合為一,一股股信息便是融入了自己神識,像是自己本身的記憶一般。

夜無殤發現那蒼藍色淚滴印記開始脫離自己胸口,幻化成了一隻藍色的山貓,拿著腦袋磨蹭自己的魂身,像是撒嬌一般!

夜無殤對此微微一笑,伸手摸了摸藍色山貓的腦袋,感受著它向自己識海里傳遞的歡快的神念,微笑道:「恭喜你重生了!」

青衣男子發現自己被無視了,大怒道:「別以為有祭靈護體我便奈何不得你,真是可惡竟,敢無視我!」

「咳咳!你知道就行了,別說出來嘛!」

夜無殤無意回復到,可是卻引得下面一片突然一片寂靜,接著便是無盡的大笑之聲,震得這片山脈都在顫抖。

「哈哈!」

「笑死我了!」



青衣男子臉色鐵青,頭上的九道神環都掩蓋不了他的臉色,只見自己帶來的部下也一個個臉部抽搐,強忍著笑意,而有幾個部下沒忍住,直接也跟著笑了起來。看著部下們一個個比哭還難看的表情,自己的小心肝都要氣得爆炸了!

「你!…….」

看著之前一直從容淡定、萬事都能掌握的青衣男子,此刻在這灰色虛影男子的面前下被氣得說不出話來,老頭也不由得哈哈大笑,之前的陰霾一掃而空。看來自己一族的祭靈再次重生了!

「吾為南域之主,這裡不是你們能踐踏的地方,全都給給我滾!」一聲威嚴的聲音在石台之上的眾人的耳朵里響起,霸道無比:「違吾意志者!死!」

這是一域之主的意志,此刻激蕩在下面每個人的腦海里!

青衣男子面露猙獰之色,毫不在意夜無殤的恐嚇,腦袋神環放大籠罩全身,雙翼未動,卻緩緩漂浮起來,定在了與灰色身影齊高的地方,與之對視道:「南域之主?真是笑話,若是夜神煌那老東西還在,你剛才的那番話才是豪言!可惜啊可惜,他消失了,也許是死了,所以,你剛才只是在說屁話而已!」

「是不是屁話,是要靠實力說話的!」夜無殤無懼對面仙人之境的青衣男子,雖然自己還在鍛魂巔峰之境。

「那就大戰一場吧!」青衣男子不敢大意,畢竟自己對付的是一族之靈,是天魔古域大變后降下的半神靈,若是虛弱時期,誰都可以欺負,若是頂峰時刻,誰也不敢大意,當然,這只是對自己這個實力層次而言。

「你是誰?」

「一個鍛魂巔峰的小子而已!」 「哼!我不管你是誰,如今你插手貓女族一事,便是與我半靈族為敵,它們一族的祭靈本應死去,回歸我羽人族!」青衣男子聽到夜無殤的回答后,一臉不信,這小子居然滿口胡話,說自己只是鍛魂巔峰,誰信啊!

「貓女族自古以來便是受夜神一族庇佑,與你半靈族何干?」夜無殤得到了祭靈的記憶,自然知曉一些辛密。

以前的半獸族的確以羽人族為王者,統管西南兩大域的半獸人。可是貓女族卻不是如此,因為它們是夜神一族入住南域后帶領而來的,最先為人族,卻在古域大變之後,為突然降下一道幽藍色的光芒所籠罩,從此誕下的嬰兒皆為變異者,尾骨變長,長出細密的絨毛,雙耳變尖,靈動起來,像是被貓所化!

當然,那道幽藍色的光芒便是夜無殤自己眼前的這隻山貓祭靈。 重生美麗人生 只是,這隻祭靈若要維持自己的生命,則需要宿主!而這宿主,一直是擁有蒼藍之淚印記的劉氏一族的人,傳聞他們的祖先便是這隻山貓的主人,是一位真仙。

貓女族的人都知道,除此之外,自己一族的人,總會有一些少數族人會發生蛻變,變回人類,這樣的一些族人,也能作為祭靈的宿主。老族長之所以不想交出夏嬌嬌,便是他發現其有可能發生蛻變!至於為什麼需要這隻祭靈,不言而喻,那些變異使自己族人強大,在這片古域能自強,不被其他族奴役!附近的豺狼族便是如此,祭靈死的早,於十年前便是被半靈族控制,失去自由!

