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城主的實力似乎有些眼見不如聞名啊!」突然之間,一動不動的李逸晨從地上站起,整個人顯得神采奕奕。

若非衣衫上還保留著斑斑血跡,根本沒人會相信他之前受過極重的身。

身上的赤紅消退許多,李逸晨感覺龍涎丹的藥力已經被激發至少一半,體內那股炙熱已經不再令自己太過難受,力量再次得到質的飛躍。

「你……你怎麼?」看著不遠處的李逸晨,葉天南的神色變得有些恐慌起來,剛才自己那一掌,哪怕是氣武境一重的武者也絕對可以一擊必殺,可是李逸晨卻恍若沒事的人一般。

「你又突破了?」再仔細看著李逸晨,葉天南驚訝地發現,李逸晨不僅沒死,居然還從力武境五層邁入了力武境六重。

這怎麼可能?距離李逸晨上次突破還不到一柱香的時間?而且在自己的不斷轟擊中,他突破了?葉天南顯然一時不知道如何解釋自己看到的一切。

見自己利用葉天南的力量幫助自己拍散體內藥力的計劃成功,李逸晨心中也是興奮無比,雖然這個方法極其危險,但是修鍊之路,若是連這個危險都不敢承受,又何談踏上武道巔峰。

「再來!」

守著眼前的葉天南他又哪裡肯就此放過,此時葉天南在李逸晨的眼中就是最適合的陪練。

磐石印!

晉級的同時,以前一直壓抑的肉身潛能也被激發出來,此時李逸晨的肉身距離不滅霸體訣所需求的完美之軀也只差一步。

一聲厲喝,李逸晨再次撲了上去,一拳擊出,拳頭的表面在不斷的激進中,彷彿被染上一層土灰,變得如同岩石一般。

磐石印!正是不滅霸體訣的第一式,原本需要達到完美之軀才可運用,但此時的李逸晨感覺到身體變化,已經有些迫不及待。

雖然李逸晨的拳勁並沒有真氣的支持,但葉天南卻仍然可以通過拳頭激起空氣的勁力而感覺到這一拳的剛猛。

「死!」李逸晨層不出窮的妖孽變化,令葉天南眼中殺機變得更甚,厲喝聲中,全身真氣瞬間凝重於雙掌之上,他知道自己不能再拖下去。

怒海狂濤!

一聲大喝,葉天南雙掌不斷的拍出,一波波掌影迎著李逸晨的拳頭直奔而去。

「碎!」

空前的力量令李逸晨信心大增,一聲沉喝,拳頭勢如破竹般將身前一排排掌影瞬間震得粉碎。

砰……

拳掌相接!這一次李逸晨再沒有像在之前那般被直接吐血而飛,僅雙肩一晃卻卻穩住了身影,而全力之下,拳頭上的灰白之色更是不斷的蔓延開來,整個手臂此時都彷彿磐石一般。

葉天南雖然之前已經十分高估李逸晨,但看到這樣的結果還是震驚不已,而且手掌剛拍在李逸晨的拳頭之時,他更感覺彷彿擊中一座大山一般,強大的反震傳入體內,令他也氣悶不已。

「這是你自己找死,那就怨不得我了!」回過神來的葉天南不斷的催動著真氣延著雙掌攻入李逸晨的體內。

怒海狂濤乃是林家武技中的最強一擊,不僅威力驚人,更是勁力延綿,此時若是李逸晨不抵抗,那麼真氣大肆侵入,他必死無疑;而是李逸晨抵抗而不撒手,葉天南相信就算李逸晨再如何妖孽,也絕對承受不住自己氣武境五重的真氣不斷逼壓。 隨著葉天南的真氣的湧入,李逸晨手臂上的灰白不斷的分離開來,與此同時,李逸晨全身肌肉也高速的在抖動起來。

不滅霸體的震訣,不僅僅可以用修鍊肉身,更能將襲入體內的力量通過這樣的方式來化解。

即使如何,在葉天南的強力猛攻下,真氣還是連綿不絕的襲入體內,衝擊著經脈,同時承受著龍涎丹的藥力和葉天南的真氣的雙重痛苦下,李逸晨緊咬著牙關,任由著身體成為兩者的戰場。

