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轟……轟……」

火球,冰錐像雨點般降落下來,一時間,龍島的大地上變成了一片火海,緊接著,又被極度寒冰的冰尖柱凍成了冰雕,所有魔獸都這冰與火的煉獄中煎熬。

「這……這婊︵子,連龍島都不要了……」

拉那烈渾身顫抖,從那一片狼籍的龍島大地中,似乎感應到芙麗嘉那滔天的殺意,令他不寒而慄。

「逃吧!」

拉那烈心念急轉,他一下子化為人形,飛快地逃遁。

「想走?沒那麼容易……」

芙麗嘉眼裡閃過一線狠厲,正準備追殺拉那烈的時候,卻被拉菲爾德阻止。

「你想做什麼?」

「我想殺了那個叛徒……」

想起拉那烈背叛了整個龍族,芙麗嘉氣打不到一處出來。

「來不

拉菲爾德深吸了一口氣,眼裡流露出一絲落莫的神色,「及了……逃命要緊,現在不是追究這個的時候……」

這時候,遠方傳來一陣陣魔獸的吼聲,無數的靈識從那邊照射過來,從數量上看,恐怕不止數百頭。

「算了,先放他一馬!」

芙麗嘉看著拉那烈漸漸遠去的背影,狠得牙痒痒地,不過她也知道,現在還不是跟拉那烈算帳的時候。


「你們以為還能走得了嗎?」

正在這時,天空中傳來一個雷鳴般的聲音,緊接著,一個身形壯碩的彪形大漢憑空chuxian,他赤裸著上身,露出一身結實的肌肉,從雙鬢中垂下來的長發,顯得異常威武,一雙雷電般的眼睛傲視全場。

紅綢軍團所有神域魔獸驚呆了,緊接著爆發出雷嗚般的喝彩聲。

「是阿普……阿普大人來了……」

來人不是別人,正是這些神域魔獸的首領,擁有神域中階實力的強者,亡靈神魔導師克萊恩身邊的鐵甲魔猿阿普。

婚妻已定 ,由於時間緊急,不得已,他只好親自趕來了。

阿普微微一揮手,那震天的魔獸吼聲慢慢平靜下來,他微微頓了頓,眼睛從芙麗嘉、拉菲爾德和碧絲麗三人的臉上一一掃過,冷冷地笑了笑。

「不要再掙扎了,投降吧!整個諾亞大陸已經落在我們紅綢軍團手上,你們……已經沒有任何選擇!當然……除了死!」

阿普淡淡說道。

「不可能!」

芙麗嘉一聽,斷然拒絕,斬釘截鐵地說道,「我們是高貴的龍族……絕不可能投降這些侵略者!」

龍族一向高傲,就算死,也不會向敵人低下頭顱。

拉菲爾德盯著阿普,出乎意料的沉默下來,而他懷中的碧絲麗早已昏迷過去了,只有芙麗嘉大義凜然地與阿普對視。

「是嗎?」

阿普咧嘴一笑,「那也不用說再多廢話了,動手吧!讓我kankan你們到底有幾斤幾兩!」

說話間,阿普怒吼一聲,緊接著,他的身軀猛地開始變大,身上長出了無數黑色的毛髮,猙獰的臉孔上,一張巨大丑陋的嘴巴,露出了森森的犬牙,他的胸膛、腹部、胯下,長出了像鱗片一片的鐵甲,覆蓋全身要害部位。

鐵甲魔猿,主位面最兇殘的魔獸之一,生性兇猛好鬥,身上覆蓋的鱗甲像鎧甲一樣,防禦力強大,十分難纏。

看到鐵甲魔猿現出本體,芙麗嘉臉色大變,這時候,阿普低吼一聲,對著三人瘋狂地飛撲過來。

「芙麗嘉,小心!」

拉菲爾德驚呼一聲,同時化出黑暗巨龍本身,只見他猛一張口,吐出一股黑暗龍息。

由於拉菲爾德連番擊戰,實力已經太不如前,呼嘯而出的黑暗龍息帶著一絲絲不穩定的力量。

「沒用的老東西,去死吧!」

阿普化身的鐵甲魔猿低喝一聲,掄起拳頭「呼——」地一聲猛轟過去,只聽「砰——」地一聲,毫無花巧的力量在一瞬間擊潰了黑暗龍息,緊接著,阿普那碩大的拳頭結結實實地轟在拉菲爾德的臉上。

「嗷——」


拉菲爾德發出一聲慘叫,一股鮮血順著長滿了尖刀的巨口噴出,鐵甲魔猿一拳,便擊碎了他的臉頰骨,巨大的力量牽動身體,拉菲爾德只感覺渾身骨頭都要散架了一般。

只一招,拉菲爾德便落敗,鐵甲魔猿的實力,居然恐怖如斯!