「呵呵,真會說笑,南域本來便是為我半靈族所管,若不是突然冒出個夜神一族與劉氏一族,祖上為其騰出一片修養之地,南域定然還是我半靈族所有!現在,夜神一族已滅,劉氏一族從上古開始便是只有百人之數,這些年來,逐漸消失殆盡,到了這一代,便是只剩劉詩雨了,可惜她也杳無音信!」

「什麼杳無音信?!還不是被你們追殺迫害!」夜無殤聽到這裡,不由得勃然大怒,自己娘親被追殺的魂珠破碎,只剩殘魂為苟活,只為生下自己的遭遇,全都是這古域之人為爭奪地盤勢力造成的!

「沒有證據,這話可不能亂說!」青衣男子聽此,劉詩雨可是貓女一族的神明,它們的信仰所在,若是那件事抖露出來,貓女族即使是滅族,也不會歸順自己半靈族的!

「是不是亂說,你自己心裡清楚!」

「那好!我青羽就來領教領教你的厲害!」

青衣男子瞳孔射出青色的光芒,犀利無比。夜無殤感覺這道眼光直刺自己神魂,自己像是被一直青色雄鷹盯上一般,背後冒出一股股涼意。不愧是仙人,自己若是沒有蒼藍之淚加成,估計已經在這仙威之下跪伏了。

夜無殤意念一動,一道藍色的淚滴印記浮現在其頭頂,一旁的藍色山貓見此,直接融入其中。

青羽見此,嘴角一撇,將手中金色羽毛印入眉心中,九道神環大作,背後雙翼一展,直升高空,發出一聲清麗的鷹鳴聲。

夜無殤感覺到一股劇烈的危險感突然湧上心頭,讓自己全身寒毛倒立,立忙催東蒼藍之淚熔煉己身,變作一隻猙獰的山貓,全身貓貓根根泛出幽蘭的光芒,形成一個光罩包住自己!

一道青光閃過,山貓發出凄慘的叫聲,只見這光罩連帶山貓直接被切做兩半,漂浮在空中,此刻正在艱難的融合!

鷹擊長空!

夜無殤通過山貓的記憶,發現剛才的那一擊便是羽族人最凌厲的攻擊,鷹擊長空!極速和那強大的切割能力基本上都是會讓人防不勝防的!

只見青羽站在夜無殤身後,撫摸著自己背後的魚翅,露出不屑的神色。

就在剛才的一擊,夜無殤直接本源大傷,魂身被切做兩半,此刻正在山貓的身體里緩慢融合!

「這就是所謂的祭靈?呵呵,威力應該不止如此啊,一個試探攻擊而已,難道你小子真的只是鍛魂境界人?怪不得如此脆弱,竟然發揮不出祭靈的實力!」

夜無殤冷眼看向青羽,不作回答,自己的確不是他的對手,仙人的威力超出自己的預判,即使自己有祭靈加身也不夠看!

又是一道青光閃過,山貓再次被撕裂成兩半,融合速度愈來愈慢,估計再來幾次就該消失於虛無了。

「呵呵!你這是怎麼了?再不出手可就要被我切割死了!貓女族真是落寞了,居然輪流到讓一個小境界的人來支撐大局,呵呵,若是不歸順我半靈族,註定會滅亡!你們難道不知道古域將亂么?老族長你說呢?」

青羽的這番話引得下面的貓女族人一陣騷動,的確如此!傳言,古域東域的猴王小兒子被西域的羽人族所劫持帶走,在那場對燕州的攻伐后!此刻野狼族的領地外正集結著大量古獸,而這次羽族來自己貓女族也是為了安定自己戰場的後方!

貓女族的老族長對此很是無奈,若是投靠半靈族,自己一族肯定會被奴役,天生便有可愛模樣的貓女此後逃脫不了被玩弄的命運。可是不投靠的話,即使不被半靈族清場,也會在即將到來的東西兩域大戰中被滅族!

「哼!難道你忘了嗎?我說過我是南域之主!我南域的子民,何須你來操心?」夜無殤看著一臉苦相的老族長,對著青羽大吼道。

「呵呵!」青羽看了一眼剛剛融合好的山貓,輕笑道:「你應該感謝我留著你的命,還有你們的祭靈。若不是不想與貓女族交惡,你還能有時間融合?」

「的確,你連續攻擊,我的確躲不開你的極速,我也只好放棄這隻祭靈自己逃跑,可是,你太自負了,給我了恢復的時間!」山貓眼裡泛出綠油油的幽光,夜無殤冷冷地說道。

「真是不長記性!」青羽聽此,眼神冷了下來,再次使出鷹擊長空,將山貓切成兩半。

「喵!」一聲刺耳的貓叫聲響起,青羽回頭一看,只見一隻藍色的貓爪抓來,這一擊要是排實了,自己腦袋定然爆碎開來!

