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沉悶的聲音響起,驚人的玄力波動如勁風一般席捲開來,天空之中那一雙玄力巨手,直接被封越用一雙肉掌轟飛,旋即那一雙玄力巨手在飛出數十丈外后,手上開始泛起一道道裂隙,最後在眾人的注目之中,生生的崩散開來。

看到這一式無相劫手崩潰下來,沐陽的面色也是微微一滯,這一式碎碑手是無相劫功中,最基本的一式,也是自己以現在的實力僅能施展出的一式,便是中品玄兵也不是這一式的對手,未料到在封越的一雙肉掌之下,居然連一個回合也走不下去,便崩潰開來。

渡過一重靈玄劫的人物,那實力遠遠的超過尋常的靈玄境,果然是不同凡響,沐陽心中又是不由的一聲輕嘆,玄元境後期與這等強者之間的距離,果然是有著不可逾越的鴻溝!

「小傢伙,不知道你施展的是什麼玄技,倒也是算的上巧妙!」

一掌轟飛沐陽施展出來的無相碎碑手,那封越的身形再次暴掠而出,有若鬼魅一般的出現在沐陽的面前,雙臂間玄芒閃動,雄渾的玄力在手掌間隱隱有化成兩個玄青色獅頭的趨勢,喝道:「小子,讓你嘗嘗我這怒獅天罡拳的厲害!」

「吼……」

隨著玄力扭動,在那封越的雙拳之上,兩隻栩栩如生的獅頭浮現出來,一陣獅吼的聲音響起,那聲音刺耳之至,帶著些許的音波攻擊,

沐陽也是雙眼微眯,雙拳之間雄渾的玄力湧出,須臾間化成兩個巨大的虎頭,隨著雙拳的揮舞,在虎嘯聲中與那封越的雙拳轟然撞擊在了一起。

轟……

雄獅對猛虎!

所有人的目光皆是一滯,絲毫沒有想到沐陽會選擇以硬碰硬。

劇烈的撞擊聲中,一雙虎頭與獅頭轟擊在一起,旋即消散成一道道玄力渦漩,裹攜著雄渾的玄力颶風,四下席捲了開來。天空之中,兩道身影如閃電般的交錯在一起,爆出出一道道驚人的勁風漣漪波動。

就在數招之下,沐陽的身形驟然間向後掠去,顯然經受不住封越那狂暴的玄力,倒飛了出去,直到掠出數十丈之外,沐陽才穩住身形,不由的握了握雙拳,顯然是由於玄力之間的差別,而吃了不小的虧。

「小傢伙,終於看清你我之間不可逾越的差距了罷!」封越立於原地,冷笑著說道,然而心底卻是震驚之至,沒想到眼前的這個小傢伙,依靠玄元境後期的實力,居然能與自己拼到現在,若是換成尋常的玄元境后其,早便落的殞命當場的下場。

不止是封越,便是一眾圍觀之人也是面露震驚之色,開始思慮若是換成自己,是否也能在封越的手中走上這麼久的時間。

「好了,到這裡就算結束了,小子你拿命來罷!」

面對沐陽,封越的面色也是不好看起來,畢竟自己一個渡過一重靈玄劫的人物,讓一個小輩在自己的手中走下這麼長的時間,那顏面真的還不大好說。

說話間,封越一步跨出,體內的玄力在此刻毫無保留的釋放了出來,立時間狂風呼嘯面起,連同天空也黯淡了下來,天地玄力在這一刻也是震顫了起來。

不僅僅是沐陽,便是一眾圍觀之人也是面色一變,渡這一重靈玄劫的人物果然名不虛傳,居然體內的玄力可以勾動天地玄力發生變幻。

「讓你開開眼界,見識一下術級中品玄技,這樣也小子也算死的值了!」體內的玄力鋪天蓋地的暴湧出來,勾動著天空中的玄力,立時間天空中烏雲密布,天地玄力涌動起來,最後再一起涌了過去,只聽封越一聲厲喝:「怒獅百吼殺!」

