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束吧!」看著一臉痛苦的郝筠,周雲峰面無表情的說道。

言罷,一道力量瞬間竄入郝筠的腦海,一舉將郝筠的靈魂給滅殺了,靈魂被滅殺也就表示著郝筠這位歸元初期強者徹底隕落了。

擊殺了郝筠,周雲峰當然不會放過他的乾坤戒,收取乾坤戒拔出噬天槍之後,郝筠的屍體就直挺挺的落了下去,跌入了峽谷深處。

「轟!」

沒有了元氣的防護,郝筠的屍體不斷被罡風撕裂,最終在狂暴的罡風下被撕裂成了無數的碎片,橫飛的血肉還來不及四處散開,就被罡風徹底湮滅了。

看了一眼郝筠屍體被撕碎的地方,周雲峰就轉頭向郝筠那把刀飛出的方向看去,隨即周雲峰心中一喜,驚喜的說道:「運氣還不錯,居然嵌在岩石里了!」

郝筠這一把刀的等級雖然不是非常高,但好歹是一件皓月靈器,雖然周雲峰自己用不上,但是賣出去也能值一些元石,能夠找到周雲峰當然高興。

周雲峰將大刀取下收進乾坤戒后,就身形一閃向空中疾射而去,衝出了罡風密布的峽谷。

「這次也算是因禍得福了,而且還得到了一名歸元初期強者的收藏,只是現在來不及查看了,聽郝筠的口氣,他們應該很快就會對碎金山元石礦動手了!」周雲峰停下峽谷上空,看著峽谷,淡淡的說道。

「只是不知道藍水門這次來了多少強者,雖然我的任務之期已經滿了,但我還是需要去元石礦場看看,如果能趕在他們之前,還能讓路長老做好準備準備!」周雲峰心中暗道。

「現在我已經具有了歸元戰力,只要不是最壞的情況,應該都還能幫上一些忙!」周雲峰沉吟了片刻后,眼中殺機涌動的說道。

言罷,周雲峰辨別了一下方向,就向碎金山元石礦場所在的方向疾射而去,幾個閃爍就消失在了天際。

……

「嗯!」

不斷向前方掠去的周雲峰突然感覺到腰間的戰牌有了異動,頓時一種不祥的預感湧上心頭,周雲峰將戰牌取下一看,頓時臉色變的陰沉起來。

「還是慢了一步!」周雲峰看著戰牌內的信息,眼中殺機涌動的說道。

戰牌內的信息是路長老傳達的,內容很簡單:碎金山元石礦場受到攻擊,所有收到信息的極戰堂弟子務必在最短時間內趕到碎金山元石礦脈,有誤者,堂規處置!

能讓路長老發出這樣的命令,碎金山元石礦場的情況有多嚴峻可想而知,將戰牌重新掛到腰間之後,周雲峰的速度猛然一增,瘋狂的向前方掠去。

「藍水門,我今天就看看你們到底有多大的本事,想吃下我極戰堂的元石礦脈,那就得想看看你是不是有一副好牙口了!」周雲峰心中冷笑道。

……

碎金山,元石礦場上空

「郝南宗,你好大的膽子,居然敢勾結魔獸偷襲碎金山元石礦脈,就算你是藍水門的長老,本長老今天也必殺你!」路長老看著不遠處的一名黑袍老者,怒喝道。

「路明遠,就憑你也想殺本長老,你還真是自不量力,你今天休想活著離開碎金山,極戰堂在這裡的所有門人都必須死!」郝南宗一臉陰沉的冷聲道。

「郝南宗,你這是想引起極戰堂和藍水門的宗門大戰嗎?」路長老身旁的一名紫袍老者看著郝南宗,冷喝道。

「崔紫峂,你想多了,你以為現在的極戰堂還是藍水門的對手嗎?不要說此處的元石礦脈要歸我藍水門,就算是三極峰很快也會被我藍水門夷為平地,你就死了那份心吧!」郝南宗不屑的冷笑道。

