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東土聯盟一共有碎星、白鳳、銀環三個上國,尤其碎星上國最是強大。碎星王乃是當世梟雄,武力滔天。手下能人無數,強者如雲。」

眾國主都沒了主意,紛紛等著鹿羽拿主意。大家都知道,別看鹿羽只有十六歲,但是論計謀論心性,可遠超大家。

鹿羽冷哼一聲,說道:「這點小危機,就讓大家怕了嗎。不過是區區東土聯盟,三個上國又如何,碎星王又如何,所謂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盤龍山之盛會,還不知道是誰探誰的底呢。他們既然敢發出邀請,到時候可別怪我們狠狠敲打他們。」

鹿羽的話中充滿了自信,這份自信感染了眾人,讓大家慌亂的心馬上平靜了下來。

「是啊,大家都聽盟主的!有盟主在,我們怕什麼!」

大燕王渾然是鹿羽忠實走狗的架勢,忙著附和鹿羽。

「沒錯!我們有盟主在!」

眾人紛紛叫道。

鹿羽說道:「距離盤龍山大會還有三個月的時間,大家好好的休養生息。這期間計劃不變,我仍舊是要前往東土之地一次,探一探魔靈族人的蹤影。」

「鹿羽……」

夏雪吟還真不習慣沒有鹿羽的日子。

鹿羽說道:「小妮子好好修鍊,不要讓我失望。小七,你好好保護你的主人。」

「嗷嗚!」

七尾天犬領命。

眾人這才明白,原來七尾天犬竟讓鹿羽安排著給夏雪吟當了靈寵,當真是吃驚不已。

第二天,鹿羽踏上了前往東土之地的步伐。

南嶺之地、東土之地、西漠之地、北原之地,四塊地方組合在一起,稱作是四方邦。

在四塊地界中,南嶺雖然富饒,但本地王國的實力偏弱,一直以來都受到其他地界的覬覦,尤其是東土的諸王國。

東土一共有五百四十二個王國,其中有碎星、白鳳、銀環三大上國。如今成功組建了聯盟,力量更是得到了凝聚。

東土,自古便有虎狼之都之稱。這裡的武者尤其的尚武,追求武道如饑似渴。為了追求武道的發展,甚至可以拋棄一切。

東土,也是丹道最為光大的地方。可以這麼說,四方邦之丹道,東土才是中心。

鹿羽躍過了邊界,踏足到東土的地界上,馬上便聽到了一個消息。

最近來,位於東土中心的黑水森林發生了大地震,那深藏在地底上萬年的妖獸古戰場慢慢浮上地面,即將開啟。

目前,東土所有武者已是聞風而動,蜂擁而去。

聽說,古戰場很快就要展現在世人的眼前。

怎能不令人瘋狂,這古戰場乃是一萬年前祁烈戰神率南嶽天軍,覆滅獅鷲妖獸的地方!

獅鷲乃是發源於大陸南部的一些厲害妖獸,在一萬年前禍亂世間,南部的民眾不堪其擾。

最後是祁烈戰神率領著南嶽天軍,九進九出南疆密地,畢其功於一役,覆滅了獅鷲的總部,才最終化解了獅鷲的危害。

為了覆滅獅鷲妖獸,祁烈戰神的南嶽天軍也付出了十分慘痛的代價,無數的高手葬身此處,屍骨無還。

傳說中,在黑水森林那深藏地底的妖獸古戰場中,藏著許多的上古寶貝,不僅有獅鷲妖獸收集的寶貝,還有南嶽天軍遺留下來的財富。

這神秘的上古寶藏即將開啟,深深的吸引著東土的武者。

武者蜂擁而去,希望能在妖獸古戰場中獲得一些上古寶貝,依次大大提升自己的實力。

這種妖獸古戰場出世十分的罕見,如果不是因為一場大地震導致了黑水森林地勢的變化,妖獸古戰場根本就不會開啟。

往往是在這種古戰場中,擁有著逆天改命的機會。若是機緣好,是完全可能跨越目前所在的境界。

然而鹿羽在聽到這個消息之後,首先的反應卻不是古戰場的寶藏,而是關於一萬年前的一些飄渺的回憶。

祁烈,本是他的忠心部下。在他輪迴帝尊威名達到頂峰的時候,曾派遣天帝宮的一些部下探索天武大陸一些荒蕪神秘的地方,也發生了不少的征戰,為各地域的人族掃滅了一些厲害的妖獸。