真氣破壞著身體的同時,龍涎丹的藥力又迅速的修復,一來一往之間,李逸晨在極大的痛苦中享受著這個蛻變的過程。

「怎麼可能?」看著李逸晨眼中閃過的興奮之色,葉天南心中充滿著疑惑。

雖然在真氣的衝擊下,他將李逸晨推得連連後退,看似穩操勝券,但事實上他卻知道自己的真氣已經消耗了一大半,李逸晨不僅沒事,反而全身的赤紅正在不斷的淡化,而他手臂上那灰白也不斷在破碎與凝實的變化之中,力量不斷的增加。

「你在利用我?」聯想到李逸晨連續的變化,葉天南的眼中閃過驚訝之色。

「現在才明白太遲了!」痛苦之中的李逸晨嘴角輕挑著說道。

此時他雖然不敢撒手,葉天南同樣也不敢,否則哪怕他沒有真氣,但葉天南力有不濟的話,強大的拳勁也同樣足以重傷葉天南。

騎虎難下的葉天南,心中一橫大喝道,「那就看你有沒有那麼大的胃口!」

雖然不明其中原因,但葉天南已經猜出一個大概,體內真氣立刻如同開水一般沸騰起來,瞬間灌入雙臂,無視著真氣衝擊下經脈的疼痛,雙手猛然一送。

如果說葉天南之前的攻擊是細水長流,那麼現在攻擊便是怒海狂濤,李逸晨手臂的灰白瞬間被震得粉碎,哪怕全身肌肉的抖動已經達到極限但還是無法完全卸去這股力道,只感覺胸口彷彿被重鎚擊一般,噴出一口鮮血,李逸晨再次倒飛而去。

有了前兩次的教訓,葉天南並沒有停止下來,身影一閃,立刻追著李逸晨倒飛的身影不斷的翻滾著雙掌拍打在李逸晨的身上。

半空中一連被擊中數掌,鮮血狂噴,李逸晨卻不斷翻動著身體,將藥力淤積渾厚之處暴露在葉天南的掌力之下。

縱然葉天南再如何的見多識廣,又何曾見過李逸晨這般變態的戰鬥方式,如何此時他只一心想著結果李逸晨的性命,根本沒有想到自己會再次被李逸晨的利用。

「夠了!」雙腳落地再次噴出一口瘀血之時,李逸晨反手一拳轟然而出,拳頭撕裂空氣激起虎嘯般的勁風,帶著一去無回之勢直取葉天南的心窩。

這……葉天南的眼中再次泛起驚訝之色,他根本不明白為何剛才還岌岌可危的李逸晨突然又變得生龍活虎起來,難道他有不死之身?

心中驚駭之餘,葉天南甚至連接硬李逸晨這一擊的勇氣都沒有,身影一閃,立刻將身法展開。

不過葉天南的身法在李逸晨的眼中根本就是兒戲一般的存在,只見李逸晨雙腳一錯,身體方位變化之下,拳頭去勢一變竟然直接轟向葉天南的下一個落腳點。

被李逸晨連續的手段震驚得神經有些麻木的葉天南已經顧不得去思考李逸晨是如何做到這點,避無可避之下,立刻提取著真氣,舉掌而上。

再一次的碰撞,李逸晨一連後退六七步之多,但這次葉天南同樣也退出一步。

「力武境七重?」感覺到李逸晨拳傳來的力量,葉天南此時只感覺心中泛起一股無法用語言表達的情緒。

原本以為隨手一動就可以捏死的螻蟻卻彷彿是打不死的小強,而且實力還在短時間內極速的提升。

無論是誰面對這樣的對手,估計除了極度的鬱悶之外也不可能再有更多的情緒。

而另一端,李逸晨此時身上的赤紅已經消失,龍涎丹的藥力被完全吸收肉身經歷蛻變后,全身肌膚閃爍著充滿力量的古銅之色。

龍涎丹!偽四階丹藥!

