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是相愛相殺嗎?」難得有取笑顏妖精的機會,春曉曦怎麼捨得放過。

龍玖並無大礙,夏雨行走到了林大俠他們父子旁邊,再次祭出了『清凈蓮華印』。

「是七夜鎖魂……」剛才和那惡鬼戰鬥過,現在看著金光照射下的林小俠,身上那陰邪之氣的形態,夏雨行判斷道。

少頃,陰邪袪盡,骨瘦如柴的少年醒了過來,跟林大俠抱頭痛哭。

「七夜嗎?」龍玖看著這對相擁而泣的父子喃喃道,「如果真是這樣的話,今天是第七個晚上吧……夠險的啊!」

「爸,我對不起你……對不起老媽……」林小俠氣息很弱,臉上滿是自責地說道。

「你先別說話了,小俠!我們,我們要先去醫院吧……」林大俠用眼神徵詢了一下龍玖和夏雨行的意見。

「寬厚雄沉之姿,蒼莽坦蕩之意,尚德養怡之道,濟世吐哺之心,深藏久蘊,萬物基石,乳脂甘泉,大地回春!」夏雨行二話不說,直接使用了大地回春術,凝結了一滴地乳,滑進了林小俠的嘴裡。

頓時整座大樓都聞到了香氣,雖然這樓里也沒剩幾個人了,外面的街道上,嗅覺靈敏的人也有了一絲觸動,只是他們無法分辨這氣味是從哪來的。

附近的一座高樓頂上,一道黑色的身影鼻子也動了動,發出了一聲若有若無的輕笑。

「我,我感覺舒服多了!」林小俠一個挺身起來,「謝謝你們,龍叔叔,夏大哥,你們又救了我一命!」

「你爸跟我們是朋友!」龍玖擺了擺手,「再說了,這種事情,碰到了,就該我們管的。」

「是啊大叔,小俠其實也不用去醫院,我以前還碰到過一個比他慘上百倍的朋友,那是真的傷了本源。」夏雨行之前已經和林大俠透過底,他就是原來的夏恪守,所以此時說話也少了很多顧慮,「不過,回家后還是要多休養一段日子,我想小薇如果知道的話,也會難過的,她肯定不想你再出事了!」

「嗯,這次,也算是個意外吧……」林小俠把事情的經過回憶了一遍,大致和龍玖之前想的差不多:

他時常來這店裡坐著,點上一杯飲料,思懷陸小薇。想念這種東西,有時會隨著時間變淡,有時也會經由歲月發酵……林小俠就屬於後者。

他發現這段時間以來,自己對陸小薇的想念不但沒有減少,反而與日俱增,很想再去擺放人偶卡通裝的那個倉庫看看,因為小薇她每次都要在那裡換衣服的。

只是,他也不好意思跟餐廳里的人提這樣的要求,這有些無禮,甚至有些變態……因為小薇穿過的那個『節節兔』已經被他抱回家了。

直到八天前的那個晚上他進入了大樓里,來到倉庫門前,只是靜靜地站著,也不想破門而入,也不想做點什麼,只是想這樣靜靜地站在那裡,感受小薇曾經留下過的痕迹。

然後,就碰到了那隻厲鬼。

「當時,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感覺我是看到她的,我想逃,可是已經逃不掉了!」林小俠說起來還是心有餘悸。

