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錯,我乃青龍神族,為上古神獸後代。」皇族使者驕傲的說道。

「哦,這樣啊,就是青龍,白虎,朱雀,玄武什麼的是不?」葉修聽了依舊一臉平靜之色,淡淡的問道,其實他心裡對這些事兒也是了解的。

要知道,葉修的老婆之一王雨凰可就是獸族的皇族使者之一啊,當年也是在熊人族這裡遇到的,並且王雨凰可是上古神獸朱雀一族的後人啊,身份自然是不比葉修眼前這個極其漂亮的男子差了。

只見葉修的嘴角彎起了一個漂亮的弧度,隨後淡淡一笑說道:「小夥子,聽說你們青龍一族都是姓周的吧,聽說你們青龍皇族的先祖就是一個來自地球姓周的傳奇人物啊。」

聽到葉修的話,那個極其漂亮的男子先是一愣,隨後淡淡的開口說道:「這個嘛……一來因為我也是地球人,來自那個美麗蔚藍色的星球,這二來是因為我的一個老婆王雨凰是獸族人,朱雀皇族的王雨凰,朱雀皇族的先祖王玉林也是來自地球的,甚至上古四大神獸皇族的先祖都是來自地球的……」

說到後面,葉修始終都是面帶淡淡的微笑,一副風輕雲淡的樣子,好像是在敘述一件微不足道的事兒。

而此時的青龍皇族的皇族使者,那個比女人還要漂亮的男子卻露出了驚訝的神色,竟然都已經愣在了那裡,看樣子他現在似乎是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只剩下滿臉的不可思議。

不過這漂亮的男子畢竟是皇族使者,反應能力倒是也不差,沒過多久就聽到一道清脆但又不失磁性的聲音響起,正是那個青龍的皇族使者開口了。

「我想起來了,你就是那個朱雀皇族的女婿,雨凰姐姐的丈夫?」

聽到這皇族使者的話,不等葉修回答那男子再次開口說道:「我見過你。」

對於這男子見過自己的事兒,說實話,葉修還真是沒什麼印象的,起碼在葉修自己的記憶里,他是沒有看過見過眼前這個極其漂亮的男子。

畢竟一個男子漂亮到這種不像話的地步並不算多,葉修要是能夠見過,那他對這男子的印象不會不深。可如今聽這男子這麼說,葉修還真是納悶兒了。

看著眼前的漂亮男子,葉修發現他那副認真的樣子絕對不是作假,何況對方應該也沒必須在這種事兒上騙自己,或許還真的是自己上了年紀什麼的,忘記見過他了。

那漂亮男子也看出來了葉修的疑惑,隨即就認真的解釋道:「我知道你可能是對我沒印象的,甚至你可能沒有見過我,因為我當初也是在你和雨凰姐姐結婚的時候去的,當時很多人,我只是去了沒多久就因為我們青龍皇族的一些重要的事兒先離開了。」

聽這男子的解釋,葉修這才明白,感情這傢伙是在自己和王雨凰的婚禮上見過自己。

說實話,當時來參加這婚禮的人的確是多得不要不要的,葉修自己也不清楚究竟來了多少人,他也不能保證自己把那些來祝賀自己和王雨凰結婚的人都記下來。

所以說,葉修不記得自己見過這漂亮男子也正常,畢竟當時人家有事兒先走了,而葉修自己也因為結婚這種大喜事兒,所以就沒有注意那麼多。

接著,只聽葉修說道:「原來如此,我還納悶我們究竟是在哪裡見過呢,我還以為自己上了年紀,記憶力都開始衰退了,原來是當初你在我和雨凰的婚禮上見過我,還真是要謝謝你,能夠來祝賀我和雨凰結婚的事兒。」

說這話時,葉修臉上原本淡淡的笑容轉變成了真高興的笑容,畢竟在這兒遇到參加自己婚禮的小夥伴兒,也是一件不錯的事兒。

隨後,那個青龍皇族使者再次開口說道:「我叫周毅飛,你叫我阿飛就好了,我和雨凰姐姐是好朋友,我比她小了一百二十三歲,所以就叫她姐姐。」

「周毅飛,這名字我倒是有印象,以前曾經聽雨凰說起過,說是小時候,總有一個喜歡哭的小弟弟經常跟在她的身後粘著她,但每次到了關鍵時刻還會像一個小小男子漢那樣,挺起胸膛將雨凰護在身後,明明自己害怕的不行,但還是鼓起勇氣去保護身邊的人。」