當時祁烈一部的南嶽左翼軍深受世人的擁戴,被人稱作是天軍,祁烈本人也被後世之人尊稱「戰神」。

在後世的神話傳說中,祁烈擁有著極其高崇的地位。祁烈率領南嶽天軍,征戰八荒的事迹,在後人口中廣為流傳。

「祁烈這孩子,沒有仙體,不修至尊護體之道,自然是活不過一萬年的,想必已消失在歷史的長河中了……」

祁烈的臉龐浮現在鹿羽的腦袋中。

鹿羽還記得,祁烈乃是他從上古九頭大蟒的嘴下解救下來的嬰兒,是他一手將祁烈培養成了世人眼中的「戰神」。

祁烈忠心耿耿的守衛著天帝宮,不管是在征戰魔靈族,還是在探索八荒密地的事情上,祁烈都為他立下了汗馬功勞。

他在肉身崩潰之前,記得是將祁烈秘密派去了玄冰海城,給他去做那件天大的秘密事情。

「時間,過去這麼久了……」

鹿羽輕輕的嘆息了一聲。

真是沒想到,時隔一萬年,在這裡忽然碰到了祁烈曾經征戰的妖獸古戰場。

一萬年過去了,他鹿羽還在,但是曾經忠心耿耿的部下卻已化作了塵埃。

世事之變化,令人唏噓不已。

「世人無知,這黑水森林古戰場乃是先烈開脫邊荒,覆滅妖獸的神聖之地,如今開啟出來,世人不知祭拜緬懷,卻首先想到的乃是裡面的寶藏。想當年,祁烈率領南嶽天軍,披霜露,斬荊棘,浴血征戰八荒,於人族而言何等豐功偉績,誰想到最後來,南嶽天軍先烈之英魂卻都不得安息。」

鹿羽目光沉動,他決定有機會要去往妖獸古戰場一趟。在那裡,想必能找到一些他天帝宮帶過去的寶貝。 鹿羽這次前來東土,主要是為了探尋魔靈族人的蹤影。他循著天際上那血霧窟窿行進,然而血霧骷髏並沒有存在太久,不久之後忽然漸漸消散。

「這魔靈族人怎麼又不修鍊大血殺訣了?」

鹿羽皺了皺眉。

那魔靈族人忽然中止大血殺訣的修鍊,這樣便沒了血霧骷髏的指引,這倒是給他的追蹤增加了許多的麻煩。

漸漸深入到東土腹地。

這天進入到一座陽水城,走在街上便聽得周圍議論紛紛。

「碎星上國的天丹營挑戰我們東土丹師工會,沒想到竟是這樣一個結果!如今五場比試中,我們丹師工會已經先輸了兩場!再輸一場的話,我們丹師工會便要徹底敗北了,到時候我們東土所有正統煉丹師的臉面又要往哪裡擱。」

「唉!我們愛戴的蘇宇會長德高望重,煉丹技藝高超,這些年無償煉製了多少丹藥,救治受傷的武者。沒想到丹師工會在第一、第二場的比試中都敗給了碎星上國天丹營的呂梁大師。看到蘇宇會長重傷的身體,我們真是不忍心啊。」

