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力?」

葉小凡苦笑道:「似乎,雅小姐的潛力比我高的多,看看你現在的修為,才僅僅十七歲就達到這種程度,就可以知道雅小姐你是何等天才。」的確!十七歲,就能夠擁有如此修士,絕對是世界罕有,當屬天才,即便眼光高超的地獄,都說這個女人有成為仙的潛力,可想而知,這個女人的修為已達什麼程度。連蟄伏之境的地獄,天堂都沒有一點兒反抗能力,這就可以說明什麼?讀者可以猜想一二。

「真是一個小滑頭!!」

雅妖風情地白了一眼他,嬌聲道:「你以為。我不知道你才剛剛入修鍊界???看看,你的行為知道,你還是一個雛!!一個修鍊界的愣頭青。」話到這裡,她神色有些沒落:「就算再強又怎麼樣?我是一個女人,而且,還是一個漂亮的女人,註定早晚會成為男人的玩物。」

「男人的玩物???」

葉小凡細細地品味了這一翻話。

「女人是與男人不同地。尤其漂亮的女人,在修鍊界,長大之後基本上都會成為男人的玩物,即便身在大勢力,大家族也一樣,唯一不同地地方,就算嫁給比較高貴地人罷了。修鍊界的男人,尤其高高在上的男人,有幾個不是三妻四妾,大多當女人不過是玩物。即便實力強大的女人也一樣,因為在她上面註定會有實力強大的男人。」

「我便是其中之一,淪為家族之中的政治婚姻,讓我嫁給一個頑固的二世祖。」

雅妖慢條斯理的說著,語氣平淡,但是葉小凡卻從中體會到說不清的苦澀。確實,女人,特別是漂亮的女人大多都沒有好下場,就算是有著法律規則的凡間很多的下場都只是男人的玩物,而在生存規則惡劣地修鍊界,可想而知,女人的地位又是如何?

「我能幫你做什麼事情呢?」

略微沉默一陣之後,葉小凡竟然主動提出幫忙,他相信雅妖的話,這令雅妖略微有些詫異。

「難道你就不怕我欺騙你嗎?」

「不怕!!」

「為什麼??」

「我相信一個人的心靈,我在你的身上並沒有感受到謊言的味道。」葉小凡沉聲道。

「呵呵!」雅妖撲哧一聲笑了,一笑傾城,二笑傾國:「想不到,修鍊界之中竟然還存在你這種傻小子。也不知道你是怎麼進入修鍊地。既然你擁有赫爾墨斯血脈,那想必是屬於某個大勢力的人,可是,看你樣,你卻似乎沒有怎麼接觸修鍊界,對於修鍊界很多事情都有些模糊。真是奇怪??這一點兒,我怎麼都想不明白??」

「我單身一人!並不是某個大勢力的人!」

葉小凡神色之間很嚴肅,沒有說笑的成分,情緒之間表現出來的神色與雅妖之前表現出來的神色有些相似,以至於,雅妖不禁為之一愣。

「——我相信你!」半晌之後,雅妖輕聲道。

此話一出,不知為什麼,葉小凡感覺自己與雅妖有一種知己的味道,兩人生出一種不明不白的感覺,氣氛當場一緩。

良久之後,葉小凡開口道:「那我有什麼可以幫助你的地方呢?你說吧!只要,不是太難或是違背我的原則的事情,我可以幫助你!」

「額,呵呵,你可以很容易地幫助我,擺脫命運地枷鎖。」

聽見葉小凡的話,雅妖當場一愣,目光之中對他愈加感興趣,隨後,她神秘地微微一笑。

「很容易?到底是什麼事情呢?以你的實力都辦不成的事情,為什麼我一個實力低微的人能幫助你呢?」

葉小凡不解道,以如今他的水平,他的能力,基本上沒有可能可以幫助一個超強實力的神秘女人。

「這件事情,必須我們兩個人配合才行,而且,對方必須是男人。」

「必須是男人嗎?」

「嗯!」

「為什麼?嗯?」葉小凡相當不解道,不知道什麼事情需要必須男人幫忙,如果真的是男人的話,世界上一大堆,何必偏偏就找上他呢?