「你能看到……這麼說那東西當時顯形了!」夏雨行問道。

「我也不懂這些,但我感覺我現在還是能感受得到,有東西在那個倉庫里……不是剛才那隻鬼,沒那麼強大,但是,有那種氣息!」林小俠篤定地說道。

夏雨行發現他的左眼有了變化,瞳孔逐漸泛出了一點紅色,「你竟然連那裡面僅有的一點不幹凈都能看出來!」

「嗯,嗬~!嗬~!」林小俠突然低下頭,抱著自己的眼睛,大口地喘了起來。

「你現在身體這麼虛弱,別再用這種能力了!」夏雨行嚴肅地道,「大叔,我想讓小俠去我們的總部調養,你看如何,他的身上好像發生了不可思議的變化!」

「難道是……」龍玖和楚朝雲她們也有所觸動,個個臉上的表情都比較驚訝。

「應該不會錯!」夏雨行點了點頭。

「我這裡沒問題,你們肯定不會害他的。」林大俠爽快地答應了。

「小俠,你自己的想法呢,願不願意跟我們走!」龍玖還是徵詢了一下他本人的意見。

「我也沒問題,不過……」林小俠頓了頓,然後不好意思地說道,「我想先回去見見我媽,好讓她放心一下,這些天,她肯定也……」

「臭小子,現在想起你媽啦!」林大俠佯裝了一個要打耳刮子的動作。

龍玖和夏雨行都笑了,知道他根本下不去手。

「最後還有點小尾巴,我也順便掃掉了吧,用不了幾分鐘……」夏雨行走到了一扇門前,「小俠你剛才說的是這裡吧!」

「對!就是這兒!這就是擺放小薇穿的那種人偶卡通服的地方!「林小俠有些后怕,「其實我上次白天來的時候,就覺得這兒陰氣特別重……那時還以為,只是小薇的……」

「嗯,這門是鎖上的……」夏雨行不想直接破門而入。

「拿去,雨行你開吧,討厭陰氣重的地方!」顏若水遞過來一把鑰匙。

「謝謝嫂子。」夏雨行說的很自然,顏若水聽得也是心花怒放。

龍玖嘆了口氣,「這一面果然很不一樣,難道是因為弟妹有兩個,一人一面!」

林大俠和林小俠聽得雲里霧裡,夏雨行把門開了,也不點燈,直接拿『清凈蓮華印』照進去,陰邪之氣不斷地從那些人偶卡通服里升了上來,被凈化了。

「上次是我大意了,怪不得小薇的靈魂會被困住出不來……這隻厲鬼不簡單啊!」夏雨行輕嘆了一聲,「她應該早就在這裡布好了局!」

「可是小薇遇害之後,也沒聽說有其他的女孩……」林大俠不好意思說下去,不然顯得他好像盼著有更多人出事一樣。

「可能,正是因為小薇的不幸,才使得其他女孩幸免於難吧……」龍玖馬上分析出了事情的大概,「本來她應該是要對這些女孩子下手的,小薇的那場意外使得她的計劃落空,轉而對寫字樓里其他人下手。當然,也有可能她原來就打算雙管齊下的……」

林小俠捏緊了拳頭,這個世上真的有太多危險的醜惡的事情潛藏在人們的身邊,而他自己又是那麼弱小無力,如果可以的話,真希望變得像龍玖和夏雨行那麼強大……此時,他的內心世界不再只被思念佔據。

「這裡乾淨了,我們走吧!」夏雨行關上了門。

林小俠由夏雨行他們帶著從樓道盡頭的窗戶走了,他現在的樣子能把人嚇死,這邊是個暗弄,可以避免不必要的麻煩。

顏若水則是帶著龍玖和林大俠原路返回,順便還了鑰匙。

兩邊匯合到一起離去之時,夏雨行敏銳地抬了一下頭,看了看旁邊高樓的尖頂。

「怎麼了雨行!」龍玖也略有所感,問了一句。

「沒事,可能是我的錯覺……走吧。」其實夏雨行非常確定自己看見了,不過只是瞥到了一件長袍的背影……轉瞬即逝! 「這麼說,當時你們兩個都感覺到了……」第二天早晨,天野雅頌的露台上,夏雨行和龍玖剛把昨晚的事情完整地說了一遍,黎元聖首先把注意力放在最後一點上。

「我是沒有看見啊,但是有那種感覺,雨行先轉過頭去看了……」龍玖背後的傷口已經基本癒合,雖然鬼上身的顏若水指甲里含有陰毒,但對於九陽重體身的他來說,根本沒有任何影響。

「那黑色的袍子總覺得在哪裡見過,有點熟悉的感覺……」夏雨行思量了一會又說道,「對方應該沒有惡意……」

「嗯,你見過的特行者總共就那麼幾波,能站這麼高閃這麼快,又對咱沒有惡意的,掰著手指都能數得過來!」龍玖抿了口早餐奶,迅速分析道。

「也不要那麼肯定,感覺有的時候是會騙人的,你們兩個以後在外面走動注意一點,雖然這個世上能威脅到你們生命的人已經不多了,但是,就怕有人來個雷霆一擊!」黎元聖的擔憂寫在臉上,「特別是雨行,凡事要有所保留……」

