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擔心我們帶著她誰都走不了,尤其是二公子的安危,她要我們沿後宮內河迅速逃返趙地!」

「二公子,李家早有準備,再不走,恐怕我們誰都走不了了!」趙森也躍了過來,身上的銀家斗衣有基礎破損,顯然剛才也是激戰了一番。

趙宇回望了一眼後宮,憤憤道:「走!」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斗獸傳》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斗獸傳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順著皇后指引的內河小道,趙家武衛府一眾人總算是趁亂離開了皇城,並順利離開了中都。幾十個人逃至中都外的小山上,終是要歇息一番,一眾人原地休息,查驗傷口的查驗傷口,倒地喘息的倒地喘息。

經過趙森的清點,發現這剩下的基本就不足二十人了,除了他和趙宇,剩下的大多數都是今年族選進入十六強的那一班少年。

之前因為專註於逃亡,所以一直沒機會,現在終於停了下來,趙垣想把在後宮趙皇后委託傳國玉璽的事告知於趙宇和趙森,可趙垣剛坐了起來,趙卓便如同早有預料一般按住了他。

「你想幹什麼?你可別忘了你效忠的是哪一支護府隊!」趙垣不滿的掙了掙趙卓的手道。

「我當然效忠的是二公子的護府五隊和六隊。不過我更效忠於別人對我的信任,你可別忘了我們是答應過趙皇后的。這不是你我一個人的事,是關係到整個趙族乃至整個中土的大事。你怎麼知道二公子是最合適的明主?」趙卓一副一本正經的君子樣道。

趙卓的一席話打消了趙垣直接將傳國玉璽奉上的念頭,他心理雖然偏向於二公子,但他知道趙卓所說十分有道理。

「監門衛的斗者追上來了,人數在五十以上!」趙森突然從高處落了下來,將發現的敵情迅速傳達。

這一下趙家的一眾人立刻有躁動了起來,有打算立刻趕路繼續逃亡的,有主張轉身打埋伏與李家追兵拚命的,意見多不統一,最後還是由二公子趙宇穩住了大夥。


「你們幾個是我趙家武衛府族選的佼佼者,是我趙家未來的希望,我自然不能讓你們輕易客死他鄉。監門衛的人首要目標肯定是我,就由我和趙森走大道,引開大部分追兵。你們走山間小路抄近返回趙地。」趙宇的這一番話算是穩住了軍心,大家並沒有太多異義。

「一會兒我會留下地圖,那條從李家地界通往咱們趙族的山間小道只有我們趙族內為數不多人知道,外族人並不知道。你們幾個在七天之內應該就可以進入趙族地界。」趙森將行進的大致路線講解了一遍。

「記住,現在是實戰,戰爭已經爆發,此次中都殿前武試的任務已由丙級升級成甲級!你們要想辦法活著回到趙地,如果遇到敵人千萬不要戀戰。如果是遇到敵方的銀甲甚至金甲斗者,不要有任何猶豫,趕緊逃命!同伴之間千萬不要分散!」趙宇又插話囑咐一眾少年。

趙宇卓立於一座巨石上,雙手負后,遙望四處冒煙的中都,長嘆了一口氣道:「李家的這次造反使得我中土又回到了割據戰亂時代,多少蒼生百姓又得遭殃……」

「二公子,我們該動身了。」趙森在一旁提醒道。

「諸位可一定要活著。」趙宇從巨石上跳下,掃視了一圈趙族少年們,目光在趙垣和趙卓身上多停留了一會兒,「我們北陽城見!」話畢,趙宇和趙森便便朝大道疾馳而去,時不時在大道故意留下蹤跡,好吸引追兵。

一眾趙族少年只是稍作停頓便返身朝小道疾馳而去。趙垣,趙卓等人按照之前布置的,在山間丘陵小道連趕數日,前五天一切正常,但到了第六天卻有了情況。少年們的身後時不時傳出陣陣中年人的陰笑聲。無論少年們如何全力趕路,那聲音始終保持著一定的距離,在後面遠遠的吊著。

