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還真不好說。」當碧綰問出這句話的時候,冷寒澈已經猜到了碧綰心中的想法,「家族戰之後,你可以問問你爺爺。」

「他應該不知道。」碧綰淡淡的回答,「如果知道他早就說了。」

冷寒澈冷冷一笑,只是這一笑就讓碧綰明白了其中的意思…… 沒錯,碧綰和冷寒澈想的一樣。

或許碧海林一開始是不知道,後來知道了,但是選擇了保密。

碧海林對自己這個廢物的寵溺,還是有不少疑點的。

「黑魔洞現在怎麼沒有那神秘力量和那白色的靈力元素了?」

「這兩種力量肯定是誰特意加進去的。」

「之前是不是因為有神秘力量和那白色的靈力元素,才使其他靈力元素無法進入。」

冷寒澈抬眼掃了掃這個小山谷:「或許不是無法進入,是被掩蓋住了。」

「掩蓋住了?」碧綰不解,學著冷寒澈一樣環視一圈,突然微微一笑明白過來。

沒錯,因為隨著這神秘力量和白色靈力元素的消失,這個山谷沒有發生任何變化。

這可以說明,這個山谷的靈力元素至始至終都沒有發生太大的變化。

「我感覺休息的差不多了,我繼續修鍊,爭取早日晉級。」碧綰伸了伸手道。

「我也繼續,你天賦那麼高,還那麼勤奮,我再不努力很快就會被你追上的。」說著,冷寒澈利索的盤膝、閉眼、修鍊起來。

碧綰無語的搖了搖頭,也繼續修鍊起來。

碧綰將意念分成三股,同時吸收著火、水、木三種靈力元素。

就像碧綰說的那樣,在這裡修鍊只要用意念稍稍引導,三種靈力元素就輕輕鬆鬆的到了碧綰的丹田。

進入丹田就到了各自的分區。

隨著靈力元素的增多,三個漩渦的旋轉速度開始變快。

在三個漩渦速度變快的同時,那個白色靈力元素的漩渦竟然也受到影響,速度在變快了。

碧綰停下靈力元素的吸收,開始打探那個白色區域的靈力元素。

可是,碧綰沒有發現這個靈力元素的躁動和變化。

弄不清楚這個漩渦為什麼變快,碧綰只得凝神吸收其他靈力元素。

很快碧綰髮現自己的丹田又有了漲熱的感覺,碧綰一喜,難道又要晉級了?