「哎,我們還不是隨你這個老大……」龍玖舔了舔嘴唇邊的奶漬,「身教總是比言傳要來的更有說服力,換句話講,雨行要不是這樣的人,你會把他當作接班人來看。」

「哼,別說雨行了,你也沒的好,有帝國一流的戰鬥力,對付一隻鬼,竟然還會受傷,還怪我把什麼紅顏禍水推向你……」

「打住,打住!」看黎元聖越說越腹黑了,話風不對,龍玖邊忙喊停,「我認栽,行不行!」

「喲!說得那麼不情願,後悔栽在我手上了啊……」這時顏若水出來了,款款深情地伏到龍玖身上,臉上神采奕奕,嫵媚動人。

「啵!~」龍玖突然低下頭,輕吻了她一口,「你現在應該和我一條戰線吧,看他這麼欺負我……」

「嗯,老大最壞了,總愛欺負我家玖哥!」顏若水嬌紅著臉,坐到旁邊的一張椅子上,嘴裡控訴著黎元聖,神色卻還沉浸在剛才那一吻中。

黎元聖給了龍玖一個你真行的眼神,也不在這個話題上繼續下去了,畢竟說正事要緊,現在顏若水也過來了,剛好有話要問她,「你的體質雖然極陰,但這些年的修鍊之後,似乎也不至於……龍玖這傢伙可是說了,你上來就讓那東西給附體了!」

「是只老鬼。」顏若水只說了這四個字,表情罕見的嚴肅。

「雖然比起靈泉山山腹中那兩個大有不如,但還是要明顯強於普通厲鬼的。」夏雨行也補充道。

「咱入行比較晚,不知道老鬼不老鬼的說法,不過那姐們說話一套一套的,禮儀很周全啊,頗具古風!」龍玖輔以不同視角的分析。

「警方和後勤部門連夜對接過了,那地方一直也沒出什麼事,突然冒出來這麼一隻老鬼,多半又是上次豐都之亂的余禍。」想想九華大地上諸多的不安因素,黎元聖又無奈地蹙了蹙眉,「三年前的鬼事尚且餘波未平,心魔的禍根又埋下了不少!」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唄!」龍玖舉起手中的杯子,「幹了這這杯奶,別執著於眼前的小事,咱們還有七封印這樣的大買賣要做!」

「你小子!」被他這麼一攪,黎元聖心中的愁雲彷彿被撥開了很多,心中會意,口中笑罵道,「沒個正緊!」但還是愉快地幹了自己面前的那杯奶。

……

一周后,龍玖背後的傷早已痊癒,又回到了日復一日的勤奮修鍊狀態。今天也是一樣,到地下練功房一待又是一整天……一整夜,顏若水坐在沙發上有點悵然,「看他那麼拚命,我也不好說什麼……」

「你可以去陪他一起練嘛!」春曉曦努力讓自己的語氣保持平靜。

「都陪他一天了……死丫頭!」顏若水猛然發現說話的是春曉曦,眼中還有戲謔的笑意,當即就收起了小女人的姿態。

「在七封印將解的滾滾危勢面前,他實力越強一分,未來生存下來的機率就越多一分!」黎元聖從二樓的書房出來,一邊下樓一邊說道。

「老大你帶的好頭,憂國憂民,比官方那些人更加心繫天下!」顏若水也明的之個道理,但女生的小憂怨也是寫在臉上。

「這可不怨我啊!他這樣絕對不是受我影響,我有時候還受他影響呢!」黎元聖表示這個鍋他不背,「郭開元前輩傳他功法,囑他重任的事情你也不是不知道。」要背還是讓郭前輩背吧……

