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過戚少!」如今的李逸晨自然也不是初入天域的愣頭青,自然也明白星辰盟超然的地位,不過更令李逸晨意外的是在戚少輝出現的那一刻,李逸晨明顯感覺到一直烙印在自己背上許久未動的星辰山河圖明顯抽動了一下。

星辰山河圖,乃是當年李逸晨還在聖域偶然所得,當初劍靈也說過此物乃是天域之物,只是進入天域之後李逸晨才明白這星辰山河圖不僅大有來頭,可以說乃是星辰盟的聖物都不為過!

只不過也不知道是自己進入天域之後修鍊的功訣越來越高星辰山河圖已經幫助不了自己太多,還是自己根本就不知道星辰山河圖的利用之法,反正許久以來,星辰山河圖都已經沒有過半點動靜,以至於李逸晨都差點忘了自己身上居然還有著這樣的東西。

如今戚少輝主動找上自己,李逸晨心裡還是有些微微發虛,雖然自己的星辰山河圖不是從星辰盟中竊取而來,但是此物終歸是人家星辰盟至關重要的東西,而且在戚少輝出現的時刻,星辰山河圖又有異動,李逸晨此刻也擔心戚少輝因為自身出自星辰盟的原因而有所感覺。

「張兄不用介紹,我想李公子對我應該不會陌生吧!」與黃靈兒的客套結束后,戚少輝這才轉向李逸晨似笑非笑的說道。

「我們見過?」被戚少輝這麼一說,原本就心中有鬼的李逸晨不由更加擔心起來。

「應該沒見過吧,不過在北州之時我們不是好朋友嗎?」戚少輝當即笑道!

北州?戚少輝這麼一說,李逸晨當即鬆了一口氣,當初在北州的神之傳承之地,李逸晨搶奪鎮神塔之時曾經被其他人誤會他是戚少光輝,當時李逸晨為了脫身,到也沒有否認,如今李鬼遇李逵,雖然多少有些尷尬,但李逸晨一下子輕鬆了許多!

畢竟戚少輝若是只指這件事而不是發現星辰山河圖之時,那麼對於李逸晨來說,自然要簡單得多!

「說起來還真是有些誤會,因為當時不便以真面目示人,而被人誤會為了戚少,然後無論我怎麼解釋他們又都不相信,不過還好,當時我到沒有做什麼有損戚少威名之事,還請戚少不要介意!」李逸晨當即解釋道。

雖然當時他根本沒有解釋過什麼,但當年在給他搶奪鎮神塔的那幾個傢伙如今都已經被併入仙劍宮,那麼當時發生的一切還不是自己說什麼就是什麼!

不過考慮到戚少輝的身份,而在這個事情上自己的確也有些理虧,李逸晨此刻還是給足以方的面子!

「李公子言重了,提起這事,我也只是覺得與李公子有緣,其實早就想結識一番,只不過苦於一直沒有機會而已!」戚少輝卻是微微一笑。

不過他提起此事,卻又沒有半點追究的意思,一時之間到也令李逸晨有些搞不清楚他到底想要幹什麼。

而此刻四周眾人看著李逸晨的神情也開始變得有些不太自然起來!

戚少輝出來之時張豐建主動給李逸晨介紹的態度,說明李逸晨與他關係非同一般,如今又與戚少輝如同舊識一般!

張豐建!戚少輝!哪一個不是天域年青一輩中的佼佼者?能與兩人談笑風生,至少在場諸人中,並沒有誰覺得自己有那個能力!但明顯大家都意識到,這絕對不是一個寒冰宮男弟子所能做到的,那麼李逸晨的身上一定有著他們所不知道的秘密!

而此刻邱曼青看著身邊的李逸晨更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

戚少輝與張豐建組成一個團體,而且之前她與方雨軒也在這個團體之中,但是她卻知道,以她的身份連和兩人說話的資格都沒有!

可是如今李逸晨應對起來卻是遊刃有餘!

我們這位李師弟可不是一般人!這句話是當初在龍興澤六宗交流時方雨軒對自己說過的,當時邱曼青只是覺得方雨軒是在安慰自己!

但隨著李逸晨身上不斷顯露出種種神秘,邱曼青似乎也意識到李逸晨真的有些不太一般,但直到現在,邱曼青才真正認識到,自己對李逸晨的不一般了解還是太有限了!

「張兄要到我們了!」不過就在此時,卻有一個人開口提醒道!

