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我醒過來!」

我從麥卡倫的身後高高躍起,將手中的長劍平握,朝著麥卡倫的腦袋狠狠的砸了下去。

「噗通!」

麥卡倫瞬失去意識,摔倒在地上。

「呼…呼…呼…」

威脅消除,希梅娜緊繃的精神一松,軟癱在地上,我也是累的夠嗆,躺在地上大口的喘著氣。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掙扎的站起來,看到冰塊的薩麥卡居然是醒著的,嚇我的一頓瞎緊張后,才發現他也就是能眨眨,這才轉身走向希梅娜。

「希梅娜姐姐!你不要緊吧?」

看著躺在地上的希梅娜,我的心又緊張起來了。

「嗯!放心吧,我沒事。只是第一次強行將魔力耗盡,身體有點脫力了!」

希梅娜想要掙扎的站起來,卻沒有成功。

「嘿嘿!」

我咧開嘴笑了笑。

沒事就好,緊張的心終於落下來了,起身去查看麥卡倫,將掉落在他身旁的圖騰柱拖到另一邊。

因為不敢靠的太近,我找了根長樹枝,戳了幾下麥卡倫的身體,發現沒有反應,扭頭看向希梅娜,

「姐!你說,我會不會下手太重了,他會不會被我打成腦震蕩,或者傻子呢?」

「咳…咳…」

希梅娜咳嗽了幾聲,靠坐在洞壁下,

「應該不會吧?」不是很肯定的語氣,「班圖的戰士都是鐵打銅鑄的怪物,你那一下子不算什麼的,頂多讓他多睡一會兒!」

……

……

「吼…! 萌妻逃婚99次:老公請接招 挺能幹的嘛!」

一個雄壯的聲音在洞里響起,讓我與希梅娜原本放鬆的神經再次繃緊。 「吼…!挺能幹的嘛!」

一個雄壯的聲音在洞里響起,讓我與希梅娜原本放鬆的神經再次繃緊。

只顧著和希梅娜聊天了,連洞里什麼時候多出個人來都沒發覺。換句話說,眼前的這個男人能逃過我感知,只能說明他本事已經超出我的想象。

「安娜,到我這邊來!」

希梅娜呼喚著我,因為長期待在一起,她發現一件事,與我待在一起,消耗掉的魔力恢復的異常的快,如果說正常的魔力恢復是打點滴,那麼待在我身邊,就像是喝水。以為突然的狀況,她也想快點恢復魔力,以備不測。

聽到希梅娜的呼喚,我幾步跑過去,轉身將希梅娜護在身後。

再次正視眼前的男人,歲月已經在他兩邊的鬢髮鬍子留下了白色的痕迹。他的手中拿著一個巨大的鈍器,至少是麥卡倫圖騰的數倍加起來大。

「想不過公國的三公主也在這裡,請原諒我的不敬,」

男子說著,單膝下跪,行了一個標準的騎士禮。然後也不管希梅娜什麼反應站起來,看了看躺在地上的麥卡倫和冰塊中的薩麥卡,

「能將我最看重的兩個部下打成這樣,說明你們很厲害!」

卧槽?我沒聽錯吧!那倆人是他的部下,這梁子是結下了,豁出去了,擺出戰鬥姿勢,

「沒錯! 錯惹腹黑總裁 都是我一個人乾的!有本事沖我來!」

希梅娜拽了我一下,掙扎的站起,

「您是?」

「哈.哈.哈!」

整個洞里都回蕩著男子的笑聲,「小丫頭,我很中意你哦!雖然很想和你較量較量。不過,請先接受我的謝意。」

「謝意?」疑問中…

「如果不是你們,我的兩個部下將有可能永遠墮入魔道,真要是發生那種事情,我也沒辦法拯救他們了。」說著男子轉向希梅娜,「沒錯,我就是布萬加!」

「原來是您!我小時候,媽媽經常和我提及您!」希梅娜激動的說道。

「哦!說起來,我也很久沒見過女王陛下了,不知道她身體可安好!」布萬加饒有興趣的和希梅娜聊了起來。

……

聽著兩人的談話,貌似暫時是不用再打架了,鬆了一口氣。

至於什麼王女、公主、傳奇劍士之類的,已經完全超出我現在所理解的範圍了。

雖然知道希梅娜的身份不簡單,不然巴特也不會豁出暴露自己的風險去救她的。本來陪伴我將近兩年的鄰家大姐姐突然由劍士變成魔法師,這個消息已經夠勁爆了。可是現在又有人告我說她是公主,我猛然發現,我都快被她驚掉下巴了。

