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吧!」

牧雲淡淡的說道,邁步踏上了傳送法陣。

日月城,雄偉壯觀,三人一獸,出現在城下,看著眼前巨大的城池,牧雲不由得感慨萬千。

這一座城,乃是新建的城池,並非是之前的日月城,雖然也經過了極為漫長的時間,但是依舊能夠感覺到一絲新意。

「日月城,到現在都沒有人知道,這究竟是何人所建立?當年的舊城破敗之後,在一夜之間新的城池便出現了。」月寒風說道。

他身為日月宗的弟子,經常在外奔走,自然對於這些很是了解。

眾人進入到了日月城后,月寒風便主動的充當了嚮導的角色,一路講述,讓眾人有了一個大致的了解。

「新城建立了,但是舊俗卻依舊保留著。看來,建立者並未改變一些過去的做法。走吧,我們去內城。」牧雲感慨道。

轟隆隆……

就在此時,天穹之上響起了一陣巨大的轟鳴聲,緊跟著便有大片的陰影沉浮在外城之上,那是一艘戰艦。

戰艦極為壯觀,金碧輝煌,乃是獸骨打造而成,散發出一股可怖的殺意,顯然這是一艘極為有價值的戰艦。

「龍宮的旗幟,這是來自龍宮的大人物!」

這一艘戰艦的出現,自然是引起了不少修士的圍觀,特別是看到了那龍宮的旗幟,更是心中震驚。

龍宮,乃是妖族中海妖的最強勢力,乃是無敵的帝統仙門,傳說中一門三帝的無敵勢力,這在九天十地中都是了不起的存在。

在雲海界,流傳著這樣的一句話:龍角動,海妖聚,誅萬族,殺無盡!

龍宮之中,有一隻巨大的龍角,一旦響起,便可號召整個雲海界的海妖,一旦出動,能夠誅殺萬族。

可想而知,龍宮的能量何等的龐大!

事實上,海妖更加的團結,這也是為何妖族中的海妖勢力更加強橫的原因,曾經便有一個頂級的宗門招惹了龍宮。

甚至,龍宮都不曾出手,龍角響聲,便有億萬海妖出動,將那個頂級宗門直接破碎,化作灰燼。

戰艦沉浮在日月城外城之上,緊跟著便有數道身影漂浮而下,為首一人乃是一名青年男子,器宇軒昂。

他渾身上下散發出可怖的氣息,有符文在流轉,散發出刺目的光芒,整個人便如同是一輪大日。

看到此人,在場的很多修士都驚呼出聲:「天尊!」

看起來,這名青年男子的年輕並不是很大,但是他的修為卻很是恐怖,乃是一名天尊境界的修士。

這絕對是無比的恐怖!

在場的很多年邁的修士都感慨萬分,他們可都是修鍊了一輩子,蹉跎一生都難以登臨到天尊境界。

相比之下,他們顯得太過卑微了。

「龍宮三太子的道童,龍飛天!據說,此人乃是一名初步天尊!」有修士滿是羨慕的說道。

哪怕只是一名道童,同樣也是讓人無比羨慕的,那可是龍宮三太子的道童,不是誰都可以做的。

並且,這名道童的實力還是非常的恐怖,已經登臨到了初步天尊,可想而知,龍宮的能量之大。

初步天尊,便是剛剛突破了天道賢境界,成就了無敵的天尊,開啟了天尊的第一步。

天尊,乃是天地所共尊。

在九天十地之中,天尊的境界被分為:初步天尊、小天尊、中位天尊、上位天尊、大天尊、聖天尊、極道天尊、永恆天尊以及唯道天尊。

初步天尊,乃是踏入天尊境界的第一步,初步了解到了法則奧義的本源,並不算是真正意義上的天尊。

甚至,一些強大的天道賢甚至能夠抗衡。

小天尊、中位天尊和上位天尊這三個境界,是開始開闢出體內世界,構建出本源的模型,一旦登臨到了大天尊。

這個時候,才是被公認的天尊,算是真正的天尊!

大天尊,開闢出完整的體內世界,甚至有人已經在體內世界中創造出了無比強大的存在,這種級別的存在,可以被億萬人所敬仰。

至於剩下的四個境界,才是天尊的演化狀態,經歷過無數的血戰,只手摘星辰,乃是無敵的存在。

唯道天尊,修鍊到極致,便可以突破,成就真神!

真神,便是僅次於仙帝的存在,乃是九天十地中巔峰存在的戰力!