張豐建頓時抬頭望去,只見由陣神殿呂安才為首的那一伙人此刻已經灰溜溜的從城堡的結界之前退了下去。

「這是?」看著這樣的情況,李逸晨也是有些疑惑!不過接下來張豐建的解釋頓時令李逸晨明白了眼下的情況。

如今大家分為四個團體,若是互不相讓,那麼到頭來估計浪費了時間卻誰也沒有機會進入這個城堡,甚至還有可能引發一些不必要的流血犧牲。

於是大家約定,各方都有兩個時辰的去破開結界的時間,無論是哪一方破開結界,那麼其他三方都需要等到十二個時辰之後才能進入,如此一來先破開的方多其他人一天的時間,自然也可能得到更多更好的機緣!

當然機緣這種東西有時候也是看緣份,並非完全先到先得,所以在十二個時間之後,其他三方之人也不是說沒有機會!

這也是大家商議之後,並且皆以心魔立誓而共同遵守的規則!

有了約定之後,大家便抽籤決定先後次序,張豐建他們正好抽到第四,所以如今前三方已經試過並沒有成功,這才輪到張豐建他們!

當然若是他們也不能打破的話,那麼接下來又會輪到之前抽籤的第一的繼續,如此循環!畢竟在不斷嘗試過程中,大家肯定都要各施手段,所以上一次未成功,也許這一次結界更加鬆動之後,便有成功的可能,所以此刻看著前邊三方眾人已經出盡手段之後,張豐建這邊眾人也是一個個興奮不已!

畢竟有了前邊三方的努力,如今他們也許就要成為破開結界的幸運兒了…… 嘩啦!

菜根從池塘裏面爬了起來,趴在岸邊,急聲喚道:“趙正……趙正……”

小菜飛刀,例無虛發。

他擔心趙正被自己的菜刀給砍死了。

就像是池塘裏面的那些青蛙和魚一樣,被斬成兩截或者數段,模樣慘不忍睹。

咕嘟……

咕嘟咕嘟……

河面冒了一陣子泡泡之後,一顆碩大的腦袋從荷葉中間躍了出來。

趙正大口大口的喘着氣,心有餘悸的說道:“七師兄,我要不是用了土遁,鑽進泥土裏面,就要被你砍死了…….”

“對不起對不起……”菜根連忙道歉,解釋着說道:“小菜飛刀,例無虛發……當它們難以砍中預定目標的時候,就會自動尋找下一個有氣機的移動物。我躲避的比較快,它們砍不到我。然後就是你這個目標比較明顯,所以它們就追着你去了……你躲進泥裏,它們就拿那些魚蝦出氣。等到砍中了目標,那股殺氣也就泄掉了。”

“連你也砍?”趙正一臉驚訝。還有這樣「不分敵我不問青紅皁白見人就砍」的功法?

“所以說「例無虛發」嘛,不砍中目標是停不下來的。”

“……”

趙正從荷花池裏面爬起來,全身溼淋淋的躺倒在岸邊的草叢上,說道:“就這麼讓他們走了?”

“打不過人家,還能怎麼樣?”菜根輕輕嘆息,說道:“他能放我們走,已經算是意外之喜了。”

“他們是什麼人?看樣子是鏡海大學的學生,兩個學生怎麼會有這麼好的身手?”趙正好奇的問道。

菜根眉頭緊皺,說道:“看不清楚。”

“連你的《鬼眼經》也看不清楚?”

《鬼眼經》是道門奇術,神目如炬,窺探人心。是人是鬼,一眼辨之。

如果連七師兄的《鬼眼經》都看不明白,那就證明此人非人非鬼,又或者修爲境界比七師兄高上太多,鬼眼難以入侵……

菜根滿臉的挫敗感,說道:“如果能夠看到他出手,就能夠了解他的門派路數……人家從頭到尾就擺了擺手,氣機都感受不到,能看出什麼?”

“那怎麼辦?找機會再試試?”

“找機會再試試。”菜根眉頭緊皺,沉聲說道。

原本以爲是一樁微不足道的小任務,沒想到竟然在鏡海這個地方遇到了這麼棘手的人物。

涼生,我們可不可以不憂傷2 不說和對方真正意義上的交手,甚至連人家天然的保護層都沒能擊潰,這樣的人物……當真像是預言所說的那般會給鏡海帶來災難?

星火焚城?星火是什麼火?

黑龍入侵?黑龍又是什麼龍?

這個世界上,又怎麼可能會有……龍?

還是說,預言裏面的「黑龍」代指的是某種可怕的生物或者邪惡的力量?

“七師兄……”

“什麼?”

“觀主他老人家……爲什麼爲你取名叫菜根呢?”趙正忍不住問出心中的疑惑。畢竟,菜根這個名字實在是太「菜」了,說出來就很弱已方氣勢。

譬如別人的出場臺詞都是「常山趙子龍在此,誰敢撒野」?威震全場,羣雄喪膽。

七師兄的出場臺詞是「雲夢山菜根在此,誰敢撒野」?

