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大哥,我們的行李早就已經放到後面那輛馬車上了,你也把你的包袱放上去吧,這麼背著,不嫌累啊,我身上這個啊,是一些瓶瓶罐罐的,不能碰撞。」

見林浩峰瞭然之中,又有些疑惑的看著自己身上的包袱,韓楉樰好心的又給他解釋了一下,然後讓他把自己的包袱也放到那輛專門用來放行李的車上。

聽完韓楉樰的話,林浩峰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頭,然後然後從善如流的將自己的行李放好,就站在馬車邊等著他們一起出發。

韓楉樰帶著韓小貝和小敏一起上了前面一輛,看起來外觀差不多,但是裡面的設施要好很多的馬車上,因為有男女之防,所以林浩峰在外面和趕車的小哥坐在一起。

因為不趕時間,所以馬車走得很慢,力求做到平穩少顛簸,韓楉樰在馬車上閉著眼睛休息,而韓小貝和小敏,為了不打擾她,也都安靜的學著她的樣子休息。

只外面偶爾傳來一兩句林浩峰和趕車的小哥的交談聲,都壓得很低,就這樣,過了差不多兩個時辰,才到了韓家村的村口。

「小貝,小敏,快醒醒,我們到了。」

一進入韓家村的地界,韓楉樰若有所感似的睜開了眼睛,裡面一片清明,絲毫不見剛睡醒時的迷茫,然後叫醒了旁邊一樣睡著的韓小貝和小敏。

韓小貝眯著眼醒來,還有些迷糊,直接撲到了韓楉樰的懷裡,讓她抱著自己,而小敏比他好一點,用手揉著自己的眼睛。

「姐姐,我們到了啊!好快啊!」

韓楉樰見著這兩個一副還沒有睡醒的樣子,也沒有答話,讓他們自己清醒一會兒。

果然,等韓小貝他們醒的差不多,不再一臉迷瞪的樣子,馬車就停了下來,外面傳來林浩峰的聲音。

「楉樰,到家了。」

韓楉樰先自己下了車,然後接著韓小貝把她抱下了車,小敏為了證明自己已經是大孩子了,堅決不要人抱,自己跳下了車。

「又回來了!」

看著眼前的房子,韓楉樰輕輕的感嘆了一句,自從修葺了這間房子之後,還沒有在這裡住很長時間就搬到鎮子上去了。

當時想著有錢了就買一個大屋子,後來搬到益生堂之後,這件事也就擱下了,或許找個時間可以重新考慮一下。

讓林浩峰和車夫一起幫忙,加上韓楉樰,幾個人花了好一番功夫才將馬車上他們帶回來的東西搬到屋子裡,小敏和韓小貝也自告奮勇的幫忙提一些小東西。

「有人在家嗎?楉樰,是你回來了嗎?」

剛剛把東西搬進屋,大家都有些累了,正坐在凳子上休息,才剛坐下沒一會兒,外面就傳來了敲門的聲音,聽著像是鄭氏的聲音。

韓楉樰起身去院子里把門打開,果然看到鄭氏站在門外,連忙將她請了進來。

「嫂子怎麼來了?你知道我回來了?」

「我剛從地里回來,遠遠的看見你家門前停著馬車,就想著可能是你回來了,過來看看,沒想到還真是你,怎麼突然回來了?是有什麼事嗎?」

鄭氏跟著韓楉樰一起進到屋裡,一邊關心著她回來的目的。

韓楉樰領著鄭氏進屋,然後和林浩峰他們打了招呼,讓她坐下后,才回答她剛剛的問題。

「沒什麼要緊的事,就是好久沒有回來過了,想著帶小貝回來住一段時間。」

見韓楉樰不是因為發生了什麼大事才回來的,鄭氏也放心了一些。

「那感情好,既然回來了,就多住一段日子吧。」

這時,見只有鄭氏一個人進來的韓小貝,見他們沒有說話之後才開口。

「嬸嬸,狗娃呢?他怎麼沒有和你一起來啊?」

鄭氏想著自己家裡,剛剛那個吵著要和她一起過來看看的小子,對著韓小貝笑了笑。

