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姑娘肯直言相告,蕭然必定感激不盡。」看出對方有告訴的傾向,蕭然心中一喜,急忙抱拳說道。

「看在你……你是誰?你說你叫什麼?」妙齡少女很是驚訝地看著蕭然,眼睛眨了眨。「蕭然,你是叫蕭然?你真得是叫蕭然?」

妙齡少女一連串的問題,令得蕭然有些沒有反應過來。我叫蕭然怎麼了?我不能叫蕭然嗎?

「你真得叫蕭然?」妙齡少女一把抓住蕭然的胳膊,歡欣鼓舞,臉上洋溢著青春陽光的笑容,非常可愛。

看著妙齡少女這樣靠近蕭然,花香的心中翻起了一絲酸意,小嘴撅得很高。

她咬了咬粉唇,輕抬蓮步,朝著蕭然走了過去。然後面帶微笑地挽過妙齡少女的手,自己則是站在了蕭然身前,把妙齡少女給擋住了。

「姑娘,你還是把那個令牌的消息,告訴我們吧?」花香很是溫柔地笑了一下,乖巧地回到了蕭然身邊,和他靠得很近,借之暗示妙齡少女,不要痴心妄想了。

突如其來的溫軟,讓得蕭然有些木訥。這丫頭,何時變得這麼主動了啊?他記得,花香一直都是溫柔似水,乖巧可人的啊。

妙齡少女噘著嘴,皺著秀眉,很是不高興,沉默不語。

感受著氣氛的尷尬,蕭然也很無奈,只得苦笑一聲,然後看向了妙齡少女,問道:「姑娘……」

「別姑娘姑娘的,叫我彎兒吧?我姓杜,叫杜彎兒。」妙齡少女自我介紹著,眼睛笑眯眯得,變成一道彎,這個名字,倒是很形象。

「還請彎兒姑娘告訴我那塊令牌到底來自哪裡。」蕭然很想知道神火令的一切事情,所以對杜彎兒很有禮貌。有了藍伊若的前車之鑒,他算是明白了,這些姑奶奶,都不是好惹的。

「你還沒回答我呢,你是不是叫蕭然?是那個打敗風靈閣錢雲的蕭然嗎?」杜彎兒顯然是聽說過蕭然的事迹的,所以對蕭然極為崇拜。只是她沒有想到,自己崇拜的偶像,如今就站在她的面前,而且剛才還救了她一命。

杜彎兒的熱情,讓得蕭然有些吃不消。若是藍伊若在這裡,估計杜彎兒會被打哭。

既然被認出來了,蕭然也就只得承認,興許這還有助於拉近與杜彎兒的關係,讓她說出有關神火令的信息。

「哇,你竟然真得是蕭然。」杜彎兒剛剛歡喜過,然後微收下巴,顯出一副小可憐的樣子,想要博得蕭然惻隱之心。「如果我告訴了你,那你能帶我一起去嗎?」

這丫頭,該不會要粘著我吧?蕭然心中腹誹了一下。算了,先知道神火令的消息再說,然後再找機會把她送到安全地方,溜之大吉。

「如果彎兒姑娘能夠詳細地告訴我的話,也許我會考慮考慮。」蕭然笑了一下。

哼!

聽到蕭然答應了下來,身邊的花香卻是輕輕嬌哼了一聲。雖然聲音很小,但蕭然還是聽得非常清楚。這丫頭,吃的哪門子的醋啊?

花香的異樣表現,絲毫沒有引起杜彎兒的在意,她的注意力全在蕭然身上,臉上堆滿了痴痴的笑容,說道:「蕭然哥哥,你知道嗎?你們剛才殺的那隻魂獸,它去過荒古地域。」

荒古地域?

這四個字一出,原本有些不耐煩的童天斗突然一怔,旋即快步走了過來,鎖著眉頭,目不轉睛地盯著杜彎兒,問道:「你知道荒古地域?」

「當然知道。」杜彎兒撅著小嘴,一副很得意的樣子。

「什麼是荒古地域?」蕭然來了興趣。

「我在宮裡的時候,聽老師曾經說過這個地方。據說,這是一個擁有上千年歷史,其中隕落過一些超級強者的地方。在這荒古地域,曾經有人尋到過九品武學,以及八品魂器。但不知為何,荒古地域如一團煙霧似的,出現一陣之後就很快銷聲匿跡。所以很多人猜測,這荒古地域,是某些人編造出來的謊言。」

擁有上千年歷史,還隕落過一些強者?蕭然對這句話極為重視。他本就懷疑神火令不是凡品,看來的確如此啊!

