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等,先別睡!」

顏沐想起了什麼,伸手又把小雪貂拍起來。

小雪貂莫名其妙看向她,一臉懵逼。

不是讓睡覺吖~

「來,吃一個草莓!」

顏沐從空間里飛快摘了一個草莓,送到了小雪貂嘴邊。

青藤上結出的小紅果,吃了可以隱身,那空間里種的果子,種的菜養的魚呢?

小雪貂嫌棄地看了一眼這隻草莓,懶洋洋叼在嘴裡吃了。

吃過了小紅果澎湃的能量,才吃這草莓,它實在沒興趣啊,不過配合一下主人就是啦。

看著小雪貂吃完草莓,顏沐輕輕舒了一口氣。

沒有任何變化。

怕量小,顏沐又逗著小雪貂吃了好幾樣空間里的東西,吃的小雪貂的小肚子都鼓起來了。

還是沒有任何變化!

小雪貂悲催地看著顏沐,小眼神里透出一種你敢再喂我就去死的決然。

「好了好了,現在你可以好好睡了——」

顏沐心虛,趕緊給它揉了揉肚子,說了一籮筐好話哄著它睡了。

看來吃空間里種出來養出來的東西沒事。

只有那個小紅果!

那自己吃了小紅果,會不會也隱身?

顏沐的心怦怦急促跳了起來。 只猶豫了幾秒鐘,顏沐就從空間里摘下了一枚小紅果。

捏在指尖轉了轉,看著它瑩潤鮮亮色色澤,顏沐很是不解,到底是一種什麼樣的能量,才能使人的視覺受到這種「欺騙」呢?

這麼想著,顏沐小心將這枚小紅果放在了口中。

本以為又將傳來一陣劇痛,她都繃緊了身體準備接受了,可出乎意料的是,並沒有任何不舒服。

小紅果幾乎是入口即化,還帶著一絲沁涼的清香,仔細一咂,似乎還有一絲微微的甘甜。

很快,濃郁的靈氣在四肢百骸間散開,一股暖意順著經絡遊走,整個人十分舒服。

顏沐眨了眨眼。

說實話,就跟她之前試含的參片效果差不多,靈氣濃郁是濃郁,卻沒有她想象的那麼濃郁。

畢竟是小紅果,曾經救活過小妞妞的,算是起死回生的效果了,本來她以為會非常強悍霸道,沒想到還是如此溫和。

不過,這種溫和像是深潭一樣,雖然沒有狂瀾驚濤,但卻給人一種十分綿遠的暖意……

顏沐甚至有一種感覺,就算大冬天在雪地里穿的極薄,只要吃下一枚小紅果,就會不懼嚴寒。

等到了冬天她得試一試……

「咦!」

就在她胡思亂想的時候,突然感到身上一熱,緊接著她就看不到自己的手了!

很快,顏沐就看到,手腕、腳什麼都看不見了,但是……衣服還能看得到!

顏沐不由扶額。

這算什麼?

難道她什麼時候真需要用到隱身這能力的時候,還要赤果果的上陣?!

別這麼坑啊!

顏沐又是驚喜又是無奈。

她試著從床上離開,穿上拖鞋站到了地上,好奇地走到了鏡子前。

能看到鞋子,看不到腳。

鏡子里也只能看得見一身睡衣,看不到她這個人。

一身衣服在那裡動啊動,乍一看,還有點嚇人。

這樣不行啊……

顏沐可不想赤果果玩隱身。

這要是時間一到,她沒把握好,隨時隨地要果奔的節奏?

想一想都要崩潰。

顏沐試著伸手去拿桌上的杯子。

杯子握在手中,看起來卻像是飄在空中一樣,看得見杯子,看不見她的手。

這樣不行!

顏沐情急,放下杯子摸了摸自己身上的衣服,心裡想著,如果隱身能將這身衣服也隱去就好了!

「啊!」

這個念頭才一閃,顏沐驚悚地發現,她還真的看不到身上的衣服了!

低頭一看,鞋子還在。

定了定神,顏沐使勁閉了閉眼睛又睜開,凝聚心神想著,要鞋子一起看不見!

很快,隨著她這個意識一出來,鞋子看不見了。

顏沐激動地猛地一攥雙拳。

看向杯子,她凝聚意識給杯子隱身……失敗了!

杯子依然是杯子,依然還靜靜在桌上放著,沒有一點隱匿的意思。

這又是怎麼回事?

顏沐又凝聚心神試了一遍,杯子還是沒有變化。

摸了摸下巴,顏沐仔細想了想,伸手將杯子拿在了手裡。

這時,再凝聚心神一想,杯子果然隨著她的意識,消失不見。

明白了!

顏沐長長舒了一口氣。

看來這種可以隱匿東西外在物形的能量,一旦擁有,就是一種由意識支配的暗能量。

而且,這種暗能量的傳遞,不能通過空氣或者其他介質,只能由能量獲得者直接接觸才能傳遞。

這樣也行啊……最起碼用到的時候不用果奔了!

顏沐頓時滿足得了不得。 緋色情人:總裁的枕邊歡 「咕咕——」

小雪貂這時從睡夢中驚醒,一看到顏沐這邊,頓時炸毛,叫聲也變了。

主人吶?