修士億億萬,想要突破天道賢成就初步天尊,這都是極為艱難的事情,萬中無一!眼前的這龍飛天,如此年輕便已經登臨到了初步天尊,自然是天賦異稟。

龍飛天走出了戰艦,臉上寫滿了驕傲的神色,昂首挺胸的前行,快步進入到了內城之中,一路上引來了無數羨慕驚訝的目光。

「日月城禁飛,這是何時開始改變的行為?」牧雲平靜的問道。

月寒風苦笑一聲,說道:「新城建立之後,這個規矩雖然還在,但是卻已經形同虛設了,一些強大的種族勢力來到此地,根本就不在乎。久而久之,大家也便是忘記了這個規矩。」

「忘了么?很好,看來是需要讓有些人記住了。」牧雲淡淡的說道,眼中閃爍出一絲冰冷的殺意。

日月城,本來是人族的福地!

唯有人族,才能進入到日月城中尋找機緣,進行交易,可現在,舊城被新城取代之後,便成為了所有種族都可以進入的地方了。

反而,人族還被大量的排擠,在其中生存艱難。

「走吧!」

牧雲平靜的說道,很快眾人便來到了外城的邊緣,眼前出現了一條巨大的河流,籠罩在迷霧之中,看不真切。

誰也不知道,這條河有多麼的寬,但是想要飛過去,無異於是痴心妄想,就算是真神都做不到。

似乎,有無形的法則力量在禁錮著此地,限制飛行。

想要進入內城,只有一個辦法,在河畔有無數的獨木舟,只要繳納足夠的費用之後,便可以登臨獨木舟,穿過迷霧,進入到內城中。

當然,很多人都會在這河中停留。

原因很簡單,內城之中所有的交易不是貨幣,而是這條河中的特產,銀月魚和赤陽龜!

這條河,被稱之為日月河!

每一天,想要進入到內城的修士都是人頭攢動,但是,收費的場所卻只有一個,並且收費人也只有一個。

那是一名老者!

誰也不知道,這老者存在世間多長時間了,不管是舊城時代還是新城時代,這麼多年來,都是此人在此地。

任何人,都不敢在此地鬧事,不管是人族,還是其他種族,哪怕是來自強大種族勢力都不敢。

否則,將會被禁止入內。

曾經,便有一個強大的宗門勢力想要強行闖入其中,千軍萬馬前來攻擊,但是那老者卻只是隨意的揮手而已,便將所有人都化作了灰燼。

這是大恐怖!

此時此刻,在日月河之畔,一名黑衣老者盤坐在樹樁上,閉著眼睛,似乎根本不曾去看前方排隊的眾人。

在老人的身邊,寫著一塊牌子,上面寫著關於日月河的規定,只有兩條。其一,任何人進入其中收費需看老者心情,說多少就是多少,不滿意者禁止入內。其二,任何人進入到其中的期限只有一年,期限滿了之後便會被強制踢出內城,想要再次進入內城,那便需要重新繳納費用。

對於這樣的規則,讓人很是無語,但是卻無人反對質疑過。

「你繳納五百萬神雲石,可入內!」此時,一名年輕的修士上前,那名老者便淡淡的開口說道。

不曾睜開眼睛看一次,便直接開口出價。

年輕修士顯然很是不服氣,當場便炸了,大聲喊道:「五百萬神雲石,你怎麼不去搶,都說陰陽河畔的收費人很離譜,我看你就是非常離譜。我前面那兩個人,乃是來自天蟾宮,你才收費一人十萬神雲石,難道說你也是欺軟怕硬。不得不說,你們日月城讓人太過失望了……」

「還有,這日月城三景,都需要收費。我這連三景之一都沒有見到,便要繳納這麼多的費用,後面豈不是要坑死我了,這也太黑心了吧,是不是欺負我來自小勢力,這才故意坑騙我的錢財……」

聽著年輕人絮絮叨叨的開口,那老者面色不曾有分毫改變,只是淡淡的說道:「愛來不來,下一個!」

「你,你這老頭怎麼能趕客人,你不知道顧客便是上帝么?」年輕人不甘心的大聲喊道。

就在此時,這名年輕人後面的一名女子拉了拉他,指著旁邊的牌子說道:「這是日月城的規矩,無人敢反對。」

「哼!」

年輕人不滿的喊道,隨手丟了五百萬神雲石后大聲的喊道:「我繳納了,現在可以進去了吧。」

「我說了,下一個,你已經沒有機會了,想要進入內城,重新去排隊,剛才的不作數。」老者平靜的說道。

「啥,啥,你個老頭,真是太過分了?」年輕人頓時便氣炸了。

他平白無故的花費了五百萬神雲石,卻還是不能進入其中,這擺明了就是店大欺客么? 「下一個!」

老者平靜的說道,絲毫不在乎那名年輕人的叫囂,隨意的一揮手,便有一陣清風拂過,捲起年輕人便飛到了天邊。

排隊在年輕人後面的女子快步上前,無比恭敬的施禮說道:「請問前輩,我進入內城需要繳納多少費用?」

「你,三千神雲石。」老者依舊是閉著眼睛,隨意的說道。

事實上,從未有人見過這名老者睜開眼睛,似乎根本就不需要睜眼便能夠知曉一切。

從古至今,一向如此。

「多謝前輩!」女子笑逐顏開,立即便將三千神雲石放在老者身前的一個黑色陶罐中,便靜靜的等候。

很快,便有一隻獨木舟出現在女子的身前,在她跳上去之後,便嘩啦一聲躍入到了迷霧之中,消失不見。

「下一個。」老者說道。

「尊敬的前輩,我們兄弟三人仰慕您許久,早就聽聞了日月城的河邊收費人德高望重,我們對您的景仰如同那奔騰的河水,滔滔不絕……想要進入到內城中,不知道需要繳納多少神雲石呢?」