「那個臭小子啊,我讓他呆在家裡了,你們今天剛回來,還有很多事要做吧,我來還能幫幫忙,帶他過來耽誤事。」

坐了一會兒,春香嫂子,菊香嫂子也一起過來了,都是聽說韓楉樰回來,過來看看有什麼可以幫忙的地方。

走了這麼長一段時間,家裡也沒有人住,不少地方都積了灰塵,確實需要好好的打掃一下,別看她的房子不大,但是也是一項大工程。

不過這下有了做慣了這種事,行動乾脆利落的嫂子的幫忙,只花了不到韓楉樰預計的一般的時間就全部都打掃好了。

「多謝幾位嫂子了,本來應該請各位嫂子用飯的,只是我今日剛剛回來,還不太方便,只能等兩日了,希望嫂子不要怪罪。」

「楉樰,看你這話說的,難道嫂子們來幫你,是沖著吃你一頓飯來的,好了,你也不要和我們見外了,天色不早了,我們就先回去了。」

說話的是春香嫂子,說完這話后,她就帶著其他人一起告辭回去了,晚飯韓楉樰就用從郁林鎮帶回來的菜,簡單的做了一些。 「反恐組注意,有敵來襲!」

關琳與便衣刑警的第五組通話時沒有聽到五組成員的回復,臉色一變,意識到敵人已經是開始悄然間開展了行動,便通過對講機通報了潛伏在別墅外面的那十個反恐精英部隊中的特種作戰兵,讓他們提高警惕起來。

聽到了關琳的通報之後,對講機上也傳來了這次特種作戰兵中的首領劉震的回復,他們已經是開始採取行動,敵人一旦進入他們的視線那麼將會採取最猛烈的反擊。

隨後,關琳立即連接了警局總部,彙報皇家豪苑這邊已經是出現了異常情況,有底來襲、

而後,關琳又連通了在別墅外面的便衣刑警組,讓他們全部集合朝別墅中退回來,敵人已經是開始採取了行動。

這時,關琳正與一組通話,她說著:「一組,立即聯繫其他小組,敵人已經來襲,務必小心謹慎,全部撤回來佔據據點準備備戰!」

「警官,前面的三組四組正遭到敵人襲擊,我們已經是過去支援,已經出現人員傷亡。」對講機中傳來了一組便衣刑警急促不已的聲音,而這時——

「砰!砰!」

幾聲槍聲劃破夜空,傳遞而來,顯得刺耳之極,與此同時,正與關琳通話的一組便衣刑警那邊已經是中斷了連接信號。

別墅外圍的特種作戰兵已經聽到了槍聲,剎那間,三個特種作戰兵手中握著微沖在茫茫夜色中身形矯健的朝著槍聲傳遞而來的方向沖了過去,作為首領的劉震指揮著其餘人守護在別墅四周,他目光灼灼,盯著四周的一切,眼中殺機呈現。

…………

「剛才、剛才那是什麼聲音?」

別墅內,甄可人的臉色怔了怔,便是忍不住囁嚅問道。

「好、好像是槍聲……」許倩臉色微微煞白,便是顫聲說道。

「這麼說敵人已經是來襲了?外面已經發生了衝突?」師妃妃禁不住咬了咬牙,開口說道。

「那、那可怎麼辦?我們不會有事吧?」甄可人心中驚慌不已,禁不住說道。

藍雪臉色也是微微發白,她深吸口氣,說道:「大家都不要慌,這時候越是慌亂越是害怕,相信外面的警察能夠保護我們。」

「對,大家不要慌張,外面這麼多警察,我不信對方還能衝進來。」慕容晚晴也是開口說著,眼眸中卻也是忍不住閃動著絲絲擔憂之色起來。

而這時,關琳臉色陰沉不已的沖了過來,張口說道:「快,你們先去安全的地方躲藏起來。上樓上去,你們都去樓上,躲進房間里不要出來。外面已經是起了衝突,敵人已經來犯,快,快上去!」

藍雪她們聞言后臉色一陣驚慌,在關琳的護送之下便是朝著落上沖忙的走了上去。

關琳這一次的職責就是要護住藍雪她們的安危,因此看到外面已經是有敵來犯之後第一反應便是將藍雪她們都護送上了二樓,她只希望外面的警力加上反恐精英分子能夠將來襲的敵人給抵擋住。

