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醉凝丑成那樣,難道現在帥哥的審美都這麼奇特的嗎?」

本來所有人都還在懷疑之前網路上那些帖子內容的真實性,畢竟只是一張照片而已,可以是抓拍問題,也有可能是P圖的。

但是此刻親眼所見他們在大庭廣眾之下這麼親密的共同喝一杯奶茶,不得不相信那些傳聞都是真的。

那個帥氣的學弟居然真的是許醉凝的男朋友!!!

在場的一眾女生不禁全在哀嚎,這個大新聞可是把所有人都震驚了一回。

就算是許醉凝,也是一臉懵,不清楚宋修逸這是要幹什麼。

她愣愣的看著宋修逸,反應了好一會兒,然後才皺著眉頭問他:「宋修逸,你幹什麼啊?」

雖然這杯奶茶她剛打開還沒喝過,但是宋修逸直接就上嘴用她的吸管,還在這麼多人面前,也太過分了吧。

宋修逸聽到后微微抬起頭。

他咧開嘴很是狡猾的笑了,嘴角沾了些許奶茶沫子,宋修逸伸出舌尖輕輕的舔乾淨,然後一直盯著許醉凝看。

「這下別人就不會說你是在倒貼我了。」他眉眼裡滿滿的認真:「就算要說,也是我主動倒貼你的。」

許醉凝一時間不知道說些什麼好。

這個傢伙喝她的奶茶,就是為了這個?

這波她是實在看不懂了!

但是仔細想一想,宋修逸這行為也完全是最有效的。

剛剛那些人那麼刻薄的說她,主要就是說她勾搭了宋修逸,不要臉之類的。

宋修逸這個動作卻向大家表明:許醉凝沒有倒貼他,而是他在主動靠近許醉凝。

但許醉凝轉念一想,覺得更加無奈了。

他這麼做會讓那些女人更加針對她的!

許醉凝不由的一臉黑線,然而宋修逸還是一副天真無邪的樣子,完全沒意識到他做了一件很嚴重的錯事。他打開手機看了眼時間。

「我現在還有些事要忙,就不幫你義賣了,等我有空了再過來找你。」宋修逸看起來心情不錯。

然而許醉凝聽完這話卻是連連搖頭拒絕:「你可千萬別來找我了,我求求你。」

宋修逸輕笑著轉身離開了。

許醉凝看到他走遠的身影,再低頭看到那杯奶茶,轉身就把它丟進了垃圾桶。然後開始準備自己的美容口服液。

這幾天許醉凝已經在葯魂石的空間里製作了一百多瓶美容口服液。

她還特意讓梁子塗幫她買了一些玻璃瓶,把那些美容口服液裝進去,這下就算大功告成了。

那些裝在玻璃瓶子里的美容口服液都是白色的,一眼看去就像是牛奶一般。

宋修逸一走,周圍女生那滿是嫉妒的目光就一直處在許醉凝身上。

看著許醉凝在桌子上擺放好她的美容口服液,就有人譏諷著開口了:「哎呦,許醉凝,你這是什麼好東西啊?」

許醉凝不想和她們過多交流,只是隨口回應:「美容口服液。」

圍在四周的女生們聽見這話都開始大聲嘲笑。

「美容口服液?就許醉凝這醜八怪居然賣美容口服液?是要笑死我吧。」

「長成這副醜樣子還賣美容口服液,誰會買?誰敢買?!」

「就是說,她還不如說賣的是迷魂湯呢。這小賤人到底對宋修逸使了什麼手段,才把他迷成那樣!」

眾人議論紛紛,像之前許醉凝的那些同學一樣,都不能接受許醉凝這種醜女張口就說要賣美容口服液。

許醉凝卻根本不在意他們的話語,只是安安靜靜的做自己的事。

就在她剛剛收拾好桌面,放好最後一瓶的時候,就聽到人群里此起彼伏的尖叫聲——

「啊啊啊,莆雲學長來了,快看,你快看啊!」

許醉凝自然也聽到了那些尖叫聲,抬頭看了過去去,就見一輛炫目的紅色蘭博基尼停在校門口,周圍擠滿了人。

車門打開,一個男人邁步下來。

他比歐陽楚略微低了一點點,五官英俊,身姿挺拔,不像歐陽楚那麼高冷,也沒有宋修逸身上的那種少年感,英俊中略微帶些許輕佻。

他看起來就像是個花花公子,桃花眼加上那薄薄的嘴唇微揚,又有些危險的氣息隱藏其中。

在莆雲古夏下車的一瞬間,周圍女生們更加瘋狂的大聲尖叫起來。

他似乎也十分享受這種場面,抬起頭就沖人群飛吻了一下。

這下子尖叫聲更加瘋狂了!

