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王陛下既然這樣決定,我們也沒有拒絕的餘地……請神使先回吧,我們這就出發。」

「打聽清楚消息,神王陛下肯定會重賞你們。」左隅傲慢地說了一聲,然後離開了他們的飛梭。

「老祖!」左隅一離開,白雲宗掌門戴希冷就急道。

施志鵬擺了擺手,使了個眼色,口中卻道:「陛下有命,不能不從,各位都回到自己位置,將陛下的事情辦好了,我們也可以早些離開。」

見眾人還有些不明白,施志鵬又道:「反正我們也需要補充補給,正好在這小星域里補充一下吧。」

飛梭緩緩飛過那座大門,施志鵬一直盯著狂血獸神的顱骨。

如果運氣不好,他們的腦袋,恐怕也得掛在這裡了……不,以他們的實力身份,哪裡配掛在這!

當他們經過那顆白矮星時,施志鵬下令飛梭速度放慢,因為這個時候,從白矮星中,飛出來一個巨大的身影。

陸昊的魔神分身,一掌拍在了飛梭上,飛梭震得嗡嗡直顫,飛梭之內,白雲宗的武者則在瑟瑟發抖。

這也太嚇人了……

「前輩不要誤會,前輩不要誤會!」

施志鵬下一刻就出現在飛梭外,連連向著魔神分身拱手,神情要多恭敬就有多恭敬。

「誤會?你覺得我會誤會什麼?」陸昊看他這模樣,完全不象是一位真神強者,倒覺得有幾分有趣。

「晚輩白雲宗之人,因為要離開諸天大星域,途中補給不足,所以進入這個小星域,增添一些補給。」

施志鵬一邊這樣說,一邊卻拿出了枚玉簡,呈了上來:「些許薄禮,不足為敬,還請前輩收下。」

陸昊神念往玉簡中一掃,神情微微變了。

玉簡中,有施志鵬留下的一道神念:「前輩,晚輩被那位所迫,不得不進入小星域,還請前輩庇護!」

這個施志鵬,倒是膽子很大,這就是當面出賣太膺神王。

「你的禮物我收下了,自己往裡飛,不得有任何輕舉妄動,勿謂言之不預也!」綠焰分身收住玉簡,然後擺了擺手。

施志鵬微微鬆口氣,心裡覺得有些奇怪,這位明顯是魔神的強大存在,未免太好說話些吧? 很快,白雲宗上下就知道為何綠焰巨人那麼好說話了。

當他們的飛梭靠近到神殞之地時,突然間,雲龍王從虛空中出現。

「都給大爺我滾出來,你們這些傢伙,立刻按我的命令辦事!」雲龍王毫不客氣地作威作福,而在它的頭上,陸曦好奇地打量著這群外星來客。

「前輩,晚輩等得了那邊一位陛下的允許,才進入小星域的……」

「別和我廢話,讓你們做什麼,你們就老實做!一個真神境,只有一個真神境?算了,加上那三個半神境,也算可以派上點用場了!」

雲龍王張牙舞爪,將所有人都趕了出來。施志鵬等人莫名其妙,就在這時,看到一艘飛梭飛了過來,飛梭中下來一群武者,直接進了他們的飛梭。

「前輩,前輩,這是做什麼?」

看到這群最強也不過亞聖的人進入他們飛梭東拆西敲,戴希冷慌了。

他們可是花了好大代價,才弄到這樣一艘可以從一個大星域飛往另一個大星域的飛梭,如果弄壞了修不好,他們哭都沒地方哭去。

「當然是拆了研究。」雲龍王不滿地道。

姚廣此時滿臉通紅,全是興奮,還沒忘記向雲龍王拱手:「謝謝前輩了。」

「前輩,這可是我們的飛梭……」

「現在被徵用了,等他們研究透徹,就還給你!」雲龍王毫無表情地道。

這一下,白雲宗的人都呆住了,有人想發怒,可雲龍王卻喃喃自語道:「難道太膺那蠢物可怕,大爺我就不可怕?」

白雲宗諸人頓時萎了,確實,他們是畏懼太膺,所以答應替太膺來刺探消息。

可是太膺是神王,這裡的雲龍王,何嘗不是神王境強者?