「越是強大,身上肩負的責任越多。」這時楚朝雲說話了,言語間也沒少幽怨之情,「雨行現在的實力都已經跨越一流了,但每次出去都這麼危險……」

「唉,話說今天晚餐后就沒看見雨行,他去哪了!」顏若水問道,她剛從地下練功房回來,那裡也不見其身影。

「又出去了唄,帶著林小俠見鬼去了!」春曉曦嘟著嘴說道。

「小姑娘怎麼還爆上粗口了。」江萬流和冷千山剛好從外面回來。

「曉曦還真沒說錯。」龍玖頓了頓,「只是表達方式不對啊,雨行今晚帶林小俠出去,找個陰氣重的地方,試試他的異能。」

「陰氣重的地方……」顏若水不由自主地就想起一周前的遭遇,「所以……」

「所以,就是要去見鬼啊!」楚朝雲短嘆了一聲,「確實也沒人比雨行更合適了。」

「能者多勞嘛,要不等他們回來,確定了林小俠的異能之後,我就讓雨行陪你們兩個出去遊玩幾天;龍玖那傢伙最近練功練得昏天黑地的,太急功近利也不好,讓他和若水也一起去!」夏雨行最近連續地出任務,剛回來又忙這忙那的,看著楚朝雲小失落的神情,黎元聖也確實有些過意不去了。正巧顏若水這邊也在抱怨,不如把他們這『一大家子』全支出去玩幾天,也算是張弛有度了。

「老大你說的,不許反悔啊!」春曉曦一下就蹦了起來,大眼睛一閃一閃的,「如果他不肯去,你得負責幫我們把他綁去!」

「對的,龍玖那邊也是一樣!」顏若水也借了一把春曉曦的東風。

「好吧,這是我自己找的……」黎元聖無奈地自嘲了一下。

……

火葬在這個世界早已普及多年,代替了原先土葬的習俗。

與此同時,公墓規也建得越來越規範化,特別是在麗都這樣的超級大都市。

下意識的,夏雨行不想帶林小俠去那種地方……他自己還有一塊碑豎在那兒呢。

後勤部門提供的資料,給出了好幾處荒郊野林,鬼怪奇譚的地方,夏雨行就專門開車往那裡鑽。

「夏大哥……我們非得要來這樣的地方么?」看著眼前的荒墳亂葬,林小俠心裡發毛,「我真不敢相信自己還在麗都。」

「唔,差不多已經快出麗都了,松湖縣都快被我開完了,再過去,就到呂明市的地界了,不過這條路基本沒人敢開,特別是晚上,所以一直也沒人修……據說這兒鬧鬼!」夏雨行看著車上的導航說道。

「啊~!」林小俠帶著顫音。

「別怕,放心用你的能力,看看能瞧出什麼不同的東西來。」夏雨行拍了拍他的肩膀。

「嗯,說起來我也是見過鬼的人,只是這裡的環境,確實……」看著前面雜草如屍毛,荒樹像魆影,墳頭一重又一疊的亂葬崗,正常人心頭難免生出怯意,林小俠也不例外。

「如果你真的想成為特行者,這些都是必須克服的,慢慢適應吧!」夏雨行停好車,發動機還是開著,兩人也不下去,「集中精力,好好看看,能看出些什麼來嗎。」

「嗯!」林小俠定了定心神,左眼瞳膜中慢慢浮上了朱紅之色,「啊!前面,前面……快,夏大哥!」

不看不要緊,一看他就猝不及防地嚇了一跳,身子都往夏雨行那裡猛地縮了過去。

「我看看……」夏雨行之前特意收斂了自己的氣息和能力,此時雙眼覆上了一層淡淡的金芒,果然右前方有隻影像稀薄的鬼魂在移動,但並不是朝他們這個方向的,「不要慌……那隻東西又沒往這兒來。人怕鬼,鬼也是怕人的,他本來就在這裡遊盪,現在的路線都是有意避開咱們的。」

林小俠眼中的朱紅之色又濃了一絲,再次定神仔細地看了看,那鬼魂確實越飄越遠。

「注意,這回真的有個比較厲害的東西來了……」夏雨行平靜地說道,「但別慌,它在我這邊!」

「嗯,我也感覺到了!」雖然夏雨行讓他別慌,但林小俠心中還是起伏不定,一眼看過來差點又嚇得半死,這隻東西已經快貼到車窗上了,腦袋透過玻璃鑽了進來,想要去傷害夏雨行。