「莆雲學長,真的是他呀!我要瘋了!」高年級的那些女生們不再注意許醉凝了,而且瘋狂的往前湊去,又蹦又跳的,就像打了興奮劑一樣。「天啊,才一年沒見,莆雲學長比起去年來居然更加帥了!」

新生們卻是十分好奇,「莆雲學長?那是誰?很有名嗎?」

「莆雲學長你都不知道?他可是玄清大學的傳奇,最有名的畢業生。莆雲家是醫學世家,他本人成績又好長得又帥,已經從國外讀完醫學博士了,簡直就是全校女生的男神,國民校草啊!」

「哦,是那個莆雲古夏對不對?我知道他,之前在報道里也看到過他,而且聽說他和好幾個女明星都有緋聞來著。」

「沒錯,就是那個莆雲古夏!」

「原來他是我們玄清大學的畢業生啊?不過他都已經畢業了怎麼突然又回來學校了?」

「這你就不知道了吧,莆雲家是咱們學校的最大讚助商,好多實驗樓都是他們家出的錢建的,他今天過來估計也是因為贊助的事。」

許醉凝看了看那個風-騷至極的男人,覺得很是眼熟,想了好一會兒才記起來,之前歐陽楚帶自己去那個會所的時候見過的,他是歐陽楚的朋友。

他是莆雲家的孩子還真是讓她萬萬沒想到。

對於這個世界的豪門之類的許醉凝不是很了解,但是醫學界翹楚莆雲家她還是知道的。

莆雲家可以說是整個玄清帝國醫學界的領袖,全國所有的醫院,無論是中醫院還是西醫院,幾乎都被莆雲家掌控著。

假如說在保健品的領域,顧家和程家平分天下,各有千秋的話,醫學這方面莆雲家就是獨裁者,無人可望其項背。

本來莆雲古夏下車后是直接往校長辦公室走著的,然而廣場上那張無比吸人眼球的臉他實在是不可能注意不到。

化的十分誇張的妝容,爆炸頭式雷人的髮型以及那滿臉密密麻麻的麻子,配合上鮮紅的口紅,在哪裡都是人群中最『耀眼』的那個。

莆雲古夏看到後腳步頓了頓,臉上滿是不解。

這不是阿楚的解毒劑嘛。

她怎麼也在玄清大學呢? 楊柏憤怒無比,而漫天擴散的餘波,讓這片天地炙熱無比,一道道能量擴散,楊柏只能夠半跪在地上,身上的龍鱗甲遊走,同時楊柏的身上地火在醞釀。

「避塵珠?」楊柏瞳孔一縮,感受到避塵珠釋放的火力,避塵珠好像已經不同,珠子上面隱含火焰。

「靈寶上人,我弄死你!」楊柏就是倔,這個時候,楊柏瘋了一樣,猛的一拳捶打地面,避塵珠擁有的地火轟然進入地面當中。

整個地面都在抖動,不過就在這時候,無數的裂縫出現,然後滔天的得地火衝天而起,猶如火山噴發一樣。

「混蛋!」靈寶上人已經受傷,眼看地火噴發,無數的岩漿碎石朝著靈寶上人而愛,靈寶上人狂吼一聲,元嬰之氣又一次凝聚爆發。

不過戰鬥這麼久,靈寶上人靈氣也虧損太多,靈寶上人趕緊拿出一枚枚丹藥,扔進嘴裡。

「轟隆隆!」這荒涼之地徹底亂了,上空擴散的爆炸餘波,而地面卻是地火升騰,這裡簡直就是末日一樣。

「咳咳,你想燒死我嗎?」楊柏瘋狂輸送地火之力,未想到前面地火當中,一個人影晃悠悠的走了出來。

「煌!」楊柏立刻激動起來,那個身影就是煌,煌沒有死。煌扶著龍泉劍,渾身上下都是特殊的煞氣。

如果冷狂在這裡,一定會大吃一驚,煌擁有的煞氣,裡面蘊含大量的死氣,煌的身體彷彿旱魃一樣,遭受重創之後,能夠憑藉煞氣和死氣復甦。

煌這樣的強者,為何體內擁有死氣,而這些死氣在煌的體內,煌為什麼能夠活下來。

「你沒死?」靈寶上人也看到煌了,煌的氣息太過微弱,煌身上的血色戰甲也消失不見,狼狽不堪,可是煌的身影如刀一樣筆直無比。

「你都沒死,我怎麼可能死,乾坤尺投影沒了,呵呵呵。」煌冷笑連連,面具還是反射的光芒。

「你!」靈寶上人那個怒,煌到底怎麼存活下來的。煌能夠活下來,楊柏卻是興奮無比,趕緊來到煌的旁邊。

「別碰我,我沒力氣了,趕緊跑!」煌暗中沖著楊柏搖了搖頭,楊柏瞳孔一縮,煌顯然已經遭受重創。

「我不能夠留下你!」楊柏還是堅持,而此時的煌卻翻著白眼,鬱悶無比說道:「你跑了,他敢殺我嗎,我畢竟是炎黃組組長,他是為了你的秘密而來。你能不能別這麼坑老子?」

「什麼?」楊柏顯然被煌的話弄的愣住了,仔細一想,還會真是這麼回事。煌這麼拚命,完全是為了保護楊柏。

如果沒有楊柏,靈寶上人未必敢真殺了煌,畢竟炎黃組群龍無首,到時候也亂逃了,失去監控,整個修真界就會進入更高層次的目光當中,真當現在科技武器不發達?