「還有,你們都聽好了,接下來由姑奶奶給你們下令,你們誰敢不遵,本龍王就吃了他!」雲龍王又叫道。

「姑奶奶……」

白雲宗的人看到雲龍王脖子上坐著的陸曦,都無語了。

他們當然看出,這個才亞聖境的少女,最多不過十六七歲。無論是年紀還是實力,都弱得一塌糊塗。

聽這個少女的,實在讓他們覺得難堪。

「別聽龍龍的,我哪有資格指使各位前輩,我只是替我兄長傳幾句話……我兄長的名字,叫陸昊,不知道諸位是否聽說過。」

陸曦笑嘻嘻地說道,她緊緊盯著這些人。

聽雲龍王說,她哥哥的名字在諸天大星域很有名,所以她就想試一下。

「陸……你是說,你兄長就是傳說神王陸昊陛下!」

最初時,這些人的表情是相當冷漠的,為首的那人臉上的笑容都是裝的,但當他們反應過來之後,一個個神情的變化,讓陸曦看了想笑。

從吃驚到狂熱,那種轉變,確實誇張。

「真是陸昊陛下,那這裡不就是三華古陸?」

「傳說之地,傳說神王!」

「不到百年,就成就了神王境界,別說諸天大星域,就是所有的人族星域加起來,那位陛下也是空前絕後的人物!」

小聲的議論,傳入陸曦耳中,她更加滿意了。

哥哥的榮耀,彷彿就是她的榮耀一樣,這讓她心中,無比自豪。

「我哥哥很有名嗎?」陸曦有些好奇。

「姑奶奶,何只有名,你知道他做了多少驚天動地的大事!」

這個時候,就連真神境的施志鵬,也開口叫陸曦姑奶奶了,不但不覺得羞恥,反而覺得光榮。

被神王陛下的妹妹支使……這算什麼恥辱,這是榮幸才對!

「給我說說我哥哥的事情!」陸曦眉開眼笑,簡直忘了自己的來意。

施志鵬倒有一張很利落的嘴,將陸昊進入諸天大星域之後的種種功業說了一遍,他消息很靈通,說的也繪聲繪色。

聽到這些,陸曦才知道,自己兄長輕描淡寫說的一些事情,背後是怎麼樣一種驚心動魄!