怕是這臺詞喊出來,那些原本沒想撒野的人都忍不住想要「野一野」。他們不僅撒野,甚至都想着「撒嬌」了。

“你知道的,觀主他老人家性子懶散,所以爲撿上山的弟子取名字全靠抓週。”

“抓週我知道,我們那裏的孩子滿一週歲的時候都要抓週,毛筆、算盤、錢包、勺子滿滿當當擺一地,孩子撿到什麼就證明他長大了對哪一行感興趣……”

菜根點了點頭,說道:“大師兄抓了個包子,所以他就叫包子。二師兄抓了把小木劍,所以他就叫木劍。三師姐被撿上山的時候,恰好是桃花盛開的季節,她的臉上落了一朵桃花,觀主就爲她取名叫做桃花……”

趙正恍然大悟,激動的說道:“七師兄,我明白了,你一定是抓了一把菜根對不對?”

菜根仰臉看天,眼睛裏面充滿了抑鬱和悲慟,良久,沉聲說道:“我抓了一本《菜根譚》。”

“……”

趙正也忍不住爲七師兄打抱不平起來,說道:“就算是抓了《菜根譚》,那也可以叫菜譚或者根譚…….”

趙正說不下去了。

他發現這兩個名字還不如「菜根」朗朗上口。

菜根明白了他在想些什麼,說道:“觀主也是這麼說的,所以他就給我取了「菜根」這個名字……菜根就菜根吧,沒想到我喜歡的女生竟然叫我……小菜…..小菜?我還有救嗎?這個名字弱爆了好不好?哪個女生會喜歡叫這個名字的男人?”

“小菜也挺好的啊。”趙正出聲安慰。

“哪裏好?”菜根高興的問道。

“小菜…….”趙正咬了咬牙,答道:“聽起來比較下飯。”

“……”

——

我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

解決了菜根和趙正,敖夜和敖淼淼朝着寢室室方向走了過去。

“我應該帶走他們的刀子。”敖夜說道。“他們的刀子磨的真不錯,很鋒利。可以送給達叔切金魚肉或者砍三腳獸的腦袋……”

“敖夜哥哥說的對,要不我們回去取刀子吧。”敖淼淼出聲附和。只要能夠和敖夜哥哥在一起,讓她做什麼都行。再無聊的事情她都甘之如殆。

“算了。”敖夜出聲拒絕,說道:“那些刀子都見了血,用來切肉會有一股血腥味,破壞肉的質感,達叔會不高興的。”

“敖夜哥哥真是體貼入微,難怪達叔最寵你。”

“這是一個龍王應有的職業素養。”敖夜輕輕嘆息。生爲龍王,責任重大。每時每刻都在爲龍族子民謀取福利。

“敖夜哥哥真偉大。”敖淼淼雙手捧心,眼睛裏面冒出小星星。

“偉大談不上,我只是做了一點兒微不足道的小事情。”敖夜說道。“只是,這些賒刀人找上門,終究還是一樁麻煩事……”

“要不……”敖淼淼故作兇惡的作了一個「奶兇奶兇」的抹脖子動作。

敖夜搖頭,說道:“他們不是什麼壞人,相反,還爲人族做了不少好事。像他們這種不求因果,傻乎乎的一心爲人類做好事的人已經極其罕見了。不然的話……再說,不殺只有兩個蠢貨在後面跟着,殺了的話就會引來一羣老怪物。你忘記當年你失手打死一個穿飛禽服的傢伙,結果那些人無休無止的來刺殺我們,攪得我們不得安寧,只得搬家……”

“那怎麼辦?”敖淼淼擔心的說道。

“最壞的結果是什麼?”敖夜反問。

“搬家。”

“所以,我們有什麼好擔心的?”敖夜說道。

龍族願意以和爲貴,如果有人非要讓他們跪,那他們也不介意砍掉他們的腦袋或者打斷他們的腿……

無非是麻煩一些再搬一次家而已。

敖淼淼瞬間高興起來,說道:“哥,夜黑風高,細雨綿綿,我給你跳一曲櫻花舞吧?”

“……”

敖夜伸手揪住敖淼淼的耳朵,輕輕一甩,就把那隻透明三角龍給丟飛了出去。 「戚少,你知道煉丹我還行,這破除結界,可就要看你的了!」見狀,大家自然也無暇在關心李逸晨的問題。

「張兄客氣了,誰不知道你早在數年前就煉化了天罡火源為本命真火,一會說不定還得你多出力才是!」戚少輝卻是立刻回應道!

