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股聲音太熟悉了,我們似乎見過那聲音的本體,還真是奇怪了?」黑衝天詫異的說道,露出了古怪的神色。

「這聲音非常雄渾,中氣十足,並且蘊含著極為強烈的肅殺之意,非常的可怕恐怖,絕對是一個恐怖的凶物。」明玉猜測道。

牧雲緩緩的睜開眼眸,隨後淡淡的說道:「這聲音的本體我們的確很熟悉,就是之前我們見到過的雙生血鬼。

我估計啊,此刻的他應該前來這鬼王城中復仇的,現在應該是在屠殺那些鬼物軍團。那傢伙就是一個十足的瘋子,也不知道排名鬼域十凶第幾名,但是必然是沒有黑死血魅強橫,我們不需要忌憚。再說,如此短暫的時間而已,我就不相信了,那雙生血鬼能恢復幾層實力了?」

「雙生血鬼么? 億萬首席,前妻不復婚 之前我們和他產生過衝突,只怕是會被嫉恨上了。 落魄新娘:惡少別亂來 這一次他也來到了這鬼王城中,只怕我們想要尋找閻王令便會更加的艱難幾分了,這可如何是好呢?」寧晚筠皺眉說道。

「我看未必!」

拓跋小舞忽然開口說道:「我們自從進入到這鬼域之中后,便聽到了這鬼域十凶的傳聞,但是好像他們都是被封印中的,昔年也不知道是產生了什麼衝突,會出現這樣的事情,但是不管如何,必然會是有仇的。

那麼他既然來到了此地,就是為了和鬼王城尋仇,這對於我們而言,其實是有很大的好處的,若是能夠牽制到鬼王城的巔峰高手,那麼就很有利於我們的行動了。」

「既然如此,我們何不連夜出發,再次進入到鬼王城呢?我相信,這雙生血鬼的出現,一定不會善罷甘休的。這一次,很可能便是會引起整個鬼王成的高層都出動的,我們若是選擇合適的時機,便可以輕鬆的進入其中,探查閻王令的消息。」寧晚筠忽然開口說道。

「言之有理,我可以去試試。」牧雲點頭說道。

「不行!」

此話一出,在場的眾人紛紛便搖頭說道:「公子,這一次你絕對不能是一個人進入其中了,那會非常的危險的。一旦你有任何的事情需要幫助,所以你的身邊必須要有人才行,我們要同生共死。這裡是鬼王城,充斥了太多的危機了,誰也無法想象下一刻會遇到什麼事情,我們一定要謹慎,互相之間也就是有了一個照應了。」

「兵分兩路,我和寧晚筠以及艾青戰狂、丹妮莉絲三人一起進入其中。剩下的人,都在這鬼王城外等候,藉機行事。」牧雲說道。

「公子,那你一定要小心,一旦有危險千萬要先脫身。我們還可以尋找下次機會,但一旦遇難了,我們就徹底沒有任何機會了。」

「好,我答應你們。」牧雲點頭說道,隨後便帶著三人快速的衝天而起,朝著鬼王城所在的方向再次衝擊而去。 另外一位副部長表示同意,「我個人認為也是再等等為好,雖不說要有十成的把握,但最起碼也不能低於七成吧?」

五個副部長,一個政治部主任,再加上部長王魁,七個人中竟有四個人持反對意見,其中王魁還沒發表自己的意見。

「證據?殺手本就是藏在陰暗角落中的存在,這種情況下收集證據的難度有多大,大家心裡都知道,要是非要等到證據齊全再動手,估計黃花菜都涼了,被打擊的對象恐怕也都消失的無形無蹤了,我堅決提議主動出擊。」彭國峰說。

「我同意老彭的意思,非常情況下就要採取非常規的辦法,這殺手不僅膽敢與軍方硬悍,而且還暗中幫助那兩個島倭國人逃離華夏,這是對我華夏的挑釁,是叛國,必須要給與最嚴厲的打擊,一天都不能等!」政治部主任也持主攻意見。

