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姐,不,不是劇本,是蘭姐讓我給你的解約合同,一份是這部戲的,另一份,另一份是……」

聽到解約合同幾個字粱筱殷驀地就抽走了小王手裡的東西,解約,這部全都是新人的戲也敢跟她解約?

第一份是解約合同,第二份是一份通知書,看著上面的內容,粱筱殷頓時呆住了。

小王急道:「殷姐,這,這怎麼辦啊,蘭姐把你讓出去了,她不當你的經紀人了。」

粱筱殷能有今天是薛蘭一手捧起來的,她的努力在幸運面前完全不值一提,如果沒有薛蘭她可能到現在都是一個三線小明星,永無出頭之日的那種,可是現在,她居然把她讓出去了?

「殷姐,我聽說白天咱們走了之後蘭姐跟導演說要簽了那個小紅狐,現在大家都在傳這件事呢,要是讓記者知道蘭姐不當你的經紀人了,那肯定要出大事的。」

粱筱殷只知道薛蘭脾氣不好,卻不知道她會這麼決絕,「薛蘭人呢,我要跟她當面說清楚。」

「蘭姐走了,好像是回公司了。」

粱筱殷把那份通知書捏成一團,「當我粱筱殷是好欺負的嗎,說解約就解約,說不要就不要。」

「殷姐,要不你還是給蘭姐打個電話求求情吧,她是你的經紀人,你跟了她這麼久,她不會這麼絕情的。」

「她怎麼不會?她要是不會這麼絕情怎麼會給我這種通知,她現在連這部戲都給我取消了,擺明了就是不會再管我了。」

薛蘭放棄的藝人,誰還敢接手?

藝人砸在自己的手裡頭那可是恥辱,粱筱殷可以想象到失去薛蘭之後自己會是一種什麼情況。

她說:「馬上收拾東西我們回公司,我要跟她當面說清楚。」

小王準備叫其他兩個助理,粱筱殷叫住她說:「找人查一下那個庄小孜,給我挖出所有黑料,想踩著我上位,她也不看看自己配不配。」

*

昨天的事一出就意味著這部戲沒了女主角,原本還抱著幻想想要一炮而紅的那些配角希望一下子就落空了。

周孜月並沒有想過嶄露頭角,這部戲對她來說只不過是個契機,而且又是以她的形象拍的,她比較感興趣而已,結果演員內部的事卻將這一切的矛頭卻全都指向了她。

現場的演員和工作人員說什麼的都有,有說她毫無名氣卻想踩著粱筱殷上位,還有說她為了女一的角色不折手段,更過分的是說她買通了導演。

這個酒店住的基本上都是劇組的人,一早下來吃飯就聽到這些不著調的話,周孜月也不吭聲。

「看到沒,就是她,把粱筱殷都擠走了,她難道不知道粱筱殷才是這部劇的賣點嗎,把腕趕走了,她也不看看自己撐不撐得起來這部劇。」

「她呀,我知道,當初試戲的時候她跟我一起,說自己十九歲上大四,開什麼玩笑。」

白蘇這麼多年已經改掉了那一身的暴躁,聽到這話他會生氣,但卻不會再像以前那麼衝動。

啪的一聲,吳夢手裡的筷子往桌上一拍,周孜月嚇了一跳,一把按住她。

「我聽不下去了。」吳夢氣道。

「聽不下去不聽就是了,吃飯吧,這才過了一天,往後還能說出什麼來還不一定呢,考影大之前你難道就沒想過如果有一天你出名了網上就會出現很多反對你的人出現嗎,走上這條路,這些都是必然的,你要是為了他們的話生氣,以後還不得氣死?」

「話是這麼說,可昨天的情況明明他們都知道,居然還能說出這樣的話來,簡直過分。」

周孜月回頭看了一下說話的幾個人,沒理會,「他們愛說什麼就說什麼吧,吃飯。」

*

一整天下來,幾乎每場戲都有周孜月,跟她對戲的人每個人都能被她的情緒影響,有些人即便表現的很差,但是在她的帶動下也都得到了導演的讚賞,就連一個小配角在拍攝的時候不小心摔了一跤,周孜月都能把這條挽回讓導演喊過。

但是,不是人人都能被周孜月影響的,就比如早飯時說她壞話的那幾個,其中一個是女二,一天下來被導演罵了無數次,就屬於那種爛泥扶不上牆,連個女N號都不如。

導演不是第一次拍戲,他能看出來一個鏡頭裡誰是那個主導者,這個小紅狐不但能影響到別人的情緒,甚至還能在鏡頭前帶動別人的演技,就連一個小配角都能被她帶動,粱筱殷也算是個老手了,昨天跟她對戲的時候居然出了那麼大的難堪。

小丫頭不簡單,無聲無息的居然還會打擊報復,難怪薛蘭一眼就看上了。

薛蘭下午帶著合同過來找周孜月,那會兒她在拍,白蘇大致看了一眼合同,等周孜月下來的時候薛蘭簡單的說了一下合同的內容。

周孜月看著白蘇問:「你看了?」

「嗯。」

「怎麼樣?」

「基本上沒問題。」

周孜月點了點頭,翻開頁面直接簽了名字。

薛蘭微怔,「你看都不看一眼嗎?」

「白蘇看過了,他說沒問題。」

周孜月簽完名把合同遞給了薛蘭,薛蘭看了一眼白蘇,「你們關係很好?」

「我是她助理。」白蘇說。

助理會幫忙看合同嗎?

