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關係,我自己來就可以了。」

就這麼一瞬間,躲在一旁的生希已經用手機拍了下來。

王豪背對著,他們動作看上去格外的親密。

王豪有些抱歉地說:「對不起,是我冒昧了。不過我以前從來沒見過你,你也是這裡的員工嗎?」

秘書不想夏念念為難,沖著王豪拚命眨眼睛,示意他別問了。

王豪看著秘書,不解地問:「你眼睛不舒服?」

秘書翻了個白眼。

夏念念淡淡說道:「我不是這裡的員工,我是來找莫晉北的。」

王豪還沒反應過來,秘書無語道:「這位是莫太太,總裁夫人!」

「啊?!」

王豪蹭的一下滿臉爆紅,手足無措的道歉。

「不好意思,我想起來還有很多工作沒做完,我先走一步了!」

會議室這邊,莫晉北的手機震動了一下,是一個陌生號碼發的彩信。

他打開彩信一看,眼睛就危險地眯起,踢開了椅子,冷冰冰地扔下了一句「散會!」

莫晉北直接衝到了休閑區。

在看到夏念念的朱唇正一小口一小口地吃著冰淇淋,一肚子火莫名其妙就煙消雲散了。

休閑區的人看到總裁大駕光臨,全都在原地禮貌問好。

莫晉北大步走到夏念念身邊,用手揉了揉她的頭髮,寵溺地問:「好吃嗎?」

秘書趕緊識趣的閃人。

夏念念抬眼看了男人一眼,繼續舀了一口,用粉嫩嫩的舌頭舔了舔嘴唇,才說:「還不錯。」

莫晉北只覺得一股熱流直衝下腹,連呼吸都不穩起來。

這個女人到底知不知道,她現在這副模樣有多可愛?

他警惕的將視線掃向四周,果然看到不少男人都色眯眯地盯著自己的老婆。

在對上他那寒冰一樣的眼眸后,眾人紛紛打了個寒顫,垂下了頭。

莫晉北突然抓住夏念念的手,一口吃掉了她勺子里的冰淇淋,毫不掩飾地張顯他的主權。

「你想吃自己去拿啊!」夏念念不知道他的小心思。

莫晉北奪過她手裡的冰淇淋,皺眉說道:「別吃太多冷的,對胃不好。」

那個陌生號碼發的彩信,擺明了是想挑撥他和夏念念的關係。

看夏念念這副無動於衷的樣子,被人算計了也不知道。

他眯眼,黑眸閃過一絲殺意,照片上的那個男人簡直是不知死活!

「我們回去吧!」莫晉北有些心疼地攬著夏念念。

助理按照莫晉北的吩咐,調取了休閑區的監控錄像。

查到了和夏念念搭訕的人是銷售部新來的王豪。

「叫他滾蛋!」莫晉北沒好氣地說。 喝下了陸倩端過來的雞湯,楊一諾越發覺得眼花頭疼了。

周圍的環境已經變得模糊,但他清清楚楚的知道陸倩在什麼位置。

不管她怎麼動,他的視線好像能一直捕捉著,就像是感應熱源一樣,很奇怪……

「你怎麼了,不舒服嗎?」陸倩注意到楊一諾的異樣。

楊一諾「嗯」了一聲,覺得自己喉嚨發出來的聲音也有些反常,是發燒所致?

「你臉色不太好,快躺下休息吧,我叫一下護士就走。」陸倩忙說。

人家畢竟是病人,陪著她已經說了好一會兒話了,消耗了不少精神,她再待下去就要影響他了。

陸倩伸手去按楊一諾床頭的呼叫鈴,然而手卻被楊一諾一把捏住。

陸倩嚇了一跳,下意識想要抽手,可完全用不上力,他的手像是鉗子般,掌心還是滾燙的。

「楊警官,你這是……有點疼……」陸倩臉紅了,不知道他到底什麼意思。

如果是示好,這手勁是不是太大了點?

楊一諾隱隱約約知道自己幹了什麼。他暗暗吃驚,但這一瞬間只覺得口乾舌燥,飢餓感有增無減。

他想吃東西。

吃什麼呢?顯然不是那些剩下的雞湯。

她看上去好像可以吃的樣子……

這想法蹦出來的時候楊一諾也有些茫然。

作為一個警察,不……作為一個人,怎麼會有這樣的想法?

