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

前台小姐姐有些不忍心看著她露出傷心的表情,立刻反駁到:「應該是忙完了吧!我幫你去問一下!」

「謝謝!謝謝!」

夏熏溪滿是感激的看著那小姐姐離開接待室,不由的皺起了眉頭!

她從來到現在已經過去一個多小時了,喝了很多的茶水,還上了兩次廁所,喝茶水都快要喝得吐了,可是人家竟然還是那麼穩得住!

雖然明知道他可能只是做戲給外面的人看!可是只要一想到如果出現的是陳玉,都可以不用經過前台直接去找他,而自己竟然要在這裡等著,她心裡就有些不舒服!

只是夏熏溪不知道的是同樣煎熬的人不只是她一個人,從掛斷前台的電話開始,蕭閻雲已經在辦公室裡面走了不下三圈了!

莫月有些無奈的看著在房間裡面轉悠的蕭閻雲,見他的手按在電話上的時候,忍不住提醒到:「你可要想清楚。如果有人懷疑她就是夏熏溪的話,那麼事情可就麻煩了!」

「可是她已經在接待室裡面等了好久了!」

蕭閻雲有些著急的看著莫月,恨死了那些為難她為難自己的人!

從她消失再出現的時候,他恨不得整個人都撲到她的面前,看看她有沒有受傷有沒有受委屈!

可是為了什麼所謂的大局,他忍住了,甚至是在發布會上的時候,還要當陌生人一樣的看著人家!

忍著那強烈的思念,與她面對面的相見卻是連一句話都不能說!

一臉冷漠的從她身邊走過。就像是沒有看到她一樣!卻沒有錯過她深情的回頭看著自己的畫面,那樣深深的觸動著自己的心弦!

那一刻他多麼想突然回頭,即便只是跟她簡單的說一句話也好呀!可是卻被何建成給擋住了!

他先一步湊到夏熏溪的面前帶著幾分調侃的語氣說到:「怎麼?你看上那個男人了?」

夏熏溪只是頗有深意的看了何建成一眼,竟然是再也沒有看自己一眼,就這樣轉身離開了!

那一刻他掐死何建成的心都有了,卻還是不得不裝出一副什麼事都沒有發生的樣子!

他好不容易忍了一晚上,沒有想到第二天她竟然會找上門來!剛才聽到她來找自己的時候,他恨不得馬上飛奔下去找她,如果不是為了那該死的大局……

蕭閻雲有些不甘心的在辦公室裡面轉圈圈,看著守在一旁的莫月說到:「看看幾點了?我們讓她等了多久了?不能太輕易的見她,但是也不能等太久了,不然……」

「不然人家會覺得太刻意了是不是!」

莫月有些無奈的看著自家的少爺如此不淡定的樣子忍著笑的衝動,特別恨其不爭的說到:「放心吧!不夠才過去十分鐘而已呢!現在凳子都還沒有坐熱乎呢!」

「十分鐘?」蕭閻雲有些懷疑的看著莫月說到:「你不會是騙我的吧?十分鐘有這麼久嗎?十分鐘……」

「你就當是我在騙你唄!」莫月特別無奈的看著蕭閻雲說到:「你說公司裡面這麼多的事情你讓我搞,都不擔心我騙你,現在我騙你幹嘛!我又不喜歡她!我不跟你爭風吃醋!」

「你怎麼能夠喜歡她!你當然不能喜歡她!你一點品味都沒有!」

蕭閻雲嫌棄了莫月一眼,忍不住又看了7手錶一眼,時間竟然沒有多走幾分,不由的有些著急!

好不容易度日如年的熬過了一個小時,正要通知莫月打電話的時候,前台的電話就來了!

蕭閻雲看了莫月一眼,淡定的在辦公桌的後面坐好,一臉忙碌的翻看著眼前的一堆文件!

莫月對於他裝B的樣子已經不想吐槽了,只是聽著前台彙報的情況,淡定的說到:「現在請韓董事長上來吧!少爺這裡忙得差不多了!」

前台輕輕的鬆了一口氣。同時有些欣喜的看著夏熏溪接待室的方向,連走路的腳步都透著幾分喜悅!

「少爺叫您上去呢!」

夏熏溪簡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有些不確定的看著那前台小姐姐,見她肯定點頭的時候,才解脫一般的勾起了一抹微笑!對著那人點了點頭,發自內心的說到:「謝謝!」

這一聲謝謝道盡了多少的心酸忐忑,讓一旁的人聽之為之動容!

忍不住歉意的低頭說到:「小事而已!您趕緊上去吧!」

在電梯口的時候。夏熏溪突然站定對著電梯門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之後才踏進通往了最高層的電梯!

看著眼前的數字慢慢跳動的時候,夏熏溪有些膽怯!她不知道自己該如何面對他!

叮的一聲,像是心靈上的一聲警鐘一樣!讓夏熏溪不由的挺直了脊背!

夏熏溪抬步朝著蕭閻雲的辦公室走去,一路上無視這邊秘書部門偷偷打量她的目光,只是在門口的位置稍微遲疑了一下,正要敲門的時候,莫月從裡面開門走了出來!