那聲音有些恐怖,又有些熟悉,聽上去是一個中年男子的聲音。他似乎並不急著追上趙家這幫少年。

「不行,這樣子下去,後面那傢伙遲早會趕上我們,我們都會死的,讓我們抽取更多靈力分散了趕路前行,甩掉這個傢伙。」趙柏首先受不了那後面遠遠的奸笑聲,提議要加速前行。

「不可,敵方人數不詳,敵方很可能是引誘我們上當,貿然耗費大量靈力是大忌,若被敵人追上,那我們簡直就是不堪一擊。」趙垣立刻表示反對道。

「黃土鎮的鄉巴佬,你少在這裡充老大,你可不是我們這裡的頭兒。你如此畏首畏尾才是大忌,我看趙柏說的有道理,我們就該加速趕路!」趙風仍然對趙垣抱有偏見。

由趙柏,趙風,趙波幾個人鼓動著,竟然準備大亂隊形,採取耗費靈力加速前行的策略。他們畢竟都是長公子護府三隊和四隊的人,談起事來一拍即合。

趙波轉頭望向趙卓道:「趙卓,我們打算加速前行。你也是名門之後,你是否想跟我們一起走?」

趙卓十分平靜道:「趙垣所說的很有道理,貿然耗費靈力是大忌!」

「哼,說到底你也是二公子帳下的人,也好,你就跟那鄉巴佬在後面慢慢拖著等死吧。我們走!」趙波一聲令下,十幾個少年同時聚力,展開身法大亂陣型,加速朝趙地方向行進。

趙垣無奈的側過頭望向趙卓,趙卓仍然是那副表情,淡淡道:「別以為我在幫你,我和你一樣在按照趙森隊長關照的去執行。」

兩個少年依舊採取平穩的前行方式疾行在山間小道,只是身後的奸笑聲仍然時不時的傳來。過了大約兩個時辰,那中年人的奸笑聲突然從趙卓和趙垣身後消失了。兩人也未有多少理會,只是繼續趕路。

有過了大約兩個時辰,從前方開始傳來少年的慘嚎聲。而且開始每隔一刻鐘的功夫便會再想起一次少年的慘叫聲。只是從那慘叫之聲,趙垣和趙卓便可以判斷出是來自於加速前行的那波人的。從聲音的慘烈程度可以判斷,慘嚎之人身心都是受到了極大的傷害。

「該死的,他們出事了!趕緊去看看!」趙垣提議朝慘叫聲方向趕去,趙卓未有異議。

很快他們便找到了第一個受害者,此少年從肩膀位置一直到腰部直接被劈成兩截,從傷口看,對手是一招劈下,顯示其強大的攻擊力!趙垣呆立原地,看的有些發愣,他自從出黃土鎮雖然大小也打了十多場,但大多都是比試切磋,這還是第一次見到死人的,而且還死的這麼慘。

「鄉巴佬,別呆站著了,趕緊再往前看看。」趙卓話畢繼續朝前搜尋,趙垣咽了下口水,趕忙追上趙卓。

一路上他們有發現了幾具屍體,包括趙柏和趙風。趙柏和趙風的屍體處顯示兩人還發招施展斗術進行了抵抗,不過從打鬥痕迹來看仍然是被對手五招之內解決。趙柏被吊在一片樹枝上,整個人張開成一個「大」字型,只是他的頭顱已不知被劈飛到了什麼地方。

