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事,我們還在想辦法。」李天賜對著對講機回了一句。

「實在不行就上來吧,我們在想其他辦法,這邊的技術計算出,這裡的腐蝕氣體每天的強弱程度不同,到了晚上應該會減弱一些。」李星宇對著李天賜說道。

「哦?這樣啊,我知道了,再等一下,如果還沒有別的辦法我們就上去!」李天賜眉頭一挑之後說道,這時他也沒有想要問那些人員是依靠什麼來計算的,讓他現在還是想盡量選擇想到辦法下去。

和李星宇結束短暫的同化,李天賜和土生就這樣吊在半空,望著下面依舊看到見底的絕谷想著辦法。

「老闆,我也許想到辦法了!」過了幾分鐘后,土生突然牛眼一瞪,帶著一絲激動對李天賜說道。

「哦?說來聽聽!」李天賜目光一亮看著土生。

「老闆,你看我們後面的崖壁。」土生沒有直接說辦法,而是空出一隻手拍了拍崖壁。

李天賜眉頭一皺,看了一眼崖壁,土黃色的崖壁沒有什麼特別之處,不由的看向土生道;「別賣關子,說你的辦法。」

土生見李天賜瞪眼,也不敢再賣關子,拍了拍崖壁道;「老闆,我們開始都忽略了一個最大的問題,那就是這腐蝕氣體有那麼強的腐蝕性,可這崖壁卻沒有被腐蝕,您說這是……石壁是不是有古怪?」

土生本來還想問一下李天賜這是為什麼呢,不過到最後看李天賜瞪著他,只能改變了語調。

李天賜眉頭一挑,目光也轉到身後的石壁上,又向下看來一眼,發現下方在那腐蝕氣體的位置處,石壁也是沒有絲毫被腐蝕的痕迹,這讓李天賜瞬間明白了土生的意思。

「看來真是一物降一物,很多人都會忽略最容易發現的東西。」李天賜忍不住嘀咕了一句,然後伸手放在崖壁上,開啟了探測異能。

探測異能下,這崖壁的本質很快就被李天賜勘察清楚,並不是密度很高,但是李天賜在其中發現了一點點土黃色的顆粒,並不是黃金,而是一種他不知名的金屬物質。

李天賜順著崖壁的石層內向下延伸探測異能,很快就到了腐蝕氣體的位置,然後控制探測異能一點點的向外探測,他要看看這腐蝕氣體能穿透這石壁多深。

很快李天賜驚喜的發現,那些腐蝕氣體竟然根本沒有滲透進石壁,而是距離石壁還有大約兩公分的距離,就向石壁上有一層保護膜保護這一般。

李天賜眼珠轉動,快速推測起來,顯然不是石壁上有保護膜,那就是一種可能,這石壁內有可以抵抗著重腐蝕氣體的東西,而李天賜探測本質,這石壁內只有那土黃色的顆粒物是他所不知道的,那結果已經很顯然了。

李天賜判斷出問題所在,心情也一瞬間放鬆下來,現在想要穿過這腐蝕氣體已經不再是難題,現在關鍵問題是這腐蝕氣體有多深,是只有一段,還是下方整個山谷都充斥著腐蝕氣體。 李天賜想到腐蝕氣體的深度問題之後,就將探測異能收了回來,然後順著石壁和腐蝕氣體之間僅有的兩公分縫隙放開感知,向四周和下方感知過去。