只需要格擋住十幾分鐘左右的時間,警方將會速度前來支援,那時候藍雪她們也就安全了。

…………

別墅小區外面,五條身影臉色蒼白而後凝重的朝著別墅裡面退了進來,他們身穿便衣,手中拿著警槍,目光緊盯著前方,似乎是在提防著那隨時隨地都會有可能出現的黑色身影。

這個五個人正是便衣刑警,他們此前一共十五人分成了五組,每組三人在別墅小區外圍不同的未知區域在潛伏著。

然而,驟然之間,他們五個小組都遭到了敵人的突然襲擊,一共十五人此刻卻是退回來了五個人,可想而知,其餘是個刑警已經是殉職。

「嗖!嗖!嗖!」

這時,三道身影突然飛奔而來,這五個便衣刑警聽到風聲之後臉色微微一變,持槍回頭一看,便看到三名反恐精英的特種作戰兵沖了過來。

「敵人在哪裡?」

「一共有多少敵人來犯?」

「其他成員呢?」

這三個特種作戰兵衝過來之後迎上了這五個便衣刑警,開口問道。

「敵人有多少不知道,甚至我們連他們長什麼樣都看不清楚。隱約只是看到一道黑色的身影。」一個便衣刑警開口說道。

「黑色的身影?」一個特種作戰兵臉色一沉,手中拿著武器,沉聲說道,「提高戒備,留意四周的一切,發現任何可疑之人立即擊斃!」

這個特種作戰兵的話剛落音,突然間——

「嘩——」

一聲聲響,在他們的面前一件黑色的衣袍凌空拋了過來,直接遮掩住了他們的視線。

「砰!砰!砰!」

剎那間,那三個特種兵紛紛朝著那件凌空拋過來的衣袍開了槍,口中更是吼著:「退,後退!」

「嗖!」

然而,這時候,一道黑色的身影在夜色的掩護之下猶如一枚炮彈般從側面沖向了他們!

這三個特種作戰兵以及五個便衣刑警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是遲了,這道黑色身影已經是沖入了他們的群體中,而後——

嗤!

血光飆射。

竟是看到一道寒光閃起,一個便衣刑警的咽喉直接被利器割斷,根本來不及做出任何的反應,隨後,這道身影一記重拳朝著第二個目標轟擊了過去。

如此短距離之下,那三個特種作戰兵也只能是紛紛拔出了軍刀參與到了戰鬥中,而就在這時,又有兩道黑色身影沖了過去,而另一個方位,又是兩道黑影疾沖而來,一股股濃烈駭人的殺機從他們的身上蹦現而出,恍如來自於地獄中的死亡之氣!

五名黑袍武士已經是現身,他們一個個都是黑十字組織經過了嚴酷訓練的強者,五個人聯手攻擊之下,對於那些便衣刑警以及作戰特種兵而言,完全就是單方面的屠殺!

