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出來什麼?」

這個傢伙絲毫沒有臉紅的意思,打蛇上棍直接問道。

「你的六界,草創的,很多都很有瑕疵,並且沒有互相聯通。你的六道,並沒有約束好人,反而是使得他們更加的混賬了。」

方昊天說著,眯著眼看著這方世界下方的磨盤,嘴角抽搐著。

人生於世,長於世,必定需要一個根基作為溝通天下的重點,可是這個傢伙卻沒有準備好。

將整個天地,如同水域浮藻一樣,上下根本不互相交通,只是作為一個個單獨的整體區域。

如此這般作為,導致的後果就是,這個六道界不穩定,並且不斷的吞噬者人間界。

「……」

天人全瀚聞言,久久不語,最後長嘆一聲。

方昊天好奇的看著他,心中還在思索著要不要再與他講講解決之道的時候,他就說到。

「既然你看出來了,那麼你有解決的對策了嗎?」

天人全瀚的話,讓方昊天嘴角一陣抽搐。

講真的,他是看出來了一點皮毛,可是心中卻還在猶豫,要不要將六道輪迴完善。

畢竟這個地方,跟自己沒啥關係。完善不完善,哪管自己的事情。

「沒有。」老老實實的回答,方昊天擺擺手說道:「我不管你想說什麼,我只知道,我現在應該要離開這裡。然後上第四層,找到家人,使得他們不受任何的傷害。」

聽著方昊天的話,天人全瀚沒有說話。

反倒是一個人的出現而說的話,讓他很無奈:「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建立六道之後,確實會讓壽命被壓制。但是他的好處卻是長遠的。」

「因為,六道只是一個開始。如果可以修鍊到更高的境界,或許就能突破壽命的界限。只是在此之前,必須要限制所有生命的受命。否則一群沒有壽命的存在,不斷截取這片世界的生命,甚至將世界毀滅。」

「那麼,以後會發生什麼?你也在畜生界,看到了。」

這個人一出現,宛如普通人一樣平靜,淡然的給方昊天接受道。

方昊天看著嘴角抽搐了一下,「你才是本體對吧?你這個人界全瀚才是本體。」

「你不是已經知道了嗎?我們六個,其實每一個都是本體,只是我們還有一具更強的本體,離開了。」人界全瀚笑著解釋道。

「離開了?」方昊天怔了許久,最後唏噓道,「更高的境界,你已經發現了?」

「或許吧。也可能是被追殺了。」

人界全瀚聳聳肩,笑著回答。

「那麼,照著這個意思來說,我得到造化神鼎,是你的選擇?」

方昊天萬分不甘心,真不想自己的一輩子,竟然生活在他人的操縱之中,這樣的事情,想想都覺得可怕。

「可以這麼說,也可以不這麼說。」

腹黑少爺吻上我 人界全瀚回答,拍了拍手說道:「六道的建立,本來就是我們這一批古人的智慧。奈何最後因為一群野心家想要萬古留存,這才破壞了我們最後的祭奠。」

「但,這都不是關鍵。因為六道的建立是必須的,他們這一群野心家也看出來了。如果不見六道,他們的未來,就是生活在一片虛無黑暗。他們就沒有辦法截取一群成長起來的果實。」

人界全瀚娓娓道來的話,讓方昊天如同墜入寒冰之中。

「所以,你選擇我?既然選擇我,你大可讓我什麼都不知道,讓我糊塗的幫你建立六道。成為你們這一些古老存在的幫凶啊!」

方昊天沉聲,緊咬著牙關,牙齦都已經溢出鮮血了。

這個消息,真的讓他很不爽,曾經遭遇許多,一路走來,結果卻發現身前有著無數的大山,想要保護好未來,為何如此的難?