場上的氣氛有些僵持不下,雙方各持一詞,說不出誰對誰錯,一方是為了穩妥,一方是為了儘快打擊敵人,以免敵人得到風聲逃竄,大家都是為國為民的著想,只不過不同的是每個人的出發點。

最終,王魁沉吟了許久,說出了自己的想法,「我感覺可以行動,另外這件事情不僅僅我們有參與,軍方那邊也派了代表,這消息正是由軍方那邊給提供的,準確性應該可信。」

「軍方?」其餘幾位副部長不由有些猶豫,這事在電話里,謝然就已經跟王魁彙報了,說是軍方的代表陳天也在。

而對於陳天,王魁自然知道。當初寧國棟破例要陳天加入龍怒的時候,他也在美女公寓。不過這事其他的幾位副部長是不知道的。是以他們一聽軍方也要參加行動,不免有些小小的吃驚,不過由此也看出了,軍方對此事的重視。

換句話說,就算公安部最終選擇不行動,那麼陳天一個電話把這消息傳給軍方,軍方也會立即出兵。軍方向來都不是什麼優柔寡斷的地方,哪怕只有一兩成的機會,也肯定會先打了再說。

所以這一仗,從根本上來說是避免不了的,既然這樣大家又何必思前想後,猶豫不決呢?

「既然有軍方的人,咱們率先得到了消息,如果不出擊倒是有些說不過去。」其中一位副部長開口道。

公安部與軍方的合作,那是經常性的,現在要是出了這麼一個問題,公安部不出兵,等於是逼得軍方出動,這就像是踢皮球,把問題提到了軍方那一邊,從大局上來講,的確是有些不合適。

因為不管怎麼說,這打壓地下勢力的責任,都是公安部轄內的事情!

「這麼說,大家是都同意了對嗎?」王魁問了一聲,見眾人點頭,當即又道:「那好,咱們商量下一個問題,為了確保此次行動的嚴密性,統一性,以及此次要打擊對手的頑強性,我覺得咱們公安部必須派出一個代表,立即飛往晉中,進行現場部署,指揮!」

「這還有什麼好商量的,我去!」彭國峰自告奮勇說。他本就是主管全國各地打黑工作的,這是份內的事,讓別人去也不合適啊。

「好,那就老彭你去,正好那個打黑辦的督察謝然此時就在晉中,是你的部下,由你指揮也更得心應手,你到地方之後,她會把詳細情況向你彙報的。」

「好,我這就出發!」

兵貴神速,彭國峰不再耽擱,扭頭離開了王魁的辦公室,並讓人訂好了最早飛航晉中航班的機票,本來他倒是能夠直接調用警用直升機,根本不用等,直接就飛往晉中。不過警用直升機的續航能力太差,速度又慢,又恰好半小時后就有飛往晉中的航班,是以他決定用最短的時間,飛往晉中部署行動!

晉中機場。陳天,謝然,熊澎濤,三人在此等候彭國峰,其餘倒是沒來更多的人。

在電話里,彭國峰就已經說了,低調,再低調,絕不能被對手提前察覺到風聲,否則要是嘩啦啦七八輛警車巡邏開道,恐怕就算是傻子也知道晉中要有大事發生了。

更何況,就彭國峰個人而言,他也不喜歡那種陣勢,搞的跟什麼似得,其實說白了副部長官再大,不也是個上班的?只不過是為了國家工作而已,來晉中是為了工作上的事,不是為了耍什麼威風。

又過了十幾分鐘的時間,從首都飛往晉中的飛機降落,再有幾分鐘,彭國峰出了機場,渾身上下穿著普通的服裝,猛一看就像是個平頭老百姓,沒什麼當官的架勢,不過陳天倒是能夠察覺的到,彭國峰體內的那一股子強大氣場,這是久居高位的人自然而然形成的一種氣勢。

而另外值得一說的是,除了彭國峰一人,他身後並沒有帶什麼保鏢,可以說是絕對的輕裝上陣,獨自前來!