「因為,我要你成為我的男人!」雅妖拋出一句重磅炸藥,眼睛迷離,像是服了**,眸子宛如秋波一般令得人心醉。當場,當場,當場,當場,葉小凡震驚,麻木,一楞,一怔,傻傻地,不可思議,難以想象,以上這些詞都可以形容他此刻的表情。他完全可以肯定,雅妖沒有一點兒開玩笑的事情。她眸子之中清澈無瑕,沒有一點兒謊言的意思,像是一個渴望棒棒糖地小女孩。

這是實話,這是真話!絕對的大實話。

「」葉小凡不知道應該如何答對。

「怎麼了,以為我在開玩笑嗎?」雅妖很嚴肅,很神聖!像是一個站在講台之上的教師。

「不是——只是我認為,這太荒唐了。太離奇了。難以置信。」

葉小凡怎麼也想不到,對方深夜到訪,竟然想讓他做自己的男人。這不是自動送上門來的美人兒嗎?他怎麼也想不明白。天下竟然有這等好事。 「是不是很驚喜,很震驚!」

「嗯!」

看著葉小凡傻傻地的模樣,雅妖不由自主地笑了笑,雙眼眯成一對半月形月亮。(頂點小說手打小說)

「想知道原因?」

「想!」

葉小凡依舊傻傻地,不由自主地點點頭,如果此刻地獄沒有被封印的話,估計地獄一定會催出他上,上,上,將雅妖按倒,撲到,壓住——

「我這輩子如果能在短時間之內成為仙一般的修士的話,估計,我可能會改變自己的命運。可是,成為仙談何容易,即便我天賦出縱,震驚四方,也不可能在兩年之內成為仙,但是兩年之後,我就要嫁給某人了,即便逃也逃不掉,會被抓回去,強行嫁出去。」

雅妖繼續說道:「這種方式找的男人,你認為會幸福快樂??呵呵,不過是為了家族利益成為犧牲品,沒有人會在意。在利益面前,甚至家族可以將我送給某個老頭兒做玩物。」

葉小凡很清楚,大家族嫁女人出去,一般都是為了利益。而在修鍊界的修士,比現實人間當中,更加勢力,更加現實,自然比人間的這種情況更加嚴重。

「我當然不會同意這種事情,所以,從五歲開始,在家族之中,我一直隱瞞著我的真實修為,真實實力,即便遇到什麼奇遇,機緣,也不告訴其他人。甚至,我的弟弟,父母也不知道。我要反抗,我不甘心,不同意這種事情落在我的身上,我要主宰自己的命運。」雅妖緊緊地咬著紅唇,道:「可是,我沒有辦法,改變命運,我需要實力,如果給我足夠的時間的話,我當然能夠擁有這種實力,但是我沒有足夠地時間。」

「所以,我需要找一個我喜歡的男人,這個男人必須強大,必須要對我胃口。」

「這麼說來,你是選擇我咯!」葉小凡苦笑道:「可是,我並不是強大的男人,反而還是一個弱小的男人。根本與你說的目標相差十萬八千里,別說拯救你,改變我的命運,光是如何提升我的境界,我都不知道該如何辦?」

以葉小凡如今的實力。連雅妖本人都不是對手,更何況想幫助到雅妖,這純粹就是痴心幻想。

「不,不,不!」雅妖伸出一根玉指晃了晃,一連說出三個不字:「你夠資格,因為你有足夠的潛力。」

「潛力??」

葉小凡念叨了一下,隨後苦笑道:「潛力這種東西太玄乎了,我就沒看出自己有這麼大的潛力,我感覺你的潛力比我大。」

「你可不要小看了自己額!」

雅妖伸出修長的**,光滑稚嫩,美如寶石,誘惑無比,尤其在抬起之間,黑色的輕紗滑落而下,露出一截光滑白嫩的東西,頓時令得男人浮想聯翩,這真是一個尤物,尤物,絕色尤物,葉小凡都有點兒控制不住自己身體的趨勢。

