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誒?沒想到,這一路竟然沒有人追殺,真是怪了。」陸青冥奇怪的說道,同時看看龍小妖。

龍小妖搖搖頭表示不知道,隨後又是毒舌說道:「你真是有受虐傾向啊老哥,竟然每天都想著別人來殺你。」

「此次還不是你害的。」陸青冥沒好氣的回應道。

「切,誰讓你來引誘我的?」龍小妖輕蔑的笑道。

「小屁孩。」陸青冥輕輕叫了一聲,隨後便朝著另一個方向走去,「和我走,辦正事。」


「哼……大屁孩。」龍小妖撇撇嘴不爽的說道。

陸青冥對此倒也沒有再反駁或回擊,而是專註的四處尋找目的地——藥鋪。要煉丹,除了煉丹器具、煉丹手法,丹方,還要有煉丹材料才對。

「你在找什麼?」龍小妖疑惑的看著四處張望的陸青冥問道。

「藥鋪。」

「藥鋪,去問問不就行了,找什麼找啊?」龍小妖十分疑惑的看著陸青冥,陸青冥憋了好一會兒才說道:「我不習慣問路。」

龍小妖冷了一會兒,才忽然噗嗤一下,隨即又大笑起來,同時指著陸青冥說道:「你……你……你連問路都不會?哈哈哈哈……」

陸青冥氣急敗壞,舉手往龍小妖頭上狠狠一敲,說道:「你個小鬼頭,胡說八道,且看為師如何問路?」

說著,他走向路旁一人,臉上擠出一個不自然的笑容,自以為做得很好了,卻不知一旁的小徒弟正在暗自忍著笑。

「這個笑容,實在是太經典了。」龍小妖心中暗自笑道。

那個路人見到陸青冥詭異的笑容頓時一驚,身子不由往後一縮,拉了拉衣服,吞了吞口水。

「敢問……」陸青冥一開口,臉上的表情就更加怪異了,給人一種……猥瑣的感覺,「此地有什麼藥鋪沒有?」

「額……」那人再次後退一步,指了指一個方向說道,「那邊,在那邊有一個。」

「哦。」陸青冥也不知道先說句謝謝,直到轉身才想起來,小聲的說了句「謝謝」便走。

陸青冥拉著龍小妖離開,路上,十分得意的同龍小妖說道:「看,師父這不就問道了么?」

卻不知此事龍小妖是想笑又不敢笑,直憋得滿臉通紅。

相府鬼妃

果然,在大街的不遠處,陸青冥找到了一家藥鋪。

由於初次煉丹,就是煉製最低等的一品丹藥都有些難,所以陸青冥不可能煉什麼高等的丹藥。

在他的靈戒中的其實有許多靈藥,那些都是在大日七城弄來的,哪裡雖然比外面貧瘠,但是,卻有著一些外面人得不到的東西。那裡沒有煉丹天師,因此,這些靈藥也就被當做普通的提升功力的葯,連三品藥材都是如此。

雖然陸青冥有許多靈藥,但是,這些終究不全,而且同類的沒有很多。要想煉丹,必須經歷失敗,期間就必須消耗掉許多同種藥材。

買了三十份回氣丹藥材就用掉了陸青冥上萬兩銀子,卻不知道能不能煉出一顆成丹來抵過這個成本。

買好藥材,自然就得找個地方開始煉丹了。而煉丹,需要一個安靜的不受打擾的地方,所以,陸青冥便又在這城外暫租了一個小院住下。

陸青冥煉丹,而龍小妖便要開始修鍊武道了,陸青冥將自己的修鍊之法傳給龍小妖后便離開,也沒有給他做其他的講解。這真是個不負責任的師父啊。但是陸青冥的想法是,龍小妖有著遠超同輩的心智,應該能夠自己從中悟到什麼才對,若是自己強行將自己的想法加在他身上,反而不利於他成長。