碎金山元石礦場有著一名長老坐鎮,這是眾所周知的事情,但是大家卻不知道,除了明面上坐鎮的這位長老外,在暗處還有著一名長老。

現在碎金山元石礦上明面上坐鎮的長老就是路明遠路長老,而隱藏在暗處的那位長老就是先前開口的崔紫峂崔長老,正是因為有一明一暗兩名歸元期的長老守護,所以才讓碎金山元石礦場穩如磐石。

不管來犯的是魔獸,還是人類,在兩名歸元期強者的堅守下,碎金山元石礦場都從未被攻破過。

但是今天情形卻有了要破掉這個傳奇的節奏,雖然極戰堂一方有路長老和崔長老兩名歸元期強者,但是在郝南宗一方卻有著正在四名歸元強者。

路長老是歸元中期大成修為,崔長老是歸元初期巔峰修為,而在對方卻有兩名歸元中期強者,郝南宗正好就是其中一員,而且就是對方四人中修為最高的歸元中期大成強者。 ?第四十一章實力懸殊

藍水門一方除了歸元中期大成的郝南宗外,還有一隻歸元中期小成的魔獸,實力同樣不容小覷。

剩下的另外兩名歸元初期強者也是一人一獸,而且還都是歸元初期巔峰修為,只不過那隻魔獸的修為略低,只是剛剛突破到歸元初期巔峰不久。

面對這樣的實力,路明遠和崔紫峂根本就沒有半點勝算可言,但是碎金山元石礦脈是屬於極戰堂的,就算是戰死也絕對不能讓藍水門如願,這是他們心中的誓言。

哪怕是最後元石礦脈落入了藍水門的手中,他們也必須要讓郝南宗等人付出沉重的代價!

