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而復生,真有意思,興許還能帶來一些驚喜。」

竹心女王收斂笑容,再次閉上美眸,這間寢宮復歸寧靜。

……

……

時值春末夏初,棠山開滿了奼紫嫣紅的棠蘿花。

經歷了一陣天旋地轉后,林辰被送到了這裡,平躺在一株棠蘿花樹之下的草叢中。

那塊黝黑令牌依舊在他的胸膛上,他依舊不著絲縷。

還好的是,他的靈魂已經適應了這副身體,他可以動彈了。

先是看了看周圍,看了看正在下沉的夕陽,他用雙手撐地,掙扎著坐起。

背靠著近前的棠蘿花樹,大口呼吸。

空氣里,瀰漫著濃醇的花香,新鮮且醉人。

他繼續適應新的身體,同時把玩著那塊黝黑令牌。

這是一塊屬於黑鐵級領主的身份令牌,正面刻著一顆五角星,背面刻著幾根枝葉不多的竹子。

整個搖光大陸,是由不同等級的領主所統治,沒有國家,也沒有君皇。

根據領地內的人口數量,領主們的等級從低到高依次為——

黑鐵,青銅,白銀,黃金,紫金。

每一個領主等級,又有從一星到五星的階位差別。

此時林辰拿著的,就是一塊黑鐵一星的領主令牌。

不同的是,這塊令牌是竹心女王親自賜予,擁有此類令牌的領主,只受紫竹峰管轄。

「穿越者就只有這個待遇?」

林辰很鬱悶,自己這副身軀原本有一條聖脈,可以當成自己穿越后的金手指,可惜那條聖脈被奪走了。

更令他惱火的是,竹心女王把自己從紫竹峰的宮殿中「扔」了出來,居然連一件衣服都沒讓自己帶走。

便在此時,一條三色蜥從旁邊的草叢裡鑽出,張口咬向了林辰的腳趾頭。

「小畜生,你也敢欺負小爺?」

林辰冷哼一聲,手掌揮動,用手中的黑鐵令牌拍死了那條三色蜥。

「叮!擊殺三色蜥一條,領主升級系統激活,經驗值加10!」

「恭喜宿主,獲得『菜鳥大禮包』一套!」

「請問宿主,是否開啟『菜鳥大禮包』?」

腦海里忽然響起的電子女聲,以及眼前出現的系統界面,讓林辰懵了。

「開啟。」

他很快回過神來,想到在地球上看過的那些網路小說,不禁面露狂喜之色,在系統讀秒結束前,喊了一聲。

「叮!恭喜宿主獲得下品淬體靈丹三枚!」

「叮!恭喜宿主獲得心府境領衛召喚卡一張!」

「叮!恭喜宿主獲得體檢卡一張!」

「叮!恭喜宿主獲得超級幸運抽獎卡一張!」 眼前的系統界面,與前世地球上的平板電腦的觸屏系統差不多,不同的是,它沒有硬體設備,彷彿只是一片投影。

林辰怔怔地看了片刻,心中滿意地想道:「這還差不多!」

他伸手點了點「系統倉庫」,身前的系統界面隨即出現變化。

他看到了裝著三枚下品淬體靈丹的一隻小藥瓶,看到了領衛召喚卡、體檢卡、抽獎卡。

稍微想了想,他在那張體檢卡上點了一下。

「宿主是想現在使用體檢卡嗎?」

「是的。」

「宿主如果需要動用系統倉庫里的東西,可以雙擊,也可以直接說出自己的要求。」

「知道了,知道了!」

「系統現在為宿主進行體檢,消耗體檢卡一張。」

「趕緊的,別墨跡!」

「叮!宿主請注意,體檢開始!」

林辰開始悉心感受。

然而,他還未感受到任何異常,系統的提示音就再次響起。

「體檢結束,宿主的體質很好,但是天武脈缺失,若不能及時重塑,不僅無法進行開脈境的修鍊,還會有性命之憂。」

林辰知道,自己這副身體的天武脈便是被竹心女王奪走的那條聖脈。

天武脈是人體的橫向武脈,以雙手為兩個端點,以心臟為中點。

人體還有一條三叉形的縱向武脈,從兩隻腳的腳底到頭頂,被稱為地武脈。

「系統,我在地球上活得好好的,你把弄到這裡來了,總不能眼睜睜看著我剛來就嗝屁吧?」

「高中輟學,天天玩遊戲,一臉青春痘,身高一米七,房租交不上,有過二十六次相親失敗的經歷……你怎麼好意思說自己活得好好的?」

「呃……我爸媽把我養這麼大,我還沒盡過孝心呢!」

「實話說,沒有你,你父母會過得舒服不少。」

「既然小爺這麼遜,你為什麼把小爺帶到這裡來了?」

「因為你臉厚心黑,而且遊戲天賦極高。」

林辰聽此,忍不住嘴角抽了抽,又問道:「我還能回到地球嗎?」

「你在地球上因為遊戲過度,忽然猝死,想要回去,必須用這副身體成為真正的強者。」

「等我成為強者,我老爸老媽恐怕早去世了吧?」

「所以你需要加倍努力,如此才有可能在你父母去世前重回地球。」

「努力你妹呀!你剛才不是說,這副身體缺失天武脈,根本修鍊不下去,還會很快丟掉小命的嗎!」

「宿主可以使用超級幸運抽獎卡,此卡能讓宿主有極大概率獲得自己眼前最需要的獎品。」

