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刀兄弟,請你先將陣法打開,老夫可以讓其他族長暫時不與你為敵。」雷族長老著急的說道。

此刻的陣法之內,每一名族長都不輕鬆,要同時對戰十名長老,這些長老的戰鬥力,也就僅次於各個族長,如若十名長老聯合,再加上他們各自家族的絕技配合,竟然產生非常強大的威力,遠比單一的絕技施展,要強大數倍不止。

雷族族長身處十三名長老的包圍圈當中,六名金族長老,正在對他瘋狂的展開攻擊,金族的攻擊力,向來凌厲,每一招攻擊,都夾雜著無數的金色元素,充滿穿透力。

雖然雷族族長攻擊力同樣強悍,但每一次攻擊出去,都被另外七名土族長老,合力催動出一面巨大的赤色厚土防禦牆,強行抵擋住,令雷族族長非常之鬱悶,好歹自己也是七大遠古家族最強的一名族長,竟然一時間拿這十三名長老無法。

「哈哈哈,雷老,你這是在給我談條件嗎??」羅刀笑著問道。

「老夫給你保證,只要你放我出來,並且解除這群長老的控制,最多只需要給月老那傢伙道個歉,七大家族將不再追究你。」雷族族長也是被逼急了,趕緊許諾道。

「哦,條件不錯哦,看來俺還得多謝謝你,哈哈哈。」羅刀揶揄道,「裡面的十三名長老聽令,給我加大攻擊力度,務必取得勝利!!!」

此言一出,雷族族長臉色瞬間變得精彩,自己這等身份,向這小王八蛋請求,竟然都無法打動他,還下令加大攻擊力度,堂堂七大遠古家族的最強族長說的話,什麼時候變得如此無效。


十三名長老聽到羅刀的命令,個個無奈的加大了攻擊力度,雖然他們受到羅刀的控制,但是心性仍舊明白眼前的一切,他們圍攻的可是七大遠古家族最強族長啊,換做平時,別說是圍攻他,就算是正眼看他一眼,都需要鼓足多大的勇氣,如今一切轉變,沒想到自己等人竟然正在圍攻這名族長。

「奶奶的,給老子不要命的攻擊!!!」羅刀也看出來這幾名長老有點懈怠,畢竟雷族族長的威嚴,在他們心裡早已根深蒂固。

十三名長老臉色古怪,互相看了一眼,不得已,個個都奮力加強了攻擊,雖然這是冒天下之大不為,但此時他們的小命可都掌控在那名少年手中,哪裡還能有半點私心。

攻擊力度陡然暴增,空氣中充滿金色元氣的力量,一道道金屬性的攻擊波,瘋狂的轟向雷族族長,令雷族族長應付起來倍感吃力。

「你們一群混賬,竟然真的賣命攻擊老夫,都不要命了啊!!!」雷族族長暴跳如雷。

羅刀微笑著將陣法內的所有景象,一一記錄下來,就算十三名長老要不了他的命,但也足夠活活將他雷個半死。

此時每一個陣法之內的情景,幾乎都和雷族族長這邊相差無幾,個個族長都被逼的既驚又憤怒,面對自己本族長老的攻擊,這群族長几乎抓狂,平時這些手下的長老團,個個對自己尊重有加,對自己的命令無不執行,今天竟然全部對自己不要命的展開了攻擊,彷彿生死仇敵,這種感覺,要多憋屈就多憋屈。

七個大陣,正在上演一幕幕無間戰,被羅刀控制后的長老團,紛紛朝自己族長瘋狂展開攻擊。

但是有兩個陣法之內,此時卻十分安靜,空氣中沉重的氣息凝固,而是三名雷族長老,分為兩撥,一撥十一名,一撥十二名,分別被困在這兩個陣法之內,透過透明幕牆看過去,他們能夠清楚的看到其它七個陣法之內的戰鬥。

這兩撥長老心中在暗暗慶幸,慶幸他們是和七大族長一同趕來,如若是單獨行動,也許下場將會和這群長老團一般無二,也將被對方控制,最終對自己族長下手,那等場景,他們可不願意發生。