趙風則更慘,他整個人被從頭到臀部直接中分劈成了兩半,鮮血染紅了整個一片草叢。趙垣看著同伴的慘狀,心裡直打顫。

「是兩個人下的手!」趙垣十分平靜的說道。

「都慘成這樣了,你還能分辨出對方有幾個人?」趙卓沒好氣道。

「你看看趙柏和趙風的傷口,雖然兩個人都是被擁有強大攻擊力的人斬殺,但是他們一個人的切口整齊乾淨,另一個人的切口粗糙,這顯然是兩種不同的斗術所致。」

趙卓又瞅了瞅趙柏與趙風的屍體,果然如趙垣所說的那樣。

就在兩人觀察慘死同伴之際,那奸笑之聲突然又響了起來,不過這回笑聲來自於趙垣和趙卓的正前方。

「走!」趙垣毫無畏懼,朝笑聲尋去。兩人越來越接近那奸笑聲,隨著越來越接近,兩人分明聽到伴隨著奸笑聲還有人的呻吟之聲。在幾個翻騰急竄之後,兩人在林間的一片空地終於尋到了那奸笑聲。而那奸笑聲為什麼有些熟悉也明了了。

站在一棵大樹的樹杈上,雙手抱肩,奸笑不止的不是別人,正是前夜阻他們進宮的監門衛第五隊副隊長李鶴。

「哼哼,小兄弟,沒想到我們這麼快就又見面了。」李鶴繼續奸笑道。

而有些同伴被蠻力誇張的直接劈成兩半也十分清楚了。在樹下,披頭散髮的李錳正扛著他那兩柄巨斧瞪著趙垣和趙卓,巨斧正滴著鮮血。

至於那呻吟聲,是那被李錳踩在腳下的趙波發出的,他的一條腿膝蓋以下被砍斷了,已經失去了戰鬥力。周邊土壤有些濕潤,顯然趙波也做過抵抗,不過毫無效果。

李錳持斧遙指趙垣和趙卓道:「我這人不喜歡啰嗦,喜歡直來直去,我只問一遍,李家二公子趙宇在哪?你們兩個是否是今年趙族族選的並列頭名?」

「哎喲,就是他們兩個,他們兩個一個叫趙垣,一個叫趙卓,使我們趙家武衛府今年的並列頭名。大爺你放過我,我爹在趙家很有勢力的,有很多錢,你要什麼我都可以給……」

未等趙波把話說完,李錳閃電揮斧,一道鮮血彪出,趙波身首分離。

「真是啰嗦,要死的人都這麼啰嗦!」李錳毫不在意道。

「哼哼,看來趙宇沒有走這條小道!」李靂陰測測道。

趙垣別過了頭,儘管他不是太喜歡趙波這個人,但好歹也同為趙家子弟,他不忍看趙波的慘狀。


「嘿嘿,原來還是第一次實戰的初哥!」李錳邊說邊把趙波的腦袋踢至趙垣腳邊。

趙垣和趙卓見到趙波的腦袋像皮球般滾到自己跟前,再也沒忍住,兩個人一下子嘔吐了起來,引得李靂和李錳放聲狂笑。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斗獸傳》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斗獸傳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識相的話就趕緊把傳國玉璽的秘密交出來!不然的話可別怪我把你們兩個一起削了。」李猛惡狠狠的說道。

趙垣立刻反應過來,後宮內一定有李家的眼線,否則趙皇后交予他倆傳國玉璽錦囊的事情怎麼可能外泄?趙垣當即強硬的回復道:「讓我倆乖乖交出來那是不可能的,有本事自己來拿。」

「哼哼,這位小兄弟。這可不是鬧著玩的,你們十幾個同伴都不是我倆的對手,就憑你們兩個,你覺得有勝算嗎?」李靂陰測測道。

「總的來說,我們趙家那十幾個子弟多半是缺乏實戰經驗而死。你們先是在後面恫嚇驅趕我們,讓我們耗費大量靈力和體力,並分散隊形。然後你們逐個擊殺,並且下狠手使得他們幾個更加失去了戰意,就是剛才你將我們同伴的頭顱砍下都依然在威嚇我們。」趙垣緩了緩精神,提起勇氣道。

「喲呵,看來趙家今年的族選頭名還真有那麼兩下子,那就更不可能讓你倆活下去了。」李靂話畢,眼神爆閃出一絲電光。就在那一瞬間,他突然急速飛躍而來,單手重劈,目標直指趙卓而非趙垣。