情急之下,青羽立刻低頭,躲過這一擊,可是自己一頭的青絲,卻被鋒利的毛指甲其根划斷!

可是青羽此刻卻顧不上這些,因為自己雙翼一震卻未震開背後的山貓,自己只有反手還擊它的各種抓撕咬。

「呵呵!沒想到吧,你撕裂我的時候,可曾想過上面粘附的貓毛?我就是靠這些不起眼的貓毛捕捉到你的氣息!」

青羽對此很氣氛,自己居然被擺了一道,自己這護體的九道神環根本不管事,被這山貓一抓便是抓破,讓其抱住了自己後背,此刻它憑藉靈活的身影,像牛皮糖一樣粘附在自己身上,擺脫不得!

此刻,青羽的後背早已多了十幾道抓痕,背後雙翅青羽掉落大半。無奈之下,青羽抓出印在自己眉心的金色羽毛,對著後面的山貓掃了過去。 一股濃厚的鋒銳氣息傳來,夜無殤急忙控制著山貓的身體跳離青羽後背,可是其反應還是慢了一拍。

一道金光掃過,山貓的雙腿齊斷,斷腿上的幽藍之光潰散,夜無殤的魂身浮出山貓體外,那山貓倒是在那虛空中打滾,慘叫不已!

下方的貓女族人見此,臉上立刻浮現恐怖的神色,自己一族的祭靈,居然被那青衣男子一招重創,毫無再戰之力!

夜無殤魂身還是被一道蒼藍色的淚滴印記籠罩,看不清面容。

此刻,夜無殤自己臉上也是滿布驚恐之色,還好關鍵時刻自己捨棄了山貓祭靈,若不然,自己魂身的雙腿估計也會在那道金光下泯滅!

「咳咳!咳咳!」

此刻,在山貓的慘叫聲外,一陣劇烈的咳嗽聲響起,很是急促,卻很短暫。

夜無殤抬頭看向青羽,只見他正在擦拭嘴角的一絲黑血。看來剛才那一招,也讓他自己元氣大傷!

青羽捏著手中的金色羽毛,雙眸暗淡,像是大病了一場。對此,青羽很是無奈,剛才那人說自己是魂修者,自己便拿出這域主賜下的神羽,護住自己神識,若是防禦,自己能輕鬆地操控這神羽,若是主動攻擊,這神羽便會抽取自己的仙源,讓自己元氣大傷!沒想到那小子居然沒說謊,他的確是個小境界的魂修者,害得自己大防,不曾放開手腳,讓他鑽得空子,引得山貓祭靈近身!

夜無殤對此也是無奈,剛開始以為即使自己境界低,也能憑藉山貓的肉體之力抗衡這仙人,豈料這人擁有極速,山貓完全捕捉到那青衣男子的氣息蹤影。在青羽犀利的鷹擊長空下,山貓根本防守不住,還好它是祭靈,能夠融合自己斷裂的身體!

不曾想到,山貓的貓毛粘附在青羽身上,山貓靠著自身氣息的感應抓住戰機,在青羽襲來的時刻,憑藉自己柔軟的身體瞬間扭轉身體,並且撲在了青羽後背上。

山貓的攻擊力還是夠的,一抓下便是抓破了青羽的護體神環,對其後背一陣撕抓,讓其心驚膽戰,害怕無比,無奈之下使出了保命後手,讓自己元氣大傷。

可是儘管如此,青羽還是廢了山貓祭靈,讓其失去了戰力!現在只能靠自己來拯救貓女族了!

根據山貓傳輸的記憶,夜無殤知曉這蒼藍之淚也是一大法寶。再次將之熔煉自己魂身,速度得到了飛速提升。

青羽看著飛速移動的藍色身影,雙眼瞳孔瞬間收縮,眼神犀利無比,對著夜無殤嘴角一揚,露出一絲嘲笑的神色。他這速度,在自己眼裡比蒼蠅快不了多少。自己可是半靈族的王者,羽人族!