隨著封越這一聲帶著殺意的厲喝,天空之中的玄力涌動在一起,開始扭動了起來,那狂暴的玄力波動,令人心底生出難以止住的顫慄,甚至脊骨內生出冰冷的寒意。

看到天空中的異變,原本臉龐上帶著笑意,看沐陽將要遭受沒頂之災的封銳,突然間面容上罩上一層寒霜。這怒獅百吼殺別人不清楚,做為未來封域主人的封銳心中自是最為清楚,這卷術級中品玄技是自己祖父封域域主,逞威混亂之域的成名絕學,只是自己的祖父渡過兩重靈玄劫后,這十數年來極少在混亂之域露面,所以外人知之甚少,卻不知將這卷術級中品玄技傳與了自己的五叔。

想到此處,封銳的面容上顯現出一抹帶著恨然的寒色,眼神也是越發的凝重了起來。 「果然是極為難纏!」

說話間,沐陽的雙手間結打出一道道手印,旋即體內的氣息開始節節攀升了起來,此刻的沐陽處於生死存亡之際不,不敢藏拙,許久未曾施展過的玄魔變,再次施展了出來。

下一刻那柄半截殘刃,出現在沐陽的手中,隨著體內玄力的灌注,一道盤踞的巨大龍形虛影出現在沐陽的身體周圍,漸漸的凝實了起來,那巨大的龍形虛影,雙瞳直視天空,散發出睥睨的氣勢。

天空中烏去涌動而起遮天蔽日,可怕的玄力波動與呼嘯聲,如若此起彼伏的雄獅怒吼一般。無數人的面容上儘是震撼之色,看著這勾動而起的天地異像與聲勢,術級中品玄技不枉其名。

所有的強者都是面色凝重的望著天空中翻騰的烏雲,明顯可以感覺到天空中,那飛快凝聚起來的玄力渦漩,其中蘊含著可怕的玄力。

漸漸的,天空中那玄力渦漩將周圍的烏雲也牽扯了進去,使的原本昏暗的天空開始逐漸晴朗起來,在吸入不少天地玄力之後,那個巨大的玄力渦漩,開始扭曲變幻了起來,偶爾有一絲獅吼聲從其中傳來。

此時的沐陽雖然立於面面之上,然而其身旁的玄力也是劇烈的翻騰著,從四面八方一縷縷雄渾的玄力,雖沒有天空中那道渦漩那般聲勢宏大,卻也像溪水一般彙集而來。沐陽手中的半截錢劍之上,隨著這些玄力的彙集,開始飛快的吸收著這些玄力。

感覺到天空中那力玄力渦漩的可怕,沐陽也不敢藏拙,體內的玄力也是盡皆投入到這手中的斷劍之中,隨著玄力的注入,沐陽的面色也是越發的凝重起來。


天際之上,那團玄力渦漩不再扭動,旋即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之下,迅速的幻化成一隻足有百丈大小的金色雄獅,張開巨大的嘴巴,一道聲震四野的暴吼吼出,仿若真物一般的巨大雄獅,有若神物一般,顯的異常威風凜凜。

隨著那一聲暴吼的吼出,盤踞在沐陽身體周圍,由天氣玄力化成的巨大龍菜劍芒,也是凝實了起來,似乎這一聲獅吼刺激到了劍芒化成的巨龍,那劍芒巨龍緩緩的抬起龍頭,雙瞳直視天空中的那頭百丈雄獅,那般威勢讓人不可心存輕視。

「哼!不自量力的小子,我要將你碾成肉泥!」

隨著封越的一聲冷笑,漫天的風暴涌動,天空中的那頭百丈雄獅陡然間發出一聲獅吼,隨著獅吼聲,這頭百丈雄獅的氣勢攀升到了一個極點,在那等氣勢之下,便是連尋常的靈玄境強者也是心驚肉跳。隨著獅吼聲的落下,立時間天地震動,巨大的身軀帶著凶威,瞬間降臨而來,在這一刻,彷彿天地都被這凶獸撕裂了一般。