「嘿嘿嘿,這事兒雨凰姐姐也和你說過啊,這都是小時候的記憶啦,不過現在我也是會經常想起來的。」

此時的周毅飛竟然露出了不好意思的樣子,憨憨的撓了撓自己的腦袋,讓其他的熊族人都覺得不可思議,畢竟他們印象中的皇族使者並不是這樣的。

既然是在這裡遇到了熟人,葉修自然也有問題要問。

當初王雨凰曾經給過熊族人一枚令牌,可保熊族人千年不受其它獸族人侵犯,可如今卻出現了意外。 冗歡原是一塊開了靈智的靈石,被天庭司命府主人司君大人所得,跟在司君身邊修鍊成人,被司君收作徒弟,為少司命。

司君在天庭地位卓然,連帶著冗歡也身份高貴,在天庭完全是橫著走的存在。

司君桀驁不羈,肆意張揚,又極為寵著自己這唯一的小徒兒,冗歡的性格自然也就隨他,萬事只求隨心二字。

一直以來有司君坐鎮,冗歡也確實是在天庭活的肆意瀟洒。

醫道版玄幻 後來冗歡長大,司君覺得她能獨當一面了,就將司命府交給她,自己去閉關了。

司君一閉關就是千年,在這千年裡,冗歡愛上了一個人——魔王魁佸。

最初冗歡倒是不知魁佸的身份,後來知道了已經深深愛上了對方,以她的性格而言,自然不會在乎對方的身份。

後來得知魁佸修鍊遇到瓶頸,需要神果來突破,她抱著試試的心態去取神果,不想竟然真的成功了。

她將神果交給了魁佸,卻被天庭發現,被天庭視作罪人緝拿。

就在她以為就要殞命於此時,司君突然出現救了她。

司君剛剛出關,什麼情況都不了解,卻堅定地護著她。

在知道她所犯何罪之後,司君依舊是毫不遲疑地站在冗歡的身邊——我的徒弟,對的是對的,錯的也是對的!

司君護下了冗歡,天帝妥協,卻也只是一時。

原本天帝與魁佸實力相當,結果因為冗歡魁佸超越於他,天帝自然心中不舒服。

最重要的,冗歡能夠取得神果,這樣一個人自然要掌控在手心裡。

司君出現逼的他暫時退讓,可是暗中卻在謀划怎麼除掉司君。

天庭當以天帝為最,但是司君卻是讓天帝都忌憚的存在,這個人他早就想除掉了,只是一直尋不到機會。

但是這一次他勢必要得到冗歡,所以司君不得不除。乾坤聽書網

為了除掉司君,天帝竟然與魔界合作。

魔界進宮天庭,天帝派司君迎戰,為他設下天羅地網。

而這天羅地網的核心就是冗歡。

冗歡與魁佸見面,卻被對方拿下用作威脅司君的人質。

那個時候冗歡才知道,魁佸對她所有的感情都是假的。

魁佸靠近她的最初目的就是司君,而神果於他來說是意外之喜。

司君是怎樣一個人啊?天地傾塌於眼前都不變色的人,肆意張揚無拘無束,他就是這世間最為熱切的存在,如烈焰燃燒帶來絢麗卻不留痕迹。

冗歡跟在他身邊近萬載,那是她第一次見他失態。

在敵人抓住她用來威脅他的時候。

魁佸讓他自廢神格,散盡魂魄。

冗歡是司君的唯一軟肋,而且足以致命,這是神帝多番試探得來的。

一上來就是這樣的要求,自然也有試探之意。

意料之中的被拒絕了。

魁佸一點點試探,要求一點點降低,全部都被拒絕。

似乎他與天帝都判斷失誤,司君一點都不在意冗歡。

他們也確實判斷失誤,因為司君比他們所有人想象的都要在乎冗歡。

就連冗歡自己都沒有意識到的在乎。

——冗歡就是司君的命,甚至比命還重要! 葉修現在雖然因為見到了這周毅飛而高興,但是他心裡的疑惑還在,還是沒有搞明白這熊人族究竟是怎麼個情況,為什麼王雨凰給他們熊人族的令牌會不管用了。