三人邁步迎了上去,熊澎濤臉上掛著笑容,率先道:「彭部長,您好您好,這次竟麻煩您從首都親自趕來,實在是我的失職!」

彭國峰臉色嚴肅,說:「這事以後再說,先上車。謝然你把具體的情況跟我說說。」

一行四人上了車,搞笑的是熊澎濤這個堂堂晉中省公安廳的廳長,竟當起了司機。沒辦法,在場的四人中,謝然要與彭國峰彙報情況,陳天是軍方身份,也只有他適合當這個司機了。

「彭部長,這是陳天,軍方的!」謝然先開口介紹了陳天,之後開始把從昨天晚上,她與陳天去找司徒浩問話,然後到司徒浩被槍殺,以及胡姬最後逃入到蘭心會的事詳詳細細說了一遍。

彭國峰聽后,微微皺起眉頭問:「從昨晚那個叫胡姬的逃入到蘭心會到現在,她都還沒有離開嗎?」

老公大人請息怒 這是問題的關鍵,只要有胡姬一人在蘭心會,那麼警方此次行動只要抓住胡姬,就不算行動失敗。

「據我的人彙報,沒有。」陳天說,從昨晚到現在,他一直都在讓包包盯著蘭心會,雖然蘭心會內部不可能裝攝像頭,包包無法探查,但蘭心會守著馬路,外面卻是有攝像頭的,只要胡姬離開,包包自然能夠發現。

當然,假如要是蘭心會中有什麼暗道,後門之類的,胡姬藉此途徑離開,包包就力所不能及了,這也是陳天和謝然為何會讓熊澎濤的老婆去裡面探查的原因。

「既然這樣,那馬上調集人手,準備安排部署行動,不過為了盡量減小行動的形象,必須天黑之後再動手!」

一個小時后,車子到了省公安廳樓下,彭國峰,陳天,謝然,熊澎濤四人在會議室中進行了緊密的部署,而為了確保整件事情在行動之前的絕對保密,行動命令只有在臨出發的時候才會宣布,在此之前,一切就像是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一樣。

然而表面的平靜,就像是暴風雨來臨的前夕,越是平靜就越是讓人心揪,此時離天黑還有一個小時左右,這段時間簡直就成了煎熬!

終於,夜幕降臨,在熊澎濤的命令之下,晉中省城所有的警方全部集合完畢,其中這次打頭陣的是晉中省武裝部的武警,警察們只負責外圍。

畢竟這次面對的敵人十分頑強,為了不造成無辜的警員犧牲,直接派出實力比普通警察更高一籌的武警,是最明智的選擇。

當晚七點,所有力量集結完畢,此次行動由彭國峰親自指揮。

半個小時后,隨著彭國峰的一聲「出發」,大批的警察全部上車,沒有鳴笛,但陣容依舊龐大的令人震撼。

此時正是夜生活開始的時候,街道上的人還是有不少的,乍一看見這麼多警車浩浩蕩蕩一起出動,當即險些瞪爆了眼珠子,一個個都知道,晉中要有大事發生了!

內環路,此次的目的地,蘭心會正是坐落在這條路上。為了在行動的過程中不出現差錯,不誤傷群眾,彭國峰一聲令下,封路!

頓時,幾輛警車停在了距離蘭心會二百米的地方,禁制任何一切民眾入內。

「迅速擴散,把蘭心會圍起來!」彭國峰親臨現場只會,神色沉凝。此次行動已經展開,成敗在此一舉!