此時趙卓依然有些發愣,趙垣眼疾手快,一個縱身擋在趙卓身前,雙臂交叉上頂勉力扛住了李靂的那一擊。趙垣心急火燎道:「我說獃子卓,你這樣下去可得跟趙波他們一個下場。不行的話,你躲後面,小爺一個打他們倆!」

李靂一擊未成,抽臂朝後飛退。他的手掌只是輕擦道了趙垣的臂膀,趙垣的臂膀立刻被拉出了一道長長的血口子。趙垣驚呼道:「這什麼斗術,我剛才明明沒有中招啊……」

「那是五級雷靈斗術《雷切術》,是一種將雷靈依附在自己雙手的斗術,依靠雷靈強大的殺傷力,《雷切術》能整齊的削鐵斷金!這也是為什麼剛才你剛才發現有的同伴傷口整齊的原因,多半是這個傢伙下的手。」趙卓此時終於也緩了過來,重新冷靜分析道。

「嘿嘿,看獃子卓你分析的這麼頭頭是道,看來你已經緩過神了。」

「哼,我趙卓怎麼可能輸給你這個旁系鄉巴佬!這個李靂包給我了。」

「呵,那麼我只能選那邊那個大塊頭了。」

趙垣和趙卓兩人肩並肩,重新恢復了族選決賽那會兒的大無畏狀態。

「哼,區區銅甲斗者,竟然也敢如此大言不慚。吃我一斧!」這時候李錳反倒被趙垣激將的有些惱火,手中巨斧直接擲出,趙垣趕忙一個矮身,旋轉的巨斧擦著趙垣的頭皮飛過,所到之處,所有小樹全部都被攔腰斬成兩段。巨斧畫了個圓弧,重新回到李錳手中。

李錳未有任何停頓,直接追身潮沖而來,雙斧同時高舉,準備正面硬撼。趙垣見對方來勢兇猛,哪裡敢怠慢,立刻結印使出《積土成山》在自己正面結出一堵兩人高一丈寬的后牆。

本以為可阻住李猛,只聽見啪的一聲,牆面被直接劈毀,李錳巨大的身軀直接穿牆而過,追身上來就是一個側踹,正中趙垣的胸膛。趙垣沒料到李錳這麼大的塊頭身法也能如此快捷,硬挨了一腳,整個人被直接踹飛好幾丈遠。

「《積土成山》這種三級斗術也好意思拿出來丟人現眼,老子的《狂暴斬》可是五級斗術,李家第一斬。你的斗術根本就不夠老子砍的!」李錳一臉得意,手中兩把板斧翻舞著再朝趙垣攻去。

趙垣哪裡還敢多停留,趕忙返身起跳,朝一旁閃躲跳躍。兩人在林間不斷穿梭交手,多以趙垣防禦為主。不過無論趙垣如何使用《積土成山》,根本就阻不住李錳的《狂暴斬》。

在幾輪交手之後,趙垣確定《積土成山》根本無法防住李錳,也無法對其造成殺傷后,他一邊轉移一邊思索,不禁想到了才學的《斗靈分身》。隨即趙垣瞅准一棵粗壯的大樹,迅速向其靠近,當抵達大樹之後,趙垣迅速閃入樹后,隨即又從樹后閃出,返身高速前沖躍起,大有與李錳一決勝負的勢頭。

「哈哈,小子好膽量!」李錳在後面一陣狂笑,兩把巨斧瞅准角度,一前一後分別擲出,不打算給趙垣任何機會,打算用《狂暴斬》直接斬殺趙垣。

高速旋轉的巨斧與趙垣的身體如期相遇。兩記《狂暴斬》將趙垣直接劈成了三段,不過李錳的臉上並未出現勝利的笑容。因為趙垣被劈成三段的身體化作三堆泥土掉落到地上。幾乎同時趙垣的本體快速從那棵大樹后閃出,匯聚體內靈力,全力出拳,準確命中李錳的小腹丹田。噗,李錳一口鮮血吐出。