與此同時,一道身材魁梧,目光冷冽,殺氣衝天的男子也出現在了夜幕之下,赫然正是亞特伍德! 「楉樰,那我就先回去了,你和小貝好好的休息一下。」

在這裡吃了晚飯,林浩峰就告辭回家了,而小敏一家,因為和孫萬祥一起住在後山的葯田那裡,應該是還沒有得到消息,所以到現在還沒有來過。

本來小敏想自己去找她的爹娘,不過韓楉樰不放心她一個小孩子,讓她先在這裡住一晚,明天一早在和她一起去,她也同意了。

經過了一個晚上的休息,早上起來大家的精神都很不錯,尤其是小敏,想到馬上就可以見到自己的父母和哥哥,更是高興。

早餐韓楉樰簡單的下了幾碗臊子面,在滴上幾滴芝麻炸的香油,頓時芳香四溢,韓小貝和小敏都吃的很滿足。

舊歡新寵:老公愛不停 「娘親,我們等下去哪裡啊?」

韓小貝吃完早飯,用自己的胳膊撐著自己的小腦袋,看著一旁的韓楉樰。

「等下我們先送小敏到她的爹娘那裡去,然後去看一下藥田,小貝要和我一起去嗎?」

韓小貝收起剛剛那一副閑散的樣子,正了正臉色。

「當然要去,我要和娘親在一起,我是個男子漢,還習了武功,已經可以保護娘親了。」

韓楉樰摸了摸韓小貝的頭,也沒有告訴他去後山並不會有什麼威脅,只是誇了他。

「嗯,真是娘親的好兒子!」

然後就把韓小貝給哄高興了,收拾好東西后,韓楉樰就帶著他們出門了。

小敏一家和孫萬祥修的房子都在後山的半高處,這樣既方便照看葯田,也顯得清凈。

因為最近天氣很好,沒有下雨,所以就算是路程有些遠,但是比較好走,他們一個大人,兩個小孩,也沒有走多長時間就到了。

「爹,娘,哥哥,你們在家嗎?」

在接近自家房子的時候,小敏就忍不住呼喊起了自己的親人,可惜久久沒有得到回應。

等到走近一看,只見大門上掛了一把簡單的鎖,看來是沒有人在家,本來以為馬上就能見到自己親人的小敏,忍不住有些失落,高興的情緒也低落不少。

「你爹娘他們可能到葯田去了,我們去那裡找找他們吧。」

韓楉樰不是很會安慰人,只是看著小敏一張小臉上寫滿了失望,向她建議。

聽了韓楉樰的話,小敏很快又重新振作起了精神,展開笑顏。

「嗯,爹娘他們一定是去葯田了,姐姐,我們也去吧。」

說著就在前面走起來,韓楉樰本來也打算去葯田看看,當下就牽著韓小貝的手跟在後面。

等走過了兩塊葯田之後,小敏就在前面的一塊葯田裡看到了自己父母的身影。

「爹!娘!我是小敏啊,我回來了!」

遠處在葯田裡勞作的兩個人,在聽到小敏的聲音的時候,身子都頓了一下,兩人抬頭對視了一眼,像是證明自己不是幻聽一樣。

等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確切的答案,他們才一臉驚喜的轉過身來,看向韓楉樰他們站著的位置,而小敏早在他們轉身的時候就向他們跑過去了。

到底是小孩子,乍然見到久別的親人,哭的和個淚人似的,不知道的,還以為有人虐待小敏了,而她的父母抱著安慰她,時不時充滿歉意的韓楉樰一眼。

小敏也是一時間見到自己的父母有些失控,很快就抹了眼淚,跟著自己的父母一起走到韓楉樰的面前,給她見了禮。

「東家,你來了,真是不好意思,讓你見笑了,我們小敏給你添麻煩了吧。」

本來小敏的爹娘,今天早上就已經聽人說了韓楉樰會韓家村來了,不過因為有事要做,打算放工之後再去拜訪,沒想到他們就來了。

小敏的爹張大海作為一家之主,站出來招呼著韓楉樰,小敏的娘拉著小敏有些拘謹的站在他身邊,因為剛剛哭了一場,小敏還有些不好意思的躲在她娘身後。

韓楉樰對著他們一家笑了笑,表示理解她們剛才的情感流露。

「放心吧,小敏在益生堂很聽話,也很懂事,還幫了我不少的忙呢。」

被韓楉樰誇獎,躲在她娘張氏的身後的小敏露出了一個笑容,也顧不上害羞了,一臉驕傲的看著她娘,一副我真的很厲害的樣子。

「爹娘,我哥哥呢?怎麼沒有見到他?」

或許是和父母初見的那份激動已經散去,小敏注意到自己回來這麼久,還沒有見到過自己的哥哥,張柯。

「你哥哥他現在不在韓家村,跟著孫師傅一起到隔壁石口村去看他們村裡的葯田去了。」

張氏一邊回答著小敏的話,一邊偷偷的看了走在韓楉樰一眼,眼中帶著濃濃的感激,她知道自己的兒子能跟在孫萬祥身邊學習,都是眼前這個人的主意。

韓楉樰感覺到了張氏那帶著感激的一眼,不過她並沒有在意,本來她是打算找孫萬祥來了解一下藥田的情況的,可是他現在不在,就只能自己先看一下了。

「你們一家人久別重逢,應該有很多話要說吧,你們今天休息一天,不用跟著我了,先回去吧。」

已經決定要自己帶著韓小貝去看葯田的韓楉樰,直接將小敏一家打發了回去。

聽到韓楉樰的決定,張大海恭敬的應了聲是,然後感謝她。

「多謝東家體恤,既然如此,我們一家就先告退了,東家和小公子多加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