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姐,要是混沌球能困住血煞子,那是不是說明混沌球的力量比血煞子更大?」羅陽又問。

「當然不是!」堡主冷道。

安靜了一會子,羅陽又硬著頭皮繼續打探混沌球的使用方法。

即使羅陽不想問,血煞子也逼著他問。

「藤姐,如果將血煞子裝進了混沌球,還能放出來么?」羅陽問。

「你不必要知道!」堡主冷道。

早就有心理準備,羅陽沒有多沮喪。

現今看來想從堡主的嘴裡問出想知道的答案,那並不容易。

除非能讓堡主吞服主僕丸,則還有希望。

但冒險係數也挺大的。

堡主的體質跟普通人不一樣,主僕丸對她是否有效,都還是個未知數。

腦筋轉了幾圈,羅陽還不能決定是否哄堡主吃主僕丸。

其實他有機會的。

畢竟堡主想恢復成人樣,羅陽只要將主僕丸說成是治病的藥丸,那就行了。

不過堡主是否會當場吃,則未可知。

想來想去,羅陽覺得不來都來了,試一試,或許單車能變摩托。

「藤姐,有一個好消息,我不知道該不該告訴你。」羅陽說道。

聽到說是好消息,堡主當然感興趣。

她沒開口,但從她那期待的眼神,便知她在心裡催羅陽趕快說出來了。 吃過晚飯,李沖本想找機會吃吃「豆腐」,可沒想到牛母說牛翠花連晚飯都沒吃,一直將自己鎖在房間里,還說不讓人打擾。

李沖聞言,苦笑的搖了搖頭。

看來這小丫頭是開始修鍊上了。

對此,他不禁有些後悔,萬一這小丫頭修鍊上癮了,哪還有時間理他啊,到時候告別手的夢想又破滅了。

無奈,李沖只好回去睡覺。

可翻來覆去,就是睡不著,沒辦法只好打開系統商店,胡亂的瞎看了起來。

不知不覺間,已經到了半夜三點多。

李沖打了個哈欠,看著天邊泛起的一絲絲魚肚白,這才有些睡意,連忙關掉系統商店,進入睡眠狀態。

當他醒來時,已經第二天上午九點半了,這還是馬宏打電話給他將他吵醒的。

馬宏說今天裝修結束了,讓他去公司看看。

李沖簡單收拾了一下,吃了點早餐,就開車出了門,趕往市商業中心。

說實在的,自從寫字樓的事情解決以後,李沖還一次都沒去過公司。

不得不說,這個老闆當的,還真不稱職。

望著過百層的超級寫字樓,李沖嘴角浮現一抹微笑。

如今寫字樓,已經沒有了一絲陰氣,陽光照在大樓牆體上閃爍著刺眼的光芒,使得周圍所有的建築都黯然失色。

「呼。」李沖輕輕吐了口氣,嘴角上挑道:「夢想,將從這裡開始。」

邁開步子,走進了大樓。

「敬禮!」兩名身穿制式服裝的男子,挺直著身子,站在旋轉門的內部兩側。

李沖有些驚訝,這兩人顯然是退伍軍人出身,氣質,動作假不了。

只是……大廈啥時候多了守衛了?

搖了搖頭,李沖走進了大堂。

可是他環顧四周后,頓時又忍不住驚訝。

一樓大堂裝修風格全部換了,以前是看上去很豪華,現在不光豪華,還很典雅,還弄了許多風水掛件。

「看來上次的事兒影響很大啊,連保安都換了。」李沖看向登記處,發現已經不是那個保安,而是一名容貌姣好的女孩子,短髮,顯得很乾練。

似乎發現李沖注視的目光,那名女孩子微笑道:「李先生您好。」

卧曹?