不過他們越是不想發生的事,偏偏卻正要發生。

「兄弟們,走罷,咱們去會會雷族那幫老傢伙,呵呵呵。」羅刀笑著對五兄弟喊道。

隨即他帶頭朝兩個困住雷族族長的陣法飛去,五兄弟均帶著壞壞的笑意,飛身感了過來,他們知道,老大又要幹壞事了。

「哈哈哈,老大,跟你這麼久,今天是最爽的一天哈哈哈。」江宇掩飾不住的笑道。

「壞???呵呵呵,信不信老子把你也控制,讓你去當炮灰你就知道壞不壞了。」羅刀不懷好意的對著江宇笑道。

「別別別老大,呵呵呵,俺是說笑的,老大英明,老大神武,老大威武,哈哈哈。」江宇嚇得趕緊拍馬屁道,雖然知道老大不會對兄弟下手,但想到這幫可憐的被控制的長老,心中難免心有餘悸。

六兄弟跟著羅刀來到一個大陣外,只見羅刀朝兄弟們使了一個眼色,隨機伸手觸碰到陣法的隔膜上。

他已經煉化陣法的中樞,可以在陣法之外,直接掌控,只見他的手中,觸碰到陣法隔膜的瞬間,隔膜上突然出現一個大洞,剛好足夠容納兩三人同時進入。

兄弟們分為兩撥,魚貫而入,洞口瞬間合攏,嚴絲密縫。

陣法內,十一名雷族長老,已經看到他們的動靜,個個都心情緊張,迅速站在一起,運轉體內元氣,隨時準備一戰。

「各位雷族長老團的長老們,你們好!!!」羅刀帶著微笑,面對這十一名長老問候道,彷彿平時老友見面一般輕鬆自如。

「小子,你想幹嘛!!!快快放我們出去!!!」一名長老站出來問道。

「很奇怪你們如此幼稚,都一大把年紀了,不至於相信我會輕易放你們罷,呵呵呵。」羅刀笑著說道,現在這種境地,讓他們放他們出去,除非自己腦袋秀逗了。


「你想幹什麼小子,你可知道你此刻面對的是七大遠古家族,如若逼急了,你也不會好過!!!」另一名長老站出來呵斥道。

「哈哈哈,老子還就是想把你們逼急,看看有啥名堂。」羅刀笑著說道,「老東西,給你們三息時間,選擇投降還是反抗悉聽尊便,三息過後,俺們兄弟可是要大開殺戒!!!」

他可沒有耐心慢慢等這些老傢伙考慮,三息,足夠這些老傢伙決定,不過他相信,人不到生死關頭,是絕對不會考慮投降的,況且這些長老,個個都非常自負,不給他們點厲害,不知道怕。

「別說三息,就算三十息,老夫也只能最後告訴你,你看錯人了,老夫等不是那群長老團可比!!!」一名雷族長老跳出來指著羅刀等人呵斥道。

「媽的,懶得跟他們廢話,直接開揍!!!」胡星冷冷說道。

「兄弟們開工,不是他們不認識咱,是因為他們沒被咱狠揍。」羅刀對著兄弟們說道。

「那就打到他們認識!!」鐵牛一聲怒喝,第一個沖了出去。

「打得他們滿地找牙!!!」江宇也發出一聲興奮的吼叫沖了出去。

兄弟六人,先後朝著這十一名雷族長老衝去,各自展開各自強大的攻擊,對著這是一名長老便是一頓猛烈轟炸。

戰鬥並沒有持續多久,在六兄弟的狂轟亂炸之下,十一名雷族長老很快就抵擋不住,登時慘叫聲響徹天空。

雖然他們身為雷族長老,攻擊力在七大遠古家族的長老當中, 也算是頂尖的存在,怎奈他們面對的是經過特殊改造之後的龍子龍孫,面對龍族強悍的體質和凜冽的攻擊,無論雷族多麼強大,也無法比擬,相差甚遠。

