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哥,我,我是不是在做夢啊?」

霸王扭頭,湊近白俊傑的旁邊,側著身體,小聲的問道。

「做你妹的夢,你不還有一個表妹嗎?老子不管你用什麼辦法,一定要讓你表妹給林少當媳婦兒,就算是小的都行知道嗎?」

白俊傑咬著槽牙,目光無比堅定的說道,他從被林逸暴打,到現在這才過去了多長時間啊!可林逸給與他的震驚,意外,卻實在太多了。

他現在就算是用腳指頭想,也能知曉,林逸絕對不是一般人啊!

坐在家主位上的齊盛,下意識的抬起手臂,接住了那一枚儲物戒指,當看到裡面那堆積如山的靈晶,便是他整個人都抑制不住的吞咽了一下口水啊!

豪!

實在太土豪了!

最少,他齊盛活了這多年,去也沒有見過幾個如此土豪的人啊!

「父,父親,真的有一百億靈晶嘛?」

齊敏的面色已經變得無比的難看了,本以為今天能夠好好的羞辱一下林逸跟她的這個便宜姐姐,可現在看來,很明顯,一個弄不好的話,被羞辱的很可能就是他了啊!

齊盛面色複雜的點了頭。

周磊見狀,也是面色驟然一變,如同被人抽了兩個耳巴子一般的難受,窘迫啊!

周家在太白天的確是叫得上名號,他也是周家唯一的繼承人,可那也不可能給他一百億靈晶,給他這麼幾十件的先天寶貝啊!

他引以為傲的身份跟地位,在瞬間變的無比可笑起來。

七爺,寵妻請節制 「瑪德,怎麼不小心拿多了呢?」

林逸撇嘴,有些不滿的嘀咕道,隨後抬頭看著齊曉雪溫柔的笑道:「既然拿多了,那就代表我多愛你幾次好了!這些東西都送給你,當做結婚的聘禮!」

「什麼?全都送了?」

每個人的腦海再度一震啊!

明明都說好了,只要十億靈晶,十件先天至寶就可以搞定了。

可現在,林逸竟然要把這一筆驚人的財富都送出去?

這是傻了?

還是說,他真的有錢到了一個讓人無法想象的地步?

「夫君,不,不用這麼多的!」

齊曉雪有些結巴的哆嗦道,她知道林逸身上的修行資源有很多,可同樣,她也很清楚林逸得到這些修行資源付出了怎樣恐怖的代價,可以毫不誇張的說,他的每一步幾乎都是在危險之中走過,每一步稍微走錯那都是萬劫不復。

「無妨,你是我的女人,我不疼你疼誰呢?資源以後我有的是辦法搞,可媳婦兒就只有這麼一個,若是錯過了,你讓我上哪裡去找?」

林逸盯著齊曉雪一臉深情的笑道,這些先天至寶雖然不俗,可對於現在的他來說意義不大了,他已經有了破軍三件套跟混沌至寶盤古幡。

只要再找到最後一件破軍靴子,那他的法寶幾乎也就齊全了,靈晶什麼的他也無法在短時間內煉化那麼多,留著也純屬無用之物,到不如送給齊曉雪,讓齊曉雪提升修為。

重生vs書穿之千瓣魏紫 「可是……」

「不用多說了!」林逸直接打斷了齊曉雪,隨後抬頭看著齊盛淡漠的問道:「不知,我現在是否可以成為齊家的乘龍快婿?」

「可,可以,可以!」

齊盛慌忙說道。

齊曉雪聞言,心頭的大石頭也在一瞬間落下,漂亮的雙眸之內全部都是林逸,小手也絲絲的抓住林逸的大手,此時,林逸就算是讓她去死,她恐怕都不會有絲毫的遲疑吧!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氣了,以後若是讓我知曉,誰敢欺負我林逸的女人,上窮碧落下黃泉,我都必殺之!」

林逸眼睛猛的一瞪,宛如風暴一般恐怖的殺機瞬間瀰漫整個議事大廳內,便是強悍如大長老,此時都有種頭暈目眩的感覺,彷彿置身於血海之中一把,直接把他嚇的面色大變,哪裡還能不明白,以林逸的實力,若是想要殺他,恐怕只需要一招半式就可以了。