哪怕李逸晨的肉身再過強悍,以他如今的實力也根本無法承受這樣的強大的藥力,按最初的計劃,服下之後則要用秘法將藥力逼出體外一大半,只提取一小部分來強化肉身,這也是為何李逸晨在煉製龍涎丹時,要用拉丹的手法強行用一份材料煉製出八顆的原因。

可是之前不小心被發狂的錢老三逼入險境,無奈中服下龍涎丹后,接著又遭遇到葉天南的強力攻擊。

更令李逸晨意想不到的是在生與死的邊緣,自己居然將一整顆龍涎丹的力量完全吸收。

完美之軀!

李逸晨能感覺到此刻自己全身每一個毛孔彷彿都充滿無盡的著力量,他知道此時無論是肉身的強橫還是純粹的力量自己都絕對不會輸於任何一個氣武境二重的武者。

雙拳緊緊的握在一起,李逸晨也是百感交積,轉世重生後為了修鍊出完美之軀,足足兩年的時間一直停留在力武境四重的境界,這樣種感覺對於一個曾經站在整個青雲大陸巔峰的他來說,是何等的折磨。

億元先生 修鍊出完美之軀,不用再刻意去壓抑修為,李逸晨感覺這兩年積沉在心裡的陰霾一掃而空全身有著一股說不出的輕鬆。

磐石印!

腳步一跨,迷仙步比起之前更加的圓潤,李逸晨身影一閃已經出現在葉天南的身前,拳頭猛然揮出,手臂之上的灰白瞬間凝實,彷彿帶著一層磐石般的拳甲,拳頭所過之處,空氣被激向四周泛起層層波紋。

拳頭未至勁風先到,葉天南只感覺一股強大的壓力迎面而來,顧不得心中的震驚,雙掌一合立刻迎了上去。

「我就不信你是不死之身!」葉天南一聲厲喝,手掌在半空中一盪,閃出道道殘影,盡然無視著那剛猛的拳頭,直接拍向李逸晨的心窩。

「想兩敗俱傷嗎?你還不夠資格!」李逸晨嘴角閃過一絲輕笑,若是葉天南單純以力壓已,自己應付起來可能還會有些困難,但若是比技巧,李逸晨最不怕的就是技巧。

千幻錯拳!

李逸晨腳下移動,避開葉天南的攻擊的同時,雙拳一個交錯,直接繞過對方的掌影,將拳頭轟在葉天南的胸口之上。

全身一震,一股暴狂的力量如同重鎚一般襲來,葉天南立刻將全身的真氣凝聚於胸前。

震訣!只見李逸晨全身一顫,肌肉的震動如同波浪一般沿著雙臂將力量送到拳頭之上。

葉天南立刻感覺那強大的力量如同狂風驟雨般一波波的湧向自己,凝結在胸前的真氣瞬間被震得粉碎。

「住手!」

就場外一聲大喝傳來的同時,葉天南一聲悶哼身體立刻倒飛而出,李逸晨對於喝止之聲恍若未聞,身影一閃直欺而上,揮動著拳頭不斷的轟擊在葉天南的身上。

李逸晨明白,以葉天南的修為,自己雖然把他震退,但還不足以致命或重傷,對於想取自己性命之人,李逸晨從來不會手軟。

李逸晨出手可就比葉天南精準得多,每一拳都轟擊在葉天南經脈中真氣的轉折處,每拳下去,葉天南體內的真氣便會被震散幾分。

啊……被李逸晨最後一拳擊中丹田時,葉天南終於再也忍不出發出一聲痛呼,隨即重重的落地在上。

「李公子……李公子,你沒事吧?」看著眼前場景,趙念大瞪著雙眼,完全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

在術師公會,得到李逸晨與葉天南交手,趙念立刻率眾火急火燎的趕來,正好看到李逸晨與葉天南硬拼的那一幕。

趙念可以深知葉天南的實力,唯恐李逸晨受傷當即大聲喝止,只是接下來他卻看來令他終生難忘的一幕。

只有力武境四重的李逸晨居然把氣武境五重的葉天南打得重傷倒地。

不對!當趙念再次看到李逸晨時,突然現在李逸晨的修為並不剛才在術師公會所看到的力武境四重,而是力武境七重,有些艱難的吞了吞唾沫,趙念接著問道,「李公子,你的修為?」