不得不說,武警們行動起來,的確是要比普通的警察快速,有序多了,短短一分鐘不到的時間裡,整個包圍圈已經形成,個個全副武裝,嚴陣以待。

陳天和謝然站在彭國峰的身邊,以確保彭國峰的安全。

然而此時此刻,隨著警方的行動,蘭心會內部卻是真真的炸開了鍋,為了行動的保密性,在此行動之前,警方並沒有提前通知蘭心會的會員們,今晚不能前往蘭心會,事實上除非警方先發出一個公告:說是今晚會對蘭心會展開大規模的圍剿,否則不可能阻止的了這些蘭心會的會員。

所以現在的蘭心會中,這些前來參加聚會的會員們徹底慌神了。

「這是怎麼了?出什麼事了?」

「是啊,警方怎麼把這裡圍起來了?這不就一簡單的會所嗎?」

「到底怎麼回事啊,對了,那郭姐的老公不是公安廳的廳長嗎?讓她給她老公打個電話問問不就知道了。」 果不其然,在他們穿梭的過程中,便遠遠的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正在遠處瘋狂的血戰,不斷的發出一聲聲凄厲的獰笑聲,似乎無比的愜意,可以清晰的看見,成片的亡魂厲鬼被吞噬,補充能量。

短短數日不見而已,這雙生血鬼的恢復速度簡直就是逆天一天,那巨大的身軀都膨脹了兩倍有餘,實力變得更加的雄渾了起來,透出了一絲絲可怖的殺伐氣息。

「走吧,按照這雙生血鬼的殺戮速度,只怕要不了一時半刻便會殺到那鬼王城中了,我們需要加速了。」牧雲沉吟道,隨後他便帶著眾人快速的衝擊開來,朝著鬼王城所在的方向快速的衝擊而去。

時間不長,眾人便再次出現在那鬼王城下,看著那熟悉的黑色光罩,不由得臉上紛紛都露出了一絲凝重的神色。

這一次,他們必須要小心謹慎的行動,絕對不可打草驚蛇。白天在那鬼王城中如此狂暴的大鬧一場,必然會導致整個鬼王城的防禦能力升級,一旦被察覺,註定了將會是一場艱難的戰鬥。

這並非是眾人想要看到的結果,因此來到這鬼王城下方之後,並未直接強行將其撕裂開來,尋找縫隙進入其中。

相反,牧雲則是釋放出了神魂之力,在不斷的搜尋摸索,但是很快他的目光便流露出了一絲詫異和古怪的神色。

那黑色光罩的防禦能力提升了三倍不止,顯然是那鬼王城中的防禦極大的加強了,直接發動了最強防禦。

「開始搜尋!」牧雲輕聲說道,隨後便將神魂之力的頻率快速的提高起來,朝著那黑色光罩的頻率進行靠攏。

在這個過程中,他的動作非常的輕微,不敢有絲毫的瘋狂舉動,以免被守護城牆的鬼物所發現,那便大事不妙了。

時間不長,牧雲的嘴角便露出了一絲笑意,他的神魂之力成功的尋找到了等同的頻率,整個人都如同是和那鬼王城融合在一起。

在這一瞬間,他便開啟了陰世界,陡然之間便瘋狂的扭動起來,一股股陰森的氣息席捲開來,覆蓋在他的身軀之上,同時凝結成為一個光罩,將剩下的三人籠罩在其中,拉扯著沖入到鬼王城中。