「族長大人!」

芙麗嘉一看,目眥欲裂,這時候,她的眼睛變得一片血紅。

「我……我跟你拼了!」

「天雷之怒!」

天空不知什麼時候變得灰濛濛一片,強大的閃電流竄四方,化為萬千雷霆,天空中,一頭身形嬌小的龍族仿似仙女的化身,裹挾著萬均雷霆,對著阿普狂轟而來。

「這……這太可怕了……」

雷霆的威勢震動天地,把紅綢軍團中實力低微的神域魔獸嚇得瑟瑟發抖,就連拉那烈也第一次見識到如此驚天動地的雷霆,不禁為鐵甲魔猿阿普捏一把汗。

雷霆之中,身披鐵甲的巨猿無數周邊閃電,負手而立,他的眼裡,熊熊燃燒著永不熄滅的戰意,這一刻,他冷笑起來。

「呵呵,這一招還算有些看頭,在諾亞大陸,你算是我遇上的最強對手!但……很可惜……」

說話間,阿普的眼裡閃過一絲厲色,「你終究要敗在我手上!」

「石破驚天拳!」

阿普大吼一聲,渾身黑毛一根根豎起,碩大的拳頭帶著勁風,對著漫天雷霆,猛地一拳轟出。

「轟……」

一聲巨響,整個天空像是被掀翻了似的,強大的力量連大地都震蕩起來,阿普的拳頭擊破虛空,連雷霆,也在這股恐怖的力量之下化為齋粉……

「轟隆隆……」

雷光閃過,天空中chuxian芙麗嘉那曼妙的身影,她已經無法維持仙女龍本身,化為人類形態,在空中劃過一片殷紅的血跡。

芙麗嘉敗了,同是神域中階的她敗給了同級的對手,此刻的她身受重傷,再也沒有一戰之力。

「阿普大人萬歲……」

「阿普大人好樣的……」

紅綢軍團的嘍啰們高聲歡呼起來,龍族的三大強者都被打敗,這意味著龍族的戰爭徹底結束。

紅綢軍團征服了龍族!

「來人,把他們統統抓起來!」

阿普化出人形,朝三人看了一眼,淡淡地說道。 當龍島的戰役結束后,整個大陸所有聚集到了幽暗城,這座曾經創造了無數奇迹的城市。。。

此刻的幽暗城內,布滿了密密麻麻的亡靈大軍,無數修鍊靈魂力量的強者,響應天災教會的號召,從四面八方湧來,加入了反抗大軍,在亡靈神魔導師霍梅林的帶領下,抗擊紅綢軍團。

一場堪比史詩一般的戰役,就此拉開了序幕。

「退後……退後……」

「殺……」

「那些神域魔獸來了,快躲起來……」

幽暗城內,活躍著數百萬亡靈,這些靈魂力量的修鍊者們像幽靈一般,躲藏在幽暗城城下面無數四通八達的地下通道中,依託著幽暗城中有利的地形,對入侵的紅綢軍團進行節節反擊。

數百頭強大的神域魔獸降臨這小小的幽暗城,而幽暗城內,只有霍梅林和凱伊兩位神域強者,實力對比差距巨大,甚至大到令人心生絕望的程度,在第一天的時候,天災教會的首領們就探討過幽暗城能守多久的問題。

不過,當天災教會真正與紅綢軍團的神域魔**手的時候,才知道,其實神域魔獸並沒有想像中那麼強大,他們一樣會受傷,一樣會痛,一樣會——死!