我眨巴著雙眼看著希梅娜,此時的她渾身上下散發著超自然的皇家氣息,完全不是那個溫柔大姐姐的形象了。

兩人的聊天根本插不上嘴,完全把我晾在一旁了,因為信息量過大,我得冷靜冷靜,暫且做個乖寶寶吧!

……

「布萬加叔叔!我現在屬於外出歷練,所以母親大人的近況也不是清楚的!倒是奧爾卡知道你還健在的話,一定會開心死的!」希梅娜的話語間,委婉卻又不失身份,說話間便將話題拋想布萬加。

「嗯!」

布萬加讚許的點點頭,心裡想著,「不愧是她的女兒,頗有幾份女王當年的風範!」

「你說奧爾卡啊!這傢伙太過隨性。 混在美漫當土豪 想來他想著族長了吧,就讓他好好鍛煉一番,未來的班圖想要他。」

說到這裡,布萬加從懷裡取出一樣東西,交到希梅娜的手裡,「你回去以後,把這個交給奧爾卡,另外告訴他,就說我在大山裡修鍊,一切安好,等時間到了,我自然會回村裡的。」

「嗯!我記下了,布萬加叔叔!」

布萬加轉身看向我,「至於這位小友……」

「布萬加叔叔,其實……」希梅娜怕布萬加為難我,急忙出聲想要解釋。

布萬加伸手示意打斷了希梅娜的話,「我知道,不用解釋,這裡發生的一切,外面躺著那個孩子已經全部告訴我了。放心吧!我是不會為難她的!」此時布萬加的眼神里充滿了長輩看晚輩的那種慈愛。

「哎!」聽到眼前的這位傳奇人物提到我,趕緊站直了身體。準確的說了,因為緊張繃緊了身體。小聲嘀咕著,「這是要找我秋後算賬么?不是說大人物都不在意這種事情嗎?我打了您的部下,那也是因為他們先打我,我才被迫還手的,雖然下手重了點…」

「哈.哈.哈!!!」

也不知道是不是布萬加聽到了我的喃喃自語了,大笑起來,「這位小友蠻有意思的嘛!」

「有么?您說有,那就算有吧!嘿…嘿!」尷尬中,看來剛才的話,都讓他聽到了,這耳朵可真……

「放心!放心!我是向你求證一件事,不會和你秋後算賬的。」秋後兩字被布萬加加重了聲音。

「額!」

還正讓他聽到了,我這破嘴啊,早知道就不說了,急忙用標準的軍姿站好,「您…您有什麼事,請儘管說!」

「方碑上的封印真的是你打開的!」

「方碑?」

「就是薩麥卡所說的墓碑!」

我想了想,好像還真是我打開的,也就是我打開封印的瞬間,那倆人才突然狂暴起來的,這麼想來,這罪魁禍首,是我?

差點喊出來,這次我的罪過真的大了,我到底該不該承認了呢?看了看布萬加,有心虛的趕緊低下了腦袋。

「到底是不是你?」布萬加吼了一聲。

被嚇的一激靈,結巴的說道,「是…是我!」

「那你能不能再次封印它,方碑裡面的東西太過危險,必須封印,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哎!」原本閉著眼睛等挨罰的我,聽到這一句后緩緩睜開眼睛,看到布萬加滿腹期望的看著我。

