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辰長老,我們無顏去見宗主!我們有大罪啊!」

烏穆長老率先開口請罪。

媚妖嬈 與其讓林辰長老來問,那他還不如自己直接說出來。

「噢?出了什麼事情了?」

林辰長老這才意識到情況很不一般,烏穆長老三人原來都是負傷在身,而且也沒見到其他弟子。

「一個叫做鹿羽的散修,挑唆丹神谷和大道蒼生門的人,誣陷我們,害了我們!」

當下,烏穆長老將他們隊伍還有羅剎府隊伍的覆滅,向林辰長老說了一遍。

只不過他們變成了受害者。

一切禍端的始作俑者,乃是鹿羽。

鹿羽設局誣陷了他們,唆使著丹神谷和大道蒼生門的人對付了他們。

尤其是丹神谷的左玉谷主,也被鹿羽所欺騙,向他們打出了人皇一擊。

「宗主讓你們先行一步,沒想到還遇到這樣的事情!這個鹿羽當真是可惡!」

林辰長老沉聲說道。

不過令烏穆長老三人奇怪的是,林辰長老並沒有太過的情緒激烈。

似乎這個事情在林辰長老看來,算不得什麼大事。

「有大事發生!宗主正讓我來叫你們回去!」

林辰長老十分正色的說道。

「什麼大事發生?」

烏穆長老三人都是渾身一震。他們內心十分的好奇,他們在丹神谷敗亡成這樣,都沒有引起林辰長老什麼關注。那林辰長老口中的所謂大事,又到底是什麼事情呢。

「萬劍冢的至寶——劍心葫自萬劍冢中出世了!此時宗主正停止了閉關,率人在萬劍冢中奪取劍心葫!」

當林辰長老說出這個消息的時候,烏穆長老三人都驚住了。

「什麼!傳說中的劍心葫出世了!」

烏穆長老三人紛紛色變。

大家都是劍客,非常清楚這劍心葫所具有的巨大意義。

毫不客氣的說,這劍心葫就是他們劍客的第一聖物!

萬古以來,只有劍帝尊才掌控有劍心葫,自天劍宮化作萬劍冢之後,劍心葫就失去了消息。曾有傳言,說是劍帝尊在離開這個世間之前,將劍心葫這大殺器給毀了。

卻沒想到,原來劍心葫並沒有被毀滅。

就在萬劍冢!

劍心葫既然出世,那足以讓每一個劍客都瘋狂。

這一刻,烏穆、杜樂、段林三位長老都是熱血沸騰。

在聽到劍心葫的消息之後,他們忽然都忘記了,自己在丹神谷所受的傷害。

他們現在也總算是明白了,為何之前林辰長老對他們在丹神谷發生的事情不是很感興趣。

畢竟死傷的那些弟子,動搖不了名劍宗的根基。就算是段天滄這個好苗子,也完全可以培養其他優秀弟子來代替。

而這次他們名劍宗要是能得到劍心葫,那可就真的是發達了。

那樣的話,他們名劍宗可就不再是欺世盜名了,而是真正意義上的繼承了天劍宮。

林辰長老沉聲說道:「事情緊急!宗主雖然早一步得到消息,前往萬劍冢收服劍心葫了,但是這個消息也很快傳播出去,讓靈劍天域附近的其他武道聖地給得知了!這次風雲際會,幾大武道聖地都想圖謀劍心葫!宗主讓我召集你們速速回歸,保駕護航!」

「此事絕不能有失!」

奶爸的肆意人生 烏穆長老三人臉上都露出凝重無比的神色。

「事不宜遲,我們現在就走!」

林辰長老是個乾淨利落的人,當下不再多說什麼,直接帶領著烏穆長老三人急速離去。

颼!颼!颼!颼!