「一諾哥哥!」

夜城 一聲驚叫在他腦內炸開,像是突然劈開混沌的一道閃電。

楊一諾立刻放開了手。

沈笑瀾衝到了床邊,看見陸倩手上被捏得觸目驚心的紅印,心中駭然。

「一諾哥哥,你告訴我,你肩膀上這傷怎麼弄的?」

楊一諾沉默不語。

沈笑瀾扭頭問:「陸倩姐,你是不是也知道什麼?麻煩你把真相告訴我!」

陸倩沒想到沈笑瀾剛走沒多久就回來了,跟在她後面的還有個留著長發,俊美得幾乎能模糊性別的高冷帥哥。

陸倩還在猶豫著到底該不該說實話時,只聽那帥哥淡淡說:「這確實是屍毒。」

「冼星堯,你再看看,會不會是搞錯了?」沈笑瀾有些絕望的問。

十幾分鐘前,她從重症室中出來,惦記著楊一諾的事,忙給冼星堯用傳聲鈴發了消息,讓他趕過來看看。

秦淵告訴她,剛中了屍毒的人把毒血逼出來就可以了,如果時間久了,只能靠屍丹來解毒,否則就得等死。

如今,秦家最後剩的兩顆屍丹都用在了小趙和小王身上,楊一諾如果真是中了屍毒,豈不是沒得救?

冼星堯又看了楊一諾兩眼:「不會有錯。」

「那……屍毒只能用屍丹來解嗎?」

「對。」

沈笑瀾馬上拿出手機,在微信里翻到了昨天加的陳默,撥了個微信電話過去。

這事,秦家指望不上。陳默剛煉了屍丹,只希望他還沒有完全脫手賣出去……

不管他的屍丹要賣多少錢,她也一定要討來一顆!

陳默半天沒接電話。

沈笑瀾泄了氣,眼淚跟斷線珠子般撲簌簌掉下來。

夢魘劍主 陸倩聽她們說了這麼幾句,知道事情不簡單,小心翼翼的問:「楊警官中的這個毒,醫院是不是治不了?」

沈笑瀾點點頭。

「我們被殭屍攻擊了,楊警官他們,為了救我們趕來才受的傷……」陸倩很是難過。

沈笑瀾又點點頭。不用陸倩細說,她也差不多猜到當時是個什麼情景。

真實的災難發生了,身邊親近的人遭殃了……這個世代,也許會出大亂,現在這些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沈笑瀾不知道自己以後能不能真的如同冼星堯期待的那樣發揮出大作用,甚至她可能都沒法做到像秦洲、秦淵那樣有用,但她切切實實想要保護好身邊所有的人,保護更多的人!

一直被幕後黑手牽著鼻子走,實在太過被動!她此時只感到深深的自責和挫敗……

手機微信提示有了一條新消息,沈笑瀾馬上點開來看。

陳默:怎麼了小美女,這就開始想我了?

沈笑瀾馬上播通話,陳默懶洋洋的接起來:「喲,小美女,你原來會主動聯繫我啊?當時我加你的時候看你好像還不情不願……」

「屍丹你那還有嗎? 諸天最強極品系統 我要一顆。」沈笑瀾開門見山不廢話。

「原來是這樣,我還以為自己魅力挺大的。」陳默尬笑了兩聲,「我現在手頭還有剩下一顆,不過……」

「要錢是嗎,多少錢?」

「不是錢的事。嗨,我能跟你要錢嗎,你可是我的恩人誒!當初不是你讓高階殭屍救了我,我現在可能都轉世投胎了,不——很有可能跟其他孤魂野鬼一樣禍害人間了!」

「你就直說怎麼才能給我這個屍丹吧。」沈笑瀾沒有耐心跟他嘻嘻哈哈聊七聊八。

陳默好不容易正色道:「是這樣的。我現在人不在市裡,在桃花鎮呢。」

「桃花鎮?你去那幹什麼?」沈笑瀾一愣,脫口問。那地方在城西的郊區,確實有一段距離,坐長途車需要兩個多小時。

「工作啊姐姐,我不是開事務所的么,當然是哪裡接活哪裡忙活啦。」

沈笑瀾捂住手機話筒低聲問冼星堯:「一諾哥哥這個樣子,還能堅持多久?」

冼星堯也同樣低聲回答:「他體質比較好,陽氣也重,大概能堅持三天。」

沈笑瀾鬆了口氣,去桃花鎮往返如果順利的話半天就可以了,應該沒什麼問題。

「陳默,我這就去桃花鎮找你拿一顆屍丹,不會耽誤你工作。怎麼樣?這人情我會記著,以後有求必應,有事我一定幫你。」

「嗨,就別以後了。這樣吧,我手上這個案子有點棘手,正好你現在就過來幫我吧。等案子結了,我給你屍丹,也不算白給你,怎麼樣?」

「你……剛才不是還叫我恩人嗎,怎麼這就開上條件了?我真是等著急用,救人!」沈笑瀾頭疼。

「嘿嘿,我知道啊,要屍丹肯定是救人呀,不過親兄弟還明算賬呢。恩人啊,我這個屍丹可是好些人都盯著呢,真要是白給,我心裡也不舒服。你剛才不是也說,有求必應么?」

沈笑瀾咬了半天牙,好不容易才把氣壓了下去:「行。」 沈笑瀾和冼星堯坐車趕到桃花鎮已經臨近傍晚,路上花的時間比之前預估的還多了一點。桃花鎮現代化程度不算高,跟市裡沒法比,但整體感覺倒也寧靜安和,算是個近郊度假的好地方。

