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日大界主親臨……」

當那些宮主們看清楚來人之後,便是紛紛起身,布衣老者同樣也是十分恭敬。

十三宮的宮主,放在聯盟邊緣的大界便是絕對的大人物了,就像雲落並非是界主,但是她前往通

靈界接走羅征的時候,那通靈界界主對她也是畢恭畢敬。

但是界主的地位也是有低有高。

這落日大界主,在聯盟中的地位也是極高了,諸多界主之中也是屬於核心級別的人物,他一人便是執掌著十三天宮的十三大界,與其他幾位十分強悍的大界主在裡面之中的地位,算是僅次於天尊了。

儘管其他人物對這落日大界主恭恭敬敬,然而艾安心倒是沒有任何變化,她只是盯著那獎勵了。

聽到此人說獎勵由他來給,艾安心則便是問道:「你來給我獎勵?」

落日界主點點頭,望向艾安心的目光之中隱隱流露出慈祥之色,「是的,小姑娘。」

「我不叫小姑娘,我叫艾安心!」 掌心相期 艾安心糾正了他的話。

「好,好,」落日界主也是有些哭笑不得,隨即才說道:「我也是倉促而行,沒有備什麼獎勵,不過我這裡有三件寶物,也算是不凡,可以供你挑選。」

說完之後,落日界主輕輕一招手之下,自他的身前憑空閃現出三道光芒。

那三道光芒之中便是包裹著三件至寶……

其中的兩件至寶,都是一品神器,分別是一把雪白色的劍,和一把淡黃色的刀。

而最後一件,則是一件羽衣,不過那羽衣只是一件從一品的神器,但是防禦性的寶物,原本就十分稀有,這從一品的防具,價值也不在那兩件一品神器之下。

「這前兩件神器,都在寰宇萬靈碑上有名,雖然排名十分靠後,但也比一般的一品神器強大許多,至於這菱彩羽衣,乃是我無意中所得,也是一件很特殊的防禦性寶物。」

艾安心竟然沒有任何糾結,直接選擇了那件羽衣。

「你確定要挑選這件菱彩羽衣?」落日界主淡淡的問道。

「當然了!」艾安心笑道:「就這個好看點!」

這話一說出口,諸多宮主們臉上流露出無語的表情,能夠上寰宇萬靈碑的寶物,的確是十分貴重的存在了,這小姑娘卻只是按照外觀來挑選,未免太不當一回事了。

那菱彩羽衣自然是十分好看,看起來那羽衣便是極薄,但是在羽衣的表面折射出不同顏色的菱彩花紋,卻是給人一種如夢似幻的感覺,可是武者挑選寶物,都是以實用性的角度去考慮,怎麼能以外觀來衡量呢?

落日界主點點頭,伸手輕輕一彈,那一道光芒便是朝著艾安心飄過去,隨即艾安心徑自伸手從那一團光芒之中,將那菱彩羽衣抓取在手中,隨後單手一翻,羽衣便是披在了她身上。

她甚至還踮腳轉了一圈,落落大方,臉上浮現出微微得意的表情,她從來不懂的掩蓋自己的得意。

那落日界主則繼續說道:「能夠達到如此距離,估計用不了多久,春香閣就會過來要人了,卻不知肖道來是什麼意思?」

雲落打量著這個活潑的小姑娘,隨即開口說道:「肖道來既然肯將她送過來,接受薪火傳承的測試,自然就做好了打算,想必他也不會拒絕春香閣。」

「那就好,」落日界主點點頭,目光卻是望向那一念結界塔,臉上卻是流露出好奇之色,「這一念結界塔中,好像還有一人?」

雲落點點頭,「是,那是出自於我雲渺天宮的武者。」

「哦?」落日界主望過去后,神色也是微微有些詫異,「他竟然在一萬八千里,這個成績也是不錯了。」

一萬八千里,何止是不錯?,這已經平了幻海天尊當年的記錄了,而且羅征處於一萬八千三百里的位置,等於是超越了幻海天尊當年創下的記錄。

若是以往,又怎麼會用「不錯」兩個字來形容?

可惜的是因為艾安心剛剛衝出了兩萬八千里的記錄,領先羅征足足一萬里,所以羅征這個恐怖的記錄,也只能用「不錯」兩個字來形容了。

雲落細不可微的撇了撇嘴,才說道:「羅征,他似乎還在領悟之中,或許應該還會沖一衝……」

現在雲落也沒有把握了,此前雲落覺得羅征有可能破掉幻海天尊的記錄,這個預感的確是正確的!

