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七七,你……」

盯緊慕思思抬手要打人,艾七七退後幾步,「慕思思,還想不想吃辣椒粉呀?」

慕思思嚇得不敢再動。

簡小單聽到這邊的動靜,怕艾七七吃虧,手裡拿著一把掃帚過來。

「七七,你沒事吧?」

慕思思目光又落在簡小單身上,一模一樣的粉鑽,這兩個窮鬼怎麼可能買得起。

不用說肯定是假的。

「沒事。」

「真是豬朋狗友呀,帶著東西全都是劣質貨,確實也只有這樣的東西才襯得起你們。」

慕思思目光鄙視,她捋了捋頭髮,脖子故意露出那鑽石項鏈,還有那耳鑽,戒指。 赤裸裸的炫耀,若是以前她們肯定會有點抬不起頭。

自打每人賬戶身價有一百億,加上這全身閃瞎眼的裝飾,兩人底氣十足,腰板挺得直直的。

就說慕家,身價還沒有她們一個那麼多,更別說慕思思身上那點小石頭,她們斷然不會放在眼裡。

「珠寶挺美的,不過配你都失去它應有的價值了。」

法塔林傳奇 慕思思眼裡饒過一抹鄙視,還想在她面前裝!

不知道是不是為了要讓她們難堪,慕思思聲音放大,「你這劣質品以假亂真的技術也是夠厲害的,還有你這衣服也是仿製的吧,假的總歸是假的,上不了檯面。也是,今天來的人物非富即貴,你們想個釣個金龜婿我也是理解的。」

簡小單和艾七七四目相對,一臉呵呵噠。

這女人,還真是挺會倒打一耙。

慕思思這麼一呼喝,周圍的人紛紛圍了過來,女人居多。

剛才那些不敢說啥的,因為慕思思帶頭一下跟著活躍起來,私底下議論紛紛。

有的剛進來沒看到方少卿剛才跟她們呆在一塊,所以不知道;有的看過卻礙於她們兩人太出色,心裡妒忌不說。

畢竟今天名媛來的都是沖著宮家兩兄弟過來的,誰艷壓群芳自然就會受到排斥,成為第一個被攻擊的。

艾七七和簡小單是目前為止場上最吸引人眼球的,她們如同兩批黑馬殺了進來,身份惹人猜疑。

「對呀,這兩位從來就沒在名媛圈裡見過,也不知道是怎麼混進來的。」

「我還以為她們身上帶的是真的,搞了半天是假的,為了找個有錢人真是煞費心思呀。」

「想要飛上枝頭變鳳凰,也得掂量掂量自己有幾斤幾兩。

……

這些名媛看似華麗大方,那一肚子的壞水比地溝油還黑,那嘴巴比菜市場那些大媽大姨還要犀利,說出的話更是難聽。

這還不夠,慕思思朝著身旁的段靈靈遞了一記眼神,段靈靈站了站出來,裝作一臉吃驚的樣子,「咦,這兩位不就是上次在景老喪禮的哭喪人還有迎賓員,這次消息這麼靈通,居然跑這裡來了。」

這話一落,眾人越發確定艾七七和簡小單隻是普通人身份,壓根不是什麼千金大小姐。

簡小單認出來,這個女人就是之前被慕思思當做炮灰的那個,被她們用蛋糕砸得哭爹喊媽的。

這一次又被慕思思當做槍使。

「原來是這樣,我還以為她們是什麼人了,搞了半天就是上不了檯面的傭人。」

呆萌日誌:我的老婆是兔妖 一時她們成了被人嘴裡議論的對象。

簡小單很不爽,想要上前理論一番,被艾七七拉了下來。

「慕思思,做了這麼多年的慕家小姐,你眼光怎麼還那麼差呀!這些年只顧著整臉,腦子也忘了進修了吧!」

艾七七懶得理她人異樣的目光。

「怎麼,你還想說你們身上的粉鑽是真的?」慕思思冷笑一聲,就她這窮酸勁,除了給人做傭人還能幹什麼。

「我要是能夠證明呢,如果是真的,你到時刮自己十大嘴巴子;如果是假,我給你跪下一百個響頭,你敢不敢?」 這些年慕思思除了整那張臉,一無是處,竟然連珠寶還鑒定不出來。

要知道這些技能是豪門每個名媛最基本的功課,鑒珠寶品紅酒,學舞蹈學音樂等等,上流社會開宴會整天就跟開著玩似的,這些技能隨時要用得上,展現自身修養素質的同時也能吸引到異性的眼球,從而達成聯姻,鞏固兩家利益。