「老路,藍水門是有備而來,不但來了歸元中期大成的郝南宗和歸元初期巔峰的鐵川,還勾結了兩隻歸元期的魔獸,今天此處元石礦脈恐怕是難保了!」崔紫峂對陸明遠靈魂傳道。

「不管怎麼樣,碎金山的元石礦脈絕對不能在我手中丟失,除非我死了!」陸明遠沉聲道。

「你說的沒錯,我們現在就只能死馬當活馬醫了,最不濟也要拉上一人墊背!」崔紫峂眼冒凶光,冷聲道。

「消息你傳出去了沒有?」崔紫峂突然好像想到了什麼,隨即傳音問道。

「早就傳出去了!在看到郝南宗出現的時候,我就有了一種不祥的預感,所以馬上就將消息傳了出去,只是不知道有沒有用?」陸明遠有些擔憂的說道。

在碎金山和碎金山附近活動的極戰堂門人多是在碎金山元石礦場執行任務的弟子,他們之中修為最高的不過納虛後期,就算他們全部回來了,也是於事無補。

但是此時陸明遠顧不了那麼多了,他不得不賭上一睹,希望在碎金山附近有長老或者精英弟子,那怕只有一人,保住碎金山的元石礦脈的幾率也會大上幾分。

看著對方的四名歸元期強者,陸明遠和崔紫峂是一臉凝重,而下邊的那些護衛隊的弟子也同樣不輕鬆,壓力一點都不比兩位長老小。

來犯的敵人除了郝南宗四名歸元強者外,還有著二十幾名納虛強者以及近五百悟空強者。

從這一股力量中不難看出,郝南宗就是抱著要滅殺碎金山元石礦上所有極戰堂門人的心來的,而且這還只是差一名歸元強者的的情況下的力量。

「路明遠、崔紫峂,你們就認命吧!」看著臉色陰沉的兩人,郝南宗心中無比得意的冷笑道。

言罷,郝南宗對身旁一名身形魁梧的男子道:「袁兄,我們動手吧!」

此人就是另外一名歸元中期強者,本體是一隻岩山魔猿,名叫袁大山。

「動手吧!極戰堂佔據這座元石礦這麼長時間,是該付出一些代價了!」袁大山點了點頭道。

「極戰堂之人格殺勿論!殺!」見袁大山點了頭,郝南宗臉色一喜,隨即朗聲道。

「崔長老,盡量拖延時間,如果不可挽回,那也絕不能讓他們好過,死的最好是藍水門的人!」見郝南宗已經帶人衝殺過來,一柄靈劍出現在手中,陸明遠眼中戰意涌動的沉聲道。

「哼!我極戰堂豈是好欺負的,今天老夫就要讓他們知道極戰堂憑什麼能當一個「戰」字!」崔紫峂也手握兵刃的冷哼道。

「所有弟子聽令,你們是極戰堂的精英,你們就應該擔當起一個「戰」字,給本長老殺,殺掉所有的來犯之敵!」陸明遠手中靈劍向前一指,喝聲道。

言罷,陸明遠就一馬當先的沖了出去,向郝南宗和袁大山兩人衝殺過去,此一人一猿都是歸元中期強者,也只有陸明遠才能暫時的拖住他們。

在陸明遠衝出去的時候,崔紫峂也瞬間跟了上去,僅比陸明遠慢了半拍而已。

「殺啊!殺掉所有藍水門的狗和這幫畜生!」

「想搶極戰堂的元石礦脈,真是痴心妄想,你們去死吧!」

…….

「哼!極戰堂是一個什麼東西,今天我藍水門不但要搶了你們的元石礦脈,而還讓極戰堂的弟子全部死在這裡。」

「真是不知道死活,就這點力量也敢和我們五六百人激戰!」

「哈哈!這座元石礦脈馬上就是我藍水門的了,極戰堂的垃圾都去死吧!」

…….

瞬間,雙方近千人激戰在了一起,一時間各種顏色的元氣四射,碎金山的岩石和樹木也在雙方的交手過程中不斷被摧毀。

極戰堂的弟子雖然悍不畏死,但是奈何數量相差太大,交手不久就落入了下風。

雖然有弟子因為接到路長老的命令不斷趕回,不斷有人加入戰鬥,但是杯水車薪,他們仍然未能挽救極戰堂的頹勢。

在激戰過程中,雙方的弟子都在不斷隕落,只不過不知道是極戰堂的弟子戰力驚人,還是心中有著戰意凌人的瘋狂,基本上一名極戰堂弟子隕落都會帶走一名藍水門的弟子或者一隻魔獸。

就算是那些沒有成功的弟子,在他們死之前也會以生命為代價重創一名敵人,戰鬥可謂是慘烈至極。

極戰堂不愧有一個「戰」字,下到普通弟子,上至長老,各個心中都有著一股衝天戰意,他們對敵人狠,而對自己更狠。

正是因為這一股狠勁,陸明遠和崔紫峂才能拖住對方四名歸元期強者,但是就算是如此,他們的情況也越來越不秒了。

可能是因為己方佔盡了優勢,袁大山和另外一名歸元期的魔獸都沒有露出魔獸本體,而是以人形狀態在戰鬥。

陸明遠兩人並沒有因為兩隻魔獸的輕視而不滿,反而心中微微的鬆了一口氣,他們知道如果對方四名歸元強者全力出手,他們恐怕是很難拖延時間的,現在兩隻魔獸有所保留,這無疑可以讓他們拖延更久的時間。