四百米的半徑感知力,李天賜放開到了極限,一瞬間方圓八百米以內的情景都映入李天賜的腦中,本來李天賜的想法是感知的是下方的距離和腐蝕氣體的深度。

可下方似乎沒有盡頭一般,四百米以內什麼變化都沒有,不過還不等李天賜失望,突然感知中在他的右側大約三百多米的位置有了發現,那裡竟然有一處一米左右的洞口。

李天賜雙眼猛然一亮,感知力的注意力立刻全部轉移過去,想那處洞口內探測進去。

這山洞有著很明顯的人工痕迹,明顯是人工開鑿的,進入洞口之後,並不是直接向內,而是進入大約一米之後,就一個轉彎向著斜下方延伸過去。

李天賜的感知力又追出去一百米左右就到了極限,而那山洞還沒有達到盡頭。

「通知上面,將我們向右側移動。」李天賜收回感知力,對著土生說道。

「是老闆!有什麼發現了?」土生一聽李天賜的話精神一振,一邊打開對講,一邊帶著期待問了一句。

「嗯,那邊有一處人工開出的山洞!」李天賜乾脆的說道。

土生表情也是一喜,這時對講機也已經開通,土生連忙對著上面說了李天賜的要求。

「你們不上來?轉移位置做什麼?」對講機內,李星宇帶著濃濃的疑惑。

「老闆發現右側有山洞,你們動作快些!」土生有些急切。

「發現山洞?好,馬上就轉移,你們要注意安全。」李星宇一聽土生的話,也是語氣一喜,再也沒有了廢話。

李星宇立刻組織劉劍和他的戰友在上面轉移繩索位置,這樣比李天賜兩人爬上來在轉移要省時省力很多。

雙上有對講聯繫,上面轉移時,李天賜和土生也配合著向一旁移動,三百多米的距離,幾分鐘就轉移了過去,而兩人的位置也剛好停在了洞口旁邊。

名媛天后 「老闆,我感覺這洞口就是為了躲避下面的腐蝕氣體開鑿的,不知道是什麼人弄出這麼大的工程!」土生看著眼前的洞口說道。

「誰知道呢,不過不管是什麼人弄的,時間肯定已經很久遠了,我陷進去,你隨後跟著。」李天賜說道。

「老闆,還是我在前面吧。」土生要求道。

「不用,我在前面更好一些。」李天賜這時已經將感知力順著洞口向深處探知過,裡面很長,但是沒有任何危險,他在前面更容易處理出現的突髮狀況。

土生無奈,這種事本來應該他這個手下在前面才對,感覺自己跟著來似乎有些多餘了。

其實不單單土生會有這樣的想法,柴靜和李天賜在一起時,一樣會有這樣的感覺,而他們最大的作用,無非也就是幫著出個主意,危險的事情,李天賜從來都會在他們前面擋著。

李天賜說完話,也沒等土生再說什麼,身體借力直接雙腳盪了進去。

因為洞口只有一米左右的直徑,而且一直向下都是這樣,李天賜也只能這樣腳朝內向下移動,隨後土生也照著李天賜的姿勢鑽了進去,這傢伙的體格有些太壯,進入洞中基本沒有了什麼活動空間。

雖然洞內狹窄,但是通行並不是很費力,尤其洞口是傾斜向下,只要身體控制一下就能毫不費力的向下滑行,當然,洞內並不是光滑的,也要小心一些突起處刮傷。

兩人這時都沒有在說話,李天賜一邊下滑一邊放開感知注意著下方的情況。

過了足足十分鐘,兩人下行了五百多米時,李天賜終於感知到了山洞的出口,下方竟然是一處巨大的漆黑空間,而且也沒有絲毫腐蝕氣體的存在。

李天賜雙眼一亮,和土生說了一下之後,再次加快了一些速度,同時心裡也有些感嘆,當初挖這個洞的人該有多麼大的毅力,雖然這裡的山石不是特殊堅硬,但是在山中這樣挖出一條近千米的石洞,困難程度一樣不小。

越來越往下,李天賜也可以感知到洞口下方的空間了,很明顯是一處山內的空間,而這出山內空間至少上方李天賜沒有發現人工開鑿的痕迹,而向下一百左右米之後,李天賜的感知力也接觸到了地面。

也就這時,李天賜的眉頭狠狠一挑,地面上竟然鋪著厚厚一層骸骨,十分散亂,仔細感知了一下,其中有人類的,更多的是動物的。

最主要的是,李天賜發現,人類的骸骨已經失去光澤,不過一些動物骸骨卻還比較新鮮。

這情況很明顯,這山洞內可能有野獸存在,而且還是兇猛的肉食動物。

李天賜沒有立刻和土生說下面的發現,二十在繼續下行,馬上到出口處時,李天賜才和土生說道;「等一下要小心,我們已經到出口了,下面是一出很大的山內空間,而且很可能有兇猛的野獸。」

「到出口了?還有野獸?」土生一聽李天賜的話,非但沒有驚慌,反而升起了一陣興奮。

「不要大意,下面有很多骸骨,甚至有一些大型的我都沒有見過。」李天賜感覺到土生的語氣,不由的皺眉叮囑了一下。

「我知道了老闆,下面很高,我們怎麼下去?」土生表情嚴肅起來問道。

「下去很簡單,我這裡有繩子,你先進我空間吧,到了下面我再放你出來。」李天賜說著話從空間內取出一大捆繩子,本來就知道是來山谷探險,李天賜在出發前也準備了不少東西。

隨後李天賜將土生直接收進了空間,然後有同匕首狠狠刺進崖壁,而在這時,李天賜也發現,在他的匕首一旁,還有一段已經腐蝕的鐵棍插在洞口處,應該是以前有人用同樣方法下去的。