「這有什麼辦法呢,碎星上國的天丹營乃是司馬沖少國主親自帶隊,擺明了就是要打壓丹師工會的。天丹營的所有煉丹師都是他們從四夷邦重金請過來的煉丹高手。」

……

在聽到這些議論之後,鹿羽眼光一沉。

「丹師工會?蘇宇?」

鹿羽想起來了,之前晉冥大師懇求他將「引火入丹」的絕世煉丹手法傳授給一人,不就是這蘇宇嗎。說是他所在的東土丹師工會受到了一些挑戰。

「按理來說,晉冥應該也在這裡。」

鹿羽馬上向人打聽清楚了丹師工會的位置,當即尋了過去。

其實丹師工會很好找,因為丹師工會的建築十分的奇特,遠遠就能看出端倪。

丹師工會的房子有些像是老式的城堡,工會之前是一塊巨大的廣場,廣場一側豎立著一尊高大五丈的雕像。

那雕像是一個神采飛揚的男子迎風翻閱著秘籍的樣子,髮絲和身上衣袍隨風揚起。那秘籍的封面上可以看出是《丹藥聖典》。

鹿羽看的直搖頭,說道:「這雕像所刻的應該是丹神那小子,只是刻得也太不像了,丹神這小子哪裡有這麼瘦的。後世人不知,丹神那小子其實是一個地地道道的胖子。」

環繞著城堡的,乃是五尊九龍大鼎,但是其中兩尊都已經被人為的推倒了,狼藉一片,也不見得扶起來。

這使得整個丹師工會顯現出一種頹敗的感覺,和丹師工會雄偉的建築不相符。

「據說東土丹師工會,乃是四方邦唯一的正統工會,怎麼淪落到這個地步了。」

門口沒有人接待,鹿羽直接進了前堂。

「站住!你是誰?」

一個身穿紅衣勁裝的少女出現在鹿羽的眼前。

這少女大概十六七歲,擁有著一張天使般的面容,但是卻擁有著魔鬼般的身材。那身材十分的火辣,該凹的地方凹,該翹的地方翹,尤其是身穿這件紅衣勁裝,更是將自己完美的身材發揮得淋漓盡致。

這少女的身上自帶一種魅惑之感,一百個男人估計就有九十九個都難以承受這致命的誘惑,忍不住要多看一眼。

但是鹿羽偏偏就是那九十九之外的那一個。

鹿羽看都不正眼看紅衣少女一眼,負手而立,說道:「這不是丹師工會嗎,既是煉丹師的家園,我為何來不得。」

紅衣少女微微有些詫異,一直以來她都習慣了別人看向她那驚艷的目光,雖然她很反感這種眼光,但是畢竟是習慣了。所以當鹿羽看都懶得正眼看她一眼時,她覺得鹿羽這小子有些跟傻愣子似的。

「哼!你的意思是,你是丹師學徒?怎麼不見得你身穿丹師的服飾,你衣冠破爛,如何能來丹師工會。」

紅衣少女很自然的將鹿羽歸結于丹師學徒這一品階。

煉丹師分作九品,丹師學徒不在九品之內,但也算是一個準煉丹師,品階在一品煉丹師之下,乃是最為初級的煉丹師。

鹿羽這年紀,能成為丹師學徒都算是不錯的。畢竟像紅衣少女這樣的,十六歲就獲得正式的一品煉丹師的天才可以說是萬中無一。

然而鹿羽的回答卻差點沒把紅衣少女嗆死,鹿羽淡淡的說道:「我沒有品階。」

他乃是實話實說。世間丹道因他而開創,因丹神而發揚光大。一萬年前,哪裡有什麼品階之分。九品的概念,乃是後世形成的。

「你這小子不是丹師學徒呢,那還敢騙我說自己是煉丹師,真是氣死我了。」

紅衣少女氣憤的看了鹿羽一眼。

她乃是蘇宇會長的獨生女蘇丹,自小以來都是被人眾星拱月般的寵著,有著不小的公主脾氣,十分任性,還從來沒被人這樣的戲弄過。

鹿羽皺眉說道:「丹師工會本該是煉丹師自由交流的地方,卻弄出這麼多亂七八糟的規矩,只怕失去了丹師工會本身的意義。如果真是這樣,我看這丹師工會也沒有繼續存在下去的必要了。」