「崔紫峂,垂死掙扎有用嗎?雖然本長老也不得不佩服你對極戰堂的忠心,但是正是因為如此,你就更該死了!」看著臉色有些蒼白,卻瘋狂攻擊的崔紫峂,鐵川冷笑道。

「哼!鐵川老匹夫,現在就露出你那副醜惡的嘴臉,恐怕還早了一些,鹿死誰手還未可知啦!」崔紫峂冷哼道。

「是嗎?那本長老現在就告訴你,誰會死?」見崔紫峂仍不識趣,此時此刻還敢激怒他,鐵川心中頓時一怒,隨即冷笑道。

「火岩兄,崔紫峂這個老傢伙找死,我們就不必在與他耗下去了,你助我,我要將其擊殺!」鐵川對旁邊的紅袍老者說道。

「他確實該死!我助你!」紅袍老者微微的點了點頭道。

「吼!」

言罷,紅袍老者仰頭髮出一聲獸吼,隨即身形一閃就向崔紫峂衝殺了過去,手中一件類似於狼牙棒的兵器帶著強烈的波動向崔紫峂的頭砸了過去。

「赤火岩擊!」

雖然崔紫峂的實力略高於紅袍老者,就算是放在平時,他都不敢有絲毫大意,那就更不要說現在了。

崔紫峂體內高速運轉的元氣速度再一次提升,瞬間就達到了極致,崔紫峂向前踏出三步,一劍對著紅袍老者斬了過去。

「天藤刀斬!」

「轟!」

一擊之下,兩人同時被震飛,崔紫峂原本就有些蒼白的臉現在變的更加蒼白了。

而就在那聲爆炸之聲傳開時,鐵川動了,身形一閃,瞬間就消失在了原地,向剛被震飛的崔紫峂沖了過去。

沒錯,這就是鐵川等待的一個機會,一個可以一舉擊殺崔紫峂的機會。

看著衝殺而來,眼神中全是殺意和寒意的鐵川,崔紫峂心中出現了一絲瘋狂、一絲不甘以及一絲擔憂。

但是沒有人發現,等待這一次機會的人並不僅僅是鐵川一人,而在他動的時候,下方的混戰之中同樣有一個人動了起來。

在鐵川在向崔紫峂靠近的時候,下方的一個黑袍身影瞬間斬殺了的一名納虛後期武者,然後以肉眼難辨的速度向崔紫峂沖了過去。

鐵川距離崔紫峂的距離越來越近,反而崔紫峂倒飛的身形仍然還沒有停下來,並且先前和紅袍老者對攻的一擊雖然沒有吃虧,但是他體內的元氣卻被打散了,對面鐵川的攻擊,一時間也很難阻止起反擊。

「哈哈!崔紫峂,你去死吧!」在臨近崔紫峂時,鐵川好像已經看到了對方死在自己劍下的場景,頓時大笑道。

「連天秋水劍!」

而就在鐵川的攻擊剛剛發出時,那道衝過來的黑色身影突然躍起,並且語氣無比冰冷的說道:「老東西,我看死的人應該是你吧!」

此人的聲音雖然很輕,但是以鐵川的修為卻是聽的清清楚楚,聽到這毫無情緒的聲音,鐵川的心不由的一顫,心中甚至有放棄這次擊殺崔紫峂的想法。

但是擊殺崔紫峂實在是太誘人了,鐵川最終還是選擇了擊殺崔紫峂,但是心中已經警惕起來,防備著有可能發生的突發事件。

「渡虛殞屠!」

在鐵川開始防備的時候,一道低沉的聲音在黑袍身影的咽喉處響起。

隨著聲音的落口,一桿長槍從黑袍身影手中攻出,直取鐵川而去。 ?第四十二章拿你開個張吧!

突然暴起的攻擊已經超出了納虛層次,這樣的攻擊已經足以將鐵川重創甚至擊殺,感到突如其來的強大攻擊,鐵川心中震驚不已。

「極戰堂怎麼可能還隱藏有歸元強者?」鐵川心中震驚道。

藍水門要打碎金山元石礦脈的主意,自然會將極戰堂留在這裡的強者是哪些人、有著怎樣的實力,打聽的清清楚楚。

碎金山元石礦有一名一暗兩名長老的事情其他人不知道,但是藍水門可是清楚的很,正是因為清楚這一點,藍水門這一次才出動了三名長老。

並且為了保證萬無一失,更重要事後也能分擔極戰堂的怒火,所以藍水門就說動了附近的魔獸一起動手,襲擊碎金山元石礦脈。

碎金山有極戰堂的兩名長老,這兩位長老是什麼修為,藍水門都是非常清楚的。

但是現在本該出現一起行動的郝筠沒有出現不說,極戰堂還突然多出了一名歸元強者,而且此人居然一直隱藏在下邊的混戰中,直到現在才動手。

鐵川心中驚恐不已,驚的是此人的好深的城府,極戰堂兩名長老被四大歸元強者圍攻,隨時都有隕落的危險,此人居然能不管不顧,而此時突然殺出!

