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懶得為一千塊跟永年哥爭了。」

「哈哈,說實話,三喜,我覺得你釣魚是一把好手啊,這回,能拿個名次,呵呵」

「到時候看吧」

「」

連崔老,也覺得小宋釣魚很不錯,表示比賽的時候,他要去省城一趟,看看比賽。

這倒是有趣的事情,也就這麼定下來了。

宋三喜離開崔家后,崔永年就登陸報名網址,把兩人的名報上了。

這精英邀請賽,接連三天比賽,角逐的項目有總條數、總重量、單尾重量等等,獎金在尋常人來說,挺豐厚的。

畢竟,這世界上,釣魚有時候就是普通人的一種愛好。

但,有人能把愛好變成飯碗,釣魚大師也是蠻多了,靠的就是打比賽賺錢,有了好名次,做廣告代言什麼的,都是錢啊!

崔永年和宋三喜,也就純玩個票而已。

有點意思的是,這一夜十二點。

顧東在辦公室里結束了工作,對於中海辦公大樓、體育場的設計初出模型了,他很滿意。

然後打開網頁,看看新聞什麼的。

居然,就翻到了鳳凰湖國際釣魚精英賽事了。

一看報名頁面,嘿!

居然有宋三喜!介紹是中海民間垂釣高手!

顧東這就笑了。

「民間高手?什麼玩意兒?不知道我顧東,釣魚才是真正的高手嗎?」

隨後,顧東直接報名,網絡繳費成功。

與宋人渣之間對決,果然是全方位的,寸土必爭。

所以,連夜,他給阿龍打電話。

「你馬上回燕京一趟,把我最好的釣魚裝備拿來。別忘記了,我的那些小葯,全部帶過來。」

阿龍愣了一下,「顧少,想釣魚了?」

「不是,是因為鳳凰湖精英賽,宋三喜也要參加,我得讓他見識一下,什麼叫做高手。」

阿龍:「」

這都是什麼嘛?

顧東真是處處想跟宋三喜較量嗎?

唉,得得得!

釣魚這一塊,有最精優的裝備加持,怕是顧東還真可以贏一局吧?

阿龍連夜起飛,回燕京。

而宋三喜,當然不知道顧東有這麼個打算。

他回到家,晚上十點了。

家裏院子,依舊有些冷清。

想着孩子們開學馬上一個月了,就明天,月假了。

他覺得,總算是又要熱鬧幾天了吧?

說實話,是真的想這些寶貝們回家呢!

不知道明天晚餐,蘇有容能回來嗎?。 此時留下的劇組成員有點面面相覷,這是什麼鬼?哪裏來的這股妖風?這特么是搞事的節奏啊。

「幸好這裏就是醫院,應該不會有什麼大事,可千萬別出什麼事啊?」有人喃喃道。

「導演呢?導演去哪了?」

「跟進去了呢!出了這麼大的事,可不得進去看着。哎,你不知道,這人可是當初吳製片領進來的,劇組都開工了,才進組,而且隨便安排了一個職務,就在劇組混日子,你說說這是不是有什麼背景?」

「是啊,你說咱這劇可是華夏電視總公司投資的,都已經預定上央視播出了,這劇都開拍了還能隨便塞人進來?」有人在旁邊附和道。

「是啊,你們沒看到製片人、導演還有幾位主演都對這人挺關照的嗎?能沒有關係?鐵定有關係。而且我還聽說當初這人就是追着俞菲鴻才進組的,聽說還是北電的學生呢,你看這些天兩人一直單獨相處不少吧?」

「有理有理,還是老兄你知道的多啊。」

「都特么別八卦了,這都出事了,你們還在這裏八卦?要是出事了,整個劇組都有責任,你們以為只是劇務組的過錯?趕緊都去幹活……」聽到眾人七嘴八舌八卦不停,知道事情輕重緩急的人出聲提醒道。

眾人聽了這話,也不言語,頓時作鳥獸散。

…………

「到現在還沒醒嗎?這都已經三天了……」

一道威嚴的聲音在病房套房外間響起,說話的人一身藏青正裝,四十多歲的樣子,大高個,身材偏瘦,神色剛毅,濃密的眉毛隨着眉頭皺起而更添威勢。

「爸,醫生都已經說過了,小弟身體上並沒有什麼大的創傷,頭部也檢查過了,沒有出血什麼的。估計當時是受到驚嚇陷入了深度昏迷,需要自己主動醒過來……」

這是站在旁邊的戴着金邊眼鏡的一位儒雅青年的聲音。這兩人有七八分相似,只是青年身上缺了時間以及地位帶來的那種氣勢沉澱,略顯青澀。

旁邊沙發上坐着的另一位青年也開口了:「是啊,我們現在只能在這邊祈禱了,最主要的還是需要小弟爭口氣,趕緊醒過來才好……」

「爸,大哥,你們要是工作忙就先回去吧,我工作清閑,在這裏陪着小峻吧……而且,裏面俞小姐也是一直在這裏陪着小弟呢。你們也到家裏看看,別讓爺爺和媽看出點什麼,過幾天要是還不醒,再跟他們說這事吧……」

這人一身休閑裝,眉目清秀,文質彬彬的,手中把玩這一款小巧的手機。要是有人識貨的話,肯定能認出這款手機是摩托羅拉掌中寶328C,全球第一款翻蓋手機,此時市場上並無售賣。