這一次兄弟們的攻擊,都有所收斂,並沒有下毒手,但是攻擊仍舊狂猛,目的就是為了徹底摧毀這群長老的鬥志,令其就範,要知道,如若能夠收服這群雷族長老,那他們的長老團隊伍,將從七十三名增加至九十六名,而且雷族的強悍攻擊,加入到其它長老團的隊伍當中,必定能夠將七大族長徹底打敗。

慘叫聲不斷響起,在兄弟們猛烈的攻擊之下,十一名倒霉的雷族長老,紛紛被打的非常凄慘,除了性命猶在,肢體被兄弟們摧殘的破爛不堪,陣法內完全變成一片血淋淋的天空,彷彿修羅地獄一般凄慘。

旁邊的大陣之內,另外十二名雷族長老,驚恐的看著這邊發生的一幕幕,他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們的一個個同伴,此刻正如同落入地獄飽受煎熬,凄慘的場景,令這群長老如同身受,他們知道,現在這幾個兄弟正在揉捏他們的同伴,但收拾完他們同伴之後,下一個就會輪到自己,個個忍不住毛骨悚然。

很快,戰鬥基本上結束,十一名長老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無力的看著空中六個凶神,渾身上下傳來的劇痛,令他們渾身抽搐。

「你們給我聽好了,兩條路任由你們選擇。」羅刀冷冷的說道。

「第一,跟隨我十年,我會在你們體內種下十年的契約神力,十年後,將會自動解除,十年很快,對於我們修鍊者來說,也就是閉關一次的時間。」

「這第二條路,很簡單,那就是死,如若你們願意,我也不會客氣,雖然你們的修為對我多少還有些用處,不過用處也不大,你們不願意老子也不稀罕。」


羅刀砸砸嘴巴,慢條斯理的,給這十一名長老指出了兩條出路,接下來便是他們自己選擇。

「嗎的,跟咱兄弟很憋屈你們嗎,奶奶的,看看咱兄弟的成就,再過十年,你們就算哭著喊著想要投入我們門下,老子還不稀罕呢!!」江宇指著躺在地上的長老吼道。

「我們保證,不會滅掉你們雷族,不過你們族長會不會換人,那可需要你們族長自己考慮考慮了。」胡星冷冷說道。

「考慮好沒有,奶奶的,俺可沒耐心!!!」鐵牛一聲暴吼,揚起一對大拳頭,剛才在他的重拳之下,好幾名長老都吃了苦頭,見到他再次揚起拳頭,個個都露出驚懼的神情。

幾兄弟恩威並施,唱紅臉的唱黑臉的,一一對這十一名長老輪番施展精神壓力,在這六兄弟的高壓之下,十一名長老竟然無一例外的全部答應了投降。

雖然恥辱一些,但總好過能活命,而且只有十年時間,並不算長久,忍一忍便過去,況且對方也答應了不會毀滅他們雷族,再加上鐵牛的臉色,越來越黑,彷彿隨時都要拳頭落下,令他們再也無法慢慢考慮,迅速作出了投降的決定。

羅刀迅速在這十一名長老神海之內,種下了自己的契約,有了前面七十幾名長老的經驗,現在進入他們神海內種下契約速度快了很多,片刻功夫便完成。

「這些靈藥以及元石給你們,迅速恢復戰鬥力。」羅刀丟下一些玉瓶,便揮手徹底打開了大陣,帶著兄弟們朝下一個大陣飛去。

眼下這十一名長老均被收服,已經算是自己人,根本無需再用陣法困住,直接解開這個陣法。

十一名長老打開玉瓶,將玉瓶內的物品傾倒出來,登時個個露出了驚愕的神情,無數極為珍貴的靈藥,一一成列在他們眼前,這些靈藥,就算是他們,平時也輕易捨不得使用啊,這幾名少年,竟然一次就給他們這麼多,幾乎快趕得上他們幾十年的俸祿了。