很快地,身經百戰的亡靈們很快找到了這些神域魔獸的弱點,從而摸索出了一套對付這些神域魔獸的辦法。

弱點,沒有錯,強大的神域魔獸也有他的弱點,這些神域魔獸們每一個都是桀驁不馴的主,誰也不服誰,進攻的時候一窩蜂,各自為戰,也沒有什麼戰略戰術,只懂得胡沖亂撞。

針對這個弱點,亡靈們想出了依託有利地形,分割包圍,圍而殲之的辦法,像圍獵野獸一樣,甚至在幽暗城內跟他們打起了游擊。

當這些神域魔獸衝殺過來的時候,亡靈們飛快地躲進幽暗城的地下通道中,當他們離開的時候,亡靈們又像幽靈般冒出來,突然發動襲擊。

這些殺入城中的神域魔獸們這才悲哀地發現,這幽暗城簡直是一個守衛森嚴的巨大陷井,亡靈數量極多,召喚出來的亡靈生物更多,往往是這邊剛殺完那邊又冒頭出來,亡靈生物更是殺不勝殺,有些亡靈生物甚至能夠深藏地下,出奇不意地發起攻擊。

而且幽暗城中也不是任由這些神域魔獸們來去自如的,幽暗城中的亡靈們可是修建了不少防禦塔,這些防禦塔主要有兩種,一種是幽魂之塔,以靈魂攻擊為主,這些身體巨大無比的神域生物固然防禦力強大,但是靈魂攻擊是無視防禦力的,雖然不能殺死強大的神域魔獸,但也令這些他們們十分忌憚,另一種防禦塔是冰凍之塔,具有冰凍以及降低速度的效果,再配合密密麻麻悍不畏死的亡靈生物,以及亡靈們層出不窮的攻擊手段,令每一頭殺入了幽暗城的神域魔獸心驚膽戰。

另外一點,幽暗城中並不是沒有神域強者的,擁有豐富戰鬥經驗的亡靈神魔導師霍梅林,以及最兇悍的神域魔獸之一的比蒙巨獸凱伊的配合下,足足與紅綢軍團的神域魔獸們戰鬥了兩天兩夜,以無畏的信心,決死的意志,死死地拖住了紅綢軍團的腳步……


……

天空中,數十頭冰霜巨龍在怒吼,那是亡靈神魔導師霍梅林所召喚的亡靈生物每一頭冰霜巨龍,都擁有神域的力量,這些冰霜巨龍的出現有著穩定人心的作用,當天災教會的亡靈們看到天空中不斷盤旋飛舞的冰霜巨龍的時候,由衷地增添了幾分信心。

地上,數十層方尖塔高的比蒙巨獸凱伊站在幽暗城牆的最前沿,此刻的他渾身浴血,雙目間一片赤紅,他的腳下,已經倒下了數十頭神域魔獸的屍體。

此刻的凱伊,正與三四頭神域魔獸廝殺著,巨大的身軀踩踏在大地上,每一步都引起地面劇烈的震動,巨大魔獸戰鬥中產生的煙塵,遮天蔽日,怒吼聲傳遍了整個幽暗城。

「吼——」

這時候,殺紅了眼的凱伊發出一聲怒吼,巨大的拳頭帶起勁風,狠狠地一拳砸到一頭比他的身軀還要巨大很多的冰川戰象頭上,強大的衝擊力把冰川戰象的兩隻長長的象牙震得粉碎,這頭神域實力的戰象發出一聲慘叫,緊接著「轟隆——」一聲倒下,另外一頭神域魔獸獅身人面獸愣住了,在未反應過來的時候被凱伊一個下勾拳揍得飛起來,重重地摔倒在城牆上,凱伊再回身一腳,把腳下的雷霆斑豹一腳踩死……

轉瞬間,三頭神域魔獸非死即傷,比蒙的絕世凶威震懾了眾人。

「萬歲——」

「凱伊大人威武——」

「打敗他們……」

人群中爆發出無數呼喝聲,幽暗城的人們毫不吝嗇地把讚美加在這位年輕的絕世強者身上。

「呼哧……呼哧……」


比蒙巨獸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他雙目一片赤紅,目光死死地盯著剩下那一頭深淵魔狼身上,那頭深淵魔狼戰慄著,渾身發著抖,在面對這頭兇狠狂暴的比蒙巨獸的時候,他感覺自己似乎已經失去了與之一戰的勇氣。

終於,深淵魔狼忍受不住對方身上傳來越來越強地心理壓力,哀嚎一聲,夾著尾巴逃了……

「操!膽小鬼!」

凱伊狠狠地罵了一句,他沖著深淵魔狼的背影豎起了中指,這時候,凱伊感覺腦中突然傳來一陣昏眩,卻是自己的體力透支幾乎到了極限,身上也傷痕纍纍,要不是比蒙的身體強壯,換了別的魔獸怕是早倒下去了。

