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

步仇在邁出第一步的時候,手中已經多了一把褐色的短刀,血焰幾乎是瞬間將那短刀覆蓋。

他朝向迅速的挪動步伐,整個人宛若一道影子一般,欺入羅征的身側,迎面就是一刀斬殺出去。

「血焰斬!」

血焰與刀光,融合成了一體,以他神丹境的修為再加上血符爆發出來的威力,可想而知。

面對這一刀,羅征的身體靈活的避開,與此同時他的火環也朝著步仇卷過去。

「嘭……」

步仇一刀斬在羅征的火環之上,兩種不同的火焰頓時糾纏在了一起,竟然開始互相吞噬,在步仇的刀上爆出一團劇烈的火焰。

羅征沒有修鍊火系功法,所以他無法將手中的火焰威力完全爆發出來。

不過武者修鍊到了這個境界,比拼的不單純是功法,更重要的就是法則之力的比拼,所以步仇的血焰看起來威力極大,但當那血焰與羅征的火焰開始交鋒后,很快就衰弱下去。

步仇的血焰遠不夠看……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連載完本小說,盡在書叢網(shucong.com)

=========================== 不同屬性的法則之力較量還不會如此明顯,相同屬性的法則之力較量,比拼的就是誰對法則領悟的更加精深!

所以對火系法則領悟較弱的步仇,就非常吃虧。

步仇到底是神丹境武者,他血符的加持之下,他也沒有退路可以走了,只要不殺死羅征,他這輩子恐怕就廢了。

看到自己的血焰被遏制,步仇一口咬破自己的舌尖,便是一口鮮血噴在了自己的刀上,硬是催得血焰大盛,這氣勢洶洶的一刀,還是掙開了羅征的火環,向羅征斬過來。

可惜羅征並非木頭,經過鍛體,穴竅全開之後的羅征靈活的宛若一隻猴子一般,身體順勢一扭,避開了步仇的當頭一斬。

隨後羅征朝著後面輕輕一退,雙腳前掌已經牢牢的抵在地面上,腿部也微微彎曲下來。

步仇一刀沒有斬中,哪裡會放棄?緊追著羅征的步伐,又是一刀「血焰斬」。

然而就在他這一刀剛剛抬手,羅征的雙腿的力量驟然爆發,整個人搶先一步貼身靠近了步仇,右拳的力量已經完全爆發出來。

「嘭!嘭!嘭……」

一拳,兩拳,三拳……

連續十多拳,每一拳都砸在了步仇的腰間,爆發出沉悶的聲音,將步仇的肋骨打的寸寸碎裂。

直到羅征完全退開之後,步仇還捂著胸口,傻傻的站在原地,一雙通紅的眼睛緊盯著羅征,雙目之中滿是不甘心的神色!

數個呼吸之後,步仇才「噗通」一聲,倒在了地上。

「羅征,贏了,」看台最後放,華天命淡淡的笑道。@^^$

看到這一幕,百里紅楓這才長長的出了一口氣,「嚇死我了,還好他贏了,要是羅征敗了我可是要傾家蕩產了。」

華天命搖搖頭,「他比我想象中的更加厲害了,就連火系法則都領悟了,這傢伙真是……」

很多人都稱讚華天命的天賦妖孽,但華天命現在覺得自己在羅征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我不知道羅征有沒有衝擊第一名的想法,不過他肯定有很大可能性進入前十,」裴天耀也是說道。

整個過程,羅征的神色都非常淡然,等到肖老宣布的結果之後,他才上前去抽牌。!$*!

「挑戰牌!挑戰牌!」羅征在心中想著,當他翻開那張木牌一看,心中頓時一喜,他終於拿到一枚挑戰牌!理論上來講,他現在就可以挑戰司妙玲!

剛剛拿到挑戰牌,羅征卻不會直接使用,這麼做實在太明顯了,他需要一個契機,才能夠挑戰司妙玲!

將挑戰牌放好之後,羅征還是照例退到了獨立武者的側台之上,繼續等待著。

接下來的比斗,一場一場的進行。

獨立武者和總門弟子之間的實力差距,也慢慢的體現出來了。

絕大部分獨立武者都無法抗衡宗門弟子。

不過卻有兩名獨立武者爆出冷門,一位就是照神至極的敖翔,另外一位叫做皇甫曦的獨立武者。

這兩人竟然以絕對的實力,逆轉了玄陰館和黑山宗的兩名頂尖天才。

這兩人的特點,就是他們是真正的獨立武者!