好深的心急!

這樣的心機簡直讓鐵川恐懼,此人對時機的把握簡直讓人心驚,此時出手,就算不能將鐵川擊殺,也絕對能將其重創。

面對如此強大的攻擊,鐵川已經來不及多想,身形一頓,打算轉身抵擋這突如其來的攻擊。

然而就在鐵川要放棄擊殺崔紫峂之時,那道強大的攻擊卻突然消失了,好像從來就沒有出現過一般。

但是攻擊的突然消失並沒有讓鐵川心安,反而讓他心中的不祥之感更濃,心中甚至滋生出了生死危機的感覺。

雖然鐵川很想擊殺崔紫峂,但是心中的這種感覺卻讓他不敢再前進一步,鐵川果斷調轉身形,手中靈劍一轉,橫削了過去。

鐵川雖然果斷,但是他還是慢了一步,在他剛剛轉身的時候,那道強悍的攻擊再次出現,而且已經到了他的眼前。

「轟!」

鐵川手中的靈劍剛剛削到一半,那一桿長槍所凝聚而成的元氣之槍就刺入了鐵川的腦袋,隨即長槍穿腦,鐵川的腦袋就如西瓜一般,轟然爆炸開來。

長槍一過,緊隨之後的身影就露了出來,一張剛毅的臉,眼中殺氣涌動,正是在碎金峽谷中擊殺了郝筠后,全速趕來的周雲峰。

「哼!反應雖然不錯,但是你終究該死!」周雲峰一揮手將鐵川手上的靈劍和乾坤戒收取之後,看著鐵川掉落下去的屍體,冷哼道。

周雲峰表情淡然,好像擊殺一名歸元初期巔峰的武者並不是什麼大事一般,但是一旁本來已經絕望的崔紫峂卻是心神大震,一個絲毫不弱於他的歸元初期巔峰強者就這樣被殺了,而且還是被秒殺。

遠處衝殺而來的紅袍老者也瞬間頓住了身形,一臉震驚的看著手執噬天槍的周雲峰,火岩可是非常清楚鐵川實力的,雖然周雲峰能擊殺鐵川靠的是偷襲,但是要偷襲一名歸元初期巔峰的強者,如果沒有匹配的實力就算是給偷襲的機會,也是不可能辦到的。

「周雲峰!」

看清楚擊殺鐵川之人後,崔紫峂臉上的震驚之色更濃,心中的震驚絲毫不比先前鐵川被殺來的小。

崔紫峂雖然一直隱藏在暗處,在碎金山知道他存在的只有陸明遠,他對外邊的情況也不是很關心,但是對於周雲峰他還是有所了解的。

周雲峰剛到碎金山的時候雖然只是悟空中期,但是卻擊殺了兩名納虛初期的魔獸,時過四年,周雲峰居然達到了納虛後期,這雖然讓崔紫峂非常驚詫,但是並不能讓他震驚。

然而周雲峰能以納虛後期擊殺歸元初期巔峰的鐵川,就讓崔紫峂難以相信了,但是事實擺在眼前,崔紫峂又不得不相信。

「果然是妖孽!僅僅四年時間,不但將修為從歸元中期提升到了納虛後期,而還具有了擊殺歸元強者的實力!能有這樣的弟子,真是極戰堂之幸啊!」崔紫峂感嘆道。

「長老,情況緊急,弟子就不行禮了,這隻魔獸就交給你了,我去幫助路長老!」周雲峰對還未回過神來的崔紫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