這一句李先生倒是給李沖弄的受寵若驚。

不禁好奇的走了過去。

「你好,怎麼這裡都變了?還有,你怎麼知道我姓李?」李沖疑惑道。

那名女孩子顯然受過專業的禮儀培訓,微微一笑,露出四顆潔白的牙齒:「這裡已經重新裝修過了,至於如何知道是您,是因為只要是入住這裡的公司法人,我們都有影像記錄。」

李沖恍然。

心裡不由得對大廈的管理者豎起了大拇指,這樣的服務,雖然都是一些細節,但有句話說的好,細節決定成敗,相信,即便大廈出過事情,以後也只會越來越好。

「你叫什麼?」李沖覺得這女孩不錯,忍不住問道。

女孩微微一笑道:「我姓林,李先生可以稱呼我小林。」

李沖微笑點頭,隨後轉身朝電梯走去。

站在電梯里,他不禁感嘆,想不到數日沒來,大廈從表象到服務,整個管理體系已經有了煥然一新的變化。

從一把劍開始殺戮進化 5、6、7……電梯門開,進來一個身穿超短裙的美女。

李沖禮貌性的點了點頭,可沒想到換來對方一陣白眼。

尼瑪,有什麼了不起的,穿成這樣,搞不好是干小姐的。

李沖翻了翻白眼,將身體靠在電梯的一側。

此時,電梯里只有他們兩個,李沖能夠清晰的聞到對方身體上香水的味道。

很香,充滿誘惑。

尤其是那宛如蛇身的腰肢,圓潤的翹臀,以及那模特般的身高,都是讓李沖忍不住心頭微盪。

如果能用一個詞語形容,那便是極品尤物。

那麼穆亦漾 李沖看了一眼,這位冷傲的尤物小姐,竟然也是18樓,和他一個樓層。

「我在18樓開公司,你呢。」李沖沒臉沒皮的搭訕著,完全忘了方才對方回給他的白眼。

尤物小姐撩了撩頭髮,上下打量了李沖一眼,眼中閃過一絲鄙夷。

「你開公司?得了吧。」

李沖眨眨眼,也沒生氣,反而笑道:「怎麼?我不像開公司的?」

尤物小姐雙手抱胸,嘴唇動了動,卻是沒有說話。

哎呀卧曹?還裝上了,行,你不理我,我也不理你。

李沖也抱著雙手,歪著頭一臉嫌棄。

15、16、17……

電梯穩穩的上升,可就在17樓上18樓的一霎那,電梯突然傳來一陣劇烈的震蕩。

「咣當!」電梯猛然停了下來。

突如其來的一幕,讓李沖和尤物小姐都懵了。

李沖還好,可尤物小姐害怕急了,連忙按著電梯應急按鈕,驚慌失措的大喊道:「救命啊,救命啊有沒有人啊!」

李沖聽到對方的大喊,心裡的一絲緊張反而消失了。

他抱著雙手,靠在電梯一側,嘴角露出一絲幸災樂禍的笑容。

「這什麼鬼電梯啊,怎麼突然壞了呢。」尤物小姐不斷的按著應急按鈕,但始終沒有亮,好像失靈了。

求救無果,尤物小姐顯然很焦躁,瞥了一眼李沖,道:「你是不是男人啊,還不想辦法出去?」

李沖聳了聳肩道:「能有什麼辦法,等人來唄。」

尤物小姐氣的直跺腳,拿出電話就想要撥電話求救。

李沖見此,說道:「別打了,沒有信號,我剛剛已經看了,還有,這是在電梯里,別跺腳,不然我們都有生命危險。」

尤物小姐急了,此刻也沒心思和李沖吵架,道:「那怎麼辦?總不能就這麼乾等下去吧。」

李沖隨意道:「放心吧,我們運氣不會那麼差的,不會像電影里來個電梯墜落的。」

可他的話剛說完,電梯突然轟隆一聲,猛烈震蕩。

「我靠,不會說啥來啥吧。」 無敵高手在都市 李沖驚訝道。

尤物小姐嚇的媽呀一聲,蹲在了地上,瑟瑟發抖。

李沖見電梯只是晃了一下又穩定下來,不禁鬆了口氣,看著被嚇壞了的尤物小姐,嘿嘿一笑。

「還好,電梯裡面有燈,不然……」

滋滋…..滋滋……

隨著李沖的話還未說完,電梯里的燈光詭異的閃爍,最後竟是直接滅了。

「你大爺,不會真這麼倒霉吧?」李沖這才想起,24小時的倒霉時間還沒過。 羅陽很清楚,若說出了口,不成功就要成仁。

這是關乎自己小命的事,不得不再三考慮。

見羅陽不往下說,堡主終於忍不住問道:「什麼好消息?」

羅陽說道:「藤姐,現在還沒有百分百的把握,請容許我先不告訴你,行不行?」

這是留後路。

不然待會若哄堡主吃了主僕丸,又沒有效果,那倒是一件麻煩事。

現今事先打了攔頭棍,事後就好說話些。

羅陽越是不說,越是吊起堡主的胃口。

「說吧!」堡主催促道。

「藤姐,我跟你說。這是特大喜訊。」羅陽笑道。

其實還在思考之中,不敢立即說出來。

說了,堡主就必定會問要藥丸。

若堡主把主僕丸要去了,又不當場吃,那就危險了。

主僕丸的秘密一泄露,羅陽就不得安生了。

「快說!」堡主都等不及了。

「待會再跟你說。」

羅陽拉住堡主的手,微微一笑。

不讓堡主說話,羅陽接著道:「藤姐,我跟你說。第一個好消息就是明日我可能會找出血煞子。」

來找堡主,不外乎是想打探出使用混沌球的方法。

當然,若能問出魂珠的使用方法,那就更好。

堡主淡淡道:「你不是還有別的好消息要告訴我?」

羅陽點頭,說道:「藤姐,我再找到一種藥材,就能配出藥丸,極有可能會讓你恢復到原來的樣子。」

經過再三思考,羅陽覺得還是小心為妙。

現今雖說拿主僕丸給堡主,她有可能吃。

問題在於,她也有可能不吃。

若不吃,羅陽都不知該怎麼辦才好。

是以,以防陰溝翻船,還是要謹慎。

「那要多長時間?」堡主問道。

「快則一兩日,慢則一兩個月。」羅陽說道。

堡主聽了,微微點了點頭。

拉住堡主的手握了握,羅陽說道:「藤姐,怎樣使用混沌球的?」

堡主警惕的瞅了羅陽一眼,說道:「你只要讓血煞子進混沌球,那就行了。」

這時,只聽血煞子的話音在羅陽的腦海里響起。

「我要殺了她!」血煞子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