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吧,只要你想要的地皮,我都能幫你搞到手。」

他很清楚,江山剛才是在試探他。

他若能成功從李超人手裏,把地皮轉手給江山,就側面印證了他所言非虛,只要江山要的地皮,他都能幫江山搞到手。

如果他失敗了,那就是自己打自己的臉,自相矛盾,江山也不會相信他。

「我有點好奇,像李超人那樣的商界大拿,他不可能不知道這些地皮的價值,怎麼這麼輕鬆就讓給你了?」,江山反問道。

「我不是說過了嗎,在香江,我說了算!」

「他要是不讓給我,那他也別想開發這些地皮。」,大鬍子亨利很是強勢的說道。

這個說辭,無疑是很充分的。

強如李超人,在香江也是要看執政者的臉色的。

但他低估了江山。

作為重生者,江山對李超人也是略知一二的。

李超人,那可是妥妥的一隻老狐狸。

就拿香江的樓市來說。

香江的房價之高,在全世界都是名列前茅的,而這一切的推手,就是李超人。

後世的有一段時間,香江的房價因為實在太高,導致民眾怨聲載道。

政府為了緩解這一問題,重新規劃出了許多地皮,用來建房,低價銷售滿足民眾的住房需求。

宏觀上來講,這是件為民眾考慮的好事,但這樣一來,會直接損害到李超人的房地產利益。

李超人明面上,雖然大義凜然的公開支持政府,但暗地裏,為了破壞政府的這一計劃,他以環保,破壞樓市穩定為名,派人組織了聲勢浩大的遊行抗議活動。

硬生生的,將政府的這一利民計劃給扼殺在了搖籃之中。

像這種表裏不一,為了利益不擇手段的老狐狸,要想他讓出手裏的利益,絕對不是一件易事。

但偏偏,大鬍子亨利一個電話就輕鬆搞定了。

江山深深一笑,也沒有說什麼。

拿起筆,在香江的地圖上圈出了一塊又一塊的地皮。

大半個香江的地皮,都被他圈了出來。

「這些,我都要!」

「你能幫我搞到手嗎?」

江山坐回位子上,看着大鬍子亨利說道。

大鬍子亨利看着地圖,思索片刻,答應了下來。

「還是那句話,只要你給得起價格,都沒問題!」

「但不得不說,你的胃口也太大了,這麼多地皮要都到了你手裏,那以後整個香江,就都是你說了算了。」

土地是一切的根本。

種莊稼需要土地,蓋房也需要土地,所有的設施建築,都離不開土地。

掌握了足夠多的土地,就擁有了足夠大的話語權。

而這,也正是江山買地皮的目的。

既然要做,他就要做最大的,徹底掌握主導權,不受制於人。

「我也不跟你討價還價,你要的這些地皮,全部打包給你。」

「一口價,兩百億美刀!」

大鬍子亨利開出了價碼。 宋可人抬頭看向旁邊的慕斯爵,精緻的小臉都是嫌棄。

看着她眼眶紅紅,明顯哭過的樣子,慕斯爵慢慢彎腰伸手,想要抱抱女兒。

結果宋可人連忙後退,躲開了慕斯爵的『魔爪』。

「在事情沒有解決之前,你在我這裏,就是犯罪嫌疑人,別碰我!」

宋可人這話一出,慕斯爵幽怨地看向旁邊的宋九月。

「你看我做什麼,女兒說得沒錯啊。她又不是兩三歲的小孩子,有自己的判斷力。我只能把我所認為對的告訴她,但是不能強行改變女兒的想法,強迫她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

宋九月教育孩子的理念,其實非常簡單。

那就是告訴她做人的簡單道理,不要觸及道德底線,至於其他的,可人怎麼高興怎麼來。

大家都是第一次做人,還真不一定,宋九月覺得對的地方就是對的。

任何事情,說白了,還不是立場不同而已。

「就是,媽咪才不會像你這麼蠻不講理,強詞奪理,無中生有,挑撥離間!」

宋可人得意地朝慕斯爵說着最近新學的成語。

雖然後面幾個好像有點不對,不過看到女兒講得這麼興緻勃勃,慕斯爵不敢指出來,怕女兒會更加不高興。

「好,等天亮,爹地就去找韓夢,自證清白。」

慕斯爵朝着女兒保證。

「為什麼要天亮,為什麼現在不去?」

宋可人這話剛說完,腦袋就被宋九月使勁兒敲了一扣首。

「現在幾點了,你不睡覺,葉老頭也不睡?他一個孤寡老人,你好意思讓他這麼晚去做檢查?」

宋可人在電話里,可是指名道姓,要讓葉老頭做親子鑒定的。

這樣就不會害怕混蛋爹地收買醫生了。

「好吧,那就明天去,哈。」

宋可人話還沒有說完,就開始眼淚兮兮的打哈欠。

宋九月見狀,心疼地把女兒抱了起來,讓她在自己懷裏睡覺。

旁邊的慕少爵有樣學樣,向兒子伸出了愛的抱抱。

「不用了,爹地,我不困,我自己可以走。」

不同於面對宋可人時候的溫柔,慕等等和慕斯爵說話的時候,又恢復了平時的冰山臉,簡直就是縮小版的慕斯爵。

第二天一大早,一家四口,慕斯爵親自開車,宋九月坐副駕駛,可人和等等坐在後面,開車去韓夢家。

為了夜長夢多,昨天慕斯爵到了帝都以後,就讓初一帶人在韓夢住的公寓下面守着。

他們剛下車,初一就恭敬地走了過來:「報告慕少,一切正常,昨晚到現在,韓夢都沒有出來過,也沒人去找過她。」

聽到這話,慕斯爵淡淡點頭,看向宋九月:「你們是和我一起,還是在這裏等我?」

慕斯爵從心裏,並不願意兩個孩子見識到社會的醜惡,尤其是萬一一會兒上去,韓夢再說些少兒不宜的話可怎麼辦?

