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

沈傾依舊是笑著,卻是搖了搖頭。

「寶貝不是很多嗎?」

柳青青似乎有些不甘心。

「是很多呀。」

「那怎麼沒有我的?」

「為什麼有你的?」

沈傾反問道。

「我們可是一起的人!」

柳青青生氣了。

「是嗎?那你的寶貝能不能給我一些,你們無人谷的寶物不是應該更多嗎?」

「你!無人谷都毀了,你還故意這麼說,你居心何在?」

「是啊,無人谷都毀了,所以裡面的寶物應該都被人拿走了吧?真不知道這幕後之人多麼的幸運啊/」

「你居然有這樣的想法?」柳青青似乎很生氣,沈傾不同情無人谷也就算了,還這般嘲諷。

「我覺得柳姑娘也是同樣的想法呀,一路上你可是一點兒也沒有為你那些師妹們難過呢。」

「你胡說!我的難過為什麼要讓你看到!」

「我們是一起的人啊,這不是你剛才說的嗎?」

沈傾這招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讓柳青青一時啞口無言。

「不給就不給吧,你把地址告訴我,我自己去。想來大家也都很關心,沈傾你得了好處,總不能讓這些人們連湯都喝不上吧?」

柳青青看似正義的為著別人著想。

立馬便有了站了出來。

「這位姑娘說的好,你既然知道了地方,也拿走了不少東西,我們也不強迫你拿出來,你把地方告訴我們,我們自己去取。」

「對!這也不算為難你了吧。」

「快說吧!」

「快說吧!」

圍觀的人愈發迫切的站了出來。

「你們是不是腦袋被驢踢了?為什麼我們要告訴你們?」

小公孫不可思議的看著面前這群人,真是奇葩中的奇葩啊。

奇葩中的戰鬥機啊。

「你怎麼能如此自私!」

「是啊!你這樣簡直是想要與大家開戰!」

「說出來,我們可以放過你!」

「否則!」

看到沈傾和小公孫被越來越多的人圍起來,柳青青笑著後退。

這些人可是比之前那些人厲害多了。

想必可以收拾掉沈傾吧。

「否則如何?」

沈傾一步踏上前,抓住面前的第一個人,便將他提了起來。

纖細的手腕,此刻卻像是有著很強的力量一般。

被舉起來的這人,正打算動用手中的暗器,卻聽到自己的脖子卡擦一聲響。

然後他整個人在不可思議的狀態下,發現自己似乎要死了。

沈傾順手便將這人扔了出去,仍在人群之中。

「柳姑娘,你這是要去哪裡啊?」

沈傾轉頭看向柳青青的方向,趙無極的護衛原本站在沈傾身後,此刻身形一閃。

便將柳青青一手提了回來。

毫不留情。

「你們想要知道寶物的消息,那就剝光這位i姑娘的衣服,我就告訴你們。」

沈傾笑著,看著柳青青,又看向眾人。

「沈傾,你不要太過分!」

「好!」不同的聲音,喊著好。

柳青青想要跑,卻被不少人從各個方向攔住。

「你們不能這樣對我,是我說的你們才知道沈傾那個賤人知道寶物的地方!」

「姑娘既然這麼心善,不如徹底的成全我們,你看只要你脫光衣服,我們就能知道寶物所在地了。」

「你們!」柳青青咬著牙,想要逃跑,卻無處可逃。

「你們簡直是狼心狗肺!」 最終在柳青青的褻衣即將被撕光的時候,沈傾阻止了。

柳青青這人雖然著實可惡,但是沈傾還是沒有這種思想,將她徹底毀掉。

這大概是經歷過二十一世紀輿論力量的熏陶吧,深知輿論的可怕。

殺人於無形之中。

【叮,開啟拯救趙無極的任務,用千古派失傳心法神龍訣換取。】

久違的系統聲音,出現在沈傾腦海之中的時候,沈傾莫名很激動。

「小不點呢?」

「小不點呢?」

【他在執行其他任務】

「什麼時候回來呀,我好想念他發放任務時的聲音。」

【我會儘快傳達……】

「獎勵有木有?有木有啊有木有?」

【冷漠jpg:木有】

「我們現在就去救趙無極出來!」

沈傾站在大家面前,高調宣布。

【……】

柳青青的臉色這才好看了一些,起碼沈傾不會再將她扔給這些人了。

雖說柳青青也有不俗的修為,但是面對這麼多人。

雙拳難敵四手啊!