「知道嗎?你可是赫爾墨斯血脈的人?任何一個赫爾墨斯血脈的人都有可能成為仙。」

「但是你要知道,你也是赫爾墨斯血脈的擁有者?為什麼就說我有潛力幫助你呢?在我看來,你可比我有潛力的多。」葉小凡道,他認為雅妖比自己的潛力大,雅妖如今的修為深不可測,他都不知道是何等境界。而如今,他卻在壯大之境修鍊,兩者之間的差距難以逾越。兩年之後,雅妖肯定比自己的修為高。如此一來,他當然不可能幫助到雅妖!能讓得雅妖感到無能,麻煩的人,是什麼人?不也說,也可以知道。

多半就說不出深山的老怪物,像是散仙,妙依依一般的存在。

「看來,赫爾墨斯血脈你同樣不清楚。其實,赫爾墨斯血脈之間的力量有著很大的差距,即便同樣的赫爾墨斯血脈也是有著很大的差距,其差距甚至可能達到十倍之多,而不同赫爾墨斯血脈之間的差距甚至可能達到百倍,千倍。」

「我很擅長感知,不僅在功法還是秘法上都是如此,甚至可以說各方面的能力傳承也是如此。這也是,我為什麼能夠知道你擁有赫爾墨斯血脈。縱橫是一些成仙的人物,在感知力方面也不可能比的過我。你身上那件為你隱藏氣息的東西,很好,可惜,蠻不住我。」

葉小凡大驚!這個女人的感知力竟然比一些成仙的人物,怎麼可能,凡人與仙之間的差距,他從天堂,地獄口中聽到地可不少,那幾乎可以說是天塹鴻溝,難以逾越。幾乎沒有人可以想象人的感知感知竟然可以比一些成仙的老怪物強。

要不是,親身體驗過這種力量,估計他打死也不會相信。

「而在你身上,我竟然感受到了比我父親母親還要強大百倍的血脈之力,不僅如此,你的力量與我的力量大大不同,很詭異,森冷,難以想象,幾乎我竟然會在一個壯大之境的修士身上感受到一種寒冷的感覺,就像是一頭小綿羊面對一頭藏獒。」

「這是我從來沒有遇過的事情!!說句實話,很科幻。」雅妖看向葉小凡的目光赫然是色狼看美女,目光亮晶晶地,就像是一個窮人忽然之間在底下挖出一座皇宮寶殿,裡面的寶石,鑽石等財富不計其數。

「是嗎?我怎麼沒有感覺到!」

葉小凡對於這種話很是懷疑,自己真有這麼有潛力?

「當然,我不會感覺錯地。」

雅妖語氣肯定。

「好吧,就算你說地是!可是我並不喜歡你,這種婚姻大事,怎麼可能當做兒戲對待呢??雖然你很美麗,是我見過最美麗的女人之一,對於男人的吸引人,就像是權利一般不可拒絕。」想了想,葉小凡隨後道。

「呵呵,我告訴你,今天你不幹也得干!」

忽然之間,雅妖騎上葉小凡的身體,惡狠狠地道,就像是益而高強*奸犯準備備戰。天知道,如果葉小凡不同意的話,這個女人會不會做出一些驚天動地的事情。由於雅妖的柔軟的底步坐在葉小凡的身上,不知不覺之間讓得他有些心煩意亂。

「啊啊啊!你在幹嘛??你不會亂來吧!」

「你說呢?嘿嘿,口味不錯嗎?這麼大,竟然還穿這種樣式的內褲。」

葉小凡大叫著,雅妖左右一揮手,一道勁風就將他的衣服給撕裂成為灰燼,只是剩下一條蠟筆小新樣式的內褲。

「我告訴你,今天,我將很多秘密都告訴你了,如果,你不答應我的話,我絕對會做出一些令你終生難忘的事情,甚至可以」雅妖意味深長地說著這樣一句話,到最後,語氣之中竟然生出一種寒冷地殺氣。

見狀,葉小凡心中一凌,知道今天要是敢拒絕她,估計死亡就會降臨。

「我們能不能商量一下,比如說做做交易。」

心念急轉,葉小凡忽然提出建議道,做交易似乎比隨隨便便發生交易要好得多。

「哦,做交易嗎?行!不過,我告訴你,你的秘密我知道一些,我的秘密,你也知道一些,要是,我將這些秘密告訴別人,你不會好受,當然,若你將我的秘密告訴別人,我也不好受。不過,忘記告訴你了,仙獄學院高深莫測,神秘無比,裡面絕對有高人,可以看出你擁有赫爾墨斯血脈,呵呵,到時候——」

話到最後,雅妖冷笑兩聲。

「到時候,怎麼樣?」

「赫爾墨斯血脈可是相當相當相當好地東西,要是被人知道了,估計你多半會成為香餑餑,被人追殺。」聽得雅妖的話,葉小凡頓時之間冷汗一流,知道事態的嚴重性,如果讓一些老怪物知道自己擁有赫爾墨斯血脈不就完了嗎?