成功了!趙垣暗自欣喜道……

「呵呵,原來你這小子還會《斗靈分身》,用土靈分身誘使我使出《狂暴斬》,然後本體攻我的丹田嗎?能想出這樣的戰術,也是不簡單呢。可惜……」李錳泰然自若的發出輕笑聲。

趙垣驚異的抬頭望去,李錳的大手卻一把摁住了趙垣的肩膀,使其動彈不得,未等趙垣來得及做出反應,李錳掄起膝蓋全力上頂。趙垣被頂的後背弓了起來,整個人朝後拋飛了數丈。趙垣剛堅持著爬起身,喉頭便感覺到一股甜勁,一口鮮血直接飈出。

「可惜你太年輕了,力量明顯不足。剛才那一拳要是是銀甲斗者轟出的,弄不好你還真得手了呢。」李錳接過旋轉著飛回的巨斧,用小臂抹了抹嘴角的血絲,全力再次擲出自己的巨斧。趙垣硬忍著劇痛朝一邊飛閃,才算躲過一劫。

緊接著主動權又回到了李錳的手裡,整個局面就是李錳壓制這趙垣。一棵又一棵小樹倒下,趙垣亡命的四處閃躲。不敢有一點疏忽,只要稍有分心,必將被《狂暴斬》命中。

「哈哈,小子你不是嘴硬嗎?怎麼現在只顧逃命了?你防不住我的《狂暴斬》,攻又沒法給我致命一擊,趕緊爽快的受死!」李錳在趙垣身後一邊追逐,一邊施壓。

趙垣一邊奔命一邊盤算著,自己拿得出手的只有《積土成山》和《斗靈分身》這兩種斗術,前者根本無法阻住李錳,而後者最多能纏住李錳一小會兒,自己的攻擊力根本就不足以給予李錳致命一擊。

嗖一陣風聲響起,趙垣機警的旋身閃躲,一把巨斧從趙垣身旁劃過,巨斧所過之處枝斷樹倒,依然威力強勁。融入了靈力的《狂暴斬》依然威力巨大,在劃出一條弧線又旋轉著高速返回,迫使趙垣又做出了一次規避動作。

就在此時,趙垣突然想起了什麼,他想起了隊長趙森關於《斗靈分身》使用時機的觀點,剎那間趙垣計上心頭,只是他不知道自己的靈力是否足夠。他雙眼緊閉,認為只能賭這一把。

在下定決心之後,趙垣單腳站定,旋身閃至一個大石之後,李錳毫不猶豫的再次擲出巨斧,巨石立時四分五裂,無數小石塊四濺而開。不過「五個」趙垣也伴隨著巨石的碎裂騰空而起。

「喲呵,一下子來了五個斗靈分身,我沒記錯的話,你剛才已經使出過一次《斗靈分身》了,你這年紀一天之內最多使出五次《斗靈分身》,也就是說這五個當中有一個必然是本體,看來你這是要孤注一擲啊!」李錳嗜血的揮斧迎上。

兩把斧頭向潮沖而來的「五個」趙垣兇悍的擲出,沖在最前面的「四個」趙垣紛紛矮身滑步直撲李錳下盤。他們兩兩成組,死命的抱住了李錳的大腿,是他暫時動彈不得。而最後一個趙垣直接箭步而上,朝著李錳的面門準備給予重擊。

正當趙垣即將出手成功之際,趙垣的拳頭在李錳面門一寸處卻停了下來。李錳雖然下盤已無法動彈,但是一雙鐵臂還沒被限制,他的一隻大手一把準確握住了趙垣的脖子。 重生之我是大明星 ,只剩雙手掰李錳的大手,同時雙腳亂蹬。

「哈哈,看來你就是本體了。這就是你的孤注一擲嗎?我提醒過你,你的攻擊力不足以給予我致命一擊。造了這麼多斗靈分身,耗了不少靈力吧,連最後的出拳都這麼綿軟無力了。」李錳得意的抓著趙垣道。無論趙垣如何掙扎,李錳都不會鬆手了。

