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來。」中年男子的聲音如幽谷中傳出,輕飄飄宛如雲彩般。

三人遂而起身,此景倘若被其它人見到定是膛目結舌。

身著金衣華服的,正是釋羅郡權力最大的郡城主『王默』;那塔樓巨人般的男子,面無表情,是執法使『圖刀』;而唯一的一個女子,來頭同樣極為驚人,巡察使『冰雲』。

一主兩使!

三人,正是釋羅郡金字塔的頂端。

但,卻要對眼前這位『聖者』下跪,恭敬的神色並非強迫而為,而是一種尊重。

這是斗靈世界的『禮儀』。

未成聖者,見到聖者必須作單膝跪地之禮!

眼前這個中年男子,正是北冥洋對林風所言,釋羅郡幕後真正的大人物,集所有權力於一身的超級強者。他。擁有至高無上的實力,更擁有掌控一切的權力。

因為他,站在人類武者的巔峰。

聖者!



轟!轟隆!!

真正的廝殺,開始了。

人類和妖族的大戰,完全爆發。


但,局面卻呈現一邊倒的狀況。人類完全處在下風。

論戰鬥能力,養尊處優的人類武者有多少過經歷過真正的廝殺?論血脈,天犬一族的妖族高貴血脈,更是勝過這些在人類中出類拔萃的存在;論體質,妖族或許『魂』稍是遜色,但身體的強壯遠非人類所能媲美!

實力等階,更是完全超越!

雖然只有萬餘個天犬一族,但星域級足足佔據兩成之多!

兩成,什麼概念?

超出兩千個天犬一族。在實力等階上碾壓人類武者!

使得原本便是遜色的人類武者,更是雪上加霜,無力抵抗。儘管在人數上,綠野仙蹤的人類武者超出天犬兩倍以上,但那又如何?就算超出十倍,亦是被屠殺的份。

這根本不是一個檔次的較量。

「嘶!!」一個天犬一族的強者,面色猙獰的轟向一個人類。

驚人的火芒,覆蓋著濃烈的剛猛殺氣。那驚慌失措的人類瞬時被撕成碎片。

「蓬!」另一側,一個人類武者的劍刃。刺入天犬一族強者的後背,但僅僅只是刺入那麼一層表皮,便被那堅韌的肌膚擋住,濃烈的天罡之火瞬時爆發,天犬一族的強者怒吼一聲,一爪拍向腦門。

轟!死無葬身之地。

一幕一幕的慘劇。完全爆發。

摧枯拉朽的大屠殺,沒有半點反抗之力的殺戮,這些人類武者的『精英』——

很脆弱。

但,並未所有的人類武者。

「叱!」暗青色的星光綻亮,一個天犬一族的強者瞪大眼睛。發出嘶啞的吼聲,頭顱落地。在他背後,一個身著黑色斗篷的青年眼眸寒光四射,氣息冰冷,正是曾刃!

「天犬一族……」曾刃眼眸凜亮。

目光瞥向林風和釋芷心一側,微微猶豫,旋即便是化作黑光消失無影。

原本,他打算狩獵林風,但如今卻不得不離開。

再不走,恐怕連他都會被殃及池魚。

這些廢物的死活,與他何關?

「大劫。」

「真的是大劫。」

北冥洋喃喃而道,望著釋芷心。

當日,他以『易紋天算』算出釋芷心有劫難,如今正是應驗。

但,釋芷心卻毫不在乎。

雖年僅十五歲,但她卻無所畏懼。

小小的身體中,包含著一顆善良和偉大的心。

「再見了,北冥洋,林風。」釋芷心望向兩人,露出一抹莞爾微笑,「這一次我玩的很開心,很高興有你們這兩個同伴。」那張瓷娃娃般的臉龐,彷彿在一瞬間成熟了般,額頭上白羊座的星光完全綻亮。


林風眼眸霎時一灼,雙目凝聚。

釋芷心的眼中有過一分淡淡的痛楚,但在瞬間卻是金光璀璨。

原本小巧的身軀,竟好似在霎時間長大,美麗的容顏宛如天之嬌女,比起自己的妹妹,釋羅郡第一美女林羽墨毫不遜色,更多了分神聖的光芒。原本尚未發育的身體變的玲瓏剔透,胸前飽滿如破甲而出。

林風心之震動,這些都只是身體和容貌上的改變。

最驚人的是,釋芷心的力量,完全爆發。

陡增數十倍之多!