「突破了!」李逸晨並沒有多作解釋。

趙念再次彷彿被哽住一般,作為三階術師對於武者的突破他自然見過不過,可是像李逸晨這種轉眼就突破三階的別說見過,就連想都沒有想過。

「趙兄,你來得正好,快幫我擒下這小子!」葉天南從短暫的昏迷中清醒過來,根本沒有弄清楚眼前的情況,一看到趙念頓時大喜起來。

趙念的實力不過是氣武境三重,但是一直站在趙念身邊那位武者可是貨真價實的氣武境七重巔峰的強者。

「什麼時候我術師公會也被化分到城主府要聽從林城主的調遣了?」聽到葉天南叫自己趙兄,趙念立刻翻起臉來與他化清界線。 如果說之前成為李逸晨的隨從趙念的中心還有幾分介懷,那麼在得到李逸晨傳授的意動訣后就已經深深為之折服。

此時再見識到李逸晨這超乎常理的變態戰鬥力后,趙念更堅信著李逸晨的出現絕對是自己人生的一大轉折點,此時再不抱緊李逸晨這隻大腿,連他自己都會扇自己耳光。

至於葉天南一介城主,相安無事時,大家相互給點面子也正常,如果他犯在李逸晨的手裡,趙念又哪裡還會給他面子。

「趙兄,你誤會了!我只是請你幫一下忙,事後必有重酬!」葉天南此時也顧不得顏面的低聲請求起來。

「我們不熟,別趙兄趙兄的叫著!」見葉天南如此不上道,趙念也直接表明自己的態度。

葉天南有些意外的望著趙念,此時若是還看不清形式,那麼他也枉為一城之主,「既然趙會長不肯幫忙,那林某就告辭了!」

葉天南知道今日想要斬殺李逸晨已經沒有可能,不過想到自己趕來時的安排,他相信不出三個時辰,李逸晨就會被綁著送回城主府去。

「走?你還走得了嗎?」李逸晨雖然不是弒殺之人,但他的心中對於那些想取自己性命之人,也從來沒有手軟過。

「我不走你又敢拿我如何?你敢殺我嗎?笑話!」葉天南有著絕對的自信。

「李公子,他是城主!」感覺到李逸晨身上流露出來的殺意,趙念也不得不提醒道。雖然他可以不給葉天南的面子,但他同樣不敢輕易斬殺葉天南。

「不過一個城主而已!」李逸晨一邊說一邊向著葉天南走去。

此時的葉天南不僅身受重傷,體內的真氣也被李逸晨以特殊的手法封閉起來,能調動的不足兩成,看著李逸晨不斷逼近,切實的感覺到李逸晨身上散發出來的殺意,葉天南的心裡突然恐慌起來,身為大豐城的城主他第一次感覺到自己離死亡如此的近,「你不能殺我,我是大豐城的城主,你若殺了我就是與整個百戰國為敵!」

「你能代表整個百戰國?」李逸晨眼中閃過一絲不屑,說著五指已經卡在葉天南的喉嚨上。

「你……你不能……若是我死了,李家絕對難逃在一亡,城主府的強者已經去圍攻李家,你若是放過我,我也可以饒過李家!」彷彿已經看到死神的身影,葉天南心中更加的慌亂起來。

原本從李逸晨的強勢回歸,葉天南便嗅到一絲危險的味道,聽聞李老爺子閉關,這幾天更是謀划著如何對付李家,得知李逸晨與葉楓發生衝突時,葉天南更是立刻發動。

只是他沒有想到原本以為手來擒來的李逸晨居然會如此地棘手,甚至此時自己的生死都掌握在對方的手中。

「死!」面對葉天南的威脅,李逸晨眼中厲光閃過,五指用力之間,一聲清脆的碎骨之聲傳遍全場。

「你真的把他殺了?」看著葉天南的屍體,趙念感覺自己完全跟不上李逸晨的節奏。

「帶上你能調動的力量跟我一起回李家!」拿到龍涎枝后,李逸晨就知道自己不可能在大豐城停留太久,但認可了李嘯天和李震對自己的那份親情后,李逸晨覺得在離開之前,自己有必要把大豐城敵對的勢力清掃一番,而現在正是一個適合的機會。