此時先前擲出的巨斧正旋轉著飛回。李錳瞧了一眼趙垣身後,勉強調了一下上半身,將趙垣的本體舉起調整方向,使得趙垣的身體務必在巨斧飛回的路線上,然後勝券在握道:「來吧,跟他們幾個一樣吃我一記《狂暴斬》。」

「恐怕你得自己嘗嘗你自己的《狂暴斬》了……」突然從李錳的腳下傳來一陣話語。李錳先是一愣,朝正抱著自己大腿的四個斗靈分身望了一眼,然後又瞧了一眼雙手控制的趙垣「本體」,此時趙垣的「本體」開始逐步幻化成泥土,李錳一下子意識到了什麼。

望著正迎面飛回來的巨斧,李錳開始有些焦急道:「小兔崽子你敢使詐!」一陣風拂過,李錳原本握著的土靈分身瞬時變成一股風沙吹響李錳,剎那間李錳的視線大為干擾。

李錳清楚自己的巨斧即將飛向自己,他努力想挪動自己的雙腿,卻無濟於事,只得一邊拚命抹著自己的雙眼一邊暴喝咒罵。

噗的一聲,趙垣只覺得李錳的身體不再晃動,大量液體沿著李錳的粗腰大腿直接灌入趙垣的脖頸。巨斧直接命中李錳的胸膛,一擊斃命。

在確認李錳已死之後,抱著李錳大腿的其中「三個趙垣」立刻化成泥土。趙垣癱倒在地仰面朝天,長噓一口氣道:「你也是蠻啰嗦的。」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斗獸傳》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斗獸傳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在另一邊,趙卓與李靂也是激戰正酣,雙方不斷試探。不過李靂的資歷顯然要高於趙卓一籌,趙卓處於被壓制階段。

趙卓一聲暴喝,一道閃電爆閃周邊一片,雷聲大作蓋過周邊所有聲響。爾後快速接近李靂飛出一腳。豈知那站立在原地的李靂如同早就預料到般,側過腦袋,將將好避過趙卓的飛踹。趙卓一個踢空,趕忙設法飛退。

儘管如此還是被李靂追身一個《雷切術》切開了趙卓的銅甲斗衣,並且直接划傷了一點皮肉。

「哼哼,小兄弟,都是雷靈斗者,你覺得《電閃雷鳴》這種二級斗術對我能有效果嗎?我練《電閃雷鳴》這種初級斗術的時候,你估計還在娘胎里呢。我的《雷切術》可是連金甲斗衣都能切開的。」李靂陰測測的嘲弄道。

趙卓未瞧一眼自己的衣衫,而是雙眼緊盯著李靂,因為他很清楚眼前的這個對手不僅實力佔優,更重要的是對手已經是戰場老鳥了,看似是在停下與你閑聊,但是你只要稍微有一點點分神,他立刻會發力攻來,殺你個措手不及。之前趙卓幾次都差點命喪李靂的《雷切術》之下。

趙卓朝後一個翻騰,躍至身後的制高點,擺開架勢開始結印,準備新一輪的攻勢。快速結印後趙卓衣衫無風自動,第一道雷電迅速霹向李靂。

「哼,原來是《五雷轟頂》。」李靂冷哼一聲朝一邊閃避,雷電在李靂剛才站過的地方霹出一個小黑坑,黑坑內且冒出了裊裊青煙。

緊接著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第五道雷電接憧而至,不過每次都是差之毫厘,被李靂逃脫。

當避過第五道雷電之後,李靂深知趙卓的《五雷轟頂》已釋放完畢,一個健步也躍至一個高處,繼續嘲弄道:「哼哼,在你那個年齡段能將《五雷轟頂》掌握到這個程度已是不易,不過我剛才已經跟你說過了,你的這些斗術我早就玩過了,對我能有作用嗎?」