「御龍變!」

感覺到天空中巨獅的氣勢,巨大的龍形劍芒昂然抬頭,凌厲的氣息也是轟然爆發出來。沐陽望著那轟然撲落下來的巨獅,能感受到那可怕的威壓,臉龐上的神色越發的凝重起來,隨著一聲輕喝,手中的斷劍向天撩去。

「吼……」

隨著長劍的挑出,盤踞在沐陽身體周圍的劍芒,散發出狂暴的威太,在龍吟聲中衝天而起。這一刻,這頭龍形劍芒仿若與真龍一般無二。

轟隆隆……

龍形劍芒衝天而起,刺破了蒼穹,那狂暴的玄力生生碾碎了虛空,散發出無數道如驚雷般的間爆聲,浩大的聲勢響徹天際。

天空中那百丈大小的雄獅,也是攪動著瘋狂的玄力,在咆哮聲中,帶著雄渾無匹的玄力波動,毫不相讓的與那龍形劍芒,碰撞在了一起。

轟!轟!轟隆隆……

兩道巨大的身影,撞擊在一起的同時,天地間立時顫抖了起來,劇烈而又刺耳的轟鳴聲回蕩在天地間,旋即兩道色彩各異的玄芒,四下飛賤起來,天地間被這兩種玄芒帶來的恐怖色采所瀰漫。

空氣中涌動著凌亂而又狂暴的玄力亂流,草低、樹倒、沙石漫天飛舞,無數強者在迅速退後的同時,一身護體玄力也是釋放而出,生怕被那玄力波動所禍及,畢竟這兩位都不是尋常人物。

在無數道的目光注視下,湛藍色的龍形劍芒與金黃色的雄獅糾纏在一處,有若兩隻真正的巨大遠古凶獸撲斗在一起,掀動起天空中的空氣化成令視線扭曲的波動,與那如雷霆一般的轟鳴。

「不會罷!」

「怎麼可能!」

「這小子,真的將封五爺施展的中品玄技抵擋了下來?」

「這小子的玄技最多不過是術級下品,怎麼能與封五爺的中品玄技相抗衡?」

……

看著天空中糾纏在一起,有若真物一般的凶獸,一些人開始議論紛紛起來。

在極遠的一個角落裡,被帽子擋去臉龐的魂千酬冷冷的看著沐陽,臉龐上露出一抹帶著快意的微笑,又將目光落在自己缺了兩根手指的左手之上,恨意湧上臉龐:「姓沐的便是你死在封越的手上,魂某也不會放過你的魂魄,抽將出來化成魂紋厲鬼,生生世世受魂某的驅使!」

話音落下,極為壓抑而又低沉的冷笑聲,緩緩的從口中笑了出來。

「不對!」有人驚聲叫道,最後目光落在沐陽手中的那柄半截殘刃之上,雙眼眯了眯:「這小子手中的半柄殘刃有古怪!」

聲音落下,不少人的目光落在沐陽手中的那柄殘劍之上,皆是雙眼微眯,眼底閃爍著貪婪之色。

轟隆隆……

天空中如同驚雷一般的糾纏聲,帶著狂暴的玄力波動繼續擴散下來。終於在某一刻,巨大的金色獅影與湛藍色的龍形劍芒,在糾纏了無數個回合之後,其中所蘊含的玄力耗盡之後,化成兩色相間的玄芒,同時間擴散開來。

封越的面色變的極其難看起來,未料到沐陽的這一式玄技居然如此厲害,幾乎能與自己的絕技不相上下,將目光落在沐陽的身上,片刻之後面容上露出一抹笑意,明顯可以感覺出沐陽體內的異狀,說道:「小子,你拼盡體內的玄力最多不過多支持了片刻,眼下你體內所剩玄力無幾,若是現在你肯認我為主,我會留下你的性命!」