「你們當本座死了嗎?」就在楊柏心思電轉的時候,上空的靈寶上人已經面部抽筋了,堂堂元嬰期老怪物,被對抗這麼久,靈寶上人已經受傷,而且這兩個人還當著靈寶上人的面,在討論逃跑的事宜,這簡直就是讓靈寶上人難看。

「不是傳音嗎?」煌疑惑的看向楊柏,楊柏聳聳肩,好像剛才最後沒有傳音,顯然煌遭受重創,已經沒有靈氣傳音。

「你們統統都要死,本座不管什麼炎黃組,你們都要死!」靈寶上人絕對震怒了,猛的一抬手,從儲物戒指當中拿出一枚七彩丹藥。

「琉璃七彩丹,完了!」煌瞳孔一縮,漫天都是特殊的香味,這股香味只要聞一股,煌跟楊柏體內能量都復甦。

「傳說中的聖葯,能夠立刻恢復所有的傷勢,這個老傢伙有這麼好的丹藥,不愧是靈寶道。」煌雙眸寒芒不斷,心思電轉,正要想著什麼辦法。

「叮鈴鈴!」就在這關鍵時刻,楊柏身上的手機卻響了起來,戰鬥這麼久,龍鱗甲受損,可楊柏身上的手機還存在。

「你,你接電話?」令煌跟靈寶上人沒有想到的,楊柏居然還真的拿出電話,接了起來。

「芷燕!」楊柏本不想接,可惜到了這個時候,靈寶上人如果恢復戰力,楊柏已經失去任何反抗的機會,楊柏也需要給周芷燕留下遺言。

「什麼?」可電話那頭傳來的消息,楊柏卻愣住了,不過馬上楊柏就笑了起來,真的大笑起來。

「你有病吧?」煌真的鬱悶看著楊柏,跟楊柏並肩戰鬥的確很爽,可是讓楊柏逃離,楊柏還是堅持,這讓煌覺得楊柏真的是二愣子。

「我們死不了!」楊柏卻哈哈一笑,直接來到煌的身邊,一把就扶住煌。當楊柏扶住煌的那一刻,楊柏的心中突然出現一股熱流。

「什麼?」煌也愣住了,煌戰鬥無數,生死磨難也無數,從來沒有人扶過,可是當楊柏扶住時候,煌好像也感受到什麼。

「最後的笑聲嗎?楊柏,受死吧,這片天地,你們休想逃跑。」一道道七彩之光擴散開來,元嬰之威徹底的恢復,靈寶上人依舊高高在上,琉璃七彩丹的神效,讓靈寶上人已經恢復所有的修為。