通過外圍試考核的武者,絕大部分其實是出自於三品宗門,但是敖翔與皇甫曦不同,他們完全是憑自己的氣運和實力一步一步爬上來的,沒有師父教授,更沒有宗門培養。

在中域里,這種武者很多,不過其中絕大部分都無法爬上來,因為他們再初期,甚至連二品宗門都無法進入。

正因為如此,這種自我摸索而起來的武者,實力就會格外強大,畢竟在沒有資源的堆積之下,還能夠修鍊到神丹境,這需要很強的氣運才能夠做到。

至於那些三品宗門的武者,根本不能算是真正的獨立武者,他們既無法跟四品宗門的頂尖弟子相比,又沒有獨立武者的氣運與韌性,所以在武道大會上實力只能墊底。

當比斗進行到三十三場的時候,肖老忽然宣布:「雲殿軒轅曉,對獨立武者崔允!」

「崔允!號稱中域第一人崔邪的兒子!這下有戲看了!」

「這崔允和虛靈宗的宗介,可以算是頭號種子選手吧?估計這次武道大會的第一第二,就在這兩人之中角逐出來了!」

「雲殿的軒轅曉也不差啊,我看未必呢!雲殿作為四品頂尖宗門,培養出來的弟子不必虛靈宗差吧?」

「崔允?」羅征的目光一閃,挪向了崔邪所在的高台之上,看到崔邪身邊的那位青年從高台上下來,羅征的眼睛也是眯了起來,果然,崔允就是崔邪之子……

羅征對崔邪的兒子沒什麼興趣。

這一趟武道大會,最大的目標是擊殺司妙玲,其次是得到升龍台,崔邪的兒子是蟲是龍,羅征都沒有太大的興趣。

就見到那崔允跳下高台之後,卻又漂浮在了半空之中,對肖老說道:「這位天下商盟的長老,請等一等。」

肖老點點頭,這點時間他是能夠通融的。

只見崔邪就飛到了雲殿的高台之上,目光越多數位雲殿弟子,落在了寧雨蝶身上。

軒轅曉等一干雲殿弟子臉上都流露出疑惑之色,卻不知道崔允想幹什麼。

寧雨蝶也是奇怪的望著崔允,隨後問道:「你與我宗弟子比斗,跑到我雲殿的高台之上來,這是什麼意思?」

誰知道崔允朝著寧雨蝶淡笑一聲,拍了拍手掌,「啪啪啪!」

因為灌輸了真元,所以他拍的三下手掌聲音傳遞出很遠的距離,不一會兒,就有四人抬著一個重物飛了過來,在那重物之上蓋了一層淡紅色的綢子,看不清楚綢子下面是什麼。

「我有東西送給雲殿殿主,」崔允淡淡一笑,這時候那四人已經來到了他身邊,將那重物放在了高台之上。

寧雨蝶臉上那層淡淡的冰霧散去,露出裡面那雙清麗絕俗的小臉,此刻她眉頭微微皺著,卻不懂崔允葫蘆里賣的是什麼葯,平白無故的送什麼東西?

其他宗門的人,包括宗主們也是好奇的望著這邊。

崔允順手一扯,就將那淡紅色的綢子給扯了下來,在這綢子之下竟然是一塊散發著寒氣的冰塊。

「北極玄冰?」寧雨蝶望著這冰塊問道。

難怪四個人抬著這冰塊會如此吃力,這北極玄冰非常沉重,而且能夠終年不化,用來製成冰床,在上面修鍊能夠事半功倍!所以對寧雨蝶非常有用。

不過北極玄冰非常貴重,這種玄冰只是深埋在北極極深的冰層之下,那裡的溫度幾乎可以凝結一切,就算是虛劫境強者進入其中,也會立即被凍結成冰塊,所以挖掘北極玄冰都是用極為特殊的方法。

看到偌大一塊北極玄冰,不少修鍊冰系功法的武者都忍不住流出口水,若是將這北極玄冰弄到手,他們修鍊的速度直接能加快一倍。

然而崔允卻說道:「北極玄冰雖然在許多人眼中非常貴重,不過拿來送給雲殿殿主,未免就太寒酸了!」說完崔允伸出一根食指,在他食指的表面形成一道真元漩渦,然後他的食指就輕輕的點在了那塊北極玄冰之上。

「咔噠……」

這塊北極玄冰卻在崔邪這一指之下,表面開始出現無數裂痕,整塊北極玄冰都在不斷的崩解。

「啊!這麼完整的一塊北極玄冰,竟然被崔邪給弄碎了!」

「太浪費了,雖然他爹是中域第一人,可是也不能這麼敗家吧?」

「送給我多好,我願意拿我一百年的光陰來換!」

看到那北極玄冰直接被崔允給崩碎了,不少武者的心都疼死了。

不過崔允卻絲毫不以為意,等到那北極玄冰崩解的差不多后,他伸手將那些北極玄冰的碎塊撥開,隨後從中出現了一個閃爍著珠光寶氣色彩的東西,不過周圍還有不少北極玄冰的碎片掩埋,大家也沒看清楚到底是什麼。

(本月盡量保持四更,順便,求個月票!千萬不做把月票扔給系統,不給我的事情……拜託了!) 看著一旁豪情滿懷的蕭寒,天然不覺無奈一笑,也是不再出言打擊了,或許等蕭寒待會兒親自去嘗試一下就知道厲害了。