「轟!」彷彿交代完遺言般,釋芷心如一道金光般衝出。

不退反進,面對俯衝而來的天犬一族大軍,宛如一道璀璨流星瞬時間突入其中!

林風微微一怔。

同伴!

確實,他們是同伴。

「怎能輕易言敗。」林風淡然而笑。

面對困境,自己何曾退縮過,武者,怎能懼怕挑戰和死亡!

嗖!緊隨釋芷心,飛馳而出。


(今天照常三更,第一更先送上。)(未完待續。。) ()釋羅郡,白雲塔。

釋迦羅一身長袖,輕抿著茶,面se平靜。

前方,郡城主『王默』,執法使『圖刀』及巡察使『冰雲』正一一彙報著各自工作。他們三人是直接受命於釋迦羅,雖各自掌有生殺大權,但未成聖,法例仍不可破。

在釋羅郡僅僅具有先斬後奏的權力,並不代表可任意殺戮。

王默眼眸灼然,冉冉而道。「稟聖者,司徒家雖貴為個中權貴,但行事過肆無忌憚,屬下認為……」

霎那間——

釋迦羅猛的一震,手中的杯子頓時捏成碎末。

卻是將王默大嚇一跳,茫然發懵,不知自己哪裡說錯了話,慌忙間連是單膝跪地,「屬下有罪。」額頭上冷汗直流,王默俯首看也不敢看釋迦羅,背脊骨一片冰涼,卻是做賊心虛。

「蓬!」猛的站起身,釋迦羅一對虎目jing光灼烈。

額頭上,璀璨的金光綻亮,白羊座的星之印宛如天邊星辰般璨亮,但釋迦羅的面se卻極為難看,「芷心這孩子,怎會揭開白羊座的星之印,施展禁忌之術,莫非……」

「綠野仙蹤出事了!」釋迦羅大震。


越強的實力,血脈的延續,繁衍便越困難。

釋迦羅只有一子一女,對小女『釋芷心』自是疼愛有加。

就算是聖者,同樣有軟肋!

「王默!」釋迦羅頓喝。

「是,聖者。」王默面se蒼白。顫聲應道。

「立刻隨我前去『綠野仙蹤』傳送通道!」釋迦羅虎目直盯王默,以他的眼力怎會看不出王默心虛。但眼下沒時間和他計較!

「是,聖者。」王默連應道。

能坐上郡城主之位,王默確實也有能力。

從隻字片語,他很快猜到綠野仙蹤出了事,半刻不停留,霎時間取出兩道星符,拋出一道,自己捏隨一道。圖刀和冰雲亦是反應過來。連是取出星符,準備前往傳送陣處。

「圖刀,立刻召集所有星域級巔峰強者,前來支援!」釋迦羅說話聲音極快。

「是,聖者。」圖刀拱手應允,捏碎星符而去。

「通知我幾個老友。」釋迦羅望向冰雲,速速而道。

三人之中。冰雲正是釋迦羅的心腹,亦是挂名的徒弟。

「是,師傅。」冰雲不敢怠慢,也知事態定是極為嚴重。

有備無患!

雖是心中極為焦急,但釋迦羅依然冷靜的發號施令。

「啪!」捏碎星符,釋迦羅眼中閃動著凌厲寒芒。頓時間消失。

※※※

綠野仙蹤。

「白羊座奧秘:白羊化身!」釋芷心手中,一根金se法杖閃動著淡淡黃se光暈。

伴隨著口中輕語吟唱,金se法杖閃閃發亮,濃烈的星力被增幅,一個一個土系黃se皮膚的白羊隨從召喚而出。足有百個之多。伴隨著釋芷心眼眸的璨亮,霎時間宛如陽光普照。疾速四向散開!

「好善良的女孩。」林風心中輕道。

確實,釋芷心的心靈純凈到宛如一張白紙般。

雖然不知這些『隨從』召喚要付出多少代價,但顯然絕非普通。足足百個白羊隨從,每一個都擁有與自己『百毒彩蟒』相近的力量,窺一而知百,完全可以想像!

最重要的是,這些白羊隨從並非為了保護釋芷心她自己。

而是為了保護那些『無辜』的武者,阻止其它天犬一族對人類的殺戮。

此時——

天犬一族最強的武力,亦是來到。

赤雁,赤融,以及十個星域級八階親衛!

「白羊座奧秘:土崩星移!」釋芷心瞬時間再是吟唱而起,美麗的雙眸閃動著動人光芒。蒼白的小臉有著分堅定和執著,心中充滿信仰,前方出現一片土系星空,瞬時間轟向赤融及赤雁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