這小境界的魂修者在蒼藍之淚的加持下速度很快,青羽臉上的嘲諷之色一閃而過,將其極好的掩飾起來,接著露出疑惑之色,麻痹敵人。自己一身經理戰鬥無數,這點意識還是有的,就是要讓敵人麻痹大意,然後給其致命一擊!

幽藍色的光點在青羽眼中閃爍,忽左忽右,像是螢火般。

夜無殤看著一臉謹慎的青羽,心裡頓時鬆了口氣,看來他也捕捉不到自己的急速。慢慢地,夜無殤左躲右閃,接近到青羽身前,立馬使出五行遁術,化身一條青色的巨蟒,纏繞住了其肉身,用力一絞將其截成兩段!

就在剛才,自己通過山貓便是了解到了,這青羽攻伐犀利,速度極快,可是卻防禦極低,被山貓近身後撕咬得狼狽不堪,險些喪命!

看著青羽的斷裂的兩段身體慢慢消失,夜無殤臉上高興的神色瞬間凝固,心裡生出一種不真實的感覺。

突然,背後一道凌厲的氣息襲來,一隻銳利的利爪穿透自己的胸膛,往下一劃拉,自己便是斷作兩截。這一切彷彿極為不真實,明明是自己集中了青羽,怎麼自己的身體斷作兩截,青羽的身體卻慢慢消失?

夜無殤慘叫一身,渾身幽蘭之光潰散,化作一淚滴印記,再次融入自己神識,沉寂下來,露出夜無殤斷裂的兩截魂身。

在夜無殤驚恐的瞳孔中,只見十道神環發出陣陣光暈,一隻墨綠色的鳥抓探出,輕輕划動,接著神環之內,青羽探出頭來,對著夜無殤發出蔑視的嘲笑聲:「哈哈!果然是一個低境界的魂修者,兼職不堪一擊。剛才只是試探攻擊,沒想到直接讓你本源大傷,早知道你這麼弱,我就不躲進天賦神通里了!」

這時夜無殤忽然想起了小貓女的話,每一個修鍊出神環的半靈族羽人,都會得到一種天賦神通,神秘詭異。

「南域之主?呵呵,這麼弱啊!」青羽羽翼煽動,瞬身到夜無殤面前,踩著夜無殤的頭顱,對著其他的貓女族人道:「今天,要麼貓女歸順我們羽人族,要麼滅亡!」

貓女族人都一臉沉默的望向祭台之上的老族長,而那老族長卻望向趴在祭台上的山貓。

山貓怒吼一聲,一爪子拍下,祭台瞬間崩壞,飛身而起,撲向青羽。

青羽見此,立馬飛身,這發狂的山貓渾身貓毛炸起,面露兇相,口中嗷嗷聲不絕,像是要拚命一般。這隻祭靈山貓攻擊犀利,只是剛剛蘇醒,還未恢復到巔峰,真正實力決不在自己之下,比自己收服的其他族的祭靈強太多了!誰知道它會不會來個什麼同歸於盡的招數。對於現在的山貓,自己只有慢慢拖垮它,然後收服!

夜無殤覺得自己的魂身虛弱無比,連起飛都不能,斷作兩截的魂身正在慢慢融合,速度比山貓慢了許多。就是剛才那一擊,夜無殤深深地體會到仙人的恐怖,對青羽來說,沒有山貓與蒼藍之淚的自己完全就是一隻螻蟻!剛才青羽看自己的眼神完全是蔑視,那種眼神彷彿在告訴自己,他根本不屑殺死自己。也許剛才他踩著自己頭顱,也只是威懾貓女族人而已,畢竟自己擁有蒼藍之淚!

「可惡!」夜無殤咬牙切齒道,可是當其望向高空之上的青羽時,又感覺到深深地無力。

山貓一下便是突出一片藍光,包裹住夜無殤的魂身,直接頭也不回的跑向遠方!

「這?這是什麼情況?」青羽驚得眼珠子都快掉了,這祭靈拋棄了自己守護的貓女族自己跑路了?

貓女族的人見此直接傻了,愣愣的站在原地,說不出一句話,久久回不過神來!

「哪裡逃!」青羽回過神來,看著跑向遠方的山貓,大喝道。若是讓它跑了,收服的貓女族就沒用了!