只是現在雲落也說不好羅徵到底能夠衝到何種地步,她也只能說「還會沖一衝」。

艾安心也是望向一念封印塔,笑著說道:「嗯!羅征的這個成績已經是非常不錯了!應該還能沖一點距離,有可能破兩萬里!」

雲落則是淡淡的瞥了一眼艾安心,她也不太喜歡這女子如此驕傲,聽她言下之意,羅征是不可能衝破她的記錄了?

心中便是希望羅征能爭氣一些,只是破掉艾安心剛剛創下的記錄,難度還是太大了,不知為何,雲落心中也微微有些沮喪。

那落日界主則是說道:「那就看看這小子能否爭氣了,若是他也能破兩萬里的距離,我的獎勵自然也不會少,只是不知道這小子要參悟到什麼時候?在法則風暴之中參悟,卻是有些難度的。」

眾人也是眼巴巴的看著一念封印塔中的最後一人,從剛剛開始到現在,羅征就沒有挪動絲毫位置,卻不知他要參悟到什麼時候?

(謝謝元富,會煩的,茉莉,阿竹的打賞另祝大家五一快樂,玩的開心!假日還是會維持四更!) 其實這一次一念封印塔的結果,已經沒有太多的懸念了。

如果說曾經雲海天尊留下的一萬八千里記錄,是一座無法逾越的高山。

現在已經被艾安心成功翻越了,並且還穩穩的踩在了腳下。

而現在艾安心創造的這個記錄,則是一層天,那是一層不可能跨越的天!

除非你有翻天的本事,才有可能將這一層天翻過來……

羅征固然已經翻越了雲海天尊設置的那座大山,但沒有人認為,羅征能夠超越艾安心這個恐怖的記錄!

一萬八千里尚且是一個不可逾越的記錄,何況兩萬八千里?

只是羅征現在畢竟是一念封印塔中的最後一人,眾人的目光自然而然聚焦在他的身上。

時間不斷的在過去……

羅征在這一念封印塔中依舊一動不動,彷彿老僧入定一般,似乎在參悟著什麼。

艾安心撇著嘴,雙目之中閃爍著盈盈之光。

一萬八千里在一念封印塔中也是一道坎兒,一萬八千里之後的法則之力被壓縮到了極致!

所有的法則碎片濃縮在一起,形成一種黑乎乎的法則風暴。

當年雲海天尊止步在這裡,估計也是因為這黑乎乎的法則風暴的原因……

可是艾安心並沒有在這裡有絲毫停留,她開啟了玉門仙斗之後,幾乎沒有多想,只是一門心思的向前沖。

這些黑色的法則風暴雖然凌厲,可是拿她倒是沒有太多的辦法。

卻不知道這羅征如此參悟,又是什麼意思?

時間一個呼吸,一個呼吸的過去……

一炷香的時間……

半個時辰的時間……

一個時辰的時間……

兩個時辰的時間……

那些宮主與落日界主尚且還好。

他們都是經歷過無數歲月的武者,這點時間,對於他們來說真的如同白駒過隙,只是一個瞬間而已。

而廣場中的那些武者們,則顯得有些焦躁起來。

倒不是說他們沒有這份耐心?

冷傲影帝嗜寵妻 能夠修鍊到這個境界的武者,莫不是從一次次危機和枯燥的修鍊中熬過來的。

有時候一次閉關,便是以年來算,區區幾個時辰又算得了什麼?

只是薪火傳承並不是只有這一念封印塔,他們期待著接下來的試煉,在這份期待之下,時間自然過得是有些慢了。

「這羅徵到底在幹什麼?磨磨蹭蹭的,不是浪費大家的時間么?」

「沒辦法,羅征不從一念封印塔中處理,薪火傳承接下來,是不會開啟的……」

「哎,要繼續就快點!反正已經破掉了幻海天尊的記錄,差不多夠了,莫非他還想打破艾安心的記錄不成!」

幾千人這番抱怨起來,便是人聲鼎沸……

雲落那微微泛白的瞳孔之中,也是充滿了好奇之色。

羅徵到底在思索什麼?