話畢李靂直射趙卓處,打算趁趙卓剛釋放完斗術,消耗了靈力和體力,繼續壓制,不讓趙卓又任何喘息之機。

趙卓迎著近身殺將過來的李靂只得邊戰邊退,且李靂的《雷切術》擅長近身,必須和對方保持一定的距離,如果距離過近,很容易便會被《雷切術》命中,先前被李靂劃開皮肉就是很好的例子。

雙方一陣纏鬥之後,趙卓已是滿頭大汗氣喘吁吁,讓人感覺體力和靈力巨損。而李靂則是輕鬆自得,好似剛剛進入戰鬥一般。

「小兄弟,還有什麼招數,趕緊使出來,不然一會兒你就沒機會了,哼哼!」李靂繼續陰測測的嘲弄著趙卓。

趙卓此時已經明白眼前這個狡猾的李靂的戰術就是一點點耗死自己,如果不能速戰速決,那麼最終被幹掉的還是自己。他深吸一口氣,閉上雙眼,重新回憶分析兩人之前的戰鬥,似乎是在探索著什麼。

「哼,要死的人還裝模作樣什麼?」李靂見此狀,雙手搓指成掌,直接朝趙卓殺去。

幾乎同時趙卓睜開雙眼,不退反進,從高處躍入叢林,又從叢林中直奔而出,向著李靂正面強沖。

「居然想跟我近距離硬碰硬,真是活得不耐煩了。」李靂不屑的冷哼一聲加速向前,雙掌藍光爆閃,顯示李靂朝自己的雙手又多注入了些靈力。

兩人在半空遭遇,不過五招之合,李靂一個旋身,單臂劃出一道藍色弧線,趙卓胸膛硬挨了一下之後朝後拋跌,不過只見趙卓朝後飄去,卻不見任何血濺。不一會兒趙卓的身體便化成一團小電流,消失在空中。

「哼哼,原來你還會《斗靈分身》。」見到此景李靂才恍然大悟。


緊接著趙垣又從另一側的叢林竄出,與李靂只交手幾個回合,便再次被李靂的《雷切術》霹飛,不過仍就是趙卓的雷靈分身。緊接著是第三個……

「小兄弟,你這戰術簡直就是爛到了家,你可知道《斗靈分身》是極為耗費靈力的,以你的實力,一天之內最多只能結出四五個雷靈分身罷了,你這是在做無謂的攻擊。」李靂站在一片空地,等待著趙卓再次殺出。

未等李靂把話說完,「有一個」趙卓從叢林里竄出,朝著李靂的背心大穴直接踹出。李靂看都不看,直接右腳點地,同時半蹲旋身,右臂瞬間閃出藍光劃出一道弧線。趙卓被直接命中,身體朝後拋飛,同時還伴隨著一腔鮮血,直接跌入草叢之中。

「哼哼,動作這麼慢,而且還是本體。」李靂見此次用雷切術命中的趙卓直接出血受傷,從而判斷出第五次殺出來的是趙卓的本體。

李靂轉過整個身體,朝趙卓跌落的草叢緩步走去。沒走多遠,他便看到了倒在草叢中的趙卓。胸口一道長長的切痕,正不斷冒著鮮血,大概是流血過多,所以趙卓直接昏死了過去。

「哼哼,小兄弟,我說你這戰術爛的狠吧。你可別怪我心狠手辣,誰讓你們趙氏武衛府阻礙我們李氏監門衛稱霸中土呢。」李靂俯看著躺在地上已不省人事的趙卓,抬起右臂,搓指成掌,整個手掌閃出藍光,李靂準備給趙卓最後致命一擊。

李靂緩緩抬起了自己的右掌,直接一掌霹入趙卓的心臟,剎那間藍光爆閃,原本昏死過去躺在草叢的趙卓化作一團小電流。

「不好!」李靂下意識的用另一隻手遮擋雷電閃出的刺眼光芒,大呼上當。

一道黑影從一旁閃電射出,準確落至李靂身旁,同時一個掃蕩腿將李靂整個人都掃飛,緊接著向著李靂的小腹又是一記狠踹,直接將他踹至半空。整個一系列動作一氣呵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