煉丹開始,陸青冥將那個從殭屍王那裡得來的小鼎取出,又將藥材也全部擺放完畢,然後便沉浸到青冥傳承的記憶中去了。

煉丹之道,先要處理藥材,提煉藥力,然後便是和葯,煉製,最後開爐**。期間,每一個程序都需要極高的掌控能力,不能出現一絲差池,否則都會導致煉丹失敗。

首先,要煉丹,要有火,而且不能是普通的火,於是有了凝火訣。

陸青冥精神舒展,暗自提鍊氣息,忽然一手展開,猛地一顫,一團火焰便出現在手掌中。這團火焰和當初靈夢兒的一樣,都是真陽之火。

火有了,便要開始提煉藥材的藥力了。但是,陸青冥畢竟是新手,剛將第一株藥材扔到小鼎里便立即焚成灰燼。

「不會吧,這麼快就失敗了。」陸青冥沒有想到煉丹師這麼難,還沒開始就失敗了,心中不免有些沮喪。


但是,因為知道煉丹本就是不斷經歷失敗才能成功才能夠成功,他倒是立即重新收拾心情,投入到第二次練習當中。 煉丹一千次,總有成功時,這是觀星山的煉丹老頭說的。

當然,這是一個比喻,沒有人真的笨到煉一千次才成功。陸青冥煉毀掉近二十份藥材后終於煉成了一次。只是,煉成與真正煉出卻是不同,中間還差了一個**的過程。

**也是一個巨大的挑戰,若是**手法不夠好,會直接影響到丹藥的藥力強弱,其實這便是回氣丹與真氣丹的區別了。回氣丹不過是煉製真氣丹是**失敗的作品,所以它雖然和真氣丹一樣可以恢復真氣,但是卻有著許多瑕疵。

陸青冥深深吸了一口氣,將全部精神集中到小鼎當中。**是不能直接用手的,需要將真氣覆蓋在手上,隔絕人氣才能開始**。

但是,因為不是直接用手,卻又導致**時不能夠更加精準的把握好「度」,所以,這又是一個難題。為了對付這個難題,不僅必須擁有超越凡人的精神力,還要有超越凡人的耐心。

「呼——」陸青冥又是沉沉的吐了一口氣,雙手立即迅速動作起來。一手將已經煉製成的藥膏一點點取出小鼎,另一手快速的將這些藥膏壓縮揉捏成丹。

壓縮的力度有大有小,這是講究,揉捏卻相反,必須始終保持一定的力道,差一分一毫都不行。

陸青冥雖然手上速度很快,但實際上,他的每一步都小心翼翼,用盡了全部精力。他的身子一動不動的坐著,眼睛直直地看著手上,神經綳得緊緊的,不敢有絲毫懈怠。終於,陸青冥的眼睛越睜越大,這意味著他的丹藥即將練出成丹,這是他激動的表現。

因為接近成功了,陸青冥更加是目不轉睛地盯著手上的動作,忘記了周身的一切。

丹已成雛形,距離真正成丹僅僅一步之遙了。還有八分火候,七分,六分,五分……

陸青冥臉上越來越緊張,眼中的驚喜越來越盛。

一分。

然而,就在將要成丹的時候,一道劍光破空而來,劃過了陸青冥的胸口。

陸青冥臉色瞬間一變,急忙往後仰。正因為這及時的後仰之勢,陸青冥才險而又險的躲過了致命的一劍,僅僅胸前被劃過一劍而已。但是,丹卻是徹底毀了。

陸青冥的臉頓時扭曲了,握著手中成為一堆廢泥巴的藥膏,目光鎖定住遠去的那道身影,殺氣不斷升騰。低吼道:「可惡的傢伙,我,不會饒恕你的!」

外面正在修鍊的龍小妖被這個忽然出現的變故驚呆了,停下修鍊,立即闖進陸老哥的「煉丹房」里。然而,他踏入房間后只發覺眼前一閃,一道白光便忽然消失不見,什麼也看不清,隨後也就只聽到一聲窗戶破開的聲音。

「陸老哥,他上哪裡去了?剛才到底發生什麼事了?」龍小妖不解的看著房內兩側窗戶下的滿地狼藉。

陸青冥滿眼血絲——不僅因為數日煉丹所致,也因為此時的暴怒所致,數天成就被毀,能不憤怒嗎?

「天明暗日步。」迅疾的身影如同流光,陸青冥在林間縱橫而沒有人能看清。他的目光緊緊鎖定了前方的人影,殺氣如同沉重的陰雲壓向那個人,放在透明劍鞘中的情劍泛著紅光,已經隱隱有些出了鞘了。

「該死的傢伙,上次被你逃過,是不想暴露底牌,今日在這山林野外,我看你還怎麼逃?」陸青冥心中怒氣沖沖。

「好快!」前方的蒙面少女看到不斷向自己逼近的陸青冥,暗自驚嘆道,心中、臉上都出現了一絲慌亂。她實在不敢相信,這世上還真的有速度快過自己的同層次的人。

眼見陸青冥將要追上來,少女不由緊咬牙關,恨恨地自言自語道:「沒想到這個傢伙這麼厲害,我還是太小看他了,看來之前我之所以可以逃離完全是因為他不想在大眾面前暴露這等速度。但是,雖然你的速度真的厲害,令我佩服,但是,只要我想要逃離,凝元境以下還沒有人能抓到我。」