薛蘭心裡懷疑,但沒說什麼,「既然合同已經簽了,從現在開始我就是你的經紀人了,你說不想在公司名下籤十年八年的合約,我跟公司商量過了,你算是我們公司的臨時藝人,也就是說如果你接拍公司給你安排的電視劇或者電影、廣告,這期間你是屬於公司,你的片酬都要從公司入賬,但你不是公司藝人,你也可以接公司以外的電影,當然,作為你的經紀人,這些我會給你安排,你有什麼意見可以跟我說。」

周孜月對她的安排很滿意,「我只有一個疑問。」

「說來聽聽。」

「你為什麼會接受我這的要求,你們公司應該從來沒有過臨時藝人吧?」

薛蘭點了點頭,「確實沒有,你是第一個,至於我為什麼答應你,是因為我想看看一個在默默無聞的時候就敢對我提出無理要求的女孩,是不是真的有她口氣那麼大的實力。」

「你難道就不怕下錯了注,最後失敗而歸?」

薛蘭笑了笑說:「我薛蘭,從來不知道什麼叫做失敗。」

周孜月喜歡她的自信,她伸出手,「期待跟你的合作,薛蘭姐。」 草草了事的簽約,人連長達娛樂的大門都沒進,知道這份簽約合同的除了周孜月和薛蘭也就只有白蘇。

不知道薛蘭在想什麼,她並沒有把這件事大張旗鼓的說出去,吳夢也是後來聽周孜月說才知道她原來真的已經跟薛蘭簽約了。

簽約就會出現違約的風險,周孜月雖然沒簽長達娛樂,但這種跟利益有關的事長達娛樂怎麼可能會輕易同意。

白蘇說:「涉及違約的只有一條,在你紅了之後如果想跟薛蘭解約,三年之內不能找別的經紀人。」

吳夢愕然道:「那不就是想把你放涼?」

周孜月問:「那如果是她跟我解約呢?」

「甲方不會解約。」

周孜月明白薛蘭是什麼意思,她是想說,她能捧紅她,也能讓她從雲端跌落。

果然這天底下沒有掉餡餅的事,她之前刻意強調片酬要經過公司,估摸著少說也得被抽走一半,白蘇肯定看出來這一點了,但他知道她想出名不是為了錢,所以就沒提。

「霸王條款,簡直就是欺負人嘛!」吳夢憤憤不平。

周孜月說:「也沒什麼欺負人的,本來就是我自己提出來不跟長達簽約,畢竟人家公司也要賺錢,不能白白給你個經紀人再給你資源,我覺得薛蘭已經挺考慮我了。」

「這也叫考慮你了?你會不會有點太好騙了?」

她不是好騙,只是她並不在乎自己的演藝道路有多久,能紅一時是一時,實在不行她就回家啃老去。

*

女二號鄧琦在戲里演的是紅狐的一個好朋友,因為她在戲外對周孜月的成見太深,所以一直深入不到角色之內。

周孜月真的不是刻意打壓她,她確實可以在激烈的對手戲中帶動對方的情感,可是像這種虛偽的姐妹情誼,她真的帶不動,而且鄧琦也沒想被她帶動,她給周孜月的感覺她不像是紅狐的朋友,更像是虞姬,處處跟她作對的那種。

一下午周孜月就拍了兩場,其餘的時間都在聽導演罵鄧琦。

人都給罵哭了,導演也真是不懂憐香惜玉。

鄧琦從化妝師補完妝出來,兩隻眼睛還有點紅,「庄小孜你站住。」

周孜月停下腳步看了她一眼,「幹嘛?」

鄧琦走到她面前質問道:「我問你,你真的是第一次拍戲嗎?你以前跟導演是不是認識,你應該是走後門了吧。」

走後門?