「極品元石!!!」

他們再次震撼了,另一個瓶子內,傾倒出來的元石,竟然全部都是極品元石,足足堆成一座小山一般高的極品元石,令這十一名長老都蒙了,這幾個小子,竟然隨手丟出來,就如此大手筆,如此巨量的極品元石,足夠他們幾十年的花銷啊,天吶,他們都痴獃了,這還是隨手丟出來的,他們身上豈不是還有更多。

十一名長老慢慢從震撼當中恢復過來,起碼他們現在有點慶幸選擇了投降,個個盤腿做好,吞下大量的靈藥,將無數極品元石堆在身旁,開始迅速恢復。

「他們來了!!!」陣法內的十二名長老,個個露出了恐懼的神色,這六個凶神,收拾完他們同伴,正朝著他們這個大陣而來。

十二名長老此刻的心情,可謂相當糾結,眼睜睜看到這六名少年瘋狂虐打他們同伴,這一切可謂歷歷在目,而且他們也看到了同伴們現在的情景,顯然十一名長老已經全部投降,此刻正在用這幾名少年給的靈藥和元石恢復實力。

現在他們的境地,非常之尷尬,有部分長老心裡已經升起一絲投降的念頭,但均不敢第一個開口說出,大家互相對視的眼神,也變得異常怪異起來。

羅刀伸手按在大陣之上,一個大洞瞬間出現,六兄弟魚貫而入,大洞隨即恢復。

「想要我們投降休想!!!!身為雷族長老,為他們的行為感到可恥!!!」這是一名矮胖長老,站出來指著對面正在吸收元氣的是一名長老厲聲吼道。

他此言一出,到時令羅刀略感吃驚,因為剛才虐打那十一名長老的情景,這幫人應該已經看到,就好比殺雞儆猴一般,剛才的行為,一定在這幫長老心裡,留下非常恐懼的念頭,估計他們已經動搖一般,接下來應該會更加順利,沒想到此刻卻跳出一名異常頑固的長老。

「這位是???」羅刀微微一曬問道。

「老夫是雷族大長老,別以為你那點行徑,便可以俘獲老夫,就算戰死,老夫也不會弱了雷族威信!!」這名矮胖長老厲聲道。

「哦,原來是大長老,難怪如此頑固!!」羅刀心中暗道。

大長老此刻卻也心裡沒底,因為剛才他也看出來身邊的其它長老已經萌生了投降的念頭,令他很是氣惱,所以在羅刀幾兄弟進入后,他第一時間站出來呵斥,代表長老團,表達了堅定的信念。

不過此刻有數名長老卻露出了古怪的神情,看著大長老,欲言又止,畢竟大長老在他們心目當中的威信,僅次於族長。

「牛哥,將這胖子拿下!!!」羅刀指著大長老喝道。

「好嘞呵呵呵。」鐵牛興奮的跳了出來,並沒有使用兵刃,揮舞著一對巨大的拳頭,朝著大長老便暴沖而去。

羅刀故意讓鐵牛出手,這是有目的的,因為鐵牛的攻擊,在幾兄弟當中,最為野蠻,也最狂暴,彷彿一頭出籠的野獸,極具震懾力。

果然,鐵牛沒有令兄弟們失望,只見鐵牛彷彿一頭出籠的野獸一般,瘋狂的朝著大長老一頓狂轟亂炸。

大長老雖然體型矮胖,但卻異常靈活,在鐵牛的一頓轟炸當中,勉強支撐了二三十招,終於被鐵牛逼的無處可逃,不得不硬抗提鐵牛的攻擊。

『呯呯呯嘭嘭嘭』一陣密集的狂暴攻擊,令大長老雙手劇痛,心中暗暗震驚,難怪剛才十一名長老很快就被對方收服,這等戰鬥力,太恐怖了。

鐵牛一路打的大長老節節後退,勉強再支撐了十幾招,就被鐵牛一拳砸在身體上,痛的大長老差點慘叫出來,被他硬生生憋住,想想自己可是第一個跳出來表示不服輸的啊,如若片刻便被對手打得慘叫,讓他老臉往哪裡擱。