再次居高臨下,見到那熟悉的恢弘的場景之後,依舊是讓眾人心中震顫起來,這鬼王城太過壯觀了。

「那雙生血鬼好快的速度,看來我們的時機是到了,準備出發……」就在此時,牧雲輕聲說道。

他能夠清晰的感覺到,一股極為恐怖強橫的能量衝擊波從遠處風馳電掣一般的高速席捲而來,殺意騰騰。

顯然,便是雙生血鬼,一路橫推中,朝著鬼王城衝殺而來。

「轟隆隆……」巨響聲中,一股驚天動地的能量衝擊波激蕩開來,狠狠的席捲向了四周,緊跟著便是一陣天搖地晃。

整個鬼王城都受到了極致的衝擊,遠處一道身影迅猛的衝擊而來,狠狠的砸落在那城牆之上,如同是一枚重型炮彈一般,駭人無比。

黑色光罩,根本就無法阻攔雙生血鬼的瘋狂衝擊,噗嗤一聲便撕裂開來,直接便沖入到了鬼王城中。

下一刻,四面八方便有無盡的鬼氣在肆意的呼嘯中,更有一陣陣慘烈的吼叫聲傳來,殺戮幾乎在瞬間便開始了。

雙生血鬼冷哼一聲,盯著那四周成片的亡魂厲鬼,獰笑聲中,眼眸噴射出一股股可怖的血煞之氣,發出冷冽吼叫。

血光萬道,輕易的便將那四周籠罩而來的亡魂厲鬼紛紛快速的擊斃了,斬殺鬼物的速度快的驚人,如同是死亡收割機一般。

在其身側,成片的鬼物都快速的聚攏早一起,鬼氣涌動中構建成為了鬼氣長城,化作了一個巨大的黑色光罩。

這是想要將雙生血鬼禁錮在其中,但是很顯然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那雙生血鬼何等的強橫,乃是鬼域十凶之一,即便是現在剛剛處於能量恢復中,但饒是如此,也不是這些亡魂厲鬼可以挑釁的存在。

「鬼將,誅神血風……」隨著一道清冷的聲音響起,虛空中出現了上百道身影,全部都是鬼將。

在這出現的一瞬間,便猛烈的旋轉起來,分佈在那雙生血鬼的四周,同時爆射出一道道血色的勁風,快速的交織縱橫在一起,帶著可以吞噬一切的邪惡能量,非常的陰森可怕,令人心頭狂跳。

「雕蟲小技而已,不堪一擊!」雙生血鬼冷哼一聲,那冰冷的眼眸中陡然便沖射出一片血色神光,如同是一桿巨大的血色長槍一般,凌空轟隆穿刺而出,在高速的飛舞中,同樣是產生了極致驚人的碰撞。

巨響轟鳴中,無數的慘叫聲從四周向前,那剛剛成陣的誅神血風,尚未發揮出應有的強大威力,便被直接炸裂開來,上百名鬼將紛紛都橫飛起來,那雙生血鬼在四周的血風破滅的同時,便朝著那隱匿在暗中的鬼尊衝殺而去。

一路橫推,所過之處,一切鬼物都紛紛崩滅開來,完全不堪一擊,如同是雞蛋碰石頭一般,不自量力。

「雙生血鬼,沒想到你竟然運氣逆天的脫困了,還真是讓我非常的驚訝啊,我可是聽聞了,你被封印的時間有點長,似乎體內並未太多的能量恢復起來,不知道是誰給你的勇氣,來到我們血魂鬼城撒野呢?現在,你若是想要離開,或許還能夠來得及,但一旦動手,只怕是想走都沒有機會離開了。」隱匿在暗中的黑河鬼尊顯露出來本體,冷漠的說道。

「黑河鬼尊,呵呵,很久沒見過了,沒想到你還是這麼弱小的實力,依舊停留在鬼尊境界難以寸進,我都為你感覺到了可惜了。但是,你一定不會忘記了吧,我乃是不死之身,誰也斬殺不了我。就算是你們所有人一起出手,擊殺我的可能性也是非常的渺茫。相反,我擊殺你們之中的任何一個人,想必都不是什麼難事。所以,這便是我今天來的主要目的,你們都要死!」

雙生血鬼冷哼一聲,便迎面撲殺而來,看到這一幕,那黑河鬼尊露出了一絲驚恐的神色鱷,畢竟這鬼域十凶的名聲可不是白叫的。沒有相對於的強大實力,哪裡有資格成為鬼域十凶呢?

