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問題?」

「沒事,可能就是系統突然不穩定吧。」傅漁喝了口冰水,黑自己妹妹手機,這人得心腸得有多黑。

傅欽原平素太忙,就算傅歡手機有問題,大概率會讓助理幫她拿去修,沒那個功夫親自去搞。

「歡歡,你明天不是周末,去我們家睡吧,我們很久沒聊天了。」傅漁提議。

「我也想去!」段一諾一聽這話,立刻酸了。

「來啊。」傅漁說完,還刻意問了下京星遙,「星遙,你要不要去我們家?」

京星遙此時半醉半醒,能分辨他們說了些什麼,搖了搖頭,就段一諾這模樣,去傅漁家,今晚大家都別睡了,絕對要鬧到天亮,她明早還得去梨園。

**

約莫十一點的時候,傅欽原到了KTV,他推門進去的時候,京星遙靠在沙發上已經迷糊糊睡著了。

「哥,忘記給你打電話,我今晚不回去,去軟體園睡。」傅歡想當然以為他哥是來接他的。

「嗯。」傅欽原點頭。

「待會兒一言送我們,你就送星遙回家,反正順路。」

傅漁說完,傅歡是轉身去唱歌了,沒聽清,段一言則是一臉懵逼的。

其實段家與京家才順路,雲錦首府與軟體園也在一個方向,這麼接送,其實雙方都不順路。

不過段一言明顯沒繼承段林白的智商,聰明得很,上次就察覺到了一些端倪,今天算是肯定了,聽話的點頭。

傅欽原一邊脫掉外套,一邊朝著京星遙身邊走去,瞥見她身上的男士外套,略微一扯,就丟到了一邊。

段一言嘴角一抽,他們一群人出來玩,就他穿了外套,是傅漁問他自己冷不冷,擔心包廂內冷氣太足,京星遙睡覺著涼,他才將衣服給她蓋了下……

現在卻被某人當垃圾一樣丟了。

他認命的拾過自己外套,瞧見他把自己衣服披在了京星遙身上。

四目相對,傅欽原沖他一笑,段一言堪堪別過眼:

他就算知道了所有事,也什麼都不敢問。

傅欽原那是白面黑餡兒的,連他爸都能坑,更別提他了。

眾人收拾東西準備離開時,京星遙才被吵醒,直起身子,腦袋還暈著,黑暗中就有人握住了她的手……

那觸感太熟悉,她一轉頭,就看到某人緊挨著她坐著,屏幕五色的光線落在他臉上,斑駁闌珊。

「星遙,你醒了?」傅漁已經拿起包,準備離開,「回頭讓我小叔送你回去。」

「……」京星遙想掙了下手,想起身說些什麼,傅欽原手指倏然用力,握得更緊了。

此時光線太暗,沒人注意,她動作幅度不能太大,擔心被人察覺,只能幹著急。

「我跟你們一起回去。」

「他們都去我們家睡的,你和我們不順路。」傅漁果斷拒絕了她。

京星遙就是再傻,對比之前與傅漁打電話她說得那些話,也清楚今晚聚餐她給自己挖了個坑。

而此時某人用指腹輕輕剮蹭了下她的手背,氣得京星遙乾脆抬手,在他手心狠狠掐了下。

傅欽原偏頭靠近她……

黑暗中,看不清臉,只有氣息真切。

「很疼。」

「疼死你得了!」

「嗯,你開心就好。」

京星遙被氣得沒了脾氣,她心底清楚自己力道多重,終是沒下死手,手指力道一松的時候,某人趁虛而入,手指探入她的指縫,微微收攏。

被她掐過的地方,身體的應激反應導致非常熱。

尤其是此時傅漁等人還沒走,京星遙如坐針氈,心底那叫一個忐忑。

他怎麼每次行事都如此張狂,完全不分場合的。

手心貼著……

幾許熱度好似能暖到她心口。

「那我們先走了。」傅漁招呼傅歡等人隨她離開,包廂剩下他們兩個人,京星遙有些惱怒得甩開他的手,起身就走。

她完全忘了自己方才喝多了酒,饒是此時頭腦清醒,身子卻虛軟沒力,剛起來,雙腿一軟,差點跌回沙發上,只是傅欽原動作更快……

長臂一撈,把人打橫抱起。

「送你回去。」

京星遙臉蹭的一紅,幾欲掙扎,服務生已推門進來,「不好意思,我們以為包廂沒人了,打擾了。」

傅漁結賬離開,服務生自然以為包廂沒人,準備進來洒掃。

「沒關係,我們也要走了。」傅欽原說著,忽然低頭靠向她,「你要不要摟緊我?」

此時有人,京星遙也是有些無措,沒敢太掙扎,某人這般已經很過分了,還要自己摟緊他?

重生之鬼眼商女 「他們都認識我,讓他們看到你的臉,你也沒關係?」

「我是沒所謂的,大不了就去和六叔攤牌。」

「當年親過你之後,我就做好準備面對六叔和六嬸了,你也準備好了?」

京星遙壓根沒準備,其實年少時的感情都是朦朦朧朧的,兩人從未攤開說過任何事,她原想著,兩人再度碰面,怕是會很尷尬。

他若是和以前一樣強勢,她也有辦法處理,現在這種懷柔政策,當真當人招架不住。

此時服務生將包廂內的大燈打開,包廂瞬間變得通明一片,京星遙心頭一緊,抬手摟住他的脖子,藏住了自己的臉。

「待會兒沒人記得放我下來。」她壓低了聲音。

「嗯。」

傅欽原雖然這麼說著,可是此時已經接近夜裡十二點,就算是KTV人多,大家都在各自包廂,一路穿行到停車場,都沒碰到一個人。

他卻直言:「你抱緊了,人有點多。」

京星遙是真怕被人看到告知家裡人,一路都很忐忑,直至上車后,才長舒一口氣。

「你說他們認識你,看到你抱著……」京星遙咳嗽著,「真的沒問題?」

傅欽原以前參加活動,傳過一些亂七八糟,無根無據的緋聞,他可能就是和人打個招呼,握個手,都能傳出些桃花新聞。

這個可是實錘,要是傳出去可得不了……

「這家KTV保密工作素來很好,這點完全不用擔心。」傅欽原發動車子,開往京家。

**

路上兩人也沒說什麼,只是快到京家的時候,在拐彎處,京星遙讓他停下了車,「我走走就行,正好醒醒酒。」

可她想推門下車時,發現車門是被鎖死的,「你開下門。」

「再陪我待會兒吧。」周圍很暗,只有一側路燈光線斜斜落進來。

「已經很晚了。」

「我知道,剛才在包廂里,那句話我不是和你開玩笑的。」

京星遙拉著門鎖的手指略微停滯,沒搭腔。

「其實有句話,我很早就想和你說了,當年我親你那次,真的很對不起,我太急躁了,沒徵求你的意見,嚇著你了。」

「你不是說以前的事記不清了?」京星遙咬了咬唇,想起他之前漫不經心的模樣,有些莫名窩火。

「經常夢到,怎麼可能忘記。」

他這話說得有些流氓了,急得京星遙有些臉紅。

「不過我沒後悔過,除卻抱歉,我也欠你一句喜歡。」傅欽原解開安全帶,從後面過來,身子靠得近了些。

「我喜歡你,喜歡好多年了。」

「你回來,我很開心。」

京星遙覺得今晚可能真的