當初她在厲家也學了一些,不過後來出了一些事情她離開了,後來也就終止了。

對於艾七七的挑釁,慕思思有些猶豫,旁邊那個炮灰小姐不經大腦地說:「誰不敢!思思,答應她們,等下讓她們給你磕一百個響頭。」

慕思思面色不悅,看著段靈靈的眼神帶著鄙視,嫌棄。

沒腦子的東西,這種事情能她出頭?本來還想讓她去賭,沒想到段靈靈竟然反過來跟她說。

慕思思心裡臭罵段靈靈是豬腦袋。

見慕思思還不說話,段靈靈等不及,想到上次被羞辱她恨不得當場讓艾七七難堪。

「思思,你怕她什麼呀?就她們那窮酸勁,給人當迎賓員去哪裡的錢買這些,就算幾輩子她們也賺不到你手上的鑽石。」

慕思思瞥了瞥艾七七和簡小單身上的粉鑽,心裡疑惑不定,市面上的粉鑽價值不菲,她上次想買一個小小的耳鑽錢都不夠,更別說她們身上那是一整套,還是兩套。

少說也得幾百億,慕家全家底還沒這麼多。

就像段靈靈說的她們去哪找錢買這個,據她了解,艾七七這些年可是沒回厲家自然沒錢,再說她在厲家那幾年,也沒見過她有啥錢,厲家主母可不是省油的燈。

不過依她對艾七七的了解,她不像是做沒把握的事情;可如果她不敢,不就證明艾七七她們身上戴的粉鑽是真的,那她剛才所做的一切不就成了場笑話,打自己的臉。

艾七七肯定是故意這麼刺激她,那粉鑽一定是假的。

「慕思思,你到底敢不敢呀?」

慕思思不說話,艾七七全程將她的表情看在眼裡,她挑釁著說。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想出風頭拿人當墊腳板,那也得看她願不願意。