「哦?」

林辰眼睛一亮,忍不住伸手雙擊了那張所謂的超級幸運抽獎卡。

下一刻,抽獎界面出現。

在獎品清單下面,有「開始抽獎」與「重置獎品」的兩個選項。

林辰先仔細閱讀抽獎規則,隨後查看獎品清單。

抽獎規則很簡單——

利用越高級的抽獎卡,越有機會獲得宿主心儀的獎品,獎品清單中出現高等級獎品的概率也會越大。

每次抽獎的獎品,都有八十一種,不過,利用比較高級的抽獎卡可以有不同次數的重置獎品清單的機會。

比如林辰此時所擁有的超級幸運抽獎卡,就有五次重置獎品清單的機會,而且,抽中心儀獎品的概率高達七成。

斗羅系統萬界行 遵照規則,林辰三次重置獎品清單,在系統電子音的提醒下,終於發現了自己眼前最迫切需要的獎品——陰陽洗脈丹!

他在陰陽洗脈丹的圖片上輕輕點了一下,如此便能將之標註為自己心儀獎品。

最後,他點了一下「開始抽獎」。

抽獎界面中心出現了一個圓圈,不斷有一張張獎品圖片在其中閃過。

十秒的倒計時,林辰飽含期待,心想:「百分之七十的概率很高了,畢竟另外八十個獎品每一個被抽中的概率都不到百分之零點四。」

他不知道自己這麼算對不對,但最終結果並未讓他失望。

他如願地獲得了陰陽洗脈丹一枚!

「系統,我現在可以直接服用陰陽洗脈丹嗎?」

扶一把大秦 「可以。不過,服用此丹后,宿主將會有一段時間不能自由活動,建議宿主激活領衛召喚卡,確保自身安全。」

「幫我激活。」

「叮!心府境領衛召喚卡已被激活,恭喜宿主獲得心府境九階領衛一名!」

呼!

一股勁風掃過。

這株棠蘿花樹下,憑空多出了一位身著銅甲,手持長刀,一臉冷漠的青年男子。

「屬下屠青,拜見領主大人!」

「哈哈,很威猛,很有型。」

林辰沖著向自己躬身行禮的領衛點了點頭,打量一番后,吩咐道:「把你的披風解下來給我。」

「領主大人恕罪,由於系統限制,屬下自身的任何物品都不能提供給您!」

屠青抱拳回話,姿態恭敬,但面色仍舊冷漠,看起來如同傀儡一般。

「真是一個操蛋的限制!」

林辰微微蹙眉,頓了頓后,再吩咐道:「在周圍警戒,順便給我找件衣服。」

「屬下遵命!」

屠青領命而去。

「服用陰陽洗脈丹。」

「叮!」

系統的電子提示音響起,那枚本來在系統倉庫里的黑白二色的丹藥,直接浮現在了林辰的嘴巴前面。

身體前傾,他將泛著奇光的陰陽洗脈丹吞進了口中。

這一次,他的這副新身軀終於有了明顯的異常感覺。

陰陽洗脈丹化為一股炙熱氣流,先是湧入他的心臟,隨後一分為二,一股侵入他的地武脈,一股侵入他的天武脈。

他那本為聖脈的天武脈被竹心女王奪走,不過脈基尚在,這是他能重塑天武脈的先決條件。

前世的他,對修鍊所知甚少,說是一竅不通都不過分,今生穿越而來,也只能憑藉這個世界的林辰的記憶,對修鍊方面有些許了解。

他不知道自己現在應該做些什麼,系統讓他耐心等候,他便咬牙堅持,忍著渾身的劇痛。

這種劇痛,如同正被人撕扯筋脈。

他倍感煎熬,卻動彈不得,只能渾身巨顫,面目扭曲,牙齒咯咯直響。

大概一盞茶時間過去,林辰的痛苦還未消停,屠青忽然從一邊飛掠而至,將一件淺藍色長衫蓋在了林辰的身上。

隨後,屠青再次消失,繼續執行警戒任務。

當夕陽只剩下半邊臉的時候,林辰的痛苦終於漸漸消退,恢復了行動能力。

「呸!」

他長吁一口濁氣,緩緩坐直,將嘴巴里的草葉泥土吐了出來。

看了看身上的藍色長衫,在其上聞到了陣陣馨香,他用腳丫子都能想到,這是一件女裝。

剛將這件女裝長衫披在身上,一位體形肥胖的女人帶著一群手持利刃的精壯男人來到了這邊。

「賊子,敢在我們西棠村的領地上搶奪如花小姐的衣衫,簡直活膩了!」

一位身著青衫,身材魁梧的年輕男子向前兩步,用手中的長劍遠遠地指著林辰,大聲訓斥。

「如花?」

林辰看了看那位肥胖女人,忍不住「噗哧」笑了一聲。

稍微頓了頓,他接著說道:「別衝動,有話好好說,衣服可以還給你們……」

「天快黑了,胡平少爺,別耽擱了。」

聽到林辰的嗤笑聲,肥胖女人面色陰沉地吩咐道:「外衫不要了,跺下他的兩隻手。」 真是最毒婦人心呀!

這個世界太兇險了,小爺僅僅只是搶了一件女裝外衫,而且願意歸還,那胖女人竟然要剁了小爺的雙手!

「等等!」

看著胡平帶著眾多壯漢即將撲來,林辰大喝一聲,跟著說道:「你們就不問問,我為什麼會在這裡,為什麼會奪一件衣服?」

「哪有那麼多閑工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