「我和你上去,可人等等在樓下等我們。」

「不要,為什麼呀?」

宋可人第一個反對。

「可人,你不相信媽咪了嗎?居然還要問為什麼?本來媽咪就已經夠難受了,你還這麼對我,一點都不心疼我!」

宋九月說着,委屈的眼淚,就在眼眶打轉,看得慕斯爵目瞪口呆。

原來自己家老婆的演技,居然這麼好?

他以後,要不要考慮,給老婆開一個娛樂公司?

不行,老婆是他一個人的,喜怒哀樂都是他的,還是表演給他一個人看好了。

「媽咪,你幹嘛呀,我不去還不行了嗎,我和哥哥就在樓下等你們,你別傷心了,我永遠是你堅強的小後盾!」

宋可人和宋九月一樣,典型的吃軟不吃硬,一看媽咪這麼傷心,立馬就妥協了。

於是宋九月挽著慕斯爵的手,坐上電梯,一路殺到了韓夢門口,暗響了門鈴。

雖然知道韓夢其實是慕斯衍的情人,但是她公然挑撥宋九月和慕斯爵的關係,還在網上安特慕斯爵,搞得可人那麼傷心,宋九月可是準備,好好讓這個韓夢,吃吃苦頭的。

讓韓夢知道,她宋九月的男人,可不是隨便就能碰瓷的。

然而門鈴響了一會兒,裏面完全沒有動靜。

「怎麼回事,假裝不在么?」

宋九月以為是韓夢慫了,眉頭微皺,輕輕拍門,隨即就看見,門被她給拍開了一道縫隙。 張玄掠奪著方圓萬里之內的靈氣,大量的靈氣匯聚而來,各種罕見的異響不斷出現。

轟隆隆!

轟隆隆!

銀蛇電閃齊轟鳴,狂風怒嵐走八方!

天地八方的靈氣,匯聚在張玄的身邊,形成一條勾天連地的靈氣光柱,震撼人界。

「怎麼回事,天地之間,怎麼會突然出現靈氣風暴?!」

方圓數萬里之內,數名感應靈敏的元嬰期修士,面色陡然微微變化。

隨後,他們的眼睛之中,齊齊露出貪婪之色,化作一道虹光,朝著靈氣風暴所聚集的地點,飛遁而去了。

既然能夠出現靈氣風暴,肯定是有著天地靈寶出世。

望著四面八方聚集而來的巨量靈氣,張玄的臉上,露出了不滿之色。

「靈氣實在是太少了!」

張玄輕輕一吸,周遭的靈氣旋渦風暴,好似受到了一股無形之力,紛紛朝著他的氣海之中,匯聚而去。

巨量的靈氣,一到達氣海之中,立刻就被那枚如同雞子大小的元丹,吸引了過去。

嗡!嗡!嗡!

元丹內部的靈氣越充足,元丹表面散發而出的光芒,越愈發明亮耀眼,彷彿如同一顆人造日星。

不,準確的來說,元丹就是一顆小號人造日星。

不過,它與星空界真正日星不同的是,星空界的大部分日星,內部聚變合成的乃是靈氣,而元丹內部聚變合成的,乃是能級更高的陰陽之力。

而且,元丹的聚變反應,可以隨著修士的心意,隨意開啟和關閉。

這也就避免了,修士在沒有靈氣的情況下,元丹還在不斷的聚變,導致元丹出現不穩,亦或者發生爆炸。

這樣想著,張玄當即心念一動。

轟隆隆!

嗡嗡嗡!

一剎那之間,氣海之中的那枚元丹,亮度陡然提高的數百上千倍不止。

而後的一個呼吸之內,十道陰陽之力,便從元丹之中,噴吐而出,繞著元丹不斷旋轉。

因為張玄沒有下一步動作。

因此,那十道陰陽之力,約莫十餘個呼吸之後,便再次融入了元丹之中,重新變換成了構成元丹的靈氣。

張玄感受著氣海之中,那依舊如同空空蕩蕩的元丹,心中一陣默然。

「人界的天地靈氣太過稀薄了,恐怕抽干整個人界,都無法讓元丹更近一步了。」

元丹一重境,想要進階元丹二重境,那必須讓自家氣海之中的元丹,填滿靈氣。

而後,在有萬全把握的時候,引爆炸開。

只有能夠在元丹的殘骸之中,再次凝聚出一顆新的元丹,這才算邁入了元丹二重境。

如果說,元丹的炸開,而後再次凝聚,算是一轉的話。

那元丹三重境,必須是九轉方能成就。

元丹境的九轉之便,模擬的就是星空界日星,不斷爆炸,復又重生的現象。

畢竟,剛剛突破元丹境的那枚元丹,雖然對紫府境的修士來說,是無可匹敵的存在。

可是這枚元丹,對於真正的日星而言,這只是最拙劣的模仿。

只有不斷爆炸重生,才能不斷突破元丹極限,到最後,煉成一顆真正的大日元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