「呵呵,賢婿放心,只要我不死,在整個齊家就不會有人膽敢欺負小雪,來人,準備晚宴,今日,我要宴請我的賢婿,以及白家公子跟霸王吃飯!」

齊盛深吸了一口氣,壓下心頭的震驚,高聲喊道。

「是!」

馬上有下人恭敬的回答。

「諸位,請!」

齊盛起身,無比恭敬的笑道。

只是,在場眾人卻無一人膽敢妄動,白俊傑跟李霸那可是被林逸暴打過的人,林逸不動,兩人不敢動。

至於齊敏跟周磊,現在,簡直就像是過街老鼠,自然不敢廢話。

大長老一行人,此時看向林逸的目光也是充滿了濃濃的畏懼,以至於齊盛這個齊家的家主,在放話之後,整個議事大廳一下子陷入了詭異的尷尬之中,竟然無一人膽敢動身。

林逸見狀,挽著齊曉雪的小手,看著溫柔笑道:「走吧!我這肚子也餓了,嘗嘗你們太白天的美食!」

「好,要不雪兒親自下廚如何?」

齊曉雪看著林逸猶如吃了蜂蜜一般,抿嘴甜蜜的笑問道。 「不用,我看你那妹妹生的乖巧可人,我想他的手藝應該不錯。」

林逸淡淡的冷笑道。

可齊敏一聽,卻是面色一變,整個人都抑制不住的微微搖晃了起來,她可是齊家的小姐啊!金枝玉葉,平日里不要說是去廚房了,便是臟一些的地方都不曾去過,何談做飯呢?

只是,現在形式不由人啊!雖然,心中充滿了憤怒無助,可她卻不敢再開口了,白家的公子哥她招惹不起,李家的霸王她更招惹不起。

那就更不用說能夠力壓這兩人的林逸了,現在,林逸雖然還只是齊家的女婿,可他在齊家的分量,甚至比家主都要恐怖,就算是給齊敏十個膽子,她也不敢說一句話廢話啊!

當即,一行人離去,可齊敏跟她的得意夫君卻是一臉尷尬的愣在原地。

半個小時后,一道道精美的食物送進了客廳內,其中還有不少是齊敏親手所做,雖然賣相不怎樣,不過倒是把齊敏弄的灰頭土臉,狼狽不堪到了極致,倒是讓林逸心中的不爽減少了一些。

「齊敏,機會我每個人都會給,能不能把握住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你跟小雪是姐妹,小雪跟整個齊家同樣有血緣關係,所以我希望你們在心眼裡把她當成一家人。」

林逸放下手中的筷子,盯著灰頭土臉的齊敏,神色冷漠的說道。

「是,是,姐夫放心,我,我保證以後一定會對姐姐好的!」

齊敏就像是一個做錯事的小孩子,慌忙盯著林逸保證到。

「既然是一家人,我當然也不能吝嗇了,你把林家的修行功法拿出來!」

林逸扭頭目光落在了自己便宜老丈人齊盛的身上,傲然的說道。

齊盛聞言,眉頭微微一皺,心裡有些不爽了,修行功法可是一個家族的根本,齊家的修行功法更是奇特,否則,也不至於在太白天內雄霸一方,若是貿然拿出來,他這心裡還真有些不甘心。

只是,不拿,以林逸今天表現出來的恐怖戰鬥力,那後果顯然也同樣是無比沉重啊!

「你放心,就你齊家這區區的修行功法,本少還不曾放在眼裡,我讓你拿出來,只是為了幫你修改一下,提升一下功法的威力,僅此而已!」

林逸似乎看穿了齊盛心中的想法,神情越發傲慢不屑的冷笑道。

什麼?

整個客廳內的眾人一聽,個個都是眼睛一瞪,一臉的震驚之色啊!

修改功法,這,這實在太狂妄,太逆天了吧!

任何一門功法的誕生,那都是經過無數的機緣,無數的鮮血才凝聚出來的,一種能夠傳承萬古的功法,那更是千萬年難得一遇,可現在,林逸竟然敢在這裡放言要幫齊家修改功法?

便是白俊傑跟李霸兩人,此時都是瞪著眼睛,一臉的不敢置信之色。

至於其他作陪的李家長老,此時更是愣住了,甚至都有些在心裡懷疑,林逸是不是腦袋有點不正常了,修改齊家的修行功法,便是那些進入戮仙之境多年的超級老怪物,恐怕也不敢放言吧!