玄元境後期的實力,幾個回合內,與自己拼個不相上下,封越的心中也是極其的吃味,若是傳揚出去勢必有損自己的名聲,這般說話也是為自己找個面子。

「哼!」沐陽重重的一聲冷哼,顯然對封越的話不以為然,不過心中也是暗暗叫苦,這一式御龍變,幾乎耗盡體內六成的玄力,若是這封越再來施展出一式方才那般的玄技,自己的處境可就變的危險了。

「五叔,殺了這小子,這小子的玄技還有他手裡的那柄斷劍,都是不可多得之物!」看到沐陽此時的狀態,那封銳雙眼微眯,大聲說道。

「冥頑不靈!」聽到沐陽的冷哼,封越心底的殺意漸重:「那麼,你便等死罷!」

說話間,封越調動體內的玄力,隨著冷笑聲的傳出,一道道手印自雙手間的結出,最後凌空推開雙掌,須臾間,磅礴的玄力自封越的體內毫無保留的暴涌面出,旋即,天空之中的玄力再次化成一個渦漩開始汲取四面八方的湧來的玄力,最後又是一頭巨大的金色雄獅湧現了出來。

前後之間,僅僅是數個呼吸間,這一次封越在施展同一式玄技的時間上,明顯縮短了不小。


「怒獅百吼殺!」

璀璨的金色巨獅,腳踏於虛空之中,帶著極為凌厲的氣勢與威壓,再度向地面上的沐陽撲了了下來。

沐陽的面色變的極為難看起來,便是一旁的冷影卿秋也開始攝取符陣,想方設法要替是擋下這兒狂暴的一擊。

就在這一刻,一道道玄芒極其凌亂的呈三三兩兩之勢,自遠處涌動過來,那玄芒的速度雖然極為緩慢,卻是散發著令人不可小覷的玄力波動,撕扯著空氣中的天地玄力,在那一道道玄芒的邊緩,甚至空氣都扭曲了起來。

感覺到一連串的玄氣波動,所有人的視線都向遠處投了過去,可以看到這些三三兩兩的玄芒,正像小溪一般自遠處魚游而來,在這些玄芒的邊緣牽扯著天地玄力波動,令玄芒飛散而來的方向一片模糊,令人無法看清遠處的影像。

看到這一串串的玄芒,封越也是面色一變,開始猶豫不決起來,雖然不清楚來人的實力,但從那一道道玄芒中,顯然可以感覺到來人的實力不俗。

一道道玄芒在數百丈遠停了下來,緩緩的聚集在一起,未過數息間那涌動的玄芒帶動著雄渾的玄力波動,讓空氣扭動起來,將遠處的視線遠全的阻擋下來。

依靠強大的神魂念力,沐陽感覺到那玄芒的與眾不同,隱隱間可以察覺出一抹熟悉的玄力波動與氣息,卻又一時半刻想不出來,是何時曾接觸過。

一片片玄芒拼接在一起,驚人的玄力波動開始散發出來,這種玄力波動僅僅持續了數息音,這片彙集在一起的玄芒,釋放出更為耀眼的光芒,旋即一股凶威與狂暴的玄力波動開始四下散漫開來。

感覺到這股狂暴的玄力波動與凶威,沐陽的心神一動,旋即那感覺越發的熟悉起來。

「吼……」

就在耀眼的玄芒散去之時,一聲暴吼自遠處吼出,就在下一刻,天地間瞬間黯淡了下來,幾乎就是在瞬間,在那無數道驚駭的目光中,一頭長約百丈,龐大的血紅色巨蟒出現在所有人的視線中。

看著這一幕,封越的央色又是一凝,隱隱間感覺到一抹駭然,這頭百丈大小的血色巨蟒所蘊含的氣息,遠遠要比自己使用玄技化成的金黃色雄獅強大。

隨著吼叫聲落下,血紅色的巨蟒衝天而起,帶著狂暴的玄力波動向那頭金色的雄獅撕咬了去。那頭金色的巨獅再看到天空中血色的巨蟒,竟然畏畏縮縮起來,失去了抵抗的勇氣一般。

下一刻,巨大的血色巨蟒陡然間撲在了巨獅的身上,碾壓了下來。幾乎在瞬間,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之下,那金色的巨獅,轟然間爆裂開來,化成了點點的玄芒,隨著狂暴的玄力氣流,四下飄散而去。