自然只有吃虧的份!

這份情,柳青青這輩子都不會忘記!

「你叫什麼名字啊?每次看到你我都不知道該怎麼稱呼,趙無極的護衛?」

那人頓時想笑不敢笑,「可以喊我趙大哥/」

「好吧,趙大哥,你知道千古派有什麼神龍訣之類的心法嗎?」

「神龍訣?似乎沒有聽過。不過這個無法確定,畢竟許多宗門裡隱秘的心法只有嫡傳弟子或者其他限定條件的人才能知道。不過這個神龍訣,我確實是沒有聽說過。」

「沒有就好/」沈傾默默的點頭。

「什麼?」

「沒什麼,我們這就出發吧/」

將這幫子人收拾掉之後,沈傾便帶人前往萬疆河。

這裡距離萬疆河已經不遠了。

到達萬疆河之後,沈傾幾人很快便找到了千古派的駐地。

千古派在萬疆河的駐地很大。

大到一邊人看到只能仰望,在沈傾的眼中,這駐地就如同行宮一般。

雕樑畫棟,氣勢恢宏。

沈傾幾人將萬疆河大致逛了一遍,這萬疆河來源於傳說時代。

眼前的這條長河,經常會在每個月的固定時候,洶湧無比。

然後河裡便會出現許多的東西,有寶物,有廢品。

因此,在萬疆河的人,都希望自己能有好運。

從萬疆河中拿到寶物,從而人生急轉而上。

沈傾來的這日,恰好到了萬疆河即將洶湧的日子。

這河流的長度沒有人知道,也沒有人知道這條萬疆河通向哪裡。

因為萬疆河不承載人和船,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在萬疆河上行駛。

因此在萬疆河的附近,也就衍生了不少的職業。

販賣任何一切有關於萬疆河寶物的信息資料,所需用品。

也有專門幫人打撈萬疆河東西的撈手,按照價格而論。、

當然,大佬也是有風險的,在這一日的月圓時,是萬疆河的禁時。

在這個時間打撈的人,全部跌如了萬疆河,從此再無出現。

因此所有人,都會特意的避開這個時間。

了解了基本的信息之後,沈傾覺得自己不能錯過這次機會。

必須在找到趙無極之後,撈一次寶。

憑藉她的運氣,東西怎麼樣都不會太差。

畢竟是經歷過死亡,被眷顧的人。

沈傾四人站在千古派的駐地前,看著千古兩個大字,沈傾便直直想駐地的大門走去。

在千古派的駐地旁,機會沒有人什麼人經過。

大概是畏懼千古派的威嚴和聲名/

偶爾出入的人,只有千古派的零星弟子。

沈傾還未走近,便被人喝止了。

「站住!你們是什麼人?不知道這裡是千古派的駐地嗎?」

大門外正在巡邏的弟子,兩人一組此時看著沈傾四人。

眼珠子都貼在了沈傾身上了。

心裏面大概實在感嘆沈傾的美色,「小姑娘,快點離開吧。」

「我知道這裡是千古派啊,我就是要去千古派,還要見你們千古派的長老或者掌門。」

沈傾很是天真看著眼前的兩名千古派弟子。

那兩人聽到沈傾的話,頓時眉頭一皺。

「小姑娘,你是長的很好看,但是我們這裡可不是好看便可以進來的,你還是快些離開吧,等下被人發現,你就走不了了。」

「那正好啊,我也沒打算走。」

沈傾晃了晃胳膊,做了一套如同廣播體操般的動作。

「你們兩個在幹什麼!還不把人給我轟走!等下師兄們就要來了,如果被看到,你們兩個就慘了!」

不遠處有人對著正在盤問沈傾的這兩人喊道。

這兩人心裏面一衡量,美人再美也不是自己的,不可能為了美人賠上自己的前程。

「你到底走不走,再不走我們可就要轟你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