很快,天災教會的亡靈們發現了凱伊的異常,這時候,有幾個勇敢的亡靈大魔導師騎著石像鬼飛上天空,來到凱伊頭上,手裡拿著生命藥劑、體力藥劑什麼的一古腦地往下丟。

凱伊張大了嘴角接著,吧唧幾下就吞下肚去。

「這傢伙……太強了……」

「怎麼可能?我們一起上也打不過他……」

「他是比蒙巨獸……史上最強大戰鬥魔獸,堪稱陸戰無敵,我們怎麼可能打得過他?」

紅綢軍團的神域魔獸們通過靈識低聲交談起來,恐懼的氣氛在戰場上蔓延……

「哈哈……痛快……痛快……」

這時候,凱伊發出一聲長嘯,此刻的凱伊跟當初的他已經完全不同了,經歷了多場戰鬥后,凱伊成長得極快,雖然還不至於到神域中階的地步,但普通的神域魔獸已經不是他的對手。

在吃過了數十支生命藥劑以及體力藥劑后,凱伊傷勢就已經完全康復了,他的目光散發出強烈的神采,這時候,他目光微微一掃擋在他身前的數十頭神域魔獸,嘴角泛起一絲冷笑,「來吧,你們這些雜種們,讓你們見識一下老子的厲害!」

受比蒙的凶威所懾, 總裁的書呆老婆 ,目光帶著驚懼,他們是親眼看到這頭比蒙巨獸與數十頭神域魔獸廝殺並沒有落於下風,相反倒越戰越勇,一些魔獸開始害怕了,退卻了,畢竟他們都是有智慧的生物,誰也不會眼巴巴地衝上去送死!

這頭比蒙太強大了!

「既然你們不過來,那麼……我就過去了!」

比蒙巨獸凱伊揚了揚手中的拳頭,他的眼裡燃燒著熊熊的戰意,邁開步伐,大踏步地向前走去,每一下沉重的腳步聲引起大地的戰慄…… 在霍梅林,凱伊兩個神域強者以及天災教會所有亡靈的努力下,幽暗城的戰事慢慢穩定下來,甚至開始了逐步反攻,這一點,是紅綢軍團的首領們是想破頭也沒有想到的。

在幽暗城中央區域的亡者大廳里,天災教會大軍總司令官薇薇安看著眼前的這個女人,心裡不禁泛起一絲佩服,這位端正地坐在椅子上悠閑地喝著茶,舉手投足都充滿了貴族氣息的女子,正是新埃比亞王國的女王朱莉安娜。

紅綢軍團入侵,沒有多少強者的新埃比亞王國很快滅亡,朱莉安娜自知無法抵抗,匆匆把王位傳給自己的妹妹凱瑟琳后,直接下了不抵抗的命令,把整個新埃比亞王國交給了紅綢軍團,自己則利用地道逃離了王宮,來到了幽暗城。

如果有人認為朱莉安娜臨陣脫逃的話,那就大錯特錯了,幽暗城現在的戰略戰術,正是出自於她的手。

朱莉安娜認為新埃比亞王國是不可能抵擋紅綢軍團的進攻的,但有一個地方可以,那就是天災教會的幽暗城,朱莉安娜相信,以天災教會的神域強者加上幽暗城的防禦再加上自己的統籌能力,組織起像樣的抵抗還是可能的。

但——也僅僅是可能而已,朱莉安娜清楚,以天災教會的實力去抵抗紅綢軍團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能做到這一點已經是奇迹。

但是,包括薇薇安在內的所有人,心中多多少少都帶著一絲希望,或者,羅恩回來了呢?

亡者大廳中,薇薇安和朱莉安娜兩人都沉默著,只有遠處戰鬥傳來的巨大聲音,震得屋頂天花板上的灰「噗噗——」地往下掉。

「我們這樣還能抵抗多久?」

終於,薇薇安打破了沉默,開口門道。

一直鎮靜著的朱莉安娜的手猛地顫抖了一下,杯中的茶水灑了出來,她揚起臉,勉強露出一絲貴族式優雅的笑容,不過她的回答卻是令薇薇安失望。

「我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