「不用慌?我有一個上古一位大仙的秘密可以完全遮掩住赫爾墨斯血脈的力量。」

雅妖極具誘惑性的聲音在葉小凡的耳邊響起,幾乎讓得他難以拒絕。

「你想怎麼樣?」

沉思片刻之後,葉小凡道。

「還是那句話,成為我的男人,當然,我不不僅僅會給你遮掩赫爾墨斯血脈的秘法,更是全力幫助你提升境界。使得你修士速度大大增加。」

「你——」葉小凡無語,最後想了想。先穩住對方再說:「好,我答應你,成為你的男人,並且在全力幫助你。這樣總行了吧!」

雅妖點點頭,微微一笑道:「嗯,很好!」說著,她懷中竟然鑽出一張咒符,巴掌大小,懸浮在空氣之中,散放著璀璨奪目地光芒,通體呈現紫色,咒符之上寫著密密麻麻地我文字,像是英文,又像是法國,又像是日文,更像是甲骨文。就在這個咒符出現的一剎那,忽然之間這個咒符鑽進了自己的身體,像是水與水之間融合在一起一般。 看一個紫色的咒符竟然鑽進了自己的身體之中,葉小凡臉色一變,他感覺自己的意志之中似乎多了一種魔性的意志,這種意志非常詭異,非常莫名,有一種不可違背的意志在其中,不可否定的意志,彷彿就是神話故事之中的諸神之主,這股意志就是諸神之主的意志,強大浩瀚如宇宙,什麼人都不能違背這股意志!!除非超越諸神之主的意志。(頂點小說手打小說)否則,一輩子也不可能違背這股意志,一旦違背就會死。

葉小凡聲音低沉道:「你這是什麼意思呢?」

「你不是說要成為我的男人嗎?這可是你親自說地。我只是讓得這道咒符做出見證而已。嗯,這道咒符叫做魔約咒符,是太古時期一位遠古大神留下,你剛才所說的話,如果以後不能實現,就會被這股意志輕易抹殺掉,除非你擁有接近眾天之主的力量,否則,根本就不可能對抗這道咒符。呵呵,以後,你就得必須成為我的男人咯,記住,在修鍊界千萬不要亂說話,否則,怎麼死地都不知道。」

雅妖雙手撐著潔白的下巴,得意地笑著。她當然知道剛才葉小凡所說的話只是敷衍自己罷了,但是魔約咒符卻不管這方面的事情,只要對方說出來,這道咒符就會應驗。就在葉小凡說話之間,她就悄然將這道咒符給祭了出來。

「魔約咒符?接近眾天之主的實力才能破除嗎?難道,我真的要成為這個女人的男人?」

葉小凡自言自語地喃喃道,他當然相信雅妖所說的話,因為他自己對於魔約咒符的感覺很清楚,他知道一旦自己違背自己剛才說的話,就會被立刻抹殺。而眾天之主的力量是什麼?誰也不知道,不過接近眾天之主的力量,又有幾個呢?或許,當今世界上根本就沒有這種力量。

「哎,小子。你是不是男人啊!!不要這麼一副樣子好不好。別人要是聽見這種話,會高興得三天三夜都睡不著,你卻表現出一副不情願地模樣。而且,我告訴魔約咒符可不是一般的東西,這東西珍貴異常,天上地下只有一枚,將來或許能夠救你一命,我全身上下不過才兩枚,其中一枚就用在你身上!!」

雅妖語氣語氣之中有著一絲怒氣,她是什麼人?那可是家族之中的女神,追求她的人數不勝數,如今倒貼,對方卻一副難為情,不願意。頓時之間,令得她不舒服,在之前,本來按照她的估計,葉小凡會直接猛地點頭,旋即撲上來,要————可是,如今,事實卻與她想象大有出入。