於是,碧綰努力吸收著……

不知道過了多久,碧綰依然感覺丹田漲熱漲熱的,只是一直沒有晉級。

不對啊,在以前每次碧綰感覺丹田漲熱,只要再稍微吸收一點靈力元素就可以晉級了,而這次怎麼還不晉級……

碧綰又凝神打探著自己的丹田,這次打探著實把碧綰下了一跳。

之前相安無事、互不相干的四個漩渦現在竟然逃出了自己的分區,在丹田內旋轉著。

現在白色靈力元素的漩渦旋轉速度,已經和其他三個漩渦的速度一樣。

四個不同顏色的漩渦,按照統一方向旋轉著。

慢慢的,白色靈力元素的漩渦開始佔據中間的位置,而其他三個漩渦均勻的圍繞著。

在三個漩渦分佈好后,白色漩渦突然變大,開始慢慢的向外拓展。

很快的,白色漩渦將其他三個漩渦包裹了進去。

碧綰就那麼吃驚的看著,本想用意念控制,但是發現自己的丹田被一層白色的靈力元素包裹著,自己的意念根本無法進入。

隨著白色漩渦擴展到整個丹田,丹田內頓時白光一閃,其他三個漩渦竟然同時消失了…… 就在白光消失的一剎那,碧綰晉級了。

就這樣,在這黑魔洞修鍊了幾天,碧綰就成功晉級了。

這次碧綰又成功晉級了二星。

從出來歷練到現在,也就過了沒半個月,可是碧綰已經連續晉級了五星了,這樣妖孽的晉級速度不得不讓人汗顏。

現在碧綰是五星中級控士了。

在碧綰晉級的時候,冷寒澈已經停止了修鍊。

看到碧綰睜開眼睛,冷寒澈羨慕的說:「果然人比人氣死人,你一個廢物這麼快就晉級了,而我卻沒有任何葯晉級的徵兆。」

「死變態,你這是誇我還是損我?」碧綰鄙視的看了冷寒澈。

兩人已經習慣了這種,時而相互逗趣、時而相互鼓勵、時而相互打壓的相處模式。

這種自由心靈相通,徹底信任的人之間才能懂的交流模式。

「我覺得我現在開始要打怪升級了。」碧綰伸伸手,踢踢腳興奮的說著。

「沒錯,晉級的這麼快,的確需要歷練來鞏固。」冷寒澈同意的點著頭。

「那你呢?」

「我覺得這裡不適合我修鍊。」冷寒澈淡淡的說著,直接起身拉著碧綰往外走。

「這是我的地盤,當然我佔優勢嘍。」碧綰得意的說著。

冷寒澈直接寵溺的一笑:「所以啊,你不能虧待我啊。」

冷寒澈和碧綰就這樣有說有笑的來到了獅鷲的住處。

此時的獅鷲和魔獸兄弟,正在討論要不要將石像的秘密告訴主人。

看到出現的碧綰,魔獸們微微一愣,連忙恭敬的起身:「主人,你怎麼出來了?這麼快就修鍊好了?」

「恩,晉級了就出來了。」碧綰如實回答著,「現在要找魔獸對練,來增強實戰能力。」

「這個好辦,我立刻安排。」獅鷲直接一揮手,對小跑過來的一頭魔獸吩咐著。

沒多久之前領命而去的魔獸,就帶著五隻魔獸回來了:「大王,就找到這麼幾個,你看看。」

獅鷲一看,將那幾頭魔獸帶到一邊,輕聲吩咐了幾句就將他們帶到碧綰面前:「主人,就他們幾個,陪你練手。」

「他們是什麼等級的?」碧綰淡淡的問。

「不好意思,主人,我們這裡的魔獸最低的也是五階的,不過你放心我已經對他們交代了,你儘管放心。」

一聽獅鷲的話,碧綰立刻不悅的皺著眉頭:「你是不放心你主人,還是看不起你主人?」

「沒沒沒……」獅鷲連忙委屈的解釋道,「我是怕他們傷了你。」

「不受傷的歷練那還叫歷練?」碧綰冷冷的看著獅鷲,「現在不讓我受傷,就是讓我死在敵人的手上。」

這個道理獅鷲怎麼會不懂,只是怕主人這麼弱,自己不特意吩咐,真怕主人受不了。

「好了,你去忙吧,把他們交給我,我自己來。」說著碧綰帶著五頭魔獸正要轉身,看到身邊的冷寒澈,「找五頭厲害的,讓他也練練手。」

「是……」獅鷲領命又吩咐下去了。

同樣的,很快就有五頭八階魔獸走了上來。

「怎麼樣?」

「可以。」

「我們還是去黑魔洞練吧。」

原本沮喪的十頭魔獸,一聽要帶他們去黑魔洞,立刻抬頭興奮的看著碧綰:原來跟著主人果然有肉吃…… 碧綰挽著冷寒澈的手,領著十頭魔獸,往黑魔洞走去。

到了黑魔洞口,碧綰停下了腳步:「與我陪練合格者,就可以去黑魔洞裡面修鍊,否則,從哪來回哪去。」

魔獸們雖然知道眼前這個不起眼的小女孩是這個空間的主人,但是之前給他們弱弱無害的感覺。

現在一聽碧綰那冷漠霸氣的話,魔獸們不由得認真審視了一下這個不起眼的小女娃。

「怎麼才算合格?」其中一頭魔獸猶豫的問著。

「讓我實力有所進步,讓我實戰能力有所提高。」

聽了碧綰的話,魔獸們頓時無語了,這完全是空把子啊,不管結果怎樣,都是她一句話的事。

實力有所進步?怎麼算有所進步?

實戰能力有所提高?怎麼算有所提高?