系好繩子,李天賜很快就來到下面,當腳下踩著不知道有多厚骸骨時,心裡多少有些慎得慌。

洞中黑的不見五指,李天賜只能依靠感知來探測情況,很快整個山中空間的情況就全部映入李天賜的腦中。

這出山洞空間有些不太規則,大體呈橢圓形,長度大有撒明白多米,寬葉有一百多米,李天賜現在落下的位置有些靠進后牆,出來枯骨之外,整個空間還帶著一股股腥臊味道。

而這些李天賜都很快忽略掉,他注意的是在他正前方有還有一個出口。

「老闆,放我出去啊!」空間內的土生看到李天賜落地,還不放他出去,有些急了。

李天賜想了一下,還是將土生放了出來,同時從空間內又取出一隻強光手電筒給土生使用。

「這……是什麼動物的骨頭,頭骨有些像鱷魚呢?」土生一出來,先是皺了皺鼻子,然後好奇的打量著腳下的骸骨。

「不管是什麼,有些骨頭還比較新鮮,說明這裡不久之前就有動物來過,我們要小心,往前走吧!」李天賜說著,算先從屍骨堆上調了下來,向前方的洞口處走去。

土生連忙跟上,同時調試了一下對講機,還好,對講機的功效很強大,並沒有影響到雙方的聯繫。

前面的這個洞口就有些大了,足有兩米寬高,李天賜辨明了一下方向,這洞口的朝向是和旁邊的峽谷向背,也就是說,順著這洞口走進去,如果沒有彎道,那麼就會距離紅楓谷越來越遠。

吼。

就在李天賜和土生剛剛踏進洞口時,突然就聽到通道內傳來一道吼聲,聲音似乎很遠,但是通過通道傳進來,依舊能感受到那隻野獸的憤怒。

「老闆。」土生表情變化了一下,直接擋在了李天賜面前。

「別緊張,距離我們應該還很遠,而且這麼憤怒的吼聲,應該實在戰鬥時發出來的,我們快走,也許能看到難得一見的野獸戰鬥。」李天賜表情也是變換了一下,不過很快就平靜下來,他從那吼聲中判斷出了那野獸的情緒。

「帶把槍下來好了,但願不要是大型的野獸群。」土生見李天賜這樣一說,也跟著點頭繼續向前。

李天賜沒有說話,他現在也不確定是什麼樣的野獸,這地方似乎和外界有些隔絕,也不知道什麼樣的野獸會在這裡生存,而且從那些骸骨來看,都不是什麼小型動物。

李天賜讓土生將手電筒關閉,然後兩人繼續前行,不時的就能聽到野獸吼叫,逐漸也分辨出來,確實不止一隻,至少是有兩隻動物在戰鬥。

這條通道也不是筆直,不是的會有一些轉彎,李天賜也在通道一些略顯狹窄的地方發現了一些人工開鑿的痕迹。

當兩人走了幾分鐘,大約行進了幾百米之後,突然遠處的野獸吼叫變得激烈起來,片刻之後寂靜下來。

「戰鬥似乎結束了?」李天賜眉頭一挑道。

「可惜了,沒看到。」土生這時感覺有些惋惜。

李天賜心裡也有點小小的遺憾,在他心裡野獸再強也不會對他和土生造成太大的威脅,反而沒能看到兩隻野獸的戰鬥,確實有點小小的遺憾。 野獸的叫聲徹底停止下來,李天賜和土生也加快了一些腳步,可就當他們剛剛走出百米左右距離時,李天賜突然一把將土生拉住了。

「怎麼了老闆?」

「準備戰鬥吧,那野獸過來了!」李天賜表情帶著一絲嚴肅說道。

「嗯?好的老闆,讓我打頭陣啊!」土生一聽李天賜的話,精神一振說道。

「等一下也許你就不會這麼想了!」李天賜看著土生躍躍欲試的模樣,表情露出一絲古怪。

李天賜的感知中,已經看到了幾百米外的洞內,正有一隻龐然大物向著他們這邊爬來,對這東西李天賜既陌生有熟悉。

說熟悉,是因為這野獸的外形根本就是一隻大老鼠,說是陌生,實在是李天賜因為沒見過這麼大的老鼠!