既然眼前這算得上是自己熟人的周毅飛也是上古神獸,青龍的皇族使者,那想來他是知道這其中情況的,於是葉修決定問一問他。

想到這裡,葉修讓身邊的人去處理好熊人族的地方,畢竟剛剛經歷過一場大戰,這裡還是需要好好打掃一下的,何況還有那麼多死去的熊人族的人們,還有受傷的熊人,都是需要趕緊解決的。

等到在自己身邊的人都走了之後,葉修這才向周毅飛問道:「毅飛,你知道這熊人族究竟是個什麼情況嗎?我記得清清楚楚的,當初雨凰來這裡的時候,是曾經給過熊人族一枚令牌的,有了那枚令牌,熊人族就不會受到其他獸族人的侵擾啊,否則就會受到朱雀一族的追殺啊,不死不休的,可是今天這究竟是怎麼個情況?」

聽到葉修的話,周毅飛無奈的嘆了一口氣,臉色也變得不好看了,顯然這其中是有什麼事兒的,這讓葉修不得不更加擔心王雨凰的近況。

畢竟葉修已經和王雨凰好久不見了,更沒有辦法聯繫,所以他肯定是要擔心自己的老婆大人,包括沈清雪白潔她們幾個人,還有自己的孩子也是一樣的擔心。

過了一會兒,不等葉修再次開口問向周毅飛什麼,周毅飛主動開口解釋道:「唉,這事兒說來話長啊葉修哥,你聽我詳細的跟你說,你先記得,一定要保持冷靜啊。」

聽到周毅飛這麼說,葉修點點頭,示意自己知道該怎麼做,表示自己會冷靜的,讓他不用擔心,直接說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兒就行。

隨後,確定了葉修不會有什麼問題后,周毅飛這才開口詳細的說出了這件事情的背後所發生的一切。

「葉修哥,事情是這樣的,因為上古四大神獸一族裡出現了叛徒,所以就會有了今天發生的事兒。白虎和玄武兩大神獸皇族,現在已經準備吞併我們青龍皇族和朱雀皇族了,而這劍齒虎一族因為投靠了白虎神獸皇族,所以就不聽朱雀皇族的話了,他們給的令牌自然也就沒有用了,畢竟這劍齒虎一族認為自己有白虎玄武罩著,囂張一些也並不奇怪……」

當葉修聽完周毅飛的話后,他算是明白今天發生的這一切究竟是為什麼了。

追根究底,這事兒就是因為白虎神獸皇族和玄武神獸皇族這兩個不爭氣的領導者,竟然沒事兒想著吞併其他神獸皇族,然後自己掌管整個獸族。

說起來,這四大神獸皇族畢竟都是一樣的來自地球,本來就應該好好相處的,他們每一個神獸皇族的權利都不小,根本沒有必要想著吞併,畢竟他們不是資源不夠用,需要爭奪。

在葉修看來,這白虎神獸皇族和玄武神獸皇族都是蠢到讓人無淚的境界,因為他們這種做法在葉修看來實在是太幼稚了。因為四大神獸皇族裡有種種的制約,這兩大神獸皇族這麼做根本就沒什麼好處。

傳說中的季太太 現在白虎神獸皇族和玄武神獸皇族已經背叛了整個神獸皇族,那麼青龍神獸皇族和朱雀神獸皇族肯定也是麻煩不小的,也不知道自己的岳父大人還有王雨凰他們怎麼樣了,是否遇到了更大的危機。

都這個時候了,朱雀神獸皇族出了這麼多的事兒,葉修用膝蓋想一想也知道自己的岳父大人和老婆大人是不會好過的,但只希望他們能夠不要遇到其他的什麼事兒,不然的話就是真的麻煩了。

想到朱雀神獸皇族如今的情況,葉修越來越擔心王雨凰的近況究竟如何了,於是再次開口問道:「毅飛,你知道雨凰現在的情況怎麼樣嗎?」

這周毅飛自然也是知道葉修此時一定很擔心王雨凰的情況,所以這次在聽到葉修的問題后,回答的十分痛快,連忙說道:「放心吧葉修哥,雨凰姐姐和伯父他們都很好,畢竟四大神獸皇族的整體戰力水平並沒有差太多,就算我們青龍神獸皇族和朱雀神獸皇族聯手也沒有其他兩大神獸皇族強大,那也不是他們輕易就能解決的。」