「好了,我知道你的想法。」人界全瀚搖搖頭說道,「我還能幫你擋著,而且建立六道是我們這一幫老傢伙的約定。至於未來,我摸不清走向。」

「這個或許需要你親自走一遭了。等哪一天,我真的不行了,我會給你發消息。我的所有後手,都會出現。」

「到時候,你將獨立面對那一幫老傢伙。」

人界全瀚一五一十的說出他的想法,並且告訴了方昊天所理解的六道。

「……」

聽完了,方昊天沉吟了半晌,終於喘了一口氣道:「如果我拒絕呢?」

人界全瀚也是一臉苦笑,作為一個真正意義上的人,他很無奈的說道:「如果你拒絕了,或許你就沒有辦法找到你的妻子了。」

「你威脅我?」

方昊天挑著眉頭,語氣沉重。

「不是威脅,而是講述一個現實。建立六道之後,所有高手的壽命都會壓縮。世界將會重新洗牌。那麼更高層次的高手,也會因此失去生命,成為靈魂,投入六道之中。」

「我想,你比誰都清楚。這個對你來說,有多少好處!」

人界全瀚帶著誘惑的語氣,說的方昊天都心動了。

眼下,自己的實力真的有點難辦。

方才在通州塔上,搜過一個第三層來的魔族。根據他的記憶來看,自己的實力,放在第三層或許就是中檔,可是上了第四層,也就只能在下層鬧。

想要接觸到自己的妻兒,還很遠。

網游之西游道圣 中間,宛若隔著一條天塹!

好幾次,方昊天的道心,都微微有點動搖。

只是,修劍之人,心性何其堅毅,微微動搖,很快就會驅散。

所以,這個說法一出來,他已經心動了。

「少開空頭支票!」

青春如此 方昊天無比煩躁的揮揮手,赤霄炎龍劍忽然出現在手中,緩緩劃過手中的劍,語氣開始變得沉重起來。

人界全瀚也很無奈,對這個油米不進的傢伙,他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建立六道,是勢在必行的結果。就算你不接受,依然會有人去接受。」

「可你想過嗎?一旦你建立六道之後,你完全可以趁機將自己的勢力培養起來。然後將無數世界壓服。」

「在你還活著的時候,你的子孫是風光無限的。你可以做你想要的任何事情。」

「就算不為了你,也可以考慮一下後代。」

「你年紀也不小了。有些事情,也要思考思考。」

方昊天聽著這句屁話,憊懶的翻了翻白眼。

「這樣會很累,而且你想將我架在火上考。我可不會上當。」

方昊天依舊是那一副油米不進的模樣,真的讓人界全瀚很頭疼。

「你真的不想建立六道界?」

人界全瀚問,眼中帶著希冀。他是多麼的希望,方昊天就此答應,這樣他的事情也可以完成。也可以見到那偉大的六道誕生。

「懶得。」

方昊天撇撇嘴,一副我懶得的模樣,讓人界全瀚嘴角一陣抽搐。

「也罷。既然你現在不願意,我們也不阻攔。這樣,我將我所理解的六道,著成書給你。這本《輪迴六道錄》,你自己妥善保管,萬分小心。」

「之後我們會離開造化神鼎。而神鼎之中的世界,交給你了。希望你以後用得上。」

人界全瀚說著,一塊玉簡丟給了方昊天,並且身後其他五個代表著五方意志的全瀚向他靠攏,化作一道道青煙,消散了。

接過玉簡,看著離開的全瀚們,方昊天臉色很凝重。

這個全瀚,好生的恐怖。

竟然將一方方宇宙凝練在造化神鼎之中,在裡頭搭建六道界,用來試驗他的六道。

簡直……可怕!

不過,可怕歸可怕,方昊天還是將全瀚理解的六道輪迴看完了。

總裁,引你入局 最後,他坐在這個寧靜的天界,緩緩開始修鍊。

因為,他有了新的感悟。

……

「師傅。」

仙魔走廊,天量山,造物居。

原本平靜的山上,忽然傳來一聲驚叫,一個老者跪在地上,涕淚縱橫。

「輪迴藤,養了夠久了。放出去吧。誰拿到了,就給誰。」

一道有別於老者的聲音落下,帶著一絲淡漠,「放出去之後,你就離開吧。你的使命結束了。趁著最後的機會走走吧。輪迴,或許馬上降臨了。」

最後一道音消弭,老者磕了數個響頭,然後擦乾淨眼淚,轉身進入屋中。

下一刻,一道金光閃過,一條藤蛟咆哮一聲,騰飛而起。

目送著藤蛟離開,老者重重咳嗽一聲,隨後大手一揮,結界降落,天地變換。

一座偌大的天量山,就此消失。

原本住在四周的人們,帶著一絲驚恐,那堵了他們不知多少歲月的山,竟然憑空不見了!