「我…我試試吧!我不確定!」我弱弱的回答道。

說完我便走上前去,準備再次接觸方碑。

「布萬加叔叔!安娜只是一時碰巧打開了封印,這樣做她會有危險的!」希梅娜想要上前阻攔。

「沒有巧合!薩滿卡在這裡呆了十年,都未曾看透過一絲上面的內容,不可能是巧合!」

布萬加扭頭看向希梅娜,此時他的雙眼變得通紅,話語幾乎是用吼的,突然他意識到了什麼,閉上眼睛,猛的搖搖頭,像是在壓制什麼。

「抱歉!我失態了!」

被布萬加的表情嚇到的希梅娜好像也意識到了什麼,「沒…沒什麼。」

此時的我已經顧不上他倆了,雙手剛一接觸方碑,就感覺裡面有股力量想要將我拉進去…… 黑暗,永遠是最強大的一面,但是離開了白,黑又什麼都不是。

光明創造了物質的世界,

而黑暗則孕育了我們的感情和思維。

人類在光明中創造,

在黑暗中反思。

當我們一直面對黑暗時,或許真的會被黑暗吞噬!

……

黑暗中,我感覺到某個極像夢魘樣的東西,在我身體的周圍不停的徘徊,不時伸處觸手樣的東西,想要觸摸我的身體,但每次都是剛接觸到我身體,便猶如觸電了躲開,然後咬牙切齒的咒罵著什麼。

奇怪的是,明明深處黑暗中,我卻能知道它的一切,完全不用眼睛去觀察。就好像…好像所有的事物都是直接映入腦海里的。

每次看到夢魘咬牙切齒的樣子,我都好想笑出來,可是…

「我這是在哪?

我又是誰?

哎!為什麼要說我呢?」

迷茫了……

夢魘看到我的表情,先是一愣,然後*的奸笑起來。

雖然我聽不到它的聲音,但是我能從它的口型判斷出它在說什麼,

「大名鼎鼎的化天也有今天!哈哈哈…」

……

「安娜姐…!」

安娜?誰是安娜?我嗎?我四處尋找那個聲音的來源,一道白色的光從我眼前飛過。

遠遠的看就像是一直白色的和平鴿,我緊緊的追了上去。

夢魘有點氣急敗壞,同時又有點不甘心,於是乎緊緊的跟我左右,不停的幻化著形象,想要阻止我繼續前行,同時將自己的巨化,想要用更多的黑暗撲滅那隻白鴿。

……

於此同時,山下村子里,在薩敏帳篷休息的婭妮,突然變的暴躁起來。原本不擅長畫畫的她,此刻卻拿著炭木筆在珍貴的羊皮紙上,不停的亂寫亂畫,一張接著一張,完全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

當所有的羊皮紙按順序擺放道一起時,你會發現,正是那隻在波濤洶湧的黑暗中奮力飛行的白鴿。

薩敏發現自己一個人根本控制不住現在的婭妮,只要找來奧爾卡幫忙,四人合力才勉強把婭妮按倒在床上。

此刻婭妮的眼睛沒有一絲的眼白,漆黑一片,你甚至都看不到瞳孔的存在,把幫忙安定她的人都嚇了一跳。

不能掙扎的婭妮瘋狂嘶吼著,所有的語句組織起來就是一句話,

「她有危險,她有危險,必須去救她!!!」

奧爾卡扭頭看向薩敏。

薩敏搖了搖頭,「我也是不知道,突然就成這樣了。」

就連薩敏也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完全找到應對之策。突然她想起來妹妹蕾娜曾經跟她說過的一些事。

關於那個占卜卻看不到未來女孩的事。

「jiedi,jiedi,

boluojiedi,

boluosengjie,

dijiedi,

putisapohe

…….

……」

薩敏念著守護咒,不時從火盆中取出碳灰抹在婭妮的額頭以及臉上,然後在婭妮的四周揮舞著右手,配合著嘴裡念出來的咒語,像是在驅趕著什麼,帶有很強的節奏感。

……

而我這邊,希梅娜最先發現我的狀況有些不對勁,渾身慢慢的向外散發著若有若無的黑氣。試探性的喊幾聲后,繞到方碑的側面,發現我的雙眼漆黑,看不到一絲眼白。而最讓她感到恐懼的是,只是稍微的看了一眼,就感覺那雙漆黑的眼眸有種要吞噬她的感覺。

「別看她的眼睛!」布萬加及時出聲提醒希梅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