少女的賭氣心理發作,收起長劍,倒是沒有了殺氣,只想著和自己本來要殺死的人比比速度和隱匿的技術。

陸青冥見對方收起長劍就知道對方要真正開始全力逃離了——因為在逃離時帶著劍實在是不方便。就像陸青冥雖然長劍蓄勢待發,但是終究沒有在追蹤時發出,便是因為這一點。

「這個人到底是誰,為什麼要刺殺我?」陸青冥也不是單純的失去理智而為了一顆丹藥追殺對方,最主要原因還是想看看對方幕後到底是誰,「這等厲害的殺手,我還沒有見過呢。看來落霞這兩年還真是出了許多厲害的傢伙。」

那少女收回長劍后,身子忽然一頓,隨即猛然提升速度,如弓箭離弦,飛射而去,立即緩解了陸青冥的逼近之勢。

少女十分得意的笑了笑,不由自主的輕輕抬起高傲的頭來。

陸青冥被少女的突然加速弄得措手不及,愣了一瞬,隨即雙眼一眯,眼神十分危險的看著少女,嘴角微微提起,冷冷的自語道:「速度果然又加快了,高明的武者,從來不會把自己的真正的實力暴露,果然不錯。」

「但是,我卻不會給你機會保留。」陸青冥忽然左手持劍鞘,右手握住劍柄,雙目一瞪,殺氣湧現,同時順勢加速。長劍順著身體加速忽然出鞘,如同血光飛射一般。

拔劍術,每個練劍的人都應該知道招數。劍勢順著身體移動,突然發出,趁人不備,攻敵以弱。其爆發性極強,乃是所有劍客出招的首招。

只是,同樣的拔劍術,每個人所用卻有不同。此時陸青冥的長劍出鞘,所帶的劍勢便如同血色流光一般,破開空氣。拔劍術不僅僅劍速極快,而是連同著身體的運動速度也便得迅猛。

陸青冥帶著劍光,忽然消失在空氣中一般。下一刻出現,卻已經出現在少女的前面,長劍上難得的帶著鮮血,緩緩低落。而少女此時依舊在逃離,只是方向忽然變了,而且臉上的面紗沒了,臉上出現一絲血跡。


拔劍術有個缺點,那就是一劍出后,劍速與身體速度都會在短時間內下降一定程度,甚至出現阻滯的現象。

這個短時間確實極短,但是這樣的短短一瞬之間,已經足夠那個少女逃離陸青冥的視野了。終於,還是讓那個少女跑了。

陸青冥看著四周空蕩蕩的無人場景,忽然冷冷的低聲說道:「林琴,金翎閣的大小姐,核心四弟子。哼……果然是迫不及待的想要把我殺了。」 小院處,龍小妖已經停止修鍊,站在門口焦急地等待著.直到陸青冥的身影出現,他才終於放下心來,迎了上去。

「額……師父,這是怎麼回事?」龍小妖嚴肅的問道。

「沒事,就是一些仇人勢力派來的。」陸青冥淡淡的笑道,「你不必擔心,他們還沒能耐殺得了我。」

「我沒擔心。」龍小妖一語出就是要毒死人才罷休。

索性陸青冥從來不在意,也知道他是在開玩笑,只是心中依舊在想著剛才的事,越想越覺得目前留在這裡實在沒有什麼用。

「嗯,我們要離開這裡了,儘快趕往東南唐山。」陸青冥做出絕對后開口說道,眼睛看著天空,目光深邃。

「為什麼啊?」龍小妖不解,「難道是因為剛才有人刺殺,讓你感到這裡不安全?」

「不,是因為我討厭這些麻煩事。」陸青冥眯了一下眼,說道,「本來今天第一顆丹藥就要成功了,但是卻因為我的精神集中導致這一瞬間成了別人刺殺的時機。」

說到此處,陸青冥忽然臉色一冷,劍眉一凝,雙眼滿含劍意:「看來也唯有到了唐山,金翎閣的門前,才能有安靜的去處。」

「因為,如果你在他們門前出事,那麼難免有人說他們暗中派老輩高手襲擊。」龍小妖接著陸青冥的話分析道。而他也不愧是聰明的小孩,話語中正是說出了其中的事實。陸青冥也便是因為如此才想到要儘快趕往唐山的。