雖然星辰盟與丹道谷乃是不同的兩個勢力,不過兩年前,戚少輝曾經前進過丹道谷求谷,雖然當時是由張豐建的師尊為戚少輝煉的丹,但兩人相識之後到也有幾分性情相投的味道,後來更是引為至交,說起話來自然也要隨意得多。

這也是為何兩人如今站在同一陣營的原因,否則以戚少輝的身份哪怕是他要獨立按一個團體,估計也會有不少人願意與他同路,畢竟星辰盟雖然一直不顯山不露水,但所有人都知道,其勢力絲毫不弱於天崖海閣中的一流勢力。

「別把我捧得太高,否則一會無功而返,那可就丟人了!」說起自己的本命真火,張豐建內心也是充滿著信心!

天罡火源,乃是火源排行榜中排名第十八的火源,以張豐建的身份還不可能接觸得到這個級別的東西,此乃他師尊袁正無意中發現,而他師尊當年已經煉化了火源榜排名第二十一的火源,不捨得再自己煉化浪費,才讓張豐建去煉化天罡火源!

過程雖然苦不堪言,哪怕此刻回憶起來,張豐建的身體也會忍不住一陣顫抖,但巨大的痛苦換來的同樣是不錯的回報!

憑著天罡火源修鍊出的本命真火,無論是克敵制勝,還是御火煉丹,張豐建都明顯處於同輩弟子的前列,此刻面對著眾人久攻不破的結界,張豐建雖然嘴上謙虛著,但其實還是對自己的本命真火有著極大的信心。

「張兄若是再過份的謙虛可就是驕傲了!」當即也有人附和道!

「好了,大家都一起過去看看吧,誰有手段都不要吝嗇,只要搶先打破結界,我們才能賺到十二個時辰!」一番客套之後,張豐建也把話題拉回到正事之上。

此言一出,大家也收起各種客套,開始向著城堡入口的結界走去!

兩個時辰說短不短,但說長也不算長,但面對的是近兩百年來都不曾被破開的結界,其實誰都沒有絕對的把握!

靠近結界,各種精神力、目光,眾人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結界之上,不過一時之間誰也沒有貿然行動。

「怎麼樣?」想到之前自己引起的麻煩,之次黃靈兒問李逸晨到十分小聲!

李逸晨卻是微微有些搖起頭來!

「你也沒辦法?」黃靈兒眼中不由閃一過絲失落,因為此刻在她的心裡,此地對於結界最為了解的人絕對非李逸晨莫數,若是李逸晨都沒辦法,估計其他人也不可能有辦法。

「辦法到不是沒有,不過時間不夠,等下一次再輪到我們的時候再來破開吧!」對於黃靈兒李逸晨到也沒有什麼好隱瞞的,說話之間已經拿出晶玉開始在手裡刻畫起來!

靠近結界,趁著大家的精神力都在掃向結界的時候,劍靈自然也沒有放過這個機會,不過一番探試之後卻得到的結論卻是,雖然他知道穿行結界的步法,但因為布下這個結界之人手段非常高明,其中有數步所需要的速度至少要有天人境中期甚至後期的速度,李逸晨哪怕如今對於逍遙遊的身法已經有了極深的領悟,但是受到修為的限制,仍然不可能達到這樣的速度。

不能穿行,那就只能強行毀去結界,不過這個結界非同小可,在若是單純的以外力破之,那麼達不到天人境後期的力量根本起不到作用,如此一來李逸晨現在修為自然也做不到!

哪怕是藉助劍靈之力勉強爆發出這般力量,破開結界,那麼李逸晨的身體也會因為強行催動超越身體承載的力量而進入極度虛弱的狀態!這樣的情況對於如今的環境顯然無論是李逸晨還是劍靈,肯定都不可能選擇這樣的方式。

如此一來,再想破開結界,那就只能藉助陣法之力,以李逸逸晨如今的陣道再加上劍靈的指導,想要布置出完善的天人階高級攻擊陣法顯然也是極其困難,但好在結界並非人類,他就在那裡一動不動,所以李逸晨如今布置的陣法只需要將力量集於一點暴發並且引向結界,這難度自然也就降低了許多。

「等下一輪?這樣會不會被其他勢力所破開?」黃靈兒不由有些擔心地說道。

「這也沒辦法啊,反正這一輪對於我來說時間根本不夠!」雖然知道這個結界之後應該有著價值不低的機緣,但對於李逸晨來說,這個城堡的意義僅僅只是通往斷魂崖的通道而已,若是真被別人打開,他到也可省去一番手腳。

他現在之所積極,那是因為他從劍靈那裡得到這個結界的強度之後擔心若是自己不出手,其他人根本無法打破結界而浪費自己的時間而已。

此刻大家都在忙活著,除了方雨軒和邱曼青之外,其他到沒有誰再注意到黃靈兒與李逸晨的談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