「呼呼呼……」

劇烈的法則風暴在羅征的面前不斷地席捲著。

這些法則風暴是分層次的。

一千里的時候,法則碎片比較分散,很難凝聚在一起,即便凝聚之後,形成的也不過是一些細碎的法則之力,例如短小的風刃,細小的火球等等。

不過越過三千里之後,法則風暴中的碎片則是大規模凝聚在了一起。

越是往後面,凝聚的程度就越高,到了一萬里之後,那些法則大規模成型,產生的攻擊則更加恐怖,威力也更大。

而從一萬里到一萬八千里,這八千里中,法則風暴的威力只是不斷加強,但並么有發生根本的變化。

但是羅征眼前的這一片法則風暴,卻已經凝聚到了極致,五顏六色的法則聚集起來,看上去像是一片灰濛濛大霧。

乍看起來,這些法則風暴流動的速度慢了許多,似乎沒有此前那麼凌厲,但實際上因為各種法則壓縮之下,想要在其中前進則是更加困難。

然而,羅征停留在這裡,並非是因為這些法則風暴他無法通過,而是他發現這些高度凝結的法則風暴,竟然與他體內的混沌之氣十分相似……

「將所有的本源法則凝聚到了極致,似乎就變成了混沌之氣的雛形了,很像,真的很像……」

凝視著眼前的的空間風暴,羅征不斷地沉思著。

這空間風暴的本源法則,乃是幾位天尊交手的結果,他們將天地元氣轉化為法則之力,相互交織,壓縮,最終就變成了如此。

萬物,原本就是混沌所演化,而本源法則則是這寰宇之中萬物構成的根本……

想到這裡,羅征的目光輕輕一閃。

天地元氣,可以為修鍊真元體系的武者所奪……

按照這個道理,這些高度凝聚的法則之力,已經有了混沌之氣的性質,而自己如今是主修《混沌秘術》的第一人!

這法則風暴是否能為自己所掌控?

想到這裡,羅征再沒有任何遲疑,心中默念《混沌秘術》的法決,開始試著引動這些濃縮的「法則風暴」。

羅征丹田內的混沌之氣,乃是依靠師父所種下,然後慢慢陪煉而成。

而現在羅征並不是引動丹田內的混沌之氣,而是利用《混沌秘術》逆向運轉,如同真元體系的武者,將這些法則風暴當做天地元氣去掌控!

這種情況,便是羅征的師父也沒想到的事情,畢竟在寰宇之內,幾乎不存在混沌之氣。

但羅征也並非拘泥於形式之人,踏上武者之道最大的樂趣之一便是探索,何況師父本人也沒有修鍊《混沌秘術》,他既然選擇了這條路,就只能自己去領悟,自己去揣摩,自己去創造……

一個呼吸的時間之後,一道無形的波動從他體內擴張出來。

羅征雖然閉上了眼睛,但嘴角卻微微翹了起來,前方的法則風暴似乎被一種無形的力量所影響,朝著兩邊翻滾起來。

這灰色的法則風暴,原本就在不斷地翻滾著,只是翻滾的速度比較慢,雖然被羅征的《混沌秘術》所影響,騰騰翻滾的略微有些不自然,但是一念封印塔外的落日界主,還有雲落等諸多宮主,卻是並沒有看出什麼不妥。

很快,便是有人喊道:「這傢伙終於站起來了!」

「打算離開一念封印塔?還是……繼續向前?」

「他開始前進了……」

「居然用雙腿走路……」

「終於飛起來了……」

「速度還是很慢……」

「加快了,他的速度好快!」

「這……他還是沒有動用護體真元!似乎也並沒有運用什麼秘術,為何前進的速度如此快?」

「天啦……」

廣場一側的武者們,此前還是抱怨陣陣,現在卻再次沸騰起來,當然,這一次並不是抱怨羅征耽擱時間,而是驚嘆羅征前進的速度。

他現在的速度,便是比此前的艾安心還要快!

那些宮主們,這時候的臉色也十分精彩,特別是那落日界主,望著羅征臉上卻流露出思索之色。

此前艾安心能夠如此速度,衝刺到兩萬八千里,他可以找到合理的解釋,那就是因為玉門仙斗的存在。

但是現在的羅征,就這樣硬生生的衝刺,即便是落日界主見識之廣博,卻是無法猜測出其中的原因……

「這羅征的勢頭,似乎比剛剛的艾安心還要猛啊!」一位宮主驚愕的長大了嘴巴。

「猛則猛矣,不過現在他沒有進入兩萬里的距離,應該超不過艾安心,」另一位宮主的臉色卻是十分平靜。

至於雲落,臉色依舊淡然,但嘴角卻是浮現出一抹淺淺的笑意。

站在樓頂的艾安心,目光之中蘊藏驚訝之色,但是嘴唇輕輕一抿之後,心中卻是淡淡的說道,我知道你不會止步於一萬八千里,否則你也沒資格作為我的競爭對手,但是想要超越兩萬八千里,不可能!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連載完本小說,盡在書叢網(shucong.com)

=========================== 羅征並沒有真的將這些法則風暴吸納在體內。

或許因為高度濃縮,這些法則風暴已經擁有了混沌之氣的雛形,似乎在這一念封印塔中進行了某種「還原」。

這些東西終究不是混沌之氣,吸納進羅征的丹田之中,對他有害無益。

但是能夠引動這灰濛濛的法則風暴,對羅征來說就已經足夠了……

畢竟在自己的操控之下,這些法則風暴幾乎對羅征無法形成阻礙!他便是如同在外界飛行一般,輕鬆無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