「思思,她們身上戴的肯定是假的。」段靈靈篤定著說。

身邊的名媛一個兩個也開了嘴,「對,我看著也不像是真的。」

還有一個說出更離譜的理由,「那亮度太閃了,就跟劣質的燈泡一樣。」

簡小單差點噴笑出聲,「這一個個都是草包呀!」

她還把剛才那幾位說粉鑽是假的名媛認了出來,從名單里一一劃掉,這麼沒見識的女人,怎麼配得上副總統。

這要是將來出席什麼大場面,弄個這麼草包上場,不得被人笑死。

看來這富家小姐,大多數全是半桶水,啥都不會。

慕思思本來還挺猶豫來著,見身邊這麼多個名媛都說是假的,她心裡更有底了。

在穆家這幾年,她討好著「養父」還來不及,哪來的時間去學這些無聊的事情。

不過在場好幾位是出自各大名校,聽說擅長不少技能,她們的話應該不會差到哪裡去。

「艾七七,別怪我不給你機會,我跟你賭。」 就等你這句話了。

「行,我們身份低說話沒分量,那請你們這些學富五車,見多識廣的大小姐來辨認一下。」

艾七七把手上的粉鑽戒指拿了下來,放了桌上,剔透潤澤,一層粉光暈染開來,讓人轉不開眼球來。

就算是「劣質」,已經到了以假弄真的地步,帶著也好看,一顆粉鑽價格不菲,一般名媛家裡還真的買不起。

不過再好看也是假的,尤其像這兩個不知好歹的下等人戴著被人揭發出來,臉可丟大了。

簡小單在一旁等著看好戲,就等著等下眾多自稱高人一等的富家小姐被啪啪打臉,竟然敢質疑宮夫人給的東西是假,眼睛瞎了都。

「咱們分為兩隊,你們認定是真的站在我朋友後面,說是假的站在慕思思後面。」

艾七七提出要求,簡小單也覺得不錯,要是等下站在她身後的,說明目光不低,還配得上副總統。

簡小單把這個列入了篩選人選的最重要標尺。

炮灰段靈靈連看都不看一眼,直接站在慕思思身後,聲音呼高,「不用說肯定是假的,就她們這樣的人哪裡買得起這樣的首飾,大家聽我的沒錯,站過來。」

不少是段靈靈的夥伴,目光鄙視地看著艾七七她們,站在段靈靈身後。本來還有些在觀看的,看著慕思思那邊那麼多人,想也沒想就走過去,一個跟著一個,一點主見也沒有。

沒一會兒,只見大部分人都站在慕思思旁邊,有的還在觀察著戒指,簡小單身後一個也沒有,形勢不太妙。

慕思思抱著手,眉眼間掩不住的得意,「艾七七,頭皮繃緊點,等下給我磕響頭。」

虧她還以為她還能耍出什麼寶,原來只是虛張聲勢。

慕思思眼裡劃過一抹狠勁,等下她一定要艾七七難堪。

艾七七揚眉睨了她一眼,「慕思思與其擔心我,你還是先去找個整容醫生,免得等下臉又被打殘了,今天可是來了不少新聞媒體呀。」

「艾七七,你等著被我羞辱吧!」

簡小單看著前面還剩下的幾個,只見一個名媛叫陳佳佳的在她面前轉悠著,她正想著這個有眼光,哪知道眼睛只眨了一下,那人就到慕思思那邊站著。

據說這個陳佳佳也是學設計的,挺厲害的人物,對珠寶頗有涉獵,一看到她走過去站在慕思思那邊,剩下幾個也跟著站過去。

這唯一有水準的都覺得是假的,那肯定就是假的。

在場只剩下一個穿著公主泡泡裙的女孩,卷卷的短髮,頭上還戴著一個小皇冠,跟個小公主一樣,看起來也就剛成年。

她手裡拿著粉鑽,她舉在頭上透著微弱的眼光,粉色的光暈透過那雙一塵不染的美眸,她說:「這個粉鑽好漂亮呀!」

簡小單心裡一喜,走過去問,「你覺得這是真的還是假的?」

那女孩甜甜一笑,「是真的。」

說完,她就站在了簡小單身後,在場唯一的一個有眼光的竟然是年紀最小的。

這些人等下臉得被打得多疼呀。 「切,顏羽兒,你少在哪裡不懂裝懂,還不給我站過來。」

段靈靈看到顏羽兒站在簡小單那邊,臉色猙獰,厲色地走過來拽著顏羽兒的手,想要拉她過去。

這個顏羽兒又在裝模作樣,年齡最小總在那裡裝成自己多厲害,段靈靈最見不得她。

「靈靈姐姐,你放開我!那粉鑽就是真的。」

顏羽兒拖拉著身子不想過去,因為力氣拽不過段靈靈,白凈的手腕硬是被拽出一道紅圈。

嘴上還一直堅持著自己的想法。

簡小單見唯一有眼光的顏羽兒被拉走,操起手上的掃帚朝著段靈靈掃了過去,髒兮兮的掃帚朝她揮了過來,怕衣服被弄髒,段靈靈鬆手嚇得直後退。

「你自己眼睛瞎,還要讓人跟你一起瞎呀。」 悍妃追夫記 簡小單手上的掃帚蠢蠢欲動,段靈靈不敢上前只能瞪白眼。

顏羽兒睫毛顫了顫,似乎有些畏懼段靈靈。

「小妹妹,你叫顏羽兒吧,你放心姐姐保護你。」

簡小單牽著顏羽兒的手將她護在身後,母雞護小雞的架勢。

顏羽兒露出燦爛一笑,「謝謝姐姐。」

「艾七七,現在我的人比你多,你那邊就只有一個,還是最小的,你還真的以為她能看出什麼。」

對於顏羽兒的插入,慕思思不足為懼,只是一個剛成年的小屁孩,能看出什麼。

卻沒有想到就是這個她最看不起還是最小的顏羽兒啪啪打了她的臉。

「人多不一定就能贏,說不定你們全瞎了都。」

鴨子跳水,一個接著一個。

不是全瞎了才怪。

艾七七這話引起全然公憤,段靈靈情緒最為激烈,「你說什麼,你再說一遍!」

她氣勢沖衝要朝著艾七七過來,簡小單一個掃帚就揮了過去,嚇得她們不敢再動。

她單腳點地,拂了拂鼻子,掃帚在手,打得你們全身發抖。

「顏羽兒是吧,你告訴姐姐你是怎麼看出來的?」

艾七七低了低頭,問了問她。

往往最忽視最瞧不起的,才是高手,沒想到這個女孩年紀輕輕,鑒寶能力卻不一般。

世界粉鑽多的是,天然粉鑽卻少得可憐,大多數是人工粉鑽,一般人很難看出來個中差異。

「這是天然粉鑽,世界最罕見的,還是頂級的,它的質地很單純,單單一枚戒指價值得一百億起,更特殊的是這套首飾的加工手法,那是出自帝國最著名的珠寶設計家族方家之手。」

顏羽兒神色溢彩,說到有關珠寶的問題,眉眼間掩不住的自信。

「方家,那不是宮夫人的娘家,怎麼可能!難道這兩位跟方家有什麼關係?」

人群中發出一道疑問的聲音,只扯到方家卻沒說到宮家,想必是從未想過艾七七和簡小單會跟宮家有什麼關聯。

「不可能,艾七七從小就是孤兒,她什麼身份都不是。」

見眾人開始質疑,開始被動搖,慕思思點明艾七七的身份。

段靈靈怒道,「顏羽兒,你少在那裡班門弄斧,你懂什麼珠寶,大家別信她的話。」

「就是出自方家之手。」顏羽兒堅持著自己的說法。

正僵持之下,一道爽朗的聲音響起,「說我們方家什麼事呀?」 未見其人先聞其聲,艾七七和簡小單順著聲源望去,就見一個跟她們差不多年齡的男人穿著一襲紅色西裝,短髮刷得發亮,騷包地走出來。

他一出場,惹來在場的女孩高聲尖叫。

有的千金小姐忍不住犯花痴,「這不是方家少爺,他怎麼來了,好帥呀!」

方泰笙,方氏珠寶集團最年輕的少東家,宮夫人的侄子,年僅24歲,年輕又有錢,在Z市是最熱門的黃金單身漢。

他設計風格大膽獨特,敢於創新,在珠寶設計界人稱他瘋子,經過他手裡的寶石數不勝數,就算無價的珠寶在他手裡就相當於一塊石頭,他隨性創造,以心情為主,從不考慮它的價值。

正是他這種膽色過人的心態設計出不少著名的作品,同時也浪費了不少寶石,瘋狂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