「彎兒,你知道荒古地域在哪兒嗎?」事不宜遲,蕭然急忙問道。

「我的確知道它在哪兒。但是,我勸你們還是不要去。因為,因為那個地方非常兇險。連我爹他們都說,實力不足開門境的話,進去了也是送死。」杜彎兒看著蕭然的眼神當中,掠過一絲擔憂。

「你的眼睛是裝飾品嗎?難道你沒有看到我們一直都是飛行的嗎?」童天斗敲了杜彎兒腦袋一下,笑道。

飛行的最低實力,就是開門境!

先前杜彎兒完全陷入了蕭然的魅力當中,沒有太過在意這個。現在回想起來,她才恍然大悟,所以只得乾笑幾聲。

「好吧!既然你們要去荒古地域,那我就帶你們去。但是,我有一個條件。」

「什麼條件?」見到杜彎兒答應下來,蕭然很是欣喜。

「荒古地域一直以來都是我們杜家掌管的。所以,你們若是在裡面找到了好東西,也要給我們杜家一部分。畢竟,為了看守荒古地域,我們杜家也付出了很多。」杜彎兒是擔心,如果這件事情被杜家知道了,她會連累自己的家人被家族重罰。


「沒問題。」蕭然毫不猶豫地答應下來。

「東華州杜家?」童天鬥嘴中咀嚼了一番,隨後反應道。「杜天龍是你們什麼人?」

「那是我爺爺,你這人怎麼這麼沒禮貌啊?我爺爺的名諱也是你能亂叫的嗎?他可是休門境的強者呢,連東華州的督州大人見了他,也要禮讓三分。」提到杜天龍,杜彎兒的臉上明顯地露出了一抹驕傲。

的確,休門境實力的強者在天炎王朝,那也是金字塔極為頂端的人物了。

「區區休門境而已,有什麼了不起?」童天斗撇了撇嘴。

「你……」

看到兩人爭吵不休,蕭然趕緊出來勸阻,這樣鬧下去,什麼時候是個頭啊?現在最要緊的是去荒古地域,查出神火令的線索才是。

「彎兒,事不宜遲,麻煩你帶我們前去吧!」蕭然已經恨不得馬上就去荒古地域了。

「可我,不能飛行。」杜彎兒眼巴巴地看著蕭然,她想蕭然抱著她一起飛翔。

「蕭然大哥是男生,男女授受不親。所以,還是我來扶著你吧?」花香笑意款款地走上前,她走到杜彎兒身邊,玉手攬過她的小蠻腰,帶著杜彎兒往前飛行。

見況,蕭然和童天斗,緊跟其後。

一行人往前飛行了一天時間。

前方,有一個直徑達到了千丈、深約百丈的巨型天坑。天坑彷彿一張巨嘴似的,仰天躺著,彷彿要吞噬掉很多東西一般。時不時,陣陣陰風自天坑當中呼嘯而出,沉悶的風聲如獸吼般,令人忍不住心悸。

在天坑的坑壁上,有著一些人工開鑿的岩洞,岩洞內,彷彿尋常人家屋舍一般,生活用品一應俱全。在天坑四周的一些隱秘處,甚至還能夠感受到一些若有若無的強大氣息,實力達到了開門境。

蕭然一行人遠遠落下,沒有貿然往前。

「這,就是那荒古地域?」蕭然看著前方的巨大天坑,有些好奇。

「這看上也就是一個大一些的天坑而已啊,哪兒像荒古地域啊?」童天斗的眼神里滿是懷疑。

「笨啊,荒古地域如果一看就認得出來,那天炎王朝的強者們不早就蜂擁而來了嗎?」杜彎兒毫不客氣地罵了童天斗一句,她走到蕭然身邊,解釋道。「荒古地域就在天坑底部。據我爹說,每到月圓之夜,四名開門境的強者同時施展力量,接著月光的力量,打開籠罩在天坑上方的古陣,才能打開進入荒古地域的入口。」


「那我們怎麼進去啊?」蕭然沒想到要進入荒古地域這麼複雜,一時犯難了起來。

「來時,我看過天色了,這兩天應該會出現月圓之夜。到時候,我們古家的強者會聯手打開荒古地域的入口。到時候,我們就可以進去了。」杜彎兒笑道。

「這麼明目張胆地進去,不會被發現?」

「入口打開之後,會發生一些很劇烈的天地變動,到時候我們收斂氣息,趁著天地變動混進去,不是很難。你們之前殺掉的那個大傢伙,就是這樣胡亂闖入的。而且,在一年前,我和我大哥也這樣進去過,也沒有被人發現。」說到這裡,杜彎兒嘿嘿地笑了笑,樣子頗為淘氣,這一點,倒是和藍伊若有幾分相似。

看著眼前巨大的天坑,蕭然嘆了一口氣,心中有種莫名的激動,說道:「好吧,那我們就在這裡等兩天。希望到時候真得可以去那荒古地域,一探究竟。」

此刻。

巨坑的另外一邊。

三道人影如鬼魅一般,悄無聲息地自林中陰影處走了出來。

「錢長老,屬下已經查實了,兩日之後,就是月圓之夜。到時候,杜家肯定會打開荒古地域的入口,進入其中尋覓寶貝的。」

被叫做錢長老的老者,赫然便是風靈閣的錢雲。

如今的錢雲,眼神極為陰冷,猶如一隻嗜血的魂獸似的。他聽到手下的回報,輕輕點頭,他的右手不受控制地抹了一下胸口。那裡,好像還很痛。

他清楚地記得,就在一個多月前,自己的胸口,被一個年紀不到十八歲的毛頭小子,狠狠擊中。那一掌,令得他聲名大跌,甚至差點性命不保!