難道是有什麼鬼怪之事發生嗎?

許多弱小的人,跪在地上神神叨叨不知多久,祈求天的原諒。

也有些人嗤之以鼻,絲毫不管這些事情,各自離開做事了。 「消息準確?」

先生皺著眉看著公孫白等人。

今天公孫白興沖沖的趕來,告訴他的消息,讓他不得不小心謹慎。

三日前,天量山突然消失,緊接著一條藤蛟出現,將整個仙魔走廊的一二三層,全都連接成一片。

緊接著,無數高手順著這一條藤,上下攀爬,一時間使得整個仙魔走廊一片大亂。

乍一聽到這個消息,先生的第一個反應是有問題。可是有什麼問題呢?他看不出來,只能安撫下眾人,讓他們接著打探,保護好第二層的人族后,就離開了。

大雪山上,先生一出現,盤顧就召集他進了大殿。

「師傅,現在該怎麼辦?這個是什麼神物,竟然有這樣的威勢,將整個仙魔走廊都拉攏連成一片,各色高手出動,竟然絲毫不能傷他,現在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先生憂心忡忡的說,眼裡滿是沉重。

「要是在這樣下去,恐怕整個仙魔走廊的徹底戰爭就會爆發!到時候我們人族的勝算,根本不夠大啊!」

聽得先生的話,盤顧點點頭。

他也很沉重,也感到了沉甸甸的壓力。

可是卻沒有任何的辦法,畢竟他們面對的不是一般人,而是來自第三層乃至第四層的高手啊!

這一些高手都不是善茬,要是放任他們在這樣下去,早晚會出大事。

可這又有什麼辦法呢?

他盤顧的實力就擺在那裡,在第二層或許是絕世高手,可越往上,他根本排不上號。

第三層,第四層能夠下來的,又有幾個是弱雞,能夠用來殺雞儆猴的?

「先打探吧。弄清楚這一根神物的來歷。」

盤顧深吸一口氣,有點無奈的說。

「已經弄清楚了,這根藤的來歷,是在天量山上出現的。」

「他一出現,天量山就消失了。」

先生將有限的情報告訴了盤顧,也讓盤顧愣了一下,隨後他沉聲道:「消息準確?」

「準確無誤。」

先生點著頭,近乎發賭咒一般。

「天量山……天量山,輪迴藤!」

盤顧身體一陣哆嗦,嘴角抽搐道:「快!快將我們第二層人族的人遷徙離開輪迴藤萬里的範圍!那是一根絕世凶物!最喜歡就是將世界勾連在一起,然後讓高手在它身上攀爬!等人一多,他就開始捕獵了!」

盤顧激動的跺著*代完之後,又開始噴天量山,「該死的!這個天量山是怎麼回事?離開之前怎麼把輪迴藤放出來了?難道不記得一百萬年前,星辰移位,仙魔走廊不穩,藉助過一次輪迴藤而造成的災難嗎?」

先生愣了愣,忽然想起了曾經自己師傅告訴的故事。

一百萬年前,輪迴藤還沒有什麼赫赫凶名,只是一顆普通的藤蔓。

可那時候仙魔走廊迎來了幾次大戰,好幾次差一點沒有將整片天地打崩掉。

所以當時為了保住賴以生存的根基,人魔兩族休兵罷戰,找到了一根藤蔓,用當時最強的輪迴境高手鮮血灌溉。

集宇宙精華,高手精氣,天地精髓,人為鑄就了一根能夠牽引萬界,合攏仙魔走廊世界的藤蔓。

經過一萬年的催生,終於是將仙魔走廊穩定了。

可是,穩定之後,仙魔走廊就可以上下通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