「嗬嗬嗬老傢伙想忍,俺讓你忍不住嗬嗬嗬」鐵牛裂開大嘴,心中暗暗偷笑,這老東西想要裝英雄,那就徹底摧毀他的唯一信念。

鐵牛加強了攻擊力度,一對大拳頭,彷彿一對巨大的鐵鎚,瘋狂捶打在大長老身上,一拳緊接著一拳,猶如連環炮,不斷朝著大長老轟炸。

「啊!!啊!!!!啊!!!!」大長老終於憋不住,被鐵牛狂暴的攻擊,砸的痛苦慘叫出來。

鐵牛那鐵鎚一般的拳頭,如雨點般瘋狂落在大長老那胖胖的身體上,將大長老的身體,當做了一塊需要淬鍊的生鐵,大長老的身體,不斷被鐵牛的拳頭,轟的變形,口中鮮血大口大口噴出來,整個臉部表情變化萬千,所有痛苦的表情,都在他臉上呈現。

鐵牛沒有一絲憐憫,他正是要將這名大長老打的體無完膚,再次殺雞儆猴,讓其它十一名長老親眼看到,徹底震懾他們的心。

最終大長老的慘叫,從開始的高亢變得越來越小聲,最後幾乎虛弱的無法聽見,大長老的身體從空中一直被打到地面,肥胖的身體, 躺在地面上。

『嘭嘭嘭嘭』鐵牛仍舊沒有停手,他下手很有分寸,神海一直在掃視著大長老的氣息,在不讓他斷氣的情況下,徹底擊潰他唯一的信念,徹底震懾其它十一名長老。

「好了夠了夠了!!!」一名雷族長老幾乎抓狂的跑出來對著鐵牛吼道。

「怎麼,你也想來試試!!」鐵牛瞪著他問道。

「我們投降我們投降還不行嗎,別再打了,再打就死了。」這名長老連忙雙手連續擺手道,他哪裡敢和這凶神一般的少年打啊,就連他們當中最強大的大長老都被打的如此凄慘,他上去豈不是更加慘。

「你是說你投降還是你們投降??」羅刀站在空中,注視著這名長老問道。

「我們都投降,別在打大長老了好嗎??」這名長老趕緊說道,他正是雷族二長老,平時間和大長老關係走的最近,也甚是要好,就連雙方的子女,都早已聯姻,見到大長老被打的如此凄慘,他再也忍不住出來勸阻。

「可是我沒發覺其它人有投降的念頭啊??」羅刀看著其他十名長老喃喃說道。

「放心吧,我們都同意了投降,他是我們二長老,他說的話可以代表我們。」一名長老開口說道,其它長老也跟著點頭表示。

「這才像話嘛,呵呵,牛哥停手罷,趕緊給這大長老治療治療,別死了多可惜。」羅刀笑著對鐵牛說道。

鐵牛立即高興的拿出一些靈藥,給大長老服用,他在擊打大長老的時候,其實也很用心,一直都在隨時關注大長老的氣息,也害怕打死了怪可惜的,此刻終於令其他長老降服,他也算是鬆一口氣,再打下去,大長老估計真的會被自己打死。

其實這群長老在羅刀幾兄弟來到之前,就已經有一半起了投降的念頭,當然礙於面子,誰也沒有開口,此刻見到平時性格剛烈,戰鬥力強悍的大長老,也被對方隨便派出一名少年,揍的如此凄慘,殺雞儆猴的效應,令他們再也沒有了一絲想要頑抗到底的信念,經過短暫的傳音交流,二長老代表所有人,表示了投降。

至此,雷族二十三名長老,竟然大獲全勝的一個都沒有殺,盡數收服,除了十一名長老和一名大長老受傷之外,剩餘十一名雷族長老,絲毫沒有受傷,甚至可以立即參加戰鬥,這是最大的收穫。