在門口的時候只是簡單的跟她打了一聲招呼,然後對著她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夏熏溪只是隨意的看了他一眼,在所有人暗中觀察的目光下走進了蕭閻雲的辦公室!

還沒有來得及反應,眼前的門已經快速的關上,夏熏溪只覺得眼前一黑。自己已經被蕭閻雲整個人給抵在了門上!

夏熏溪控制不住自己有些激動的心情,看著眼前的蕭閻雲,用眼神細細描繪他臉部的輪廓,張了張嘴,只說了一句:「我餓了!」

明明那麼多的話,明明有那麼多的思念,最後也不過只是這麼簡單的一句!

卻也偏偏只是這簡單的一句,蕭閻雲眉眼中的擔憂憤怒都消失無蹤,留下的只是濃濃的思念!

牽著她的手,讓她在沙發上坐下來之後,才從一邊的冰箱裡面拿出一些水果跟零食放在了她的面前說到:「放心吧!都是健康的食物!」 因為昨天梁景銳答應帶喬語去公司,所以今天喬語特地起了一個大早,就把所有的早飯都忙活好了。

「今天你倒是很積極嘛,看來這是有一種提前討好上次的衝動了?」

梁景銳自顧自地調侃著,扣上衣服上最後一顆紐扣,這才緩緩地從樓梯上走下來。

隨即,又坐在了位子上,隨手拿起一根油條咬了一口,「嗯,最近還是蠻有進步的嘛,以前在家你也沒少閑著吧?」

比起以前吃她做的飯,這根油條簡直是極致的美味,江津區甚至覺得有一絲欣慰。

「……你還好意思說呢,天天把我們在家裡除了逛街就是做了小玩意兒,這連飯都學會做了,我平日里是在家裡有多閑呀!」

喬語撇了撇嘴巴,一副埋怨的看著對方,臉上寫滿了不高興。

梁景銳微微一笑,「好啦,不是如願以償,答應帶你去公司工作了嗎?趕緊坐下來吃飯吧,等下和我一起去公司。」

看著女人這幅樣子,梁景銳也只能無奈的搖了搖頭。

聽到他這番提醒之後,喬語也不客氣,連忙坐下了飯桌,就是一陣狼吞虎咽。

「吃慢點,等下噎著了,我可不會關心你。」梁景銳嘴上雖然這樣說著,卻還是將自己旁邊的牛奶遞到了她的旁邊。

喬語滿足的喝了一口,面帶笑容,整個人都散發著一種青春洋溢的氣息,看的梁景銳心中又是一陣激動。

感謝他們都還保持著當初的純真,那份愛情也從未消退,反而隨著時間的增加,變得越髮根深蒂固。

吃完早飯之後,喬語這才坐上了梁景銳的車子,一時間還有些激動。

「你這情緒能不能收斂一些,從早上起來到現在,你這精神勁兒可一直都沒停過。」

梁景銳無奈的搖了搖頭,嘴角卻掛著笑容。

「這仔細想想,我還是第一次以你的員工身份,坐上車子和你一起去公司吶!」

喬語回想這幅畫面,激動的心情越發澎湃,已經迫不及待暢想工作的畫面。

或許就是因為閑的太久,所以以前有多閑,現在就有多激動,多期待。

「好了,你還是消停一些吧,與其這樣,倒不如想想你想要做什麼工作,不適合你的崗位,恐怕你也待不住。」

聽到他這麼說,喬語的確是陷入了一番沉思,「其實我上學的時候主修的是設計專業,成績一直還不錯,不如就把我安排到設計部吧!」

「你確定?那個部門可不輕鬆,一天忙活的死去活來,基本上都沒有時間抬頭去看看天上的太陽。」

梁景銳顯然是有些不樂意,她可不希望妻子每天都這麼操勞。

「你放心吧,我自然有分寸。」

喬語微微一笑,透過前方的鏡子,依舊能夠看到她滿臉的自信。

梁景銳也不再多說,只能點了點頭,一路將車開到了公司的地下停車庫,這才帶著她一起進入公司。

「陳雪,你去人事部說一下,把這個人安排到設計部,就從組長開始做起吧。」

一進入辦公室,梁景銳直接對著自己的貼身助理吩咐道。

助理有些詫異,看了一眼喬語又覺得很眼熟,但是也總不能夠多問老總的事情,隨即只能點了點頭,「好的。」

得到命令之後,陳雪便下去了。

「怎麼讓我從組長做起,不是要從基本員工做起嗎?」

「誰讓你是我的老婆,這是給你的特殊權利,你就安心的做吧,只有你做的好,沒人敢說你什麼的。」

本來這設計部的活就已經夠累了,從組長做起,都是考慮到怕喬語不同意。

如今,他要是真的從基本的設計人員做起,那每天還不得朝九晚五,把自己累的死去活來?