聽周毅飛這麼說,葉修原本懸著的心已經鬆了好多,慢慢平復下來。 名福妻實 雖然如此,但現在當務之急,還是跟著周毅飛趕緊找到王雨凰他們現在所在的位置。

如今葉修的身邊有墨麒麟,他可是上古神獸中的絕對王者,並且還是來自大世界的,所以論等級,論威嚴什麼的肯定要比白虎玄武他們更厲害,說不定這傢伙關鍵時刻就能派上用場了。

好像是知道了葉修的想法一樣,原本還在神器里沉睡的墨麒麟忽然贏了過來,隨即一道慵懶的聲音在葉修的耳邊響起,但是那周毅飛似乎並沒有聽到墨麒麟的聲音,顯然是墨麒麟不想讓這小子知道的。

只聽墨麒麟說道:「我說葉修小子啊,你這個時候知道了我的厲害了啊,先前不還是說我就是豬投胎投成的神獸嗎?現在怎麼覺得我能派上用場了?」

聽到墨麒麟的話,葉修的嘴角不禁動了動,但看了看旁邊的周毅飛,他很快就恢復了正常,看起來很平常的樣子,但心裡已經炸開了。

「哈哈哈,哪有啦,我一直覺得你很厲害啊,畢竟很多次可都是因為有你在啊,我才保住了自己的這條小命啊,所以說啊,我怎麼會覺得你沒用呢,你肯定是一直都很有用啊。」

說完,葉修的內心繼續乾笑著,隨即繼續在心裡暗暗的對墨麒麟說道:「嘿嘿,我知道你是一般時候不會輕易出場的,但一出場,那肯定是關鍵時刻啊。」在這種關鍵時刻,葉修是絕對不會去得罪墨麒麟的,所以說些違心的話也是很正常的事兒。

看著墨麒麟滿臉的笑意,可是卻帶有不屑,這讓葉修的心有些慌慌的啊。

墨麒麟自然知道葉修此時的狀態,所以在保持目前這種情況一分鐘不到的時間之後,他這才繼續說話,一副很驕傲的樣子說道:「嘁,就你身邊這小子說的什麼神獸皇族,我巔峰時期一爪子滅掉一個都是沒問題的,只不過現在嘛,嘿嘿,這個是有一些難度了,不過要想對付他們倒也沒什麼大問題了。」

這傢伙的話一說完,葉修就知道他果然是真的派上用場了,整個人也不由得高興了很多,所以這臉色也比先前好多了。

葉修和周毅飛邊走邊聊,當然他和墨麒麟也在說話,只不過是暗暗進行的,周毅飛這小子並不知道墨麒麟的存在,即便他是什麼身份尊貴的青龍一族的皇族使者,上古四大神獸的存在如何。

只聽周毅飛說道:「葉修哥,你放心吧,雨凰姐姐他們現在其實很好的,你不用擔心,咱們一定會很快就趕到那裡的。」

葉修知道,周毅飛之所以這麼說一定是因為自己這一路上話都不多,臉也是繃緊的,畢竟是自己的老婆大人的娘家出了問題,讓他一點不擔心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嗯,我知道,你放心吧毅飛,我知道該怎麼做,這個時候我最需要的就是冷靜,然後快點到哪裡。」葉修平靜的回應道,但二人說話間各自的腳步不由得加快了很多。

半個時辰過後,葉修和周毅飛已經來到了一個金碧輝煌的宮殿外面,這裡看起來和當初的朱雀皇族的所在地的設置和布局很相似,但也有不同。

雖然如此,但葉修還是能夠看得出來,這裡就是朱雀皇族的新地址。

這裡的環境看起來雖然很不錯,但是和當初的朱雀皇族的所在地相比,還是差了不少的,顯然這其中是發生了什麼事兒,讓他們竟然能夠離開條件不錯的老家,來到這裡。

不用多想,葉修也清楚這件事兒和那個白虎還有玄武皇族脫不了關係。

想到這裡,葉修不禁更加生氣了,竟然有人那麼不知道深淺,竟然把自己的老婆大人還有岳父岳母都逼得離家出走了。

既然這幫傢伙們是這麼的過分,那就別怪他葉修不客氣了。就算對方是什麼白虎玄武的老祖,葉修也是會好好的修理他們的。

就在葉修和周毅飛說話之間,已經出來人了,正好將目光投向了葉修和周毅飛二人所在的方向。

那人先是露出警惕的樣子,隨後當看清了葉修和周毅飛他倆后,竟然露出了喜悅的樣子。

過了一會兒,就聽到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那是葉修?葉修回來了,葉修回來了,朱雀皇族有救了。」