不過齊盛一聽,林逸不是覬覦他齊家的功法,這心頭倒是悄悄的鬆了一口氣,隨後,從自己的儲物介質中拿出一枚玉簡,這玉簡通體淡紫色,釋放著一層朦朧的紫光。

這玉簡一出,整個客廳內頓時就多了一股荒古,宏大的氣息,彷彿,一下子處於了傳聞中的荒古之中一般。

白俊傑跟李霸兩人的神色也在瞬間凝重到了極致,兩人都是極有來頭之人,見多識廣,自然能夠看出來這紫色玉簡的不同凡響。

「林逸,這便是我齊家雄霸太白天的功法,你看看有什麼地方需要修改的,不過也不用太過在意,畢竟,這也是齊家傳承幾萬年的功法了,經過歷代強者修改過的。」

齊盛盯著林逸淡淡的笑道,實在是林逸的氣焰太過囂張跋扈了一些,如果能夠利用這齊家的祖傳功法,來打擊一下林逸的氣焰,在齊盛看來,到也算是一件好事兒。

「一共需要修改的地方有二十四處!」

可齊盛的話音剛一落,林逸的生意卻再度響起。

「什麼?二十四處?」

齊盛瞪著眼睛,不敢置信的盯著林逸尖叫了起來,隨後,慌忙說道:「賢婿,這修改功法,可不是兒戲,一定要經過認真的推敲,否則,可是會走火入魔,讓人丟了性命的啊!」

齊盛聞言,坐不住了,慌忙起身盯著林逸焦急的解釋道,他是真的有點害怕,林逸不著調,直接把他們齊家祖傳幾萬年的玉簡給弄壞了。

「呵呵,岳父大人放心,我不會坑你們的,這樣好了,齊家功法第一段是讓人進入仙人之境的,你找個已經修行了功法的人,按照我的法門突破一下不就知道效果如何了?」

林逸拿著玉簡,盯著齊盛咧嘴淡淡的笑道。

「什麼?直接突破?」

齊盛一聽,這心裡頓時就放棄了,依然明白,林逸是在瞎胡鬧了,突破哪裡有那麼好突破呢?幾乎都是提前做好準備的,現在隨便找一個人就想要突破,這不是把修行當成了兒戲嗎?

不過林逸的修為來頭不俗,齊盛雖然不爽,倒是不敢多說什麼,當即看著站在門口的下人說道:「你去找一個修行了齊家心法的仙人之境弟子過來!」

「是,家主!」

下人聞言,不敢質疑,急忙轉身走了出去。

不一會兒的功夫,一名梳著兩個馬尾,穿著普通的女子便神情拘謹的走了進來,她的境界赫然是仙人之境中期的修為。

「小鵝,見過家主,見過姑爺,見過兩位小姐,矚目,姑爺!」

小鵝雖然緊張,不過這大家族的規矩倒是還不曾忘記,恭敬行禮道。

「好,小鵝,你現在什麼都不要向,按照我說的功法在這裡打坐修行!」

林逸起身,走到了小鵝的面前,抿嘴,淡淡的笑道。

小鵝聞言,看了一眼林逸,急忙恭敬的點頭,「是,謹遵姑爺吩咐!」 話落。

小鵝便乖巧的在眾人的面前盤膝而坐,開始按照她掌握的心法運轉靈氣修行。

林逸見狀,也不墨跡,直接當著眾人的面兒把自己對於功法的意見說了出來,讓小鵝按照他所言的運轉軌跡進行修行,反正,白家跟李家這兩大家族的功法肯定是比齊家的要好上一些,他倒也不擔心泄露功法。

再者,他後面的功法,他也都做了一些改變,就算是有隻言片語流傳出去,對齊家來說也無傷大雅。

小鵝聽著林逸的吩咐,雖然心中有些擔憂,不過倒是不敢多說什麼,畢竟強者為尊,她只是一個下人,哪怕是能夠修行齊家祖傳功法的嫡系子弟,在林逸這麼一個幾乎把整個齊家都弄的雞飛狗跳的大佬面前也沒有任何的話語權。

當即,小鵝便緩緩改變自己元轉功法的軌跡,隨著功法運轉的軌跡一變,頓時,一股虛無縹緲的氣息就驟然從小鵝的身上當蕩漾開來。

整個客廳內,所有齊家子弟都是眼睛猛的一瞪,驚訝十萬分的看向了小鵝。

變強了。

雖然提升不是很明顯,可他們依舊能夠感受到小鵝的氣息的確是比之前恐怖了,最少,恐怖了百分之二十啊!

