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哥哥到底去哪了!」

「是不是生我的氣,自己走了?」

小公主情緒失落的在池邊自問自答。

要不是見到莫宇辰的衣服還在池邊,她甚至會以為莫宇辰不要她了。

可是,這些天里,她已經將整個洞內找遍了,就沒發現她莫哥哥的身影。

此時,小公主一雙玉臂疊放在洗靈池邊,將自己的臉枕在上面,耐心的等待著。

然而,就在這時,水中冒起一個大大的水花。

咕嚕!

咕嚕!

片刻之後。

「哈哈哈,我胡漢三又回來啦!」

莫宇辰衝出水面,跳到岸上,興奮的狼嚎一聲。

「莫哥哥!」

聽到莫宇辰的聲音,小公主欣喜若狂躍出水面撲少年。

一雙嬌嫩的玉手緊緊的勾住少年的脖子,緩解自己這幾天的相思之苦。

可是,少女如此樣子,讓讓血氣方剛的莫宇辰怎麼承受得了。

要知道,此時他們都是坦誠相對,特別是莫宇辰化成龍時,一條褲衩早就不知道碎成什麼樣了。 莫宇辰此時,感受著小公主嬌軀的溫暖。

低著頭,眼睛直勾勾她那美如翠玉的胴體,鼻孔的兩行鮮血飛流直下三千尺。

這一刻,小公主終於也察覺到了她莫哥哥下半身的異樣。

驚呼一聲后,快速的退入水中,臉上羞紅不已,只露出鼻子以上的腦袋在水面。

自從她與少年進入這個洗靈池中,兩人之間的底線無限被刷新。

直至今日,她甚至已經感覺自己的底線快沒了。

「嘿嘿!」莫宇辰乾笑一聲,旋即問道:「小丫頭,修鍊得怎麼樣,轉換了幾成真氣?」

「四成!」小公主露出嘴巴快速回答,旋即又縮回水中,不敢看到眼前這個少年。

「嗯,很不錯了!」莫宇辰點了點頭,開始著手穿上衣服。

他們剛來到這洗靈池時,麟正陽說過。

天資一般的人,進入這洗靈池中最多也就能轉換不到兩成的真氣。

按照歷屆以來,最優秀的人,要數今天八卦門的首席大弟子——丁樂陽。

當初,他進入洗靈池,竟以三十天的修鍊時間,轉換了六成真氣。

這樣的情況,在麟正陽看來。

那可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壯舉啊。

就連至今,麟正陽一提起,都推崇至極,讚不絕口。

只是,莫宇辰不知道,要是這麟正陽知道他自己的親外孫,僅用了五天時間,就轉換了九成九的真氣,不知道他該作何感想。

「莫哥哥,你這些天去哪裡了!」

「我還以為你不要我了!」

小公主在少年狼性的目光下,羞澀的穿好衣服,問道。

「傻丫頭,我怎麼會不要你了!」

「我去池底下抓魚,嘿嘿!」

莫宇辰乾笑兩聲,說出了一個蹩腳的理由。

或許,他這個理由也就只能讓那些三歲的小孩子相信吧。

不過,縱使這個理由說服不了小公主,他也無所謂。

畢竟他要的只是掩飾先天火靈的存在而已。

像先天火靈這樣一場大際遇,哪怕身邊的人,不經意間說出一絲蛛絲馬跡。

那都能使整片天靈大陸為之沸騰。

到時候,無論是莫宇辰還是他身邊的人,都要受到無窮無盡的追殺。

這個逆天的寶物,即使將來他飛升到更高級的位面。

只要有源源不斷的高階異火供它吞噬,那它絕對能成為莫宇辰身邊的一大殺器。

這種寶物,就算那些隱世不出的老妖怪得知,也絕對會心動不已。

莫宇辰在無賴龍的傳承記憶中得知。

早在十萬年前,天靈大陸就有一位獨行大盜,在機緣巧合之下得到一隻先天火靈。

此人一開始還是平凡無奇。

但是自從他得到這先天火靈之後,此人在大盜這條路上漸行漸遠,不斷的洗劫他人的資源來供自己修鍊。

最後,獨行大盜更是,憑藉手中的先天靈火橫掃全大陸,名震四海八方,讓無數宗門顫慄在他的腳下。

……

時間飛逝,轉眼間,三十天的修鍊時間期滿。

不等麟正陽到來。

莫宇辰背著小公主,沿著深淵的石壁,催動體內的真氣,十指發力,狠狠的插入石壁之中,如同猿猴一般,向上快速的翻躍。

其實,他也可以不用這麼費勁。

只要化為龍軀,馱著小公主飛出去便可以。

自從他修鍊了太祖聖龍決第二層后,少年如今的魂力已經足夠他任意的化為真龍之軀。

但是,那樣未免也太驚世駭俗,容易嚇壞身邊的小公主。

所以,他還是老老實實的一步步攀爬。

好在小公主身材輕巧,少年僅僅用了一個時辰的時間,就已經回到了麒麟山莊。

「辰兒,你們怎麼上來了!」

麟正陽看著眼前的外孫,驚訝的說道。

他還準備現在下去接莫宇辰他們上來。

沒想到,剛來到後院,已經見到迎面走來的外孫。

「嗯,也沒多深,隨便爬一爬就到了。」

莫宇辰無所謂的說道。

「真拿你沒辦法!」

「走吧,今天你舅舅知道你出關,給你準備了一桌子菜!」

麟正陽笑呵呵說道。

隨後也不容許少年拒絕,自顧自的走在前面為他們小兩口帶路。

很快,他們一行人來到了麟承天所在的小院。

剛一進院,只見一個中年婦女迎了上來。

「爹!」

中年婦女恭敬的對麟正陽行了一禮。

「嗯。」麟正陽此時不苟言笑的嗯了一聲,旋即對莫宇辰介紹道:「這是你舅媽!」

莫宇辰聞聲,淡淡的點了點了,禮貌性的喊了一聲:「舅媽!」

可是,他這一句舅媽喊完,那中年婦女的臉色瞬間變黑。

一點禮數都沒有,轉身就走。

然而此時,麟正陽走在前頭,並不知道身後所發生的事情。

莫宇辰與小公主對視了一眼,訕訕一笑。

他知道,這舅媽恐怕是為了那天家庭宴席上,麟正陽說要將麟家交到他手中。

所以她一個婦道人家,覺得眼前這少年,搶了她男人應有的地位吧。

「辰兒,還愣著幹什麼,快進來!」

屋中傳出了麟承天熱情的聲音。

「這就來!」

莫宇辰不去跟那中年婦人計較,邁步走向屋中。

此時,酒席還沒開席。

麟府的管家,帶著一個風塵僕僕的老者趕了過來。

「家主,中天莫家來人,說要找莫少爺!」

麟府管家進房間,俯首在麟正陽耳邊說道。

「何事?」

麟正陽皺著眉頭,出聲詢問道。

這中天王國離麒麟山莊如此遙遠。

而那莫家之人,這麼著急趕過來,必定是有什麼緊急的事情。

「老奴不知,那人沒說,只是說有急事找莫少爺而已。」

「看樣子,是連續趕了多天的路程!」

麟府管家搖了搖頭,目光凝重的說道。

麟正陽罷了罷手,示意管家退下。

這一刻,莫宇辰被麟承天拉倒一旁嘮起了家常。

並不知道此時,自己遠在中天王國的家中,已經出了大事。

「辰兒,外面莫家來人。」

「想必是有急事,你出去看看吧!」

麟正陽出聲打斷少年與舅舅兩人的談話,凝重的說道。

「莫家來人?」

莫宇辰與麟正陽的想法一致,心中微微一震,立即起身向外走去。

而這個時候,麟正陽父子兩人也坐不下去,緊跟其後,一同走向屋外。 麟承天院中。

一位臉色蠟黃的老者眼眸閃著堅毅的光芒,直挺挺的站在院中。

來人便是中天王國,莫家的老僕人,文興。

「文叔,你怎麼來了!」

莫宇辰快步,走到老者身前,握著他的手說道。

此時,少年看著眼前這位莫家的老僕人,身上覆蓋著厚厚的雪花。

心中猛然一沉。

意識到,家中可能發生了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

「少爺,老爺出事了!」

「我到御劍學院找您,可是他們告訴老奴,您在這麒麟山莊。」

「所以,老奴只能來到這兒找您!」

少年口中的文叔一臉愁容,激動的說道。

「我父親怎麼了,快告訴我!」

少年臉色一寒,身上的氣息猛然散開。

他經過了洗靈池一個月的修鍊,雖然修為沒增加多少。

但是,他卻將身上九成九的靈氣,轉換為真氣。

此時氣息一放,一股恐怖的凝丹氣息,瞬間將在場的人壓得難以喘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