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個方案簡單又快,那就是賭色子,只有一個色子,一局定勝負,誰贏就是誰的。」

嬌妻似火︰隱婚總裁狠撩人! 這個不錯,那第二個呢?」帝天抖著腿問道。

「第二個的話,就有些墨跡了。我是這麼想的,我們讓在場的兄弟投票選出一個數字,好比是八,我們就猜這第八個人是男的還是女的。當然你們選出的數字是十以下的,這樣才快點。」沐清風說出了第二個方案,他都不禁為這個方案感到自豪。

帝天猶豫了一笑,然後笑道:「第一個沒有什麼意思,都玩膩了。第二個倒是新鮮,賭人,哈哈,好玩。好玩,就這個了。」

「好。那就第二個方案。」說著沐清風就轉過頭看著後面的幾人問道:「你們有沒有要玩的?」

幾人連忙搖頭,表示不玩。玩?他們也想啊,只是這賭注。。咳咳。。 看到沒有人願意玩,沐清風有些失望,不過有帝天和這個冤大頭在。沐清風也不是沒有意思,邊看著場中的人說道:「你們稍等一下。」

說著就跑到了掌柜的面前,在他的耳旁不知道嘀咕了一句什麼。


這掌柜的便帶著小二去了後堂,沒多久就端著一個大盤子走了上來。喊道:「搭把手。」

這些人誰不想在這個宗主面前露露臉,一個個爭先恐後的跑了上來,將五個桌子拼到了一起。又拿了十個筷子筒上來,上面分別寫著一到十這十個數字,一個桌子上面放了兩個筷子筒,並給在座的各位分別發了一根筷子。