陸青冥輕輕看了一眼龍小妖,又說道:「這是一方面原因,我不準備停留的另一個原因是我發現我煉丹期間,修為的瓶頸似乎不知不覺就鬆動了,現在唯有出去走動走動,才能更快的提升修為。」

龍小妖聽后不由將頭低垂,小聲說道:「師父,您教的修鍊方法中,壓制真氣這個我能做到,可是逆行經脈,我卻做不到啊。練了這麼多天,還是不行。」

「嗯。」陸青冥沒有立即回答,而是沉吟一陣,才開口道,「逆行經脈,以普通武者的修鍊方式自然不可能,動輒走火入魔。但是,你的體質不同,你不用擔心逆行而導致走火入魔。」

陸青冥走近龍小妖,將手按在他身上,閉目說道:「你放鬆,我先給你查探一下體內的狀況。」

「嗯。」龍小妖應了一聲便放鬆全身,連警戒都放鬆了。

陸青冥的真氣立即湧入其體內迴環往複的探尋一周,隨即返回。讓陸青冥感到不可思議的是,龍小妖竟然真是放鬆了整個身體,他的真氣進入龍小妖的身體后沒有受到一絲一毫的排斥。一般來說,不管是武者還是平常人,他們的身體都會排斥外來之物,只是武者可以控制而已。

然而,若不是從心底里相信對方,那麼放鬆后依舊有一絲警惕性在其中,這依舊會產生一絲排外的力量。

「身體狀況沒有問題,那就是你本身的內氣運行有問題了。」陸青冥收回氣息,緩緩說道,「你要知道,這種逆行之法,關鍵在於平衡。」

「平衡?」

「這種內氣運行,需從丹田養一絲先天之氣,然後反向逆行,引導外來靈氣,轉化為自身的氣,繼續逆行,回到丹田。」陸青冥慢慢道來,「當這股氣達到一定程度時,它就會化為真氣,真是便是真正的壓制的時候了,將真氣壓在丹田內、**內。直到契機到,才一朝開闢氣海,踏入練氣境。」

「這個我知道,但是,逆行的時候,先天之氣很難引導靈氣。」龍小妖繼續問道。

「是很難引導,而第一處平衡便在於此。」陸青冥笑道,「逆行之法,本來就會走火入魔,意味著混亂。但是,混亂兩極有黑白兩點,這兩點就意味著先天之氣與外來靈氣。你需要掌握著兩點之間的平衡,才能將他們融合,同化,最後才能引導回本源。」

「逆行而上,溝通內外,成為混沌,陰陽迴環,黑中有白,白中有黑,兩極相融,往複有常。這個平衡,你需要自己掌握。」

陸青冥說罷便走進小院內收拾起東西,準備離開了。

回到門外時,卻見龍小妖還站在那裡,沉靜思索著,但是眉頭卻是皺得緊緊的,似乎始終想不明白。

陸青冥雙眉不由一凝,說道:「你不必執著於我說的話,一切終究要靠你自己領悟。所以,不用想了,一直想還不如試著做做。現在把這件事放下,趕路先。」

「哦。」此刻的龍小妖似乎因為一個問題,倒是變得木訥了一些,傻傻的答應了一聲便隨在陸老哥身後走了。

「此處距離唐山並不遠,快馬的話只需要數天就可到達,可是,我們不急著快馬趕過去,我們……」陸青冥說著說著忽然停下不說,臉色一整,輕輕的瞟了一旁不遠處的地方,隨即立即收回目光,似乎什麼也沒有發現。

「陸老哥,怎麼了?」在走了一段路,龍小妖已經從糾結中的走出來,又恢復了其精明,所以陸青冥的一點變化立即就被他察覺到了。

「無事。」陸青冥回了一聲便繼續行路。只是心中在冷笑著:「看來,她一直跟著我,只是沒有刺殺的機會時她不會隨便暴露自己。只是,這次她怎麼會忽然泄露出一絲氣息被我發現?」

「可惡。」

樹后,蒙面少女林琴臉色難看,手上抓著一條已經死去的半妖蛇。蛇的蟄伏能力本就極強,而半妖蛇的隱藏能力更是強得離譜,再加上她一直注意著陸青冥,因此,沒有注意到腳下蟄伏著的半妖蛇,於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