它看不到顏沐,直覺很害怕。

顏沐沒去嚇它,坐在桌邊等著。半個小時之後,她走到鏡子前開始留意自己的變化。

很快,片刻之後,顏沐發現,自己髮絲上開始出現一點點暗暗的星芒,沒一會兒整個人的隱匿效果就沒了,她在鏡子里看到了完完整整的自己。

小雪貂看到她,頓時歡快咕咕叫著撲到了她的懷裡,小爪爪使勁撓了撓她。

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 顏沐笑著揉了揉小雪貂,眸色閃了閃。

她留意到一個細節。

就是不管是開始隱匿時,還是隱匿效果散去時,都是從頭部開始的。

這一點不難解釋,既然是一種能影響意識的暗能量,必然一開始,是從大腦所在的地方始發。

只是時間……

顏沐算了算,小雪貂吃完一枚小紅果是半個多小時,當時她太驚訝了,時間估算不太准。

她吃了一枚小紅果,隱匿的時間倒是算的很準確,就是三十八分鐘,不零不整的一個時間。

跟小雪貂那個對比一下,她覺得應該是一樣的,應該都是三十八分鐘,就算差也相差不了幾秒。

那麼這個三十八分鐘,是怎麼來的?

是一枚小紅果就能支持三十八分鐘,還是說,無論吃多少枚小紅果,視覺被影響的時間都是這麼長?

為了驗證一下,顏沐想了想,索性又從空間青藤上摘了兩枚小紅果。

一口吃下,然後看著時間靜等。

很快,她的身形又開始消失,隨著她意識一動,那種暗能量將她身上衣服又重新隱蔽不見。

小雪貂瞬間又炸毛,猛地竄回床上,直接鑽進了被窩裡,然後又飛快從被子下露出它的小腦袋。

剛才怎麼回事,嚇死貂了吖~

顏沐靜靜等了三十八分鐘后,鏡子里依然看不到她自己的身影。

她屏息斂神耐心等下去,在這種等待中,時間有點難熬,可是她迫切需要驗證,只能一點點等著。

又過了大約三十八分鐘,顏沐在鏡子里終於看到了自己,低頭看看自己伸開的手掌,顏沐一點驚喜挑上了眉梢。

小紅果加倍,時間加倍!

這一點,也是她自己期待的結果。

緊接著,顏沐又開始試驗,想看看一次最多能隱匿多少東西。

又吃了一枚小紅果后,她手指摸在杯子上,意識一動,想要隱匿杯子。

可是杯子沒有任何變化!

她又凝神將手摸在桌子上,桌子隱匿不成功。

摸在桌子上的花瓶上,花瓶也隱匿不成功。

顏沐吃了一驚,還以為失效了。

可等她拿起杯子,再凝神去隱匿時,杯子就隱匿成功了。

當她拿起花瓶的時候,凝神去隱匿,也隱匿成功了……

這一連串試下來,顏沐總算弄清楚了。

她想要隱匿東西的時候,那東西必須她去移動,也就是說,那東西能隨著她一起移動,是她的潛意識默認能「帶走」的東西。

換一句話說,她移動不了的東西,那種暗能量不會默認隱匿,這應該是跟她的潛意識波動有關。

其實更準確一點,暗能量的這種能力,不應該叫隱匿,應該叫覆蓋。

怪不得薄君梟說過,精神力,是一種十分特殊又十分奇妙的力量。 只不過,當前科學研究物質尚且還有那麼多未知領域,更別說對於意識、暗能量之類的認識和研究了。

顏沐這時又想起了那個廢棄的詭秘研究基地,那個組織研究基因的進展看來十分可怕。

很明顯,那些人對暗能量有了一種認識,早已開始試著利用那種能量了來進展實驗了。

一個廢棄的基地都有這麼多問題,不知道那個組織正在進行的秘密基地在哪裡,研究又到了哪一步……

想一想都有點不寒而慄。

越想思緒飄的越遠,小雪貂的咕咕聲,終於拉回了顏沐的思緒。

「好了,我們睡覺啦!」

顏沐抱著小雪貂躺在了床上。

折騰這麼久,尤其是很耗精神,這麼鬆一口氣時,顏沐才覺得真是有點疲累了。

和氏璧等小雪貂睡著了,費力從小雪貂的馬甲兜里爬了出來,振了振翅膀,和氏璧就要飛走。

急著去找主人吖~

小雪貂睜睜眼,一爪子又把和氏璧撥拉回了自己的兜里。

和氏璧絕望地繼續裝死。

顏沐察覺到這兩隻的小動作,忍不住失笑。

卧室里的小壁燈燈光更覺得溫馨。

顏沐伸手摸了摸小雪貂,很快跌入香甜的夢鄉。

心裡揣著小秘密,顏沐天一亮就醒了。

醒了後顧不上起來洗漱,摸過來手機先撥了薄君梟的電話。

「醒了?」

那邊傳來薄君梟的聲音,還能聽到汽車引擎的聲音。

顏沐有點意外:「你沒在房間?在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