陳默背著包吃著糕等在一個雜貨鋪門口,那悠閑的樣子確實更像是個城裡來旅遊的。

「嗨,嘗嘗這個,當地特產。」陳默很自然的把手裡剩下的半個糕遞給沈笑瀾。

「不了,沒胃口。你不是說接了很棘手的單在忙嗎?」沈笑瀾皺眉問。

「是啊,我是接了單,不過還沒開始。」

「什麼?!還沒開始?你把我大老遠叫來幫忙,到底什麼意思?」沈笑瀾真有些生氣了。如果這個陳默真是把她當猴耍,那她不介意讓冼星堯當場把陳默打倒,把屍丹從他身上搜出來一走了之!

「這個工作當然是等你到了,一起開始好啊……實不相瞞,我呢,道行不深。我家裡雖然出過高人,但到我這,就不學無術了。」

陳默撓撓頭尷笑:「除了煉屍丹之外,其他的我只會個皮毛,法術有時靈光有時不靈,所以在外面,基本是打腫臉充胖子。」

「一般的疑難雜症,我都是隨便做做收了錢拉倒,結果要是沒搞好,找點理由隨便搪塞過去就行了,不過這次這事不好辦……正好你也聯繫我了,我就順帶著請你過來幫忙了。等事成之後,我就帶你去拿屍丹。」

聽他這麼一說,沈笑瀾將信將疑。

那天他能夠搞出強大的法陣煉化那麼多行屍,現在卻說「道行不深」,不知道是真是假。不過有一點,屍丹似乎不在他身上,如果真想順利拿到,還是得配合他,讓他主動給出來才行。

「行吧,別廢話了,你接了什麼樣的單,要我們做什麼?」

「別急啊,現在還不到時間呢。」陳默看了看手機,繼而嬉皮笑臉的說,「這樣吧,好不容易來一趟,我帶你逛逛唄……」

「陳默。」沈笑瀾沉下臉,「我明白的告訴你,我很需要屍丹,我有個朋友現在中了屍毒,只有三天不到的時間!」

「我知道啊。這個人對你很重要吧?」陳默一挑眉。

「是。」

「男朋友?」

「不是……關你什麼事呢?」沈笑瀾無語。

「哦——那就好,我還有機會。」陳默嘻嘻一笑。

「……什麼玩意?你正常點。」沈笑瀾頭疼。陳默這人,不開口站在那時還人模狗樣的,怎麼一說話就這麼討人嫌呢。

「誒,很正常啊。我一個半吊子開著靈異事務所,急需要一個厲害的大腿,你帶著高階殭屍,咱倆要是成了,我豈不是跟著你打打醬油就行了?」陳默半開玩笑半認真的說。

沈笑瀾嘆氣。要不是為了討一顆屍丹,她真是犯不著招惹這傢伙。

當初加他好友的時候,她就有種隱隱的不祥預感,果然,比她想象中還要煩。

末了,沈笑瀾忍了氣,也不計較陳默的調戲,只是提醒了一句:「他不叫高階殭屍,他也不是殭屍。」

「哦。不是殭屍是什麼呢?」

「……」沈笑瀾把嘴邊的「活僵」兩個字咽了下去。

這個陳默雖然說自己不學無術,但他對殭屍好像知道的還是挺多,冼星堯這身份告訴他也不好。

陳默會錯了意,還道是沈笑瀾器重冼星堯而跟其他殭屍有所區分,隨即感慨:「誒,說真的啊,我還是第一次看到主人和契約殭屍關係這麼好的。一般的殭屍啊,都是呼之即來揮之即去,身上也髒兮兮的……」

沈笑瀾不耐煩的打斷:「咱們談正事吧,到底什麼時候開始工作?我趕時間。」

陳默眨眨眼,一臉無辜:「我不是說了嗎,還不到時間呢。到點委託人會來接我們的。」

沈笑瀾憋著一肚子疑問和不爽,實在不想跟陳默繼續聊了,賭氣一屁股坐在旁邊的石階上。

陳默倒也不再煩她,而是貼著冼星堯左看右看。冼星堯則完全不為所動,視陳默如同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