這個苗頭,頓時就讓所有人都忍不住眼睛一亮,激動不已啊!如果林逸真的能夠修改功法,讓他們齊家每個人的戰鬥力都提升百分之二十,那以後在整個太白天,齊家的身份地位可就要提升許多啊!

要知道,但凡是能夠排上名的家族,彼此之間的實力差距可是咬的很緊的,只要有一丁點兒的提升,隨時都可以讓自己宗門的排名往前跳躍好幾個名次,更不用說這百分之二十了啊!

可跟眾人的激動開心相比,林逸此時卻是眉頭微微一皺,面帶一絲不悅之色,嘀咕道:「怎麼可能只提升百分之二十呢? 一念成婚 這完全不應該啊!」

「唰唰!!!!」

眾人一聽全部都扭頭不敢置信的看向了林逸,百分之二十已經讓他們激動的不行了,可聽林逸這口吻,似乎,還能夠提升?

「小鵝,逆轉三焦,斷陰陽,八荒六合,訴衷腸,另外神魂也動起來。」

在眾人不敢置信的目光中,林逸卻是神色凝重,再度開口說道。

「是!」

小鵝聞言,也不敢遲疑,此時她同樣能夠感受到自己修為的提升,這對於一個修士來說,簡直就是天大的好事兒,當即,靈氣再度按照林逸的吩咐開始瘋狂的運轉起來。

這一動,霎時間,整個客廳內風起雲湧,方圓數百米內的靈氣都像是水面一般蕩漾起一道道漣漪,瘋狂的朝著小鵝的體內蜂擁而去,不但如此,小鵝的氣息也在這一刻明顯又有了一個恐怖的提升。

「百分之三十了?」

齊盛瞪著眼睛,激動的全身顫抖,尖叫了起來。

「還,還在漲,他的氣息還在漲!」

大長老也是抑制不住的在顫抖啊!

光是提升百分之三十的戰鬥力都已經足以讓齊家成為這太白天數一數二的存在了,齊家百年大計,也能夠輕而易舉的完成了,可現在,小鵝身上的氣息很明顯壓根兒還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啊!

李霸跟白俊傑兩人,以及他們帶來的隨從,此時一個個也是目瞪口呆,不敢置信的看著眼前的一幕,若不是親眼所見,就算是打死他們,他們也不敢相信,這個世界上竟然會有這麼恐怖的存在啊!

僅僅只是花費了片刻的功法,就把一個宗門傳承數萬年的功法給修改了,不但如此,功法的威力竟然還提升了百分之三十,這事兒說出去,恐怕整個太白天也沒有幾個能相信吧!

「百分之四十了,百分之四十了!」

齊盛激動的鬍鬚都忍不住顫抖了了起來,多年的養氣功夫跟涵養,在這一刻直接被拋到了九霄雲外啊!

實在是這個數字太過驚悚了,甚至堪稱是恐怖啊!他做夢也想不到齊家竟然會迎來這麼幸運的一天。

至於林小冰,張桂芳,此時也被小鵝釋放出來的氣息驚呆了,以至於愣在原地,都知道該說什麼好了,林逸今天是第一次來到齊家是斷然不可能跟小鵝串通的。

而且,小鵝的修為如何她們也同樣非常清楚,正常情況下是絕對不可能爆發出如此逆天的氣息。

林逸聽著自己便宜岳父那激動的聲音,嘴角抑制不住的浮現了一抹淡淡的笑意,輕聲說道:「好了,提升百分之四十倒也差不多了,主要是你們這功法實在有點弱了,我又沒有系統的研究過,短時間只能修改到這種地步了。」

功法弱?

客廳內的眾人一聽,全部都是眼睛一瞪,愣住了。

竟然有人敢說齊家傳承幾萬年的功法弱?

如果是沒有發生小鵝這件事兒之前,恐怕齊盛都要忍不住找林逸的麻煩了,可現在,呵呵,在林逸這麼一個驚艷萬古的妖孽面前,貌似還真是有點弱啊!

「好了,這是我修改好的完整版,你拿著吧!以後所有人都按照我修改過後的修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