漆黑髮亮的毛髮,每一根毛髮都有筷子那麼粗了,尖尖的長嘴,兩隻外露的利齒都有將近一米多長,雙眼和毛髮一樣漆黑,兩隻耳朵都掉了一半,就算這樣,那半截的耳朵也有面盆那麼大,可以想象它的腦袋有多大了。

這舉行老鼠爬行時已經將整個洞口灌滿,四肢都要微微彎曲才成前行,不過這一點不影響它的速度,這一點和正常的老鼠差不多,都是在洞中可以行進自如。

剩下的就是這老鼠的長度了,李天賜的感知可以清晰的判斷出來,不算後面卷著一隻野獸屍體的尾巴,單單身體,這隻老鼠的長度都有七米長,加上那條和身體長度差不多的尾巴,足有十四米多!

而在這巨獸的尾巴上,正卷著一隻體型同樣不小的動物,從外形上來看,有些類似於蜥蜴,只不過比蜥蜴要打了太多,如果說是遠古的小型恐龍,也不算太過分。

那蜥蜴雖然看起來巨大兇惡,可惜此時已經徹底死亡,在它的身上鱗甲多處破損,致命傷口在額頭上,兩個明顯的血洞,一看就是被巨鼠的利齒咬穿的。

從兩者身上的傷勢可以看的出,巨鼠基本是完勝這次大蜥蜴。

「老闆,還有多遠?我怎麼一點聲音也聽不到?」土生在李天賜提醒之後,就全神貫注的準備著,可他等了一陣卻一旦聲音也沒有聽到。

「別著急,還有不到兩百米,很快就到了,這裡你的土系異能也受不小限制吧?你最好先把金剛符用上,還有武器也準備好!」李天賜微微一笑對著土生提醒道。

「老闆,聽你這樣一說,我還真有些緊張了,真的很強大的野獸嗎?是什麼?獅子老虎還是大鱷魚?」土生感覺李天賜的笑有些瘮人。

「獅子老虎大鱷魚?呵呵,在它面前都弱爆了,它……是一隻老鼠!」李天賜繼續笑著說道,感知始終注意著那巨鼠的動作,說笑歸說笑,他不可能讓土生真正面對危險。

「老、老鼠?老闆,您這玩笑開得一點不好笑,老鼠在兇猛還能成精不成?難道是……鼠潮?」土生說到最後,表情變了一下,被自己的話嚇到了。

「沒有什麼鼠潮,只有一隻老鼠而已,剛剛的聲音你也聽到了,一共只有兩個聲音。」李天賜微微搖頭,這時那巨鼠已經距離兩人只剩百米距離。

「一隻老鼠?老闆你太會開玩笑了。」土生表情有些扭曲。

「噓,別說話了,它發現我們了!你很快就知道我是不是開玩笑了,希望等一下你還能保持鎮定。」李天賜這時讓土生噤聲,因為感知中,巨鼠在距離兩人五十幾米外的轉角出突然停了下來,尖長的鼻子顫抖了幾下,雙眼冒出了幽幽光芒。

老鼠的嗅覺絕對是很強的,能在五十米之外發現李天賜兩人的味道,已經算是它粗心了,在發現之後,後面的尾巴緩緩放開死去的蜥蜴,身子更低了一些,悄悄的繼續向前爬來。

李天賜感知著巨鼠的動作,眼神一眯,這老鼠的智商絕對不低,向來一下之後,李天賜揮手給自己和土生都打上了一道隱身符,甚至土生在黑暗中都沒有發覺。

很快巨鼠悄然轉過轉角,和李天賜兩人正面相應,距離不到五十米。

土生雖然現在看不到,但畢竟是接近A及的異能者,精神力很強,感覺自然很敏銳,在空氣中他能感覺到一股極度危險的氣息,那感覺比被毒蛇盯著還要壓抑。

老鼠的夜市能力甚至比狗還要強,轉過來之後本來認為就能看到獵物,可這時它突然頓了一下,眼中閃過了一絲疑惑之色,顯然是被李天賜的隱形符弄蒙了。

不過這也僅僅是一瞬間,巨鼠僅僅疑惑了一下,就繼續先前潛行,顯然它對自己的嗅覺比對眼睛更相信一些。

「開燈吧!」李天賜這時突然對一旁全身戒備的土生說了一句。

「嗯?好的!」土生一愣,隨即將強光手電筒打開。

吼。

手電筒光一瞬間讓幾十米以內的山洞亮如白晝,而這一下顯然也將那巨鼠下來一跳,身體突然向後退了幾步,然後一聲吼叫從嘴中發出,聲音根本不像普通老鼠的吱吱叫聲,完全是大型野獸的那種吼叫,比獅虎的吼叫更加渾厚數倍。