這聲音一響起來,周圍瞬間變得熱鬧起來,很多人都出來了,顯然那人是認識葉修的。

而葉修,他也認識那個先看到自己的朱雀皇族的人,是皇族裡的一個重要人物,葉修對他的印象也不錯,認識他。

見到了熟人,葉修也不在耽擱了,立馬向那個人的方向趕去,而對方也向葉修和周毅飛這裡趕來。

下一刻,葉修就見到了想見的人。 在去往飄渺海的路上,駐紮在這裡的天君門弟子忽然發現了葉修和雋天豪。

「什麼人?」駐紮的弟子發現了葉修與雋天豪,立刻上前盤問。

「師兄,我們也是天君門的。」只聽雋天豪的聲音響起,說話間他已經將自己身份令牌拿了出來。

同時,葉修也立馬拿出了自己的令牌,並且開口說道:「同門弟子,要入虛空海完成任務。」

駐紮的弟子一看是同門中人,立刻收起了警惕之心,原本嚴肅至極的臉現在也緩和了不少。

「原來是同門中人,好了,你們進去吧,希望你們能小心點,順利從裡面走出來,到時候咱們還能再見面。」駐紮的弟子臉上掛著微笑。

飄渺海的危險不小,每年都有不少弟子喪生在這裡,所以每當有弟子進入這裡,駐紮的人都會善意的提醒他們小心。何況,這幾個弟子和葉修還有雋天豪他們是同門的弟子,都是天君門的武者。

幾人對視一笑,葉修與雋天豪也謝謝了幾位師兄的提醒,隨即他們的身影便末入了飄渺海的入口之中。

在進入飄渺海的那一刻起,葉修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變得輕靈了許多。似乎有一種漂浮在雲朵上面的感覺,甚至覺得還很舒服。

「葉修師弟啊,這飄渺海可不屬於鴻蒙,在這裡面沒有一絲一毫的天道威壓,所以你感覺自己彷彿輕了。」雋天豪真不愧是個合格的導遊,什麼事情都對葉修詳細的講解。

葉修也樂得這樣,至少不用自己多費口舌去問。反正在他看來,每次和這雋天豪出來都會省了不少麻煩,所以就沖著這點來說,這胖子還是挺靠譜的一個兄弟。

這時,葉修看見前方好像有一束黑光轉瞬即逝:「那是什麼?」葉修問道。

雋天豪也是扭頭看去,在看到那黑影的那一刻,雋天豪的臉色大變。

「快跑!」只見雋天豪一把摟住葉修,向出口處衝去。

可是他們已經進來不少時間了,距離出口還很遠,而且在逃跑的過程中,他們根本來不及看參照物,能不能到達出口還是兩碼事呢。

「那是什麼東西?」葉修邊飛邊問。

「那就是我們這次的目標,虛空幻靈鳥。」雋胖子氣喘吁吁地說。

「那我們跑什麼,殺就是了。」葉修聽見,靈力瞬間從身體里迸發了出來。

「殺什麼!那玩意兒敢這麼出現,估計都得上萬隻,就算是靈元境巔峰,估計都得被啃成骨頭,趕快跑路吧。」說著雋胖子又加快了自己的速度。

而葉修絲毫不慢的跟在他身邊,不時還向後面瞅兩眼。

「這麼跑下去不是辦法。」葉修心裡想著。

他能感覺到,這雋胖子的速度不及那虛空幻靈鳥,雖然葉修自己有信心逃走,可是他不可能丟下雋胖子不管。

眼看著那群鳥越來越近,葉修不禁咬咬牙,沒想到剛出來就得暴露實力,可是這種形式要是再隱藏,就得死人了。

只見葉修飛到了雋胖子身後,用力一把將他推了出去。

雋胖子的速度瞬間加快,一眨眼便擺脫了被追上的危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