不過,她心中也暗暗竊喜,看樣子葉小凡是一個難得一見地好男人。

「對了,雅小姐,你為什麼偏偏要選擇我呢?即便我潛力巨大,可是你就不怕我是一個貪圖你的美色軀體的男人?如果是那樣的話,你豈不是一生就毀了嗎?」如今已經勉強接受了這個事情,不過,他心中不知不覺之間還是有些竊喜,能夠有一個美麗多姿,傾國傾城地女人,可是無數男人的夢想。

「你現在也知道我的感知力非同凡響,自然能夠感覺出你意志之中是否真誠,是否是好人。」

雅妖忽然猛地壓低身體,兩團山峰直接壓在葉小凡身上,葉小凡頓時之間覺得一陣舒服安逸,甚至忍不住發出一陣呻吟。

看見葉小凡一臉舒服的模樣,雅妖一隻手在他的身上畫圈圈,道:「舒服嗎?」

「嗯,舒服!」

葉小凡下意識的點點頭,一雙手不由自主地摸上尤物的軀體,這個軀體柔滑,宛如白玉,精緻,動人,是男人最佳的玩物。他是一個未經人事的男人,哪裡經得起這種挑逗。呼吸變得急促,身體如同被火燒。

「呵呵,我還以為你是石頭呢?」

「我忍不住了!」

葉小凡感覺身體像是一把火焰,溫度急速上升。

可是,就在葉小凡的手掌即將摸到關鍵地方之時,雅妖卻身體力量一動,蓋壓而下。如同山嶽一般壓得他喘不過氣來。手指都不能動彈一下。

「呵呵,你要是想上我的話,就得當你比我強大的時候,將我按在底下,而不是我將你按在下面,知道嗎?呵呵,我的男人!」雅妖一個翻身又並肩與葉小凡睡在一起,腦袋枕在手上,看著葉小凡,輕笑道,同時手上夾著一縷細發把玩著。

到此時,葉小凡也稍微冷靜了下來,隨後,他深吸了口氣。

他知道,自己如今絕對吃不了對方,還是想想其他的東西。

「好吧,現在魔約咒符已經讓得我根本不可能反悔,我不僅會成為你的男人,還會幫助你。你現在是不是該將遮蓋赫爾墨斯血脈的秘法,告訴我,如今我身在仙獄學院,裡面誰也說不清有什麼級別的敵人,萬一被人感應出來,那豈不是很糟糕。」

葉小凡開始向雅妖,自己的女人要東西。

「哼,這麼快,就向自己的女人要東西,你也真夠直接地。難道你就不會先與我談談感情?一點兒情趣都沒有。」雅妖翻了翻白眼。

「」葉小凡無語。

「先睡覺吧,如今已經到了深夜,即便你我是修士,但還是需要睡覺地,除非成仙,否則一定要睡覺。」雅妖慵懶迷人地伸出一個曲線,打了一個哈欠,勾勒出一道風景線,隨後手一拉,就這麼將鋪蓋拉了過來,蓋在身上!

看樣子,她那副模樣直接就是想在這裡睡下。

「什麼??你竟然想這裡睡覺??!!開什麼玩笑,要是被人知道的話,那我就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葉小凡大驚失色,這個女人竟然要與他同床共枕。

「有什麼好奇怪地嗎? 全球緝捕:帝少的萌萌妻 我是你的女人,當然要與你睡在一起咯,難道你忍心讓得你的女人獨守空房?」雅妖睡在床上,一雙美麗的眸子楚楚動人,令人心疼,極其像是晚上沒有人疼愛地少*婦。

「」葉小凡再次無語,你還好意思說,是我的女人!!連碰都不讓我碰一下。

就在這時,情況異變陡升,在葉小凡目瞪口呆地注視之下,雅妖在鋪蓋裡面一陣蠕動,竟然不斷丟出衣服,比如黑色的輕紗,白色的胸罩,還有……女人的丁字褲。全脫光了,什麼都沒有床!!這個女人在葉小凡在同一間床上的時候,竟然睡。

「你看什麼看啊,我從小到大就一向睡,不穿衣服。否這麼晚了,睡覺了。」

說著,雅妖就閉上眼睛,一副沒有防備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