「卧槽……這,真的是老鼠。」

不止巨鼠被強光嚇了一跳,土生也被巨鼠嚇的更重,瞪著眼看著僅有幾十米外的怪物失聲驚呼出來。

吼!

似乎呼應著土生的話,巨鼠再次吼叫了一聲,剛剛的驚慌似乎已經穩定下來,眯著碗大的眼睛使勁的看著前方,可惜,一來有強光刺眼,二來有隱形符的效果,它根本看不到任何東西。

「老、老闆!」土生回過神,聲音變得乾澀起來。

「你表現的時間到了,上吧!」李天賜對著土生眨了眨眼睛說道。

「咳咳,好的老闆,你退後一些!」土生乾巴巴的點了點頭,然後一伸手從腿間摸出一把鋒利的匕首,這時他才一愣,發現自己竟然看不到自己的身體。

「別驚訝,我給你用了一張隱形符,金剛符現在也給你用上了,你有三十秒安全時間。」李天賜說道。

土生點了點頭,這時也沒有時間在多說什麼了,因為前方的巨鼠已經子吱牙發出異樣的吼聲,隨後猛然加速向著這邊沖了過來。

「來吧,大怪獸!」

土生這時也升起了鬥志,大吼一聲竟然迎著巨鼠沖了上去。

李天賜在一旁微微搖頭,土生大塊頭喜歡這種硬漢方式,可惜兩者的塊頭相差巨大,李天賜認為土生肯定要受點苦頭了。

巨鼠一動作就變得快速無比,幾乎眨眼間就和土生相遇們面對比自家小了數倍的土生,巨鼠似乎沒有太過在意,相遇之後,直接一擺頭,兩隻鋒利的牙齒砍刀一般砍向了土生。

土生一手握著匕首,另一隻手中是一團土黃塵霧,當巨鼠搖頭進攻的一瞬間,土生一揮手將那團塵霧砸向巨鼠的腦袋咋了過去。

粉塵在馬上接觸到巨鼠時猛然爆開,直接灌入局屬的眼睛和鼻子。

巨鼠顯然沒有遇到過這麼詭異的情況,迷了雙眼,鼻子內也是奇癢難耐,大叫一聲,頭擺動的更加快了一些,兩支利齒直奔土生的脖子。

土生戰鬥經驗也算豐富,知道自己體型上不佔優勢,雖然看起來沖的很猛,但卻給了自己不小的躲閃餘地,兩隻利齒掃來,他就猛然一蹲身,隨後又猛然站起,匕首直接刺向巨鼠的下顎。

李天賜在後面看的微微點頭,剛剛他還以為土生會硬撼呢,現在看來自己也錯估了土生的經驗,雖然土生是異能者,但是身體反應速度也是不慢,在這全是山石的山洞,他的土系異能受到了極大的阻礙,但是就憑這一套動作下來,已經很難得了,就看這一擊能不能給這巨鼠帶點傷害吧。

李天賜的期待是好的,土生自己也認為自己這一手挺漂亮,把巨鼠的視覺和嗅覺擾亂,躲過一擊,至少能給它添道傷口,然後下一刻他就知道自己想的有些太美了。

巨鼠雖然腦袋甩到了另一側,看上去不好在躲避土生的一刀,然而它似乎沒有躲閃的打算,腦袋直接甩的貼在牆上,同時一隻爪子猛然抬起對著土生掃了過去。

「卧槽……」

土生大驚,如果這會他繼續攻擊,有可能會給巨鼠舔一道傷口,但是他自己會直接被巨鼠一爪子拍在牆上,他可不會懷疑這巨鼠的力氣夠不夠,如果在外面地下是土層他還不怕,可現在絕對不行。

一瞬間的決斷,土生收手快速後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