可以說,這十大凶物,便是整個鬼域中無數鬼物心中的噩夢,但同樣的,也註定了是一個非常難纏的對手。

「雙生血鬼,你還真是一個混蛋,為何要偏偏選擇我們血魂鬼城。你別忘記了,當初你被封印的時候,捫心自問,我們血魂鬼城幾乎就沒有露面。難不成,還真的就是一句話,你就近選擇了?我們這一次,是遭遇到了無妄之災。」黑河鬼尊沉吟道。

「恭喜你,猜測成功了,所以我用你的鮮血作為獎勵!」雙生血鬼狂笑起來,滿是囂張的神色。

縱身撲殺而來,渾身上下都是爆發出一道道血光的光芒,如同是雲霧籠罩在四周一般,但是那血光中則是充斥著無數的細微的蟲子,似乎可以吞噬這世間的一切。

太強橫了!

只是一出手,那黑河鬼尊便驚呼一聲說道:「除非是大人親自出面,否則誰也無法奈何這傢伙。」

說話間,他的速度變得極為迅猛了起來,朝著遠處便逃竄而去,同時拉開了四周的生靈阻撓的對象。

強勢衝殺,殺意騰騰。這雙生血鬼乃是一個無比強大的存在,此刻在這般瘋狂的衝殺中,更是霸道驚人。

遠處,牧雲等人盯著這一幕,不由得輕聲說道:「那雙生血鬼的實力很不錯,居然不戰而屈人之兵,就連那鬼尊都被嚇退了。不過,那鬼王還不曾被牽引出來,這有點讓我超出了預料。不過我估計,不管那鬼王是否出現,這雙生血鬼便已經得到了極大的能量補充了,將會更加強大了。我們現在趕緊出發吧,尋找四周落單的鬼物降臨,逼問那閻王令的事情,看看是否出現在此地。」

時間不長,丹妮莉絲便拘禁了一隻鬼將,出現在眾人的面前,開口便是直接逼問起來,看到這一幕,艾青戰狂不由得說道:「在這鬼域中,這些鬼將的身份看起來並不算高,而那閻王令必然會是無比珍貴的存在啊,知曉的人應該不會很多。這些鬼將的身上,幾乎沒有什麼實話。」

「的確如此,什麼都問不出來。只是說,他們的身份太過低微了,還沒有資格了解這些事情。並且,我還探查到了一個有用的信息,那就是整個鬼域之中,能夠了解到閻王令的人起步都要是巔峰鬼尊。」丹妮莉絲說道。

「這一切,都在預計之中,這些低微的鬼物相比還是沒有資格去了解,想要找到那閻王令幾乎便是不可能的事情。這註定了是非常的艱難,但卻並非不可能。閻王令,是我們來到此地的根本目的,不管是付出多大的代價,都一定要將其探索清楚。」牧雲平靜的開口說道,但就在此刻,他的面色陡然微變。

正前方,虛空劇烈的抖動了起來,而後便有成片的陰森鬼氣席捲而來,緊跟著便有一道身影快速的顯化開來,耳畔有森然的異嘯聲傳來。

「想不到,你們居然如此膽大包天,前腳走出去了,這右腳就再次進來了,真以為我們這鬼王城是遊樂城了不成,想來就來,想走就走么?」黑血鬼尊緩緩的浮現出來,森然的目光盯著牧雲等人說道。

在其身側,還有成片的鬼物在閃爍呼嘯,其中不乏有鬼將和鬼聖,隱匿在無盡的亡魂厲鬼之中,殺機騰騰。

「我們黑河大人,還真是神機妙算啊,就知道你們這一群人一定不會善罷甘休的。所以,就派遣我來到了此地,防禦守護。果不其然,還真是遇到了你們,不得不佩服你們的膽大包天啊。」黑血鬼尊冷笑道。