四道身影很快消失在鹿羽的視野中。

鹿羽從暗處緩緩現身出來。

「劍心葫……」

鹿羽緩緩念著這個名字,眼神中閃過一抹銳利的光芒。

世人都知,劍心葫乃是劍道之聖物,是劍帝尊之至尊珍藏。

卻不知,這劍心葫本是他贈送給劍帝尊的。

劍帝尊獨孤無傷,是他一手栽培出來的。他視劍帝尊為親弟弟一樣,對劍帝尊坦誠相待。

不僅是將很多絕世功法悉數傳授,助劍帝尊修鍊出了自己的至尊劍道。同時,他也將自己珍藏的至寶劍心葫贈送給了劍帝尊。

劍心葫是他從天古寶地中得到的聖物之一。

劍心葫這個法寶是上天最為完美的傑作,裡面容納著浩瀚劍意,有如是汪洋一般,取之不盡用之不竭。

依靠劍心葫,可以凝練出至尊劍意。同時,也可以培育自己的劍心。

劍心更在道心之後,道心主修鍊,而劍心則成就人劍融合,窺探天道!

萬年來劍道有言,誰人能承劍心葫,誰就能成為劍道主宰!

「劍心葫本是我之物,豈能落入到洛夜劍皇這等邪惡之人之手。」

鹿羽冷冷的說道。

就沖著這個,他也要前去萬劍冢一趟。

關鍵的是,靠著劍心葫的線索,或許可以發現劍帝尊的下落!

世人都說劍帝尊是跟著輪迴帝尊,羽化登仙而去。他卻知道,這根本就是放屁。

他鹿羽尚且沒有羽化登仙,劍帝尊那臭小子又如何跟隨。

「獨孤,你到底為何離奇消失?」

鹿羽喃喃的說道。

下一刻,他的身影有如離弦之箭,絕塵而去。

也朝著萬劍冢的方向而去。

萬劍冢的方位,他再熟悉不過,因為本來就是天劍宮的方位。

昔日之天劍宮,如今之萬劍冢!

時隔萬年,故地重遊,他要一手揭開那歷史的神秘面紗!

颼!

鹿羽的身影在蒼茫大地上穿梭著。

萬劍冢位於靈劍天域,距離著大丹域這邊,實則只相隔著另外一個蓬萊天域。

前往到靈劍天域那裡,實則用不了太長的時間。

他也不著急什麼,他知道劍心葫可不是那麼好收服的東西,他儘管可以晚一些趕去。

他騎乘在冰麒麟上,一邊服用著巨靈丹,仔細的吸收著巨靈丹的藥性。

每一顆巨靈丹都蘊含著如大海般澎湃的能量,他吸收起來,可以說是受益巨大。

每一顆巨靈丹的吸收,都給他的修為,帶來里程碑的意義……

到了靈劍天域的時候,鹿羽才發現,靈劍天域很多主要路口上,都被名劍宗的人設置了關卡。 不讓外域的武者進入到靈劍天域中。

自然是為了萬劍冢的事情!

如今萬劍冢異寶開啟,名劍宗當然不喜歡周圍出現什麼亂子。

名劍宗乃是武道聖地,勢力雄大,一般的武者當然都要乖乖聽從名劍宗的指揮。

名劍宗在這裡設置了關卡,一些武者就算是本來到靈劍天域有事情,也不敢進去了。

很多武者都在繞道走,但也有不少的武者,在遠遠的觀望著,想著怎麼潛入到靈劍天域。

看他們眼神閃爍的樣子,似乎也得知了萬劍冢的消息。

既然知道萬劍冢有異寶出世,那誰人能不動心。

這萬年來萬劍冢都是封閉的狀態,外人可進入不了裡面。如今萬劍冢開啟,可是一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

他們就算是奪取不了最為寶貴的劍心葫,能奪取到其他一些寶貝,那也是非常不錯的。

萬劍冢可是天劍宮的遺迹廢墟啊!裡面是有劍帝尊的傳承的!

誰人能得到劍帝尊的傳承,那絕對能叱吒風雲,翻雲覆雨!