望著這一幕,所有人的表情凝固了起來,眼瞳之中儘是駭然之色,這究竟是一種什麼力量,居然會無可阻擋,中品術級玄技在其的壓力之下傾刻間崩潰開來。

「不可能!」

望著崩潰下來的金色玄力巨獅,那封越的臉龐上除了震驚,還是不可置信,目光向遠處望去,氣極敗壞起來,喝道:「什麼人,可否現身一見!」

聽到這聲喝罵,不少人的心底不禁笑了起來,心中紛紛罵這封越是草包一枚,人家一式之下便將你的絕技破了去,居然還敢大聲斥喝,顯然是嫌命長了,心中如是想,然而臉龐上的卻神色如常。

「呵呵……」冷笑聲自遠處傳了過來,眾人將目光投了過去,只見一道身影自遠處踏空而來,但卻看不清容貎,旋即又聽那人道:「封老鬼家的這幾個子弟,越發的草包與不成器起來,若不是看在故人的面子上,老夫只要動一動手指,你這小傢伙的命就不再是自己的了!」

「見過前輩!」聞言,那封越心底一驚,卻也不傻,忙施了一個晚輩大禮。


聽聲音,此人明顯是一位老者,沐陽也是雙眼微眯,實在想不清這老者與自己有什麼瓜葛,會出手相救於自己。

「一別兩年,小友可還認的老夫否?」

沒有理會那封越,只見那位老者踏空而行,向著沐陽所在的地方走了過來,旋即微微一笑。

由遠及近,當看清了來人的面容,再看到天空中巨大的紅蟒魂紋光幕,沐陽露出笑意,忙拱手道:「見過夏老前輩!」

諸多強者的目光落在這位老者的身上,皆是雙眼微眯,彼此間對視了一眼同時搖了搖頭,顯然沒有人認出眼前這位老者,但從那強大的氣息中,卻是感覺到此人的可怕。 巨大的血色巨蟒盤踞半空中,不時吐著長長的舌信,散發著迫人的威壓,一股遠古洪荒的氣息,瀰漫在天空中。

靈階魂紋師!

由靈階魂紋化成的血色巨蟒,其散發出的氣息,遠遠比眼前渡過一重靈玄劫的封越,還要強大許多,讓眾多強者雙眼微眯,旋即將目光落在這位老者的身上,許久之後,這些人依舊無法猜測出這位老者的身份。

更驚訝的是,怪不得沐陽面對封或有恃無恐,不知何時與這等強者攀上了交情,令人些人極為的眼熱起來,更有不少人心中生出了要與沐陽交好的念頭。

方才見沐陽的那等實力,冷影卿秋眼中也是異彩連連,此時更是驚訝萬分,自己的這位便家師弟,越發的讓自己看不透了。

「恭喜前輩實力盡復!」沐陽施過禮后,起身又道。

「老夫也是托小友的福,若沒有小友仗義出手,老夫現在還是先前的那般落魄模樣!」微笑著捋了捋花白的鬍鬚,夏慵點了點頭,又道:「小友不愧是人中之龍,來混亂之域不到兩年,居然從玄真境中期晉階到玄元境後期,這般修鍊速度放在整個混亂之域,雖不能說是前無古人,但那後來者,想來也是寥寥無幾!」