但夏雨行此時卻好像沒有一絲要作出防禦的念頭,就連眼中的金芒都斂去了。第一次,林小俠心中的急切多於了慌張,拚命地集中精神力量,那鬼怪突然尖叫一聲飛了出去。

與此同時,夏雨行眼中也閃過了一絲欣喜,因為那一刻,他看到林小俠右眼的瞳孔中出現了一抹淺藍之色。

『應該是機緣巧合,開陰陽眼了。』夏雨行這麼想著,隨手一揮,金芒亮起,將想要再次衝上前來的惡鬼擊退。 夜已過子時,天野雅頌的客廳里還亮著燈,庭院中也尚有人聲。

春曉曦已經躺在沙發上睡著了,楚朝雲給她蓋上了一條毯子。

江萬流和冷千山坐在西廚前的吧台上,小酌對飲著,一個話不離口,一個不苟言笑;梁韻儀輕快嫻熟地操作著烤箱和電子爐;戚挾岳從露台那邊過來,臉上充滿了自我安慰的笑容,搭手幫她一起準備宵夜。

露台上,薛小岑雙腿筆直,站在護欄前,卻沒有倚著護欄,看著夜空中的毛毛月亮,難得的說了一句,「今天不是個好日子。」

顏若水翹腿坐在後面的椅子上,嘴角露出一絲笑意。她明白薛小岑的意思,毛毛月亮的晚上,很容易闖鬼。她特殊的體質甚至能感覺到今晚的空氣比以往陰冷,「故意挑選這種日子去的,怎麼冰山美女竟然也會擔心人,不對……是表達出對同伴的擔心。」

「你都說了,那是同伴!」這一句之後,薛小岑就再也不去理會她的調侃了。

突然電視上的一段插播節目引起了楚朝雲的注意,冷千山和江萬流也將頭轉了過來。

「大約一個小時前,松湖縣棗莊村的村民用手機拍下了這麼一段畫面,疑似是打雷,又像是大火,方向呢是本縣與呂明相交的荒野。公安和消防部門已經引起重視……」

主持人說完之後,畫面切到了拍攝的現場,楚朝雲從沙發上站了起來,冷千山江萬流都放下了酒杯,戚挾岳也不幫梁韻儀幹活了,脖子伸得老長,「雲姐,電視被你遮住了……」

「別吵!」楚朝雲端莊的儀態中多了幾分愁緒的縈繞,那暈漾的金光,紫色的雷霆,怎麼看怎麼熟悉。

另外幾人也都有同感,露台上的顏若水和薛小岑都走了進來。

那兒究竟發生了什麼,夏雨行竟然使出了這般威力巨大,氣勢磅礴的招式。

正當此時,前庭傳來了引擎轟鳴聲,輪胎磨地聲,接著就是車子熄火聲。

黎元聖和龍玖已在院中庭燈下長凳上等待良久了,正促膝長談著九華興亡史,千秋家國夢的二人相視一笑,都站起身來。

「怎麼樣,他沒事吧!」雖然林小俠是被夏雨行扶著出來的,而且還昏迷著,但兩人眼中卻絲毫沒有擔心之色。

「沒事,就是有些消耗過度了,也是個犟脾氣……」夏雨行笑著看了看黎元聖,「這次,總算……不是我消耗過度了。」

龍玖正幫忙扶過林小俠,屋子裡的一群人也都出來了。

「你沒事就好,怎麼又會這樣,棗莊村再過去點,那雷是你放的吧!」楚朝雲關切地問道。

「你們怎麼會知道的……」夏雨行懵逼了。

「電視里都播出了!」戚挾岳蹦了過來,一臉崇拜,「雨行,雨哥!你真是太厲害了……」

「啊~像我們這種,不是不讓播的嘛!」聽他這麼一說,夏雨行反倒擔心起了這事兒。

「只是有人拍到了雷光,官方已經當作天雷野火了。」江萬流彈了小嶽嶽一個腦崩,「就這小子瞎咋呼……」

「我聞到了剛出爐的麵包香,扶小俠去房裡躺下,然後大家坐下說吧!」黎元聖發話了,眾人都進了屋裡。

然後,當他們看到剛從沙發上醒轉過來正一臉懵懂的春曉曦時,都是一陣竊笑。

「唔,你們笑什麼……」前一秒她還沒有完全清醒過來,但是下一秒,「咦,你回來了啊!你去了一夜,我都擔心得睡著了,夢見林小俠被女鬼上身,他要吃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