「敢問天劍宮的師兄們,靈劍天域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何以不讓我們進入到裡面?」

有武者試探的問道。

「沒什麼事情,乃是我們宗主正好在附近閉關修鍊,只怕影響到他修鍊,所以還請諸位同道配合下。我相信,大家這個面子還是會給我們名劍宗的吧。」

名劍宗這邊的人用非常敷衍的話語,來回應著眾人。

「洛夜劍皇在閉關?不會這麼巧吧。我們怎麼聽到風聲,說是萬劍冢開啟了啊……」

別人繼續試探著。

但是當提到「萬劍冢開啟」時,名劍宗這邊的人卻是霍然色變。

「沒有的事!大家不要胡亂猜想了!」

「相信大家都會給我們名劍宗一個面子的。」

名劍宗的人繼續霸道。

其實名劍宗守在關卡中的弟子,也不是很多,大概也就是一百來人,而且也都是普通的弟子。

這遠遠近近起碼圍了數千武者,要是大家一起衝進去的話,名劍宗的人肯定是守不住的。

但是名劍宗這武道聖地的威嚴擺在那裡,誰也不敢妄動。畢竟要是闖關卡的話,那可就等於是和名劍宗為敵了。

普通宗派的人不敢和名劍宗叫板,但不代表所有人都不敢。

不久之後,一支刀客隊伍的到來,直接改變了場中的氛圍。

這刀客隊伍不過百人,但是非常的霸氣威武。他們的肩膀上都扛著一柄大如成人的大刀。整個隊伍展現出一種折殺宇沖的肅殺之氣。

這隊伍中大半的刀客都是半步王者境的高境界,起碼有十人是小成人王。

為首的那個光著頭光著膀子的青年壯漢,渾身肌肉如石頭,壯得像是牛一般,更是一名大成人王。

這支隊伍的到來,馬上引發了很多人的驚呼。

「是劫滅刀宗的隊伍!劫滅刀宗可是所有武道聖地中最為強大的刀宗。」

「劫滅刀宗居然也來到這裡了,看來也是聽到了萬劍冢的消息!」

「看到了為首的那個青年壯漢沒有,乃是劫滅刀宗年輕一輩的領袖,叫做巴布傑。一身刀術出神入化,非常得雷禪刀皇的真傳。 如果我只想愛你 他手中之刀,更是雷禪刀皇親手傳授,名曰方天破滅刀,是一柄次仙器,上面鑲嵌了六顆火元素的寶石。」

「劫滅刀宗和名劍宗向來不和,名劍宗號稱是繼承了天劍宮正統,劫滅刀宗也是豪言自己要重現刀帝尊的輝煌。當年巴布傑可還打敗過名劍宗的段天滄。這下子有戲看了。」

當巴布傑帶領著刀宗隊伍來到關卡之時,名劍宗這邊的人頓時是如臨大敵。

「巴布傑!你們站住!靈劍天域暫時被我們名劍宗給接掌了!不可打攪到我們宗主閉關修鍊。」

劍客們大聲喝道,他們紛紛抽出了手中的劍。

「你們剛才說什麼,老子沒聽清楚,你們再說一遍。」

巴布傑叼著一根草,用鼻孔對著劍客們,全身都是一種輕蔑之意,那是連正眼都懶得看名劍宗的人一眼。

「現在靈劍天域被我們名劍宗接管了……」

劍客們不得不重申了一遍,但是他們話還沒有說完,巴布傑頓時就叫道:「放屁!靈劍天域什麼時候成了你們名劍宗的了,就算是當年天劍宮和劍帝尊,也沒有說整個靈劍天域是他們的!你們名劍宗這些使劍的娘們,算個什麼東西,居然在巴爺面前耀武揚威,呸!」

當巴布傑吐出最後一個字時,他嘴中叼著的草,直接帶著氣勁飛了出去。

「啪」的一聲,直接打在了一個劍客的臉上。

這隨便一吐的力量,居然將這個劍客給轟得倒飛出去。

「劫滅刀宗的人,你們做什麼!」

名劍宗的人紛紛用劍指向了巴布傑。

不過他們多少有些色厲內荏,他們可都知道巴布傑的強悍實力。

他們這點人,是絕對不是巴布傑的對手的。

竹馬男神不正經 巴布傑輕蔑的掃視了一眼,說道:「你們名劍宗眾弟子中,還有人敢對我用劍?不要忘了,你們名劍宗年輕一輩的第一高手段天滄,三年前都讓老子打敗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