按照正常情況,這款手機要到明年一月才會向大眾開售,不知道這青年是怎麼提前搞到手的。

房間內一陣沉默。

~~~~~~~~~~~~~~~~~~~~

林東竣感覺自己的腦袋快要爆炸了,紅的、黃的、白的、黑的,各種不同的顏色衝擊着他的神經,腦袋裏面一陣陣天旋地轉,胃部也有些痙攣,想要嘔吐卻睜不開眼睛。

不就是在慶功會上多喝了幾杯么,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他的酒量向來是很好的呀。

能不好么?圈子裏混,天天陪投資人、製片各種酒桌上狂喝,喝好了人家才拍板,給你的片子投錢。這酒量,也是一天天給鍛鍊出來了。

這次該不會是買到假酒了吧?林東竣心中不覺罵起了制售假酒的人渣們,他已經打定主意回頭一定要投訴這家酒店。

好不容易自己的電影大賣了,雖說票房才剛過億,在這個十億大爆的年代不怎麼起眼,可對一個已經失敗了兩次的導演來說,能有一部票房過億的片子真不容易。

要是這片子再賠了,他估計自己在這個圈子是混不下去了。雖說自己之前賠掉的兩部片子都是小成本電影,每部投資都只有幾百萬。可是幾百萬也是錢吶,又不是大風刮過來的。

要是連續糊掉三部片子,得,趕緊捲鋪蓋滾蛋吧!

想到他這次終於憑藉兩千萬的成本拿下了一億的票房,等到下映至少還能再增加一千多萬的票房,總算是替投資人掙錢了,心裏別提多揚眉吐氣了。

哥也是有作品的人了!

這次慶功宴上看着眾人對自己的吹捧,不管真假,心中別提有多興奮了。

哥們終於翻身了!

心中頓時一陣舒爽,哥們終於要起飛了,不覺想要狂笑幾聲,連腦袋的陣陣疼痛也顧不上了。

~~~~~~~~~~~~~~~~~~

坐在病床邊的俞菲鴻神色有點憔悴,眼睛紅彤彤的。這三天來她自責了很久,要不是她執意要林東峻陪她的那裏說話,也不會遭遇這種意外,而且林東峻還是因為救她才一直昏迷不醒。

都三天了,林東峻身體機能都正常,就是沒有轉醒的跡象,她這幾天都無顏面對林東峻的父親和兩位哥哥,幸好人家家教好,也沒有對她惡言惡語,允許她繼續陪在病床前。

不過她心中已經打定了主意,要是林東峻真成了植物人,醒不過來了,自己就照顧他一輩子又何妨……

她痴痴看着病床上的男子,臉色有點蒼白,鼻樑挺直,眉毛如劍,這樣的美男子,在外邊不知道有多少女孩喜歡呢?可是為什麼偏偏對她有好感呢。兩人的相遇是這一切悲劇的源頭,她心中有點自怨自艾。

不過他們家的基因可真好,父親和三兄弟個個俊朗儒雅。而且,從這幾天的接觸來看,他們家也是富貴人家。

第一次見到這位中年人是在華夏電視總公司的幾位領導和《牽手》電視劇的製片、導演的陪同下,這才知道他竟然是林東峻的爸爸,她可是在電視上看到過這位中年人好幾次呢。

仔細看起來,這兩人的確有六七分相似呢。

咦,不對,我剛看到了什麼?林東峻的嘴角扯動了一下,他想說話還是什麼?

俞菲鴻心中頓時激動了起來,猛地從椅子上站起來,伏到床頭,雙手捧著林東峻的臉頰,叫喊道:「小峻,小峻,醒醒,快醒醒,能聽到我說話嗎?」

這聲音越喊越大,頓時套房外面的三人也聽到了,一起涌了進來。

「怎麼了?小峻醒了嗎?」林父首先開口問道。

「他的嘴角剛才扯動了幾下,我看的很清楚。不過我叫他,他又沒有動靜了……」俞菲鴻神色激動,眼睛有些發紅,語氣也有點哽咽。

眾人聽到林東峻剛才有了面部肌肉的動作,頓時精神就是一陣。有了變化總是好的預兆。

幾人圍在床頭,輕輕拍打這林東峻的臉頰,呼喚着他……

~~~~~~~~~

林東竣感覺沒有之前那麼難受了,腦子仍然有點懵,胃部的痙攣弱了幾分,不過身體還是不聽使喚。有人好像在耳邊呼喚自己的名字,還在打自己的臉,呀,可真痛啊……

這是哪位哥們啊,怎麼這麼不尊重導演?導演的帥臉是能隨便打的嗎?不給我喝醒酒湯就算了,使勁打臉這算什麼事啊?可別是趁著哥們醉酒肆意報復啊……

不對啊,這劇組裏我應該沒得罪過誰啊……哼哼,可別讓我知道你是誰,不然小心哥們下次給你小鞋穿……

林東竣嘗試着一次次睜開眼睛,努力了好幾次,終於睜開了一道縫,不過在光線的刺激下,又趕緊閉上了眼睛。 回到32層封燁霆的別墅后,顧微微倒頭就睡。

直到第二天早上十點多,她被廚房裡一陣叮鈴咣當的聲音吵醒。

她下意識警覺了起來,她想過可能是保姆,甚至連封燁霆連夜趕回來的可能性都設想過了。

可等她綳著神經走出去一看,發現在廚房裡忙活的竟然是外婆徐金鳳!

顧微微又驚又喜:「婆婆,你什麼時候來的,我怎麼一點動靜都沒聽到?」

徐金鳳看見顧微微出來,連忙把燃氣灶上的火關小了一點,一直緊張地朝顧微微使眼色。

顧微微順著徐金鳳的目光看了過去,這才發現原來唐林一直坐在客廳角落裡。

婆婆的意思她明白,她是看自己沒裝傻了,怕這一幕被唐林瞧見了壞了事。

「沒關係的婆婆,你先忙著,我過去和唐特助說兩句。」

徐金鳳有些驚訝:「他知道了?」

顧微微點了點頭。

「好,那你快過去吧,我早飯馬上就做好了,你就等著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