知道魔獸們心中的想法,碧綰只是淡淡一笑,抬手指著遠處一片光滑的地面道:「沒意見,就一個一個來,其他的去那休息。」

看著碧綰那指揮若定的模樣,冷寒澈會心的笑著:她的廢物就是這麼的與眾不同,能強能弱,能文能武,能上能下……

碧綰隨便選了一頭魔獸,開始對戰起來。

而在迷離森林的蘇司一行人,走了一天都沒有遇到一頭魔獸。

蘇司選了一處乾燥平整的地方,決定讓大家今晚就在這裡休息。

沒了碧綰和冷寒澈這兩個礙事的,蘇司說的話沒人會質疑,沒人會反對。

這一行人無形中分成兩撥,各自圍坐閑聊著。

突然,蘇司『嗖……』的起身,一臉凝重的說:「有魔獸。」

「魔獸?」蘇穎有些興奮的站起來,「有魔獸才好,不然這次出來就浪費了。」

「沒想到這迷離森林的魔獸都是夜貓子啊。」碧雪嬉笑的說著。

「你還笑,他們選擇晚上出來對我們並不是好事。」碧清對無知的碧雪,冷冷的鄙視著。

「沒錯,晚上我們視線不好,戰鬥起來對我們不利。」華芯贊同著說。

現在的華芯已經很好的融入到了這個團隊,與其他人相處的不錯。

真是一個奇怪的組合,一群自視清高的人,有著同一目標的人,竟然因為一個廢物相處融洽。

很快十幾頭魔獸從四周將所有的人圍了起來。

看到被魔獸圍攻,所有人都表情凝重的站了起來。

「怎麼回事,怎麼一下子出來這麼多。」逍遙御風奇怪的問道。

修影也點頭著:「對,而且都不是同一種類。」

「什麼時候魔獸們也時興混搭了?」顧絕塵看著這些高低不一,胖瘦不同的魔獸們,轉著眼珠問道。

「哈哈哈哈……」聽到顧絕塵的話,逍遙御風插腰大笑著。

蘇司那邊的人都是一臉凝重,而宇文邕這邊嘻嘻哈哈,完全是兩種不同的風格。

這時一頭青風黑睛牛從魔獸後面站了出來,仔細的看了一圈,之後直接轉身退了出來。

「怎麼回事?他們圍著我們幹什麼?」蘇穎疑惑的看向旁邊的蘇司。

蘇司也是一臉的莫名其妙,這些魔獸為什麼只是圍著,不進攻?什麼時候魔獸也這麼有格調了? 正在大家疑惑的時候,一頭缺個耳朵、斷了牛角的刺身獨角犀站了出來。

隨著刺身獨角犀一起出現的還有剛才離開的青風黑睛牛。

「大王,那邊是主人要求特別照顧的,這邊是好好照顧的。」青風黑睛牛指指蘇司那邊,又指指宇文邕這邊道。

「你確定。」自從領教過碧綰的腹黑后,刺身獨角犀不敢怠慢,不敢再出任何差錯。

「沒錯,我確定,之前他們那些就是逃跑的。」青風黑睛牛肯定的說。

聽了青風黑睛牛的話,刺身獨角犀沉默了一下:「等等,我看看畫。」

說著,刺身獨角犀一伸手,一堆畫紙出現在他手上。

「他在看什麼?」逍遙御風扯了扯宇文邕的衣角問道。

宇文邕無語的將逍遙御風的手拿開:「我也很好奇。」

「我怎麼感覺這些魔獸像在抓犯人一樣。」顧絕塵看著獨角犀的模樣,不確定的說。

經顧絕塵這麼一說,宇文邕和逍遙御風都轉頭看向他,覺得他說的很有道理。

可是,這樣一來幾人的疑惑更大了。

自己沒有得罪過這裡的魔獸,為什麼這些魔獸要通緝自己呢。

幾人突然明白過來,擔憂的對視一樣。

「難道,他們是來找我們報仇的?」逍遙御風壓低聲音弱弱的問道。

「很有這個可能。」

「那他們找的肯定是我們。」說著逍遙御風特意縮了縮脖子,「你們看那頭牛,是不是就是之前的那頭。」

宇文邕沉默的點了點頭,眼神凝重的看了看另外幾人:「如果他們的目標真的是我們,那麼以我們幾人的實力,根本沒有存活的可能。」

「蘇長老,你應該到我們這邊來。」逍遙御風直接扯著嗓門吼道。

蘇司他們也不笨,宇文邕幾人發現的他們也發現了,於是一臉為難的拒絕道:「我們這邊女的多,實力差的多。」

「蘇萍、皇甫翎莎,你們兩個去那邊。」宇文邕看了看兩人建議道。

「我不去。」蘇萍毫不猶豫的拒絕道。

皇甫翎莎雖然沒有直接拒絕,猶豫了一下,最終也沒有挪動腳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