恥辱,奇恥大辱!錢雲眼睛眯了一下,目光變得極為鋒利,陰冷的眼神當中泛著一抹如野獸般的凶光。蕭然,這一掌,本長老給你記下了。下次見面,非要你死無葬身之地不可! 兩日時間,悄然流逝。

第三天的晚上,夜空清澈,群星璀璨,一輪圓月高高掛起,灑下清冷的銀輝。

蒼茫無盡的山林里,非常安靜,彷彿所有魂獸都已經睡下了似的。或許,是因為感受到了有強者出沒,所以它們只能收斂氣息,躲藏起來。

天坑那邊。

「今晚的月亮,真圓啊!」一個花白鬍子的老者,看著空中高掛的雪白圓月,悠然自得地嘆道。

「四長老,時間差不多了。」在他旁邊,突然出現了一個中年人。只見他站在空中,氣定神閑,腳下空氣微微蕩漾,形成了一圈圈肉眼難以察覺的漣漪——開門境!

被叫做四長老的老者點了一下頭,身體微微扭動了一下,竟然踏空而行,赫然也是開門境強者!

就在這兩人飛入空中的同時,從另外兩個方向,也飛出來兩個實力同樣達到了開門境的強者。竟然在短短几個呼吸的時間就出現了四位開門境實力的強者,這在整個天炎王朝,也可以算得上一流勢力了。

四個開門境的強者,分居天坑的東南西北四個角,他們互相遙遙看了一眼,算作一個「可以動手了」的信號。接著,四人整齊劃一地結出手印,雄渾的魂力自他們的體內擴散開來,令得整片天地,空氣飛速流動,形成了一陣陣狂風。

伴隨手印的變化,四人的身體逐漸綻放出耀目的光芒。

「喝!」四人不約而同齊聲低聲喝了一聲,他們的動作完全一致,彷彿經過多年練習一般。四人結出玄奧的手印,磅礴的魂力自他們結出的手印當中爆衝出去,以驚人的速度碰撞在一起,迸射出耀眼奪目的光華。

光華綻開,猶如得到命令似的,分化成為數十條光線,朝著四面八方飛涌而出,勾勒出一個巨大的圖案。圖案出現之後,那一片空間猛地顫抖了一下。以圖案為中心,磅礴的魂力迅猛地鋪開,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倒扣而下的半圓光罩。

嘩啦啦!

光罩形成,一股駭人的勁氣猶如千軍萬馬奔襲似的,猛地衝擊過來。所過之處,樹木盡數被壓得很低,一圈一圈的氣浪隨著衝擊波在蒼茫無盡的森林當中出現,極為壯觀。

感受著氣浪的衝擊,在距離天坑百丈之外的蕭然幾人,感覺好像有無數人在推著他們往後移動似的。幸虧他們幾人實力都是達到了開門境,否則單憑著氣浪,就足以讓他們吃不了兜著走了。

「好強大的氣息,這封鎖荒古地域入口的古陣,果然不同凡響。」蕭然大為驚訝地嘆道。

「真不知道是什麼人布置的古陣,威力居然這麼強悍!」旁邊的童天斗,全身緊繃,拼力抵擋衝擊波,臉上寫滿了震驚。

就在蕭然他們為衝擊波的兇猛感到驚訝之時,天坑空中的四個人變化了手印。

還沒完?

那四人的手印變化了幾次,最後猛地一定。一道清冷的月光從天而降,猛地傾瀉到了半圓光罩之上。

嘭!

沉悶一聲傳開,半圓光罩之上,立刻出現了順時針旋轉的大陣。這個大陣與先前的圖案拼湊成為一個完整的古陣,隨後兩者重疊在一起,一股驚人的波動驟然爆發開來。

實質般的魂力波動如滔天巨浪一般,毫不留情地朝著四周席捲開來。

這一瞬間,天地變色!

「退!」見到這般情況,蕭然當即一聲令下,四個人快速倒退數百丈。

嘩嘩嘩!