周孜月奇怪的看她,「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面試的那天你也在。」

「誰知道你們是不是事先說好的,這部戲的女主角之前明明定好的是粱筱殷,可是你一出現就搶走了她一半的戲份,開機第一天更是直接把人給擠走了,你敢說這件事跟你無關?」

周孜月看她半晌,奇怪的問:「她難道不是自己走的嗎?」

鄧琦:「……」

周孜月不想第一次拍戲就樹敵,她說:「從一開始你就到處造謠說我不是影大學生,現在又來說我走後門,你真的很奇怪,我的罪過你嗎?你要是不相信就去影大問問,別總是纏著我,我很忙。」

看著周孜月就這麼走了,鄧琦喊道:「誰要問那些,影大那麼多人,誰會認識你,真可笑,鬼才會去浪費時間!」

*

第二天,鄧琦拿著一張偷拍周孜月的照片在影視大學里到處問有沒有人認識照片里的人,奇怪的卻是不管問誰,他們都認識庄小孜。

「她是庄小孜吧,學校里年紀最小的師姐,她比我們大一的還小呢。」

鄧琦詫異的問:「她真是你們學校的?」

「是啊,這兩天怎麼回事,怎麼總是有人來問關於她的事?」

「你的意思是除了我還有別人來打聽過庄小孜?」

鄧琦不是什麼流量明星,但也不是新面孔了,她也拍了不少電視劇里的小角色,未免被人認出來,她帶著口罩。

被她攔住的女生盯著她看了看問:「你該不會是狗仔吧,你們幹嘛都來問她的事?」

「不是不是,我就是隨便問問。」

這幾天來學校打聽庄小孜的人不斷,關於她的流言也是一波接著一波。

周孜月砸了飯攤的事被說成是在校外跟小混混打架才砸了夜宵攤,她出去拍戲的事也傳出去了,有人說她是搶了別人的機會去面試,硬生生的搶來一個女一號。

更過分的是一個叫林千陽的人到處跟人說庄小孜是他女朋友,還說她已經跟他睡過了,話說的很難聽,並且到處宣揚。

庄小孜有沒有男朋友王璇璇最清楚,事情傳到王璇璇耳朵里,可惜她沒有吳夢那麼大的膽子,知道了這件事是誰傳的也不敢去出頭,只好打電話給吳夢。

吳夢這會兒剛好閑下來在玩手機,接到王璇璇的電話本想跟她所說這邊的情況,可是一聽學校那邊的事,吳夢當時就不淡定了。

「什麼?王八蛋,是誰亂傳這樣的話,我們小孜什麼時候有男朋友了,她有男朋友還會不告訴我們嗎,什麼林千陽,我聽都沒聽過。」

王璇璇把那些更難聽的話說出來之後,吳夢驀地站起,話都沒說完就要回去找那個造謠的人算賬。

一轉身,看到白蘇站在她身後。

白蘇聽見了她的話,臉色不是很好看,「發生什麼事了?」

「學校有人到處造小孜的謠,說是她男朋友,還,還說他們開過房。」

聞言,白蘇蹙眉,看了一眼正在拍著的周孜月,白蘇說:「我回去看看,這件事先別跟她說,我能解決。」

吳夢點著頭,雖然不知道他要怎麼解決,現在事情傳出來了,恐怕沒辦法壓下去了。

果然人紅是非多,這才幾天啊,就被說成了這個樣子。

吳夢有點心疼周孜月,同時也覺得還好她身邊有個白蘇,不然還指不定被人欺負成什麼樣呢。

*

周孜月好一會沒看見白蘇了,她四處張望,奇怪道:「白蘇去哪了?」

吳夢支支吾吾的說:「他,他說有點事回學校一趟。」

「回學校?他怎麼沒跟我說一聲。」

「你剛才拍著呢,他跟我說了,讓我告訴你。」

周孜月盯著她看了看,而已沒看出什麼來,她問:「晚一點是咱們倆的對手戲,你台詞背的怎麼樣了?」

「差不多了。」

閑著無聊,周孜月拿出手機翻了翻微博,突然發現熱搜上面居然出現了她的名字。

《影大女生搶戲氣走粱筱殷》

《影視大學大四女生不知檢點》

《影大女學生街頭打架》

《粱筱殷女一角色被替換,劇組內定新人庄小孜》

能做到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把她送上熱搜的人,一定是本身自帶流量的粱筱殷,只是這一連這麼多條,不知檢點又是怎麼回事?

點進去就看到裡面的一系列的對話內容,並且還是群組聊天,其中一個說跟她是男女朋友關係,還開過房。

周孜月有點無語,點開通訊錄,找到薛蘭的電話撥通。

「蘭姐,微博熱搜你看了嗎?」

吳夢坐在一旁聽見熱搜倆字,連忙上微薄看了一眼,這一眼嚇的她差點跳起來。

周孜月雷打不動的打著電話,只說了兩句「好」和「交給你」。

掛斷電話,就聽吳夢生氣是說:「這簡直太過分了。」

「白蘇是因為看到了這個才回去的?」

白蘇走之前交代不讓她說的,可現在這件事都上熱搜了,也沒什麼好瞞了,吳夢說:「他不是看見微博走的,是王璇給我打電話說學校這些事都傳開了,我打電話的時候剛好被他聽見了。」

「所以那個說跟我開房的人是誰?」

吳夢皺著眉頭說:「一個叫林千陽的人,你認識他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