沒過多久,陳雪就回來了,「梁總,人事部那邊已經安排好了,現在我就帶她去設計部那邊看看,也好跟大家通知一聲。」

梁景銳點了點頭,又笑著看向的喬語,「期待你的表現。」

喬語給他翻了個白眼球,隨後便隨著一頭霧水的陳雪離開,一路直接去了23樓的設計部。

這個部門果然是死寂一般的沉悶,大家都在低頭設計自己的稿子,根本就沒有功夫多說話。

「他們不會都在認真工作吧?」

喬語看的有些瞠目結舌,也難怪梁景銳會說這個部門可不是個輕鬆的地方。

陳雪禮貌性的點了點頭,又突然拍了拍手掌,將大家的注意力吸引過來。

「這不是梁總的貼身助理嗎?想來不會是有什麼事情吧。」

「你看陳助理旁邊的人是誰?好像沒有見過,是我們設計部新來的人嗎?」

「那樣的話可真是太好了,咱們又能夠輕鬆一些,每天累死累活都感覺要死了一樣!」

……

本還沉浸在緊張的忙碌氛圍中,卻突然因為陳雪的到來,大家開始激烈的竊竊私語,一副期待的模樣。

作為設計部組長的王倩,看到陳雪也是微微有些差異,但隨即還是輕咳了一聲,「咳咳,大家都注意一下部門紀律。」

聽到王倩這麼說,其他人都乖巧的閉上了嘴巴,隨即才聽陳雪開始發言。

「這位叫做喬語,是我們這一次設計部新來的主張,大家鼓掌歡迎!」

說完,陳雪率先帶著頭鼓掌起來。

其他人皆是詫異不已,但也只能夠硬著頭皮緊跟著鼓掌,尤其是王倩,整個人顯得有些匪夷所思。

等到這陣熱烈的掌聲結束之後,王倩才忍不住從位置上站了起來,小心地詢問道:「等一下,我是有什麼地方做的不對嗎?為什麼突然要把我換下去?」

王倩這摸滾打爬在公司兩三年,好不容易混到了組長的位置。

屁股都還沒有坐暖和,卻突然就被人一腳給踹下來,心裡怎麼甘心?

「沒有理由,這是梁總的命令,如果你有問題的話,可以直接去問他。」

陳雪毫不客氣的說道,這一番話直接讓王倩啞口無言?

去問梁總,她敢嗎?

「好了,就這樣吧,王倩你等下把位置騰一下,然後把手頭的工作跟她交接一下,自己調到別的位置上去。」

等到陳雪離開之後,喬語這才拿著自己的東西,走向了被安排的位置。

「那個,真是不好意思。」

喬語一時間也顯得有些尷尬,一句話憋在心裡,半天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因為這件事情是梁景銳安排的,喬語也覺得自己有些對不起王倩,所以態度還算是謙和。

王倩偷偷的緊握雙拳,又看著周圍人正一臉好奇地觀望著邊嘴角撐起一抹十分牽強的笑意,「沒關係,東西我等一下就搬走,為了避免混亂,我還是先跟你交接一下我現在的工作吧。」

喬語很高興對方的善良,連忙點了點頭,十分認真的站在她旁邊聽著。

「這一份設計圖是相對應服裝公司的劉總,而這一份則是相對於輝煌企業的王總,這兩份設計圖雖然有異曲同工之妙,但是樣本卻大有不同,你可千萬別弄錯了。」

王倩十分貼心的解釋著,每一份交接的圖樣都表達得非常清楚,喬語也都一一記在心中。

等到對方說完之後,喬語這才連忙點了點頭:「真是謝謝你了。」

等到王倩將自己的東西收拾離開,去了別的位置上時候,喬語這才開始整理剛才交接過來的文件。

按照上面的時間排表,喬語將那兩份王倩特地強調過的相似圖樣分別寄給了劉總和王總。

等到下午,投訴電話直接打到了經理那裡。

「喬語,你知不知道你把喬總和王總的設計圖弄反了,現在他們兩個正在氣頭上呢,怎麼第一天來,就這麼不小心?」

經理跑了過來,一副焦頭爛額的樣子。

「不會吧,我明明已經很小心的,我寄出去的時候,還特地看了一眼!」

喬語也仔細回想了一下,自己好像並沒有弄錯呀!

「人家的投訴電話都打到我這裡來了,還能騙你嗎?」

經理無奈的搖了搖頭,又道:「不過這些事情我已經解決了,下次你可千萬不能再犯這樣的錯誤了,不然後果很嚴重。不僅喪失了我們公司的信譽度,也會讓別人對我們的效率產生質疑,你懂嗎?」

喬語聽到經理都已經這麼說了,也只能點了點頭,還是覺得這件事情有些問題。

「可惡,平時我出了一點小問題,經理就揪著我不放!怎麼她一來,出了這樣的大亂子都沒事,真是偏心!」

王倩坐在位子上聽著他們那班對話,心中十分不是滋味,緊緊地捏住了手中的設計圖,丟在垃圾桶里。

王倩想著記得現在的喬語還沒有進入他們設計部總群,並在群里通知道:「今天我請客,請大家一起吃飯,不帶新人。」

一聽有人請客,其他人自然是響應得非常積極。

「好啊,好啊!」

「今天去吃海鮮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