羅刀將契約全部種在這些長老神海之內后,便帶著十一名完好的長老,直接朝著戰鬥中的幾個陣法飛去。

除了雷族族長所在的陣法之外,他將十一名長老,每個陣法之內,放入了兩名雷族長老,最後一個添加了一名最先收服的雷族長老當中,實力恢復九成的長老一起進去。

很均勻的分配,現在每個陣法當中,加上剛進去的雷族長老,現在已經增加到十二名長老圍攻一名族長。

戰鬥已經進入白熱化,大部分長老都已經受傷,七名族長的元氣消耗,也不同程度的加大,雖然圍攻他們的長老,還無法給他們造成致命的傷害,但消耗的元氣,卻非常巨大,七名族長都喘著粗氣,艱難的應付。

雷族,本就以戰鬥力強悍著稱,在七大遠古家族當中,位列第一,每個陣法有了兩名雷族長老的加入,長老們的戰鬥力,再次得到遞增,令各位族長更加吃力。

「啊!!!你們這群混蛋!!!老子要下殺手了!!!」土族族長憤怒的吼叫道,他快瘋了,自己族內的長老,一直朝自己瘋狂攻擊,如今再增加了兩名雷族長老,他應付起來更加吃力,令他想要抓狂。

「族長,還是儘早投降罷,沒什麼丟人的。」土族長老一路勸解道。

他的勸解,不但沒有讓土族族長動心,反倒讓土族族長更加抓狂憤怒,瘋狂的朝這名長老展開攻擊。

登時兩道雷電攻擊,不斷對他進行阻攔,各族長老,從未配合的如此默契過,此刻的配合,竟然天衣無縫,令土族族長無法盡情施展。

其他幾名族長也碰到了相通的境地,受到十二名配合無間的長老攻擊,任誰都不好受,除了抵抗,心裡無比憋屈。

「這幾個老東西也累的差不多了呵呵。」胡星冷笑著說道。

戰鬥一直在持續,兄弟們一路用『鏡像球』記錄,一邊悠閑的欣賞著這一場各族大混戰,這一切,都是他們親手導演,這種觀戰的心情,更加愉悅,雷族長老加入戰團也過去了兩個時辰,戰鬥更加激烈,很多長老都有負傷,但七名族長也不好受,同樣或多或少都有負傷,特別是元氣的損耗,更加巨大。

「差不多了兄弟們,俺們也加入戰鬥罷,哈哈哈,這幾個老傢伙是不可能投降的,讓咱們徹底將他們擊潰!!!」羅刀對著兄弟們說道。

「好啊,終於輪到我們上了!!!」鐵牛興奮的跳了起來,收起手中的『鏡像球』,隨時準備加入戰鬥。

江宇和胡星,譚四,胡一刀四人也都非常高興,看了這麼久的戰鬥,早就手痒痒,早就恨不得立即衝進去也酣暢的大戰一番。

羅刀將陣法一個個打開一個豁口,讓兄弟們得以輕鬆進入,隨即豁口自動關閉。

總共六個兄弟,一人分一個還多出來一個,羅刀讓雷族族長暫時輪空,不過卻從每個大陣當中,抽調出一名長老,總共六名長老,扔到雷族族長陣法內,讓他也不會太輕鬆,總共十九名長老圍攻雷族族長,令雷族族長壓力加大。

鐵牛選擇了對戰金族族長,他喜歡面對金族那強悍的攻擊力,這樣的對手,讓他感到非常興奮。

胡星選擇了對戰雲月家族族長,速度見長的他,選擇了身法見長的雲月家族,這一場戰鬥,必定非常精彩。

江宇選擇了風族族長,譚四選擇了木族族長,胡一刀選擇了土族族長。

「剩下水族族長,呵呵,那就讓我解決你罷。」羅刀笑著說道,這一仗已經穩操勝券,所以他任由兄弟選擇完畢,最後剩下的無論是誰都自己親自動手。

當見到羅刀進入自己這片陣法內后,水族長老心中絕望了,他認識這名少年,從傳訊子弟傳回的『鏡像球』當中,他早已見過這名少年,正是這群少年的首領,羅刀,據說是最為變態的一個,他不明白這小子為何選擇了和自己戰鬥,比自己強的族長可是有好幾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