「那麼現在,便是你們的死期了,只怕這一次你們過來,就算是有來無回了。」 眾多女人圍在一起,議論紛紛,嘰嘰喳喳,原本一個好好的聚會,頃刻間鬧哄哄的像個菜市場一樣。

而蘭心會既然是高級女子會所,又是採用的會員制,那麼能成為這裡會員的女人,在晉中的身份多多少少都會有一些名頭,比如公安廳廳長的老婆,某某集團的董事長夫人等等,晉中有錢有權人的圈子就那麼大,彼此打個電話說不定都認識。

於是一時間,在蘭心會的外面,熊澎濤的電話幾乎是被打爆了,全都是打過來詢問到底是什麼情況的。

當著彭國峰的面,熊澎濤自然不會接這些電話,最後一氣之下乾脆關了手機完事!

蘭心會,內部,後堂後面的暗門之後,是一個二層樓的小樓,上下兩層,一樓是一個非常寬闊的大廳,二樓是一間間被隔起來的房間,整體布局與當初胡姬在上江掌管的七殺組第七分部,很類似,可以說是大同小異。

這樣的布局,隱隱之中已經說明了這蘭心會的本質絕不簡單。不過可惜此時在蘭心會大堂中聚會的那些女人,卻是怎麼也想不到,她們的身後其實另有洞天。

此時,在一樓的大廳中,熙熙攘攘聚集了二十多個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最小的一個還不到二十歲,而最老的一個,赫然已經有了五十多歲的年紀!這樣的一群人聚集在一起,讓整個場面變的很怪異。

大廳里的氣氛很壓抑,壓抑的可以說是沉重,二十多個人分部在大廳的各個地方,有的三兩人聚集在一起在說話,有的則是乾脆閉上眼睛,神色冰冷,一言不發,活像是一尊雕塑,只是那一股子冰冷的殺意,卻是讓人震撼異常,顯示出了他們並非是普通人。

在二樓,最中間的一個房間之內,裡面只有四個人,兩個女人,兩個男人。如果陳天在這裡看到這四個人,說不定會震驚的猜出某個可能。因為在那兩個女人中,其中一個人就是胡姬!

胡姬,七殺組排行老七的情殺,而能夠與她這位核心人員聚在一起的,身份自然也不一般!

「大姐,現在怎麼辦?」胡姬開口,沖著另一個女人說。

「大姐!」僅僅是這一個詞,就已經徹底暴露了另一個女人的身份,七殺組的大姐頭,七殺中排名第一的影殺。

影殺長的不算丑,甚至可以說美,雖不是傾國傾城的姿色,卻也可以說的上是嫵媚動人,更讓人難以置信的是,從表面上她與胡姬差不多大小,皮膚保養的很好,至於她的實際年齡,這一點沒有人知道,甚至連她原先叫什麼名字,也沒有人知道,只有一個代號:影殺!

而至於另外的兩個男人,其中一個在四十歲左右,身材瘦小,目光陰冷銳利,他是七殺組核心七殺中排行老三的暗殺,以神不知鬼不覺的殺術而出名。

傳聞中,所有被暗殺殺死的目標,在被殺之前不可能有所察覺,甚至連死的時候都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不管是白天還是黑夜,都是如此,可以說是猶如幽靈鬼魅,神出鬼沒讓人防不勝防!

最後一個男人,是七殺組排行老六的夜殺,與老三暗殺正好相反的是,他身材很高,有一米八左右,但卻非常的苗條,整個人站在那裡像是一根竹竿似得。至於他稱號的由來,是因為他出任務只喜歡選在夜晚,等到深夜人靜之後才會動手,是以名為「夜殺」!

如今四人齊聚,可以說是七殺組組后的武裝力量,老四刀殺目前已經棄暗投明轉到了天龍集團旗下,老五槍殺在西江暗殺金燕的時候,被槍王一槍放倒。

直到如今,七殺中已經露面了六個,唯一一個沒有浮出水面的就剩下老二,拳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