元嬰是恐怖的,而楊柏已經失去龍氣,就算吃下龍元果,也無法抗衡靈寶上人。煌也受傷,體內混亂不堪,楊柏都感覺扶著是一個死人。

「我們憑什麼逃,該逃跑的人是你。」楊柏淡淡的說著,嘴角慢慢上揚,楊柏腰桿也停了起來。

「是嗎?楊柏,別以為你得到真龍傳承,可惜你太弱了,雖然你加入炎黃組,擁有炎黃組的勢,可是跟真正的頂級宗門比起來,你依舊弱。」

「弱者有什麼資格擁有真正的傳承,現在本座給你個機會,只要你主動交出來,我可以饒煌一命,而且我會讓你死的痛快。」

「繞我一命,老子用你饒!」煌冷漠的看向靈寶上人,如果不是靈寶上人引爆乾坤尺,煌未必不能夠戰勝靈寶上人。

「靈寶上人,你說誰弱?誰沒有勢力?你知道我背後有誰?你知道我師傅是誰?」楊柏冷笑的看著靈寶上人。

「勢力?你還有師傅?你不是得到龍首山的寶藏嗎?」靈寶上人就是一愣,而此時的煌也疑惑的看向楊柏。

「你還有師傅?」 鄉村最強小神農 煌上哪知道楊柏的師傅,自從認識楊柏,楊柏都是無門無派,只是散修而已。

「我師傅那可是絕世之姿,無敵天下!」楊柏傲然的看著靈寶上人,而此時的靈寶上人聽到楊柏這個樣子,還以為楊柏是吹牛皮呢。

「無敵天下?狗屁的絕世,在本座面前,一切都是螻蟻,你師傅在哪呢?」靈寶上人不屑的看著楊柏。

而就在此時,楊柏的瞳孔一縮,煌也愣愣的看著靈寶上人,彷彿看到鬼一樣。

「你後面!」楊柏已經開始興奮起來,可是剛興奮,就看到靈寶上人身後那個婀娜身段,猛的倒了下去。

「我?」煌徹底愣住了,剛才靈寶上人的身後明明出現一個紅衣女子,無聲無息,結果等靈寶上人一回頭,紅衣女子直接掉落下去。

「哪有人?」靈寶上人真的回頭了,可是卻沒有看到任何之人,不過馬上地面傳來一個沉悶的聲音。

「轟!」塵土飛揚,楊柏都要捂臉了,破妄金瞳之下,剛才出現的神女顯然是醉醺醺的,憑空而出,可是已經喝多了,當場就醉倒了。

「什麼鬼?」靈寶上人別看是元嬰期,四周都是封印,突然在封印之地,跑出一個女子,而且身上還散發一股酒味。

「師傅,他罵你,說你狗屁的絕世之姿,說你是螻蟻。」

楊柏的嘴,已經不叫嘴了,這個時候,楊柏要刺激神女,趕緊把神女刺激醒。

神女打了一個嗝,滿身都是酒氣,顯然還是醉意無比。而此時的煌好像明白什麼,看著神女,猛的推開楊柏。

「不光這麼說了,靈寶上人還說前輩是癩蛤蟆,長得其丑無比,還要把你當侍女,讓你天天給他倒夜壺。」

「什麼?」楊柏可不敢這麼說師傅神女,神女的脾氣那絕對是捉摸不透,發傻一樣看著煌。

「你懂什麼,就應該這麼刺激!」煌給楊柏扔了一個眼神,而就在煌說完這句話的時候,明明醉醺醺的神女突然雙眸綻放恐怖的神芒。

「誰?誰說的?老娘不漂亮?誰?」神女氣息轟然釋放出來,這股氣息太蓬勃了,而且裡面蘊含恐怖的妖氣。

「我的老天,你師傅是女妖?」煌震驚的看著這一刻,神女的氣場太強了,強的簡直轟開元嬰期的封印,那漫天的封印猶如鏡子一樣破碎開來。

「組長,她聽見了!」楊柏已經躲開了,早就離著煌遠遠的,煌的嘴那更不是嘴,還敢這麼說。

「哼!」神女已經怒了,只是一個眼神,就森冷的看向煌。不過看到煌的時候,神女突然愣了一下。

「太皓!」神女好像很疑惑,疑惑煌的面具,這個面具好像跟薩滿有關。

「師傅,看上面,他說的,統統都是他說的。」關鍵時刻,楊柏還是救下煌,薩滿神女降臨這裡,楊柏真的有救了。 楊柏眼睛急速的轉動,想要再次刺激神女一下,結果卻看到神女轟然而起,漫天都是塵土,恐怖的力量,讓四周頓起妖雲。

「你是誰?」靈寶上人好沒有反應過來,畢竟來到這裡是一個女子,而且還是楊柏的師傅,這都讓靈寶上人有點迷茫。

「老娘是誰?」神女一伸手,空中頓時出現一個巨大的酒罈,一下子就砸在靈寶上人的腦袋上。

「嗡!」堂堂元嬰期老怪物,根本就沒有反應過來,猶如彗星撞地球一樣,滿臉都是鮮血,剛剛恢復神威想要爆發,遠處的捆仙索還想抖動而過。

「動我徒弟?」一個耳光就抽在靈寶上人的臉上,妖氣當中,依舊酒氣熏天,不過那個巨大的酒罈,彷彿綻放一道道光芒,什麼捆仙索,靈寶上人身上的任何東西,統統都被鎮壓。

「你,你是?」靈寶上人終於反應過來了,那老臉頓時都是皺紋,剎那間,靈寶上人擦了一把鮮血,扭頭就想跑。

「給老娘滾回來!」神女一瞪眼,虛空當中靈寶上人都要哭了,扭身沖著神女作揖,就差跪在神女面前。

「神女前輩,本座錯了,真的錯了,這麼多年了,你怎麼還活著。」這句話可是靈寶上人的心裡話,整個修真界誰不知道薩滿神女,神女不出,崑崙為皇。

整個修真界,明面上最恐怖的兩個修真者就是崑崙昆皇和薩滿神女,神女不知道修鍊多久,反正神秘無比,尤其永遠在北方不出,幾次修真大會,薩滿也不出世,據說幾十年前,神女為了突破更高層次的境界,閉了死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