這一切都井井有序的做完之後,沐清風清了清嗓子說道:「你們手中的筷子就是投票的工具。喜歡哪個數字就放到哪個數字的筷子筒里,最多的就是我們要的數字,大家都清楚吧?」

這麼簡單的規矩再不懂那就是傻子了,只見大家都紛紛點了點頭。

「那好,開始吧。」

一聲令下,這些人分別將筷子投到了自己喜歡的數字里。沒多久所有的人都已經投完了。

掌柜的此時走了出來,和小二清點了起來。半響,看著帝天恭敬的說道:「宗主。已經清點好了。」

「哦,那就把做多的那個告訴我就好了。」帝天點了下頭說道。

「最多的就是個。」說著就把手中的筷子筒舉了起來,朝著眾人轉了一圈,讓大家都看到上面的數字。

「九!」

沐清風走到帝天的邊上,撞了撞他的胳膊說道:「看到了吧,公平公正,數字九。沒有問題吧?」

「廢話。。」帝天冷漠的一聲回答。

「好吧。。」沐清風頓時語塞,然後問道:「數字選出來了,那你是壓男的還是女的呢?」

這個可倒是難住帝天了,這也沒有規律可循。突然,他想到了一個點子。看著場中的說道:「各位,幫我一個忙可以吧?」

「宗主請說,我等萬死不辭。」

沒有綵排,沒有演練,就是這麼的整齊。

帝天一陣陣汗顏,開口閉口就是死。。。「沒有那麼嚴重,我就是想讓你們男的和女的分開,我考慮一下選男的還是女的。」

話落,這些人就開始了列隊。。

明亮如你,灰暗如我 ,場中的情勢就一目了然了。顯然是男的多,女的少。帝天一下子就清楚了,一般的酒館那還用說么?顯然是來男的多,來的女的少。

就在此時,外面正好進來了一個男的,看到發生的這一幕,有些愣神。

「老大,你快點選啊。這一個不算哈。」沐清風有些著急的說道。

帝天眸中閃過一絲精光,呢喃道:「我帝天向來都是逆天而行,我這次也逆天而行一次。我賭第九個人是女的。」

「哈哈哈。」沐清風一陣大笑,他就知道帝天喜歡玩特殊。不過這樣正合他的心意,說道:「好,那我就選男的。」

剛進來那個人悄悄的拉過一人詢問才知道發生了什麼,不禁對這個宗族的平易近人感到吃驚。

掌柜的爽朗的聲音傳了出來,道:「各位,不管今天是宗主贏還是他的朋友贏。今天我都請客,大家儘管吃,儘管喝。我李某人全都包。」

「哈哈,那就多謝掌柜的了。」

「是啊,既然你的都這麼說了,我等也就不客氣了。」

小二的身影瞬間就在場中飛奔了起來。心裡暗暗詛咒道:「你個老東西,今天不給我十個玄石你就別想豎著走出去。」

帝天看到了小二的表情,不禁莞爾。

「看,來人了。」自然有人隨時注意這場賭注了。

只見來人是還是個男子,找到了一個位子便坐了下來。

隨著時間緩緩的流去,半刻鐘的時間就來了七個人,其中五個男子兩個女子。看來帝天真的沒有多少勝算了。

「來了,第八個人來了。」

一道驚呼帶走了所有人的目光。

「還是個男的。」

沐清風嘴角翹的是越來越高了。帝天則是面無表情的看著這一切。

那個男的前腳剛進來,後面又來了一個人。

所有人都將心提了起來,只見這第九個人帶著面紗,沒有人知道他是男的還是女的。

這下子所有人的蒙了,這算什麼?

「咳咳。。宗主,這丫的算什麼啊?」一個男子不禁的問道。

帝天搖了搖頭,他也不知道了。於是站起身子,朝著這個帶著面紗的人走去,說道:「我知道這個很不禮貌,不過在下只想問一個問題。」

「說。」

就連聲音也聽不出是男的還是女的,折讓眾人的心再度提高。

「咳咳,敢問閣下是男的還是女的。此舉如有冒犯,還請見諒了。」帝天有生以來,第一次對著一個人問男的還是女的,真的是一臉的通紅,很不好意思。

那人沒有回答,而是給自己倒了一杯茶。

帝天轉過頭,聳了聳肩,說道:「丫的,我是儘力了。男的還是女的,我就不知道了。清風你不是著急要我的丹方么?你來問。」說話間就將這塊燙手的山芋扔給了沐清風。

「我。。」沐清風正準備回答。

便被洛歡打斷了,「你敢去問。晚上我就去調戲老大。」

「哈哈哈哈。」

在場的眾人都是性情中人,當然都是一笑而過。

帝天更是摸了摸鼻子,毫不客氣的回答道:「那敢情好啊,我們聊聊人生,聊聊理想。」

「你敢。」沐清風瞪著帝天吼道。

「我有什麼不敢的,你們特么的一個個成雙成對的,就你老大我還單著,這不科學。」帝天比沐清風還要強的說道。

「我。。你行,你狠。。」沐清風像個斗敗的公雞一樣,一下蔫了,回到了洛歡的身邊。

「這到底是男的還是女的啊,急死我了。」

「是啊。一個是神階的劍,一個是極品丹藥,哎。。」

「哈哈,我怎麼感覺有點意思了。現在鹿死誰手還真不好說。」

帝天倒是沒有想那麼多,這丹方就算是沐清風不要,自己飛升之前也會給他的。至於那把神階的劍,自己可用也不可用,所以就沒有那麼多的感情了。 那帶面紗的人聽到場中的議論已經將整件事情明白的差不多了。只見這人緩緩的站起身子,帶動了所有人的眼球,朝著帝天走去。

看到來人,帝天沒有多想什麼,開口說道:「我之前已經說了,在下不是有意冒犯閣下的。既然閣下不願意說,我也不強求。大不了我們多玩一把就好了。」

戴面紗的人將手放在了自己的面紗上,當著所有人的面,一點點的挪了開來。

帝天本人更是目不轉睛的看著這一切。

當整個面紗都被這人拿下的時候,帝天整個人都愣住了。

天吶,這是一副怎樣的面容?

只見這人的臉如同粉雕玉琢般的毫無瑕疵,三千秀髮盤在頭頂,整個五官都精緻玲瓏。此時看向這女子的身材,完全是魔鬼般的身材,沒有絲毫的贅肉,纖細的腰部,令人產生無限的邪念。什麼傾國傾城,沉魚落雁,對這個女子來說全是扯淡,仙女,就算是神女也不過如此吧?