「噝……」

話音入耳,遠處的一眾強者皆是倒吸了一口冷氣,所有人投入沐陽的目光如同見到怪物一般,兩年不到的時間,實力狂漲了一個大境界,這般天賦絕對可以說是曠世奇才。

感覺到周圍那些怪異的目光,沐陽不由的摸了摸鼻子,這樣成為被眾人矚目的焦點,自己多少還有些不大習慣。

「前輩……」感覺到老者實力的可怕之後,那封越也是變是恭謹起來。

「封遠安那老傢伙的族中子弟,倒是越來越不成器了!」夏慵搖了的頭,面色登時一寒叱道:「還不快滾!」

聽到夏慵的喝叱,封越的面色也是一紅,長期養的倨傲令其心有不甘,咬了咬牙道:「還請前輩靠之大名,日後家父自會帶晚輩去為前輩登門致歉!」

「威脅老夫?」夏慵輕挑了下眉頭,冷冷道。

那封越忙拱手道:「晚輩不敢!」

「憑你也配知道老夫的名諱!」夏慵冷笑,旋即又是一聲冷哼:「還不快滾!」

聞言,封越咬了咬牙,在數百道目光的注視下,帶著封銳等人心有不甘的向遠處掠去。

就在封越等人剛剛離開后,沐陽正要與夏慵交談,忽然間一陣議論聲遠遠的傳了過來,引發這片廣場上一眾強者的騷動。

憑藉著神魂念力,便將這些議論聲便收入到了沐陽的耳中,原來有人傳言道,在這片浩然宗的遺迹空間,有人發現了浩然宗遺留下的寶藏,此時正有不少人正向那處遺迹全力趕去。

沐陽雙眼微眯,心中也是一驚,開始有些懷疑這座寶藏的真實性,這浩然宗內的空間極大,而且那為為擎天的前輩對於寶藏之事,未曾提及半句。而且就是有人發現寶藏也不會有人張揚出來,為何此事卻是鬧的沸沸洋洋。

同樣,激動之餘,不少人也開始議論紛紛起來,常年生活在混亂之域,這些人都已經養出了老狐狸一般的性格,又豈會有人輕意相信傳言。

雖說如此,但此次進入遺迹空間,像沐陽這般有大氣運,能得寶物之人寥寥無幾,到現在一無所獲的修者大有人在,在猶豫了半響之後,不少人三三兩兩結伴而行,向傳言中擁有寶藏的地方掠去。

久別重逢,沐陽與夏慵聊了一會,眼角的餘光掃過這些向遠處掠增的修者,夏慵微微一笑:「小友不去傳說中的那處埋有寶藏的地方,撞撞氣運?」

「前輩不一同前往?」沐陽也是一笑,但已然明顯動心。

「你還有那女娃,一同隨老夫去罷!」夏慵微笑道,旋即一招手掌。

看到夏慵招出的手掌,那頭盤踞在半空中,由靈魂化成的血色巨蟒緩緩的遊動了過來,那一雙瞳孔之中散發出乖順的眼芒,游到了三人的面前。

腳踏虛空,夏慵立於蟒背之上,目光向遠處的天際望去,隨即沐陽與冷影卿秋對視了一眼,也是上前一步立於巨大的血蟒身上。片刻之後,巨大的血色巨蟒撥高了身形,騰空而起,向遠處暴掠而去。

立於巨大的血色巨蟒上,刺耳的破空聲在呼嘯而過。不愧是渡過靈玄劫的強者,靈階魂紋化成的血色巨蟒,速度遠比尋常的魂紋凶獸要快的多,那湍急的氣流撲在沐陽的臉龐上,令沐陽的臉龐有一種被小刀凌遲的感覺,眼角的餘光掃過身後的冷影卿秋,二人幾乎是同時對視了一眼后,同時放出玄力護體,才好受了許多。

血色巨蟒翱翔於天空之上,沐陽的目光掃過腳下的大地,可以看到那些地面上,一群群在若螞蟻般的黑點正在向遠處行去,這些黑點是正全力趕往傳聞中發現寶藏地方的修者,此刻已經遠遠的被血色巨蟒拋在了身後。

不愧是靈階魂紋師,巨蟒這般飛行速度與高度,明顯不是沐陽凝聚出來的,那些玄階魂紋光幕可以相比的。便是這頭血色巨蟒的氣息與質感,與真正的凶獸不相上下,哪像玄階魂紋光幕那般,只是一道魂紋遍布的能量體,隨著其中魂紋中蘊含的玄力的衰弱而消散。沐陽心中清楚,這便是靈階魂紋與玄階魂紋的區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