特別是殺屠會之役,兄長與一群朋友,從星海的各個角落中會合,對付遠比他們強大的敵人,不僅救出了簡言,還狠狠教訓了對手,這讓陸曦十分歡喜。

「還有呢,還有呢?」她歡喜地又問。

施志鵬人老成精,揣摩出她的意思,笑著又道:「陸昊陛下為了朋友,冒這樣大的風險,當然讓我們欽佩萬分,另外就是他幫助天劍宗,更讓人佩服!」

咱們走着瞧 ,又說了一遍,特別是面對諸多宗門強者的圍攻,陸昊單人獨劍,一一將之擊退,更是說得極為形象,彷彿他當時就在場。

陸曦聽得眉飛色舞,時不時捏著拳頭叫好。

「姑奶奶,故事聽得差不多就行了,別耽誤了陸小子的事情。」雲龍王這時插嘴了。

它叫陸昊是小子,叫陸曦卻是姑奶奶,讓白雲宗的人側目。

「哦,對了,我兄長正要重塑星球,需要藉助諸位之力。兄長說了,諸位只要願意出力,無論是在這裡尋找庇護,還是換取補給,都沒有問題。」

「另外,事成之後,會有讓諸位滿意的報酬。」

白雲宗的人懸著的心總算放了下來,陸昊並沒有因為他們為太膺效力而怪罪,這種態度,讓他們多了幾分感動。

「重塑一星,非神王大能不能為,我們也願意在這裡見識陛下的神通,能為陛下盡綿薄之力,實在是我們的榮幸!」

施志鵬很會說話,說得陸曦眉開眼笑,她將陸昊的吩咐一一說清楚,施志鵬立刻行動起來。

原本陸昊的計劃,是本體、分身和雲龍王三位合力,重塑行星,但是太膺的到來,讓綠焰分身不得不在白矮星處監視對方,人手上就有了缺口。

不過白雲宗的人到來,正好可以幫他。

交給白雲宗的任務,是將神殞之地的諸多浮空島控制好,將它們一一推到規定的位置之上。

白雲宗不算是頂級宗門,甚至連一流都不算,但是跟隨施志鵬撤離的,都是宗門中的精華,實力不弱。

在他們的幫助之下,用了二十天的時間,這些浮空島終於到了規定的位置。

而此時,陸昊本尊與雲龍王,也已經完成了重塑行星的準備工作。

重塑行星之日,終於到了。 虛空中,幾艘飛梭飄浮著。

這些都是姚廣等人設計製造的飛梭,只能在小星域內航行,因為航速不足,不可進入大星域。

其中一艘飛梭中,陸柯與寧薇,雙手互牽,有些緊張地看著外邊。

陸昊此時,正位於虛空之中一個特殊的位置。

他見諸事都準備好,就拿出了一個玉瓶。


看起來很小巧的玉瓶,其重量超過千萬斤,因為裡面存著的,就是仙藥秘境中的靈脈。

靈脈被逼出之後,彷彿活過來一般,四處扭動。陸昊向雲龍王點了點頭,雲龍王一聲長吟,以龍珠牽引,將龍脈導入空間薄弱之處。

這是狂血獸神死亡后造成的空間變化,即使事隔多日,也未完全恢復。

靈脈一入其中,就想要溜走,但緊接著,陸昊伸手一招,整個空間,都被他錨定,靈脈也被束縛住了。

星宇靈脈有些焦急地扭動,這樣的空間薄弱帶中,它並不能常存,就象是魚不能在岸上常存一樣。

這個時候,陸昊運足神力,向著已經被推到附近的魔神國度招手。

魔神國度的體積,大約是五分之一個行星那麼大,在陸昊這一招手中,竟然直接裂開!

「嘶!」

不知多少看到這一幕的武者,都倒吸了口冷氣。

他們此時算是清楚地認識到,一位神王境強者,究竟有多麼厲害!


魔神國度直接裂開成了許多片,飛了過來,將陸昊包裹於其中。

緊接著,陸昊再向雲龍王點了點頭。

雲龍王的身體突然變大,變成了長成數萬里的巨大法相,然後它張口對著三華古陸一吸。

圍繞著三華古陸的海水,瞬間被牽引而來,足足有三分之二,飛到了雲龍王身邊。

雲龍王開始向陸昊靠攏,魔神國度與那些海水合在一起,漸漸形成了一個半球。

而失去了三分之二海水的三華古陸,也在巨大的神力之下,開始彎曲扭動。

此時三華古陸之上,無數人都在寬闊平坦的地方。

他們能夠感覺到腳下大地的震動,空中隱隱傳來可怕的雷鳴,無數閃電,糾纏環繞著三華古陸。

同時江河湖海都狂躁起來,所有的水位,迅速下跌。

他們看到太陽在空中詭異地移動位置,原本亮了的天空又暗了下去,然後又亮了起來。

緊接著,巨大的震動傳來,整個天空,都變得灰濛濛的。

而原本降下去的水位,也開始迅速上漲。

轉眼間,水位漲回原位,還略有增高!

但有一種無形的力量,束縛住水面,不令其發生太大的震蕩。

遍布三華古陸各地的武者,特別是那些亞聖境以上武者,也竭力維持,不使星球重塑變成一場災難。

武魏帝國皇宮之中,天策帝端坐不動,神情有些感慨。

真沒有想到,當初他看好的那個少年,能夠成長到這個地步,竟然開始重塑星球。

他與另外三位帝國皇帝勾心鬥角,為的不過是爭奪一座島嶼、一片山林,而陸昊卻能夠重塑整個星球!

這一刻,天策帝心中有些後悔。

自己不該貪戀權勢,而應該將更多的精力投入到武道修行中去。

他再想著,帝國皇宮突然劇烈震動了一下。


在他亞聖境之能壓制下,皇宮的震動,只掉下來幾塊瓦片,並沒有太大損傷。

「這是成了?」天策帝心中有些懷疑。

似乎太順利了吧?

在虛空之中,陸柯與寧薇看到兩個接近半球的星體正式靠在了一起。


然後轟的一下,巨大的衝擊波從雙方接觸之處涌了出來,同時湧出的,還有滾滾岩漿!

星宇靈脈混雜在這岩漿中,從兩個半球天體的各處薄弱空間滲向地表。

這顆近乎成型的新星球上,頓時有無數地方,閃耀起靈光。

身在地面的人們覺察不到,可是在虛空中,卻可以看得清清楚楚,那一道道光芒從地中閃出,將整個新的星球都籠罩於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