「哼!你以為你是碎星上國天丹營的人嗎,任誰都可以對我們丹師工會評頭論足嗎。你這臭小子,再敢在我們丹師工會搗亂,就不要怪本小姐不客氣了。」

蘇丹對於這又臭又硬的小子,真是氣不打一處來。

鹿羽淡淡的說道:「小丫頭,我也不和你廢話,你直接讓晉冥出來見我就是了。」

「你要找晉冥叔叔?哼!你小子好生狂妄,你居然敢直接叫晉冥叔叔的名諱!真是氣死人了。」

蘇丹感覺自己真是要被鹿羽給氣炸了。

她從來沒見過這麼不識好歹的人。

鹿羽皺眉說道:「小丫頭長相馬馬虎虎,脾氣真是夠大的。讓你去叫晉冥過來見我就是了,要知道我能親自前來看他,乃是十分給他面子了。」

鹿羽這句話更是將蘇丹刺激得不行。最重要的還不是鹿羽對她晉冥叔叔的態度,而是鹿羽最開始的那句話。 鹿羽居然說她的長相馬馬虎虎!!!

鹿羽這小子簡直是瞎了眼了,整個東土之地都知道蘇宇會長有一個絕世傾城般的獨生女,她蘇丹乃是東土之地,甚至四方邦最為美麗的明珠。

別的人,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誰看到她不是驚艷到了極點。追求她的王國公子,從陽水城這裡可以排到西漠和北原呢!

但是鹿羽這瞎了眼的小子,居然說自己的長相馬馬虎虎!

這臭小子絕對是故意的!

嗯!一定是這樣的。他無非是想要故意惹我生氣!我不能跟他生氣,不能生氣。我蘇丹一定能控制好自己的脾氣的!

蘇丹馬上氣憤的叫道:「臭小子,我和你拼了!」

「至於那麼激動嗎。」

鹿羽感覺很是無語。

他可沒有故意刺激蘇丹,他說的話都是隨口而出的。

想當年,多少紅顏佳人、絕世仙子陪伴在他的身邊,只求沒有名分的跟著他,而無怨無悔。而且無一不都是擁有著絕世的容顏,和顯赫的身份,或者是至尊的公主,或者是仙統的傳人。

絕世美女他鹿羽見得多了,蘇丹雖也是算是一個絕世美女,但對他來說並不出奇。

就在蘇丹要暴走的時候,忽然聽得內門那裡傳來一個不悅的聲音:「發生什麼了,大吵大鬧的,影響到了會長療傷怎麼辦。」

一個蒼老的人影走了出來,不是別人,正是晉冥大師。

蘇丹一見到晉冥大師,頓時像看到了救星一般,馬上過去告狀:「晉冥叔叔,這個鄉下來的臭小子來我們丹師工會搗亂呢,直呼你的名諱不說,還說我長的不夠美,你可要好好的教訓這大放厥詞的小子。」

蘇丹知道鹿羽要完蛋了,晉冥大師向來最愛護她,自小就寵溺她。要是知道誰敢欺負她,那定然是要大為惱怒的。

然而這次卻是例外,晉冥大師聽到她的話之後,居然沒有任何反應,只是獃獃的看著了鹿羽,一愣之後,竟是朝著鹿羽直接跪下就拜。

「師尊大人您居然來了!弟子有失遠迎,罪該萬死啊!」

晉冥大師無比激動的叫道。在看到鹿羽現身在這裡后,他感動的都想要哭了。

目前他正遇到一個極大的困難,正是一籌莫展的時候,忽然見到了鹿羽,當真是有一種喜從天降的感覺。

「師尊啊,您終於來了……弟子真的好感動……」

晉冥大師又是習慣性的抱住了鹿羽的大腿,一張老臉湊過去蹭啊蹭,鼻涕眼淚又是要往鹿羽褲腿上擦的節奏。

鹿羽這身衣服本來就是玄月宗來的弟子服,本來就夠破爛的,哪裡還經得起晉冥大師這麼搞,一個不好鼻涕眼淚就要順著那褲子上的破洞進入到鹿羽的腿毛上了。

鹿羽想想就覺得這是無比噁心的事情。

「停!有話好好說,快給我起來。」

鹿羽及時阻止了晉冥大師即將要發動的嚎哭神功。

他無語的看著晉冥大師,直搖頭。這一大把年紀的晉冥大師,在他眼中,就像是一個長不大的孩子。

「晉冥叔叔你……」

蘇丹獃獃的看著眼前這不可思議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