登天台,難如登天。

「走吧,我帶你去試試。」天然說道,隨即率先朝著前方掠去,蕭寒緊隨其後。

跟著天然,一路上自然暢通無阻,二人直奔天宗中央地帶的恢宏天台而去。

「小姐回來了!」

看見天然,沿途天宗弟子都很熱情,雖說其中有天然身份的緣故,但是更多的還是發自內心,可見天然在天宗中還是頗得人心的。

很快,二人來到一方遼闊的廣場之上,在那廣場盡頭,大氣磅礴的天台便矗立在那裡。

抬頭看去,黃金台階向前延伸,沒入雲霄,直通天穹,宛如一架天梯,氣勢恢宏。

此刻,廣場之上,聚集著不少天宗弟子,有男有女,有的在相互切磋,有的則是在準備挑戰四萬八千萬丈的天台。

若是有弟子踏足極高的層次,則是會引得廣場上無數羨慕與崇拜的目光投射而來。

畢竟是年輕人,一點虛榮,便足以令得他們熱血沸騰,更何況是這具有極高水準的天台。

要知道,天台在天宗具有非同一般的意義,不僅僅是弟子們修鍊磨礪的地方,更是檢測弟子們天賦實力的地方。

換句話說,這天台是天宗弟子展示自己的舞台,若能在這個舞台上大放異彩,對於天宗弟子來說,那便是至高無上的榮耀。

登上天台的高度,更是能夠直接反應這些天宗弟子的實力水準。

所以,天台這個展現實力的舞台,簡單,直接,只要你有實力,那麼你便將是萬眾矚目的存在。

此刻,在那黃金台階上,也是有著許多年輕身影在攀登,不過放眼看去,那些年輕身影大半都未曾登上兩萬丈的高度,天台四萬八千丈,也就是說,多數人連攀登過半的實力都沒有。

在兩萬丈之上的年輕身影,只有不過十數人而已,應該是天宗中最為傑出的一批弟子了,只不過饒是這一批最為優秀的天宗弟子,依舊沒有超越三萬丈的。

由此可見,登頂,是何其之難。

天台四萬八千丈,共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級台階,每上一層台階,席捲而來的天地大勢成倍遞增。

登天台,共有幾個重要的分水嶺。

一萬丈。

兩萬丈。

三萬丈。

四萬丈。

以及,最後的登頂一步。

能登上哪個區間,攀登者的實力天賦,便可一目了然。

兩萬丈以下,天賦只能稱之一般。

兩萬丈到三萬丈,天賦便處於中上等。

三萬丈到四萬丈,天賦便已經稱得上是上等了。

跨越四萬丈的,那便算是天賦異稟了。

至於跨越最後的登頂一步,站在天台頂峰的,便是稱得上是妖孽了。

這樣的修鍊妖孽,天宗數百年來未曾出過。

在天宗的歷史上,登上天台最高的,便是如今天宗宗主的一位入室弟子,楊武。

此人,登至四萬三千丈!

創造了天宗有史以來的登天台記錄,他在天宗中,也是一位傳奇的存在,被譽為天宗第一人。

此刻,蕭寒和天然聯袂而來,讓得廣場上的無數目光當即匯聚過來,天然身為天宗大小姐,又生得貌美,人氣之高,自然是毋庸置疑。

而看到天然身旁居然跟著一位陌生男子后,這些天宗弟子眼中也是不覺露出一抹疑惑之色。

「這人是誰?」有人小聲道。

「難道是小姐的心上人?」有人猜測道。

「胡說八道,在天宗里,任誰都知道楊武師兄與小姐是天造地設的一對,而且即便宗主也有意將小姐許配給楊武師兄,這小子,怎麼可能跟楊武師兄相提並論?」有人當即否定。

「也對,說不定只是小姐在外面順手救下的散修罷了。」

廣場上,一群男女弟子私下議論紛紛著,目光也都是在好奇打量著蕭寒,蕭寒並未穿天宗服飾,自然第一眼便讓人認為是外人。

對於一旁眾人的議論,蕭寒並沒有理會,此刻他的目光則是在好奇打量著近在咫尺的天台,站在其下,一股恢宏氣勢就像是猶如江河巨浪滾滾而來,深深震撼人心。

此刻,蕭寒也是注意到了那些攀登天台的天宗弟子,多半徘徊在兩萬丈以下,兩萬丈以上的人,屈指可數,至於三、四萬丈以上的,則是空無一人。

「在那天台兩萬丈以上的十幾人,皆是我天宗中最為優秀的一批弟子,現在你可以知道登頂的難度了?」天然說道。

蕭寒並沒有理會天然的話,他開口問道:「你們天宗有史以來,登天台的最高記錄是多高?」

「四萬三千丈。」天然道。

「那我去試試。」蕭寒一笑,隨即不再浪費時間,身影一閃,直接朝著不遠處的天台閃掠而去。

見狀,場中不少人皆是一怔,顯然沒想到這傢伙會突然去挑戰天台。

「你們猜這傢伙能夠登至多少丈?」有天宗弟子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