此女看著帝天在發楞,心裡的那一絲好感全都消失不見了。正準備掉頭轉身的時候,卻發現了不同的地方。

別的男子看他都是帶著**,邪念的。但是帝天的眼睛卻是清澈的,沒有絲毫的惡意。就像是在欣賞一件完美的工藝品一樣。

似乎感到自己的窘態了,不慌不忙的收回了目光。再也不看這女子一眼,朝著沐清風笑道:「哈哈,小爺我今天賺了。是個女的,嘖嘖。神階的武器啊,不要白不要,等小爺我飛升的時候,說不定還能賣點錢花花。」

帝天的的話語,徹底的打破了這寧靜,所有人都尷尬的收回了目光。人家宗主還在這裡呢,好的壞的,還不都是人家的,他們也只能看看就好,如果宗主他老人家真想要,他們就是連一點覬覦之心都不能有了。

十八子的聲音響了起來,說道:「小子,你看看他們,一個個都成雙成對的,你小子也趕緊弄一個回來,到時候就有一個小帝天了。」

「卧槽。你丫的趕緊恢復肉身,那女的要是不嫌棄的話,我不介意幫你們促成連理的。」帝天毫不客氣的回道。

「我?哈哈哈,罷了,老夫還是恢復肉身要緊。」沒想到被帝天反擺了一道。

將無影劍收到了儲物戒之中,便朝著那女子拱了拱手說道:「不管如何,今天都是閣下幫我取得了這柄劍,在下在這裡感謝了。」說著一個四十五度鞠躬就挺直了身子。

「哈哈,宗主就是宗主,這麼的有風度。」


「多學學,現成的列子啊。」

「沒想到還是宗主贏了。」

絡繹不絕的議論聲進入到帝天的耳朵,不過他的表情沒有絲毫的改變。把目光打向掌柜的,笑道:「掌柜的,今日就不勞你破費了。今天既然是我贏了,那這一頓我就請了。清風那裡應該有幾十萬的玄石,找他應該夠了吧。」

說完哈哈一聲大笑,瀟洒的一個轉身,在所有人的目送下朝著樓上走去了。

「請你妹啊,到頭來還是我付費。」沐清風鄙視的說道。

「行了吧,你看看老大對你多好。」洛歡有些鬱悶的回答道。

「好?哪裡好了?」

「諾。」說著洛歡就朝著桌子上努了努嘴,只見上面有著兩張紙。

沐清風好奇的走了上去,只見上面分別寫著「大輪迴丹製作材料」「終極輪迴丹製作材料」這明顯就是帝天送的。

「哈哈,老大,你是我永遠的老大,這一頓我請了。今天來的人我特么的全請。往海了吃。」沐清風瘋狂的笑道。

洛歡則是嗔怪的看著沐清風,這小子,真的不知道怎麼說好了。。

此時那帶著面紗的女子,看著帝天離去的背影,不免有些失落。要知道自己在月落洲自己可是堂堂的公主,到哪裡不是披星捧月,萬人矚目一樣的?

要不是聽說了帝天的事迹,她才懶得來這裡。只不過帝天的表現讓他有些失落,不禁回到了座位上,獨自抿起了茶。

看到這一副楚楚動人的樣子,沐清風情不自禁的抬起了腿。

「哎喲喲。」

只見沐清風被上官雨馨揪著耳朵拉到了座位上,這下子他才安靜了下來。

這一場賭注風波就這麼不說而散了,不過這一個女子卻是在這一次的賭注風波中成名了,很多人都開始打探起了消息。


要知道這些個八卦能人可是無孔不入啊,簡直就是跟鬼一樣,只要想要消息,這些人都能幫你弄到手。

兩個月的時間就在帝天閉關以及十八子恢復肉身中緩緩度過了。


這一天那名女子的背景終於是被這些大能給挖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