「青羽遮蒼天!」

青羽搖身一變,化作一隻青色的鵬鳥激射向山貓,雙翅一震,狂風大作。

「哪裡逃!鷹擊長空!」

只見青羽雙翅一斬,激射出兩道青光斬向山貓。青光所過之處,天空都不安穩起來,發出陣陣嗡嗡聲,像是要撕裂一般!

變身的加持讓青羽的移動速度慢了,可是攻擊卻越來越犀利。

山貓急忙止住身形,往後一翻,躲過了這致命的一擊。青羽見此,急忙跟上,堵住了山貓的去路。

只見青光落下的地面直接泯滅,消失於虛無!山貓見此,跟跟寒毛炸立,還好這青光速度不快,自己才能躲過!

「你是準備服從還是準備死亡?附近的祭靈都在這些年被我族收服了,附帶他們的族群,當然也殺了不少不願服從的祭靈。」青羽冷冷地看向山貓:「一直不敢對付你們貓女族,是因為我們知曉你的強大,可是最近得知你陷入沉睡,實力大減,我才敢來此!這是天命,你不服不行!」

「你這樣的蟲子根本不配做我的主人!估計被你們半靈族殺掉的祭靈也是這麼對你們說的,對么?你們也是趁我們沒有宿體虛弱期才下手的吧?」山貓終於開口說話了,大笑道:「也只有那些弱小的祭靈、心軟的祭靈才會屈服於你們!像我這種征戰於天魔戰場的真靈豈會屈服於你們?真是笑話!除了我主人的血脈劉氏一脈,或者覺醒了山貓之血的貓女族人,否者就算是盤古魔來此我也不會屈服!」

山貓的話鏗鏘作響,響徹在所有人的耳邊,讓人心生敬畏,不為其他,就為那天魔戰場四個字!

「往事而已!自從成為祭靈后,你也不再配提那個戰場!」青羽強行按下自己心中的不安,那四個字對天魔古域的人來說,是絕對的禁忌。

「那你忍心山貓族就此滅族?它們可是由你轉變而成,可以算的上是你的後代?你就忍心眼睜睜的看著它們滅亡?」青羽話鋒一轉,想藉此影射山貓內心。

「它們的死活跟我的尊嚴相比,完全不值一提!相比其他祭靈也說過這樣的話吧!」山貓毫不在意青羽的影射。

青羽面不改色,可是這話落在貓女族人的耳里,無異于晴天炸雷,將他們的心靈寄託炸了個粉碎!

「不!」

「你不能拋棄我們!」

…….

無數的痛哭聲響起,就連破碎的祭台邊上的老族長也勞累縱橫,山貓拋棄了它們!

「咳咳咳!不,作為南域之主,我不打算拋棄它們!」夜無殤連接好魂身後,從藍色的光團中飄出了來,對著青羽說道:「你以為你吃定我們了?你錯了!」

青羽對此訝然,戲虐道:「誰封你做南域之主的?你小子是不是有病?怎麼老是這樣自稱?你是哪一族人?」

「關你屁事!我是要殺你的人!」夜無殤面露瘋狂之色,卻是轉身逃跑走了。

「哈哈!放下狠話就跑了?哈哈!跑吧!跑吧!像你這樣的蟲子就是該這樣跑,放心,我是不會追殺你的!哈哈!」青羽大笑過後,忽然說道:「不對啊,被魂魔掌控意識過後,是會瘋狂的,怎麼會轉身就逃呢?怎麼說也要攻擊我一下啊?」

不料青羽剛說完這一句話,一隻漆黑的魂針便是飛至身前,刺在自己胸前的羽毛上,卻被自己的羽毛撞了個粉碎。青羽懶得理他,再次看向山貓,詢問道:「你確定你的選擇?你剛才救的那小子也拋棄你跑了,就像當初你的宿主劉詩雨一樣!哈哈!」

軍婚密愛 「唉!」山貓聽此,心情瞬間低落到谷底,若不是劉詩雨這個宿主的突然離去,自己也不會陷入沉睡,完全可以培育出一個貓女族人做自己的宿主!

「死就死了,反正活了這麼多年,我也該去見見那些人了!吼!」山貓跳起,直接撲向青鵬!

青鵬羽翅一扇,便是將山貓斬落,看著掉在地上喘著粗氣,不能再次站立起來的山貓,心裡卻是很沉重。這是一個值得敬仰的老前輩,一個為天魔古域散過血汗的老前輩,可是自己現在卻要親手了解它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