三名青年出現在老者身前,開口便是一陣追捧,在他們看來,剛才那個女子之所以收費少很可能便是因為態度恭敬。

「每人一百萬神雲石。」老者說道。

「什麼?!」

三人頓時便愣住了,他們可是大發感慨,絕對是做到了禮貌三分,但是沒想到收費還是如此的昂貴。

一瞬間,三人便苦著一張臉,可偏偏又不敢反駁,繳納了三百萬神雲石之後便進入到了獨木舟中消失不見。

很快,排隊的修士便接二連三的進入到其中。

老者索要的價位,完全沒有標準,都是隨意收費,甚至有人只是繳納了一百枚神雲石便可以進入其中,但是有人卻需要數千萬神雲石。

總之,無統一標準。

當然,也有一些非常離譜的情況出現,在不久之前,有一個大勢力的強者出現,帶著三百名修士要求進入其中。

結果,被直接索要了每人三百萬的神雲石。

三百人,每人三百萬,這絕對是一筆駭人的價格,讓在場的很多修士都倒吸一口涼氣,這樣的價格,太誇張了。

顯然,那名強者乃是常客,繳納了足夠的費用之後便帶著三百名修士進入到了一隻獨木舟中。

說來也怪,那獨木舟隨風而漲,足以輕鬆的容納三百人。

排隊的人很多,鬧事的卻幾乎沒有,不管價格是多麼的離譜,都繳納了足夠的費用,進入到了其中。

兩個時辰之後,牧雲三人來到了老者之前。

「前輩,請問我們三人需要繳納多少費用?」月寒風拱手施禮,開口問道。

在這瞬間,老者陡然渾身一顫,那從未睜開的眼眸緩緩的睜開了,兩道精光落在牧雲的身上,仔細的打量起來。

如此舉動,頓時便引起了全場轟動。

老者睜開眼睛,這絕對是大事件,還從未聽說過老者會睜開眼睛,這簡直就是奇迹。當他們看清,老者所看的人不過就是一個平凡的人族的時候,更是非常的震驚。

此人,究竟是如何引起了老人的關注?

時間,似乎靜止在這一刻。

忽然間,老者霍然站起身來,出現在牧雲的身前,上下打量著,嘴裡不斷的喃喃說道:「像,真的很像啊,這不可能……」

如此一幕,頓時讓月寒風渾身發抖。

他不是第一次進入到內城了,但是這一次卻出現了異變,竟然驚動了老者,這簡直就是逆天的事情。

靜觀其變!

牧雲看著老者,臉色如常,淡淡的說道:「千古時光,你還是老樣子。」

此話一出,老者更是渾身顫抖起來,眸光熾烈的嚇人,似乎要將牧雲的模樣死死的烙印在心間一般。

許久之後,老者方才開口說道:「你們進入吧,免費。」

「免費?!」月寒風頓時便愣住了,這是什麼鬼?

還從未聽聞過進入內城不要費用的?

今天,究竟是發生了什麼?

不過,他可不敢耽誤,帶著眾人急忙跳上了獨木舟,快速的消失不見。 春芽的七零年代 穿越晚清之鐵血咆哮 老者依舊在怔怔的出神,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日月河,便是進入內城的門檻,也是重要之地。

豪門花少:總裁請繞道 此地,藏著太多的秘密了,誰也不清楚。

當三人進入到獨木舟之後,便看見上面有三張巨大的漁網,這種漁網很是特殊,薄如蟬翼,沒有絲毫的重量。

但是,卻異常的堅固,刀劍都無法劈斬開來,也不知道是什麼材質製作而成。

這是專門用來捕捉銀月魚和赤陽龜的漁網,將其打開,扔入到河中,便可以進行捕撈,但是這並非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月寒風自然是知曉這銀月魚和赤陽龜的珍貴,所以不敢浪費絲毫的時間,抓起了漁網便開始了捕撈。

似乎,運氣並不在他的身上,整整三天時間,他掌控著獨木舟不斷的變換著方向,依舊是一無所獲。

「這一次運氣還真是不好,好歹三年前我還捕撈到了十尾銀月魚,現在真是越來越難了,氣死我了。」月寒風氣憤的說道。

「別生氣,這都是運氣的事情,說不定一會運氣來了,就能夠捕捉到了。」明玉安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