趙念還想再說些什麼,但隨即又忍了下來,當即將對著身後的一個術師交待幾句之後,便跟著李逸晨向著李家的方向趕去。

「城主府衛執行任務,閑人等不得入內!」看著趕來的李逸晨,將李家團團圍住的府衛立刻大喝起來。

「滾!」李逸晨沉喝中一拳將擋在前方的一名府衛直接轟開。

「動手,開路!」就在此時,趙念以對身後的一群術師公會武者下達起命令。

術師公會的武者雖然數量上不及城主府衛,但是卻全是氣武境的武者,面對著只有力武境的府衛,完全是狼入羊群,眨眼之間便撕開一個缺口。

李逸晨也懶得再出手,直接快速的向前推進,趙念則帶著那位氣武境七重巔峰的武者跟在李逸晨的身邊保護著他的安全。

趕到李家大門,並沒有出現眾人想象中的亂戰,只見在李家眾人與林家一眾強者面對而持,而在兩大勢力的中央則坐著一個少年,桌上還擺著一壺一杯,正在自酌自飲。

「你總算趕來了,再不來我都快要喝醉了!」那少年正是被李逸晨在李老爺子壽辰上敲詐了一顆靈動丹的齊九霄。

「謝謝!」雖然不了解整個事情的經過,但看著此間的場景,李逸晨也猜出了一個大概。

「這次我總算能還了欠你的那條命了吧!」齊九霄立刻笑了起來。

「你們本來就不欠我的!」李逸晨聳了聳肩說道。

齊九霄卻是微微一笑道,「雖然當初你是順手之舉,但的確也救了我們一命,否則以你小子這性格在皇城不知已經死了多少次了。」

「也許吧!」雖然李逸晨相信就算沒有那幾個傢伙的幫忙,他在皇城同樣也能混得下去,但他也不得不承認,那一年在皇城中,他們的確幫過自己不少。

「逸晨你怎麼回來了?」李嘯天看著李逸晨趕回來,眉頭不由皺了起來,當即對著齊九霄行起禮道,「齊公子,還請你念在與逸晨認識的份上將他帶離這裡,李某感激不盡!」

面對著李嘯天,齊九霄也不敢太過託大,趕緊側身閃開,還以一禮說道,「李叔你就放心吧,李逸晨這小子的手段多著呢,你沒看他把術師公會的人都請來了吧?」

「啊……趙會長!」李嘯天此時才發現站在李逸晨身後的趙念趕緊再次行起禮來,「不知趙會長光臨,有失遠迎還請不要見怪!」

「李家主客氣了,客氣了!」趙念也是立刻還禮,只不過他的頭可比李嘯天埋得更低得多。

開玩笑!那可是李逸晨的父親,他的禮自己如何受之得起啊。

「不知趙會長光臨有何指教!」此時的李家正值多時之秋,李嘯天也不得不謹慎萬分。

「聽聞李家有些困難趙某特帶人前來相助!」看著眉頭微皺的李嘯天,趙念又解釋道,「我與令公子一見如故,他的事自然就是我的事!」

說完趙念又偷偷看了李逸晨一眼,見李逸晨並沒有因為自己那番不分尊卑的話而不悅才在心中舒了一口氣。

「如此就謝過趙會長了」李嘯天嘴上雖然說著,但心裡仍然保持著戒備。

趙念術師公會的會長,就算老爺子見著也得對他禮讓三分的存了,雖然李嘯天已經感覺到李逸晨這兩年有著一些不同尋常的經歷,但他還是不認為李逸晨有能力令趙念為了他,不惜與葉、林兩家同時開戰。

看出李嘯天的心思,趙念也沒有解釋,在他心中最重要的只有李逸晨的態度。

「你突破了?」突然發覺到李逸晨的異常的齊九霄大瞪著眼睛盯著李逸晨,「力武境七重?」

「有問題嗎?」李逸晨不以為然地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