魂力波動速度非常迅猛,哪怕蕭然如今晉陞開門境,速度暴漲,也無法與之相比。眨眼間,魂力波動將蕭然幾人籠罩了進去,徹底淹沒了。

強橫的魂力波動沖入蕭然體內,猶如野獸一般想要撒野肆掠。就在此時,金焱猛地金光大作,可怕的灼熱瞬間爆涌而出,將沖入蕭然體內的魂力波動盡數吞噬進去。不僅如此,蕭然魂戒內的炫光內輪,更是以最大程度吞噬這股魂力波動。

這股魂力波動持續了整整半分鐘的時間,原本非常害怕的蕭然,此刻卻感覺極為酣暢。這些原本對開門境強者都會造成損傷的魂力波動,碰到蕭然之後,非但沒有傷到他,反而變成了他的補品。

魂力波動消散之後,蕭然的臉上洋溢著興奮的笑容。金焱在半分鐘吞噬掉的魂力,比蕭然修鍊半個月的都要多。

「爽,這股感覺,真爽!」蕭然意猶未盡地笑著。

「你沒病吧?這魂力衝擊,差點把我搞出了傷勢,你還說爽?」在蕭然旁邊,童天斗臉色有些蒼白,衣衫破爛,樣子很是狼狽。

「看來蕭然大哥在這魂力衝擊下,似乎得到了很多好處啊!」有祖木妖花的花瓣在,這魂力衝擊,無法對她造成傷害。而杜彎兒在花香的保護下,也是沒有受到一點傷害。

看著安然無恙的蕭然、花香兩人,童天斗鬱悶了,明明都是開門境實力,憑什麼就自己吃了虧?

滿腹鬱悶的童天斗,看到杜彎兒在輕聲笑他,頓時來了火,嚷道:「你怎麼不提前告訴我們有這種事啊?」


「如果你們連這都抵擋不住的話,還是別進荒古地域了。」杜彎兒嬉笑了一下,看向蕭然的目光當中,又多了幾分崇拜。

「好了好了,別吵了。這魂力波動已經消失了,看來入口也該打開了。」蕭然的目光,鎖定了遠處的天坑。那裡,光華流淌,熠熠生輝。「走!」

一聲令下,四人急速朝著天坑飛去。

很快,蕭然四人飛到了天坑上空。他們低頭一看,下方的天坑,居然變成的一個巨大的黑色漩渦,像是一張恐怖的獸嘴似的,充滿了陰森之感,讓人忍不住一陣毛骨悚然。

「彎兒,你確定荒古地域就在這下面?」蕭然看到那巨大的黑色漩渦,心中有些發毛,看向了杜彎兒,問道。

看出蕭然有些懷疑自己,杜彎兒掙開了花香的手,朝著黑色漩渦自由落體。

她的突然舉動,讓蕭然有些慚愧。既然她都毫不猶豫跳下去,那自己如果不下去的話,豈不是太丟臉了?

「走!」蕭然深吸一口氣,加速朝著黑色漩渦飛去。

就在蕭然幾人快要進入黑色漩渦的瞬間,錢雲三人便是出現在了天坑上空。他的眼神里露出了一抹驚疑,眉頭深鎖,目光死死地盯著蕭然的背影。

「錢長老,有什麼不對勁嗎?」錢雲身邊一人驚疑地問道。

錢雲沒有搭理那人,眼眉跳了跳,眼神立刻冰冷了起來,一股極為恐怖的殺意,兇猛異常地爆發開來。他身邊兩人察覺到了那股滔天殺意,嚇得頓時猛chou一口冷氣,條件反射地倒退數十步,生怕錢雲突然發瘋把他們給殺掉。

蕭然,你這個小雜種,沒想到你竟然敢在本長老面前出現了。好,既然如此,那本長老就要你永遠留在這荒古地域!殺心驟起的錢雲,沒有在意已經逃逸開的身邊兩人,他迅猛地朝著黑色漩渦飛了進去。

目送錢雲進入黑色漩渦,那兩人面面相覷,隨後鼓起勇氣,硬著頭皮跟著進入黑色漩渦當中。

此刻,進入黑色漩渦后的蕭然幾人,豁然開朗,來到了一個異樣的世界。

站在焦黃乾裂的地面,一股冰涼的荒古氣息頓時撲面而來,令得四人有點不大適應。

看著眼前一片荒蕪,沒有半點生機的世界,蕭然表情有些僵硬,木訥地說道:「這,就是荒古地域?」

「我來過一次,你們跟我來。」有過一次經驗的杜彎兒立馬在前面帶路。

蕭然幾人跟著她身後,朝著前方快速飛去。

這裡的天空,灰濛濛的,像是被無盡的沙塵遮擋住了似的,光線也不好,給人一種極為壓抑的感覺。

往前飛行一會兒之後,蕭然環顧四周,發現自己完全找不到回去的路了。這四周空空蕩蕩,除了無盡的乾裂地面之外,什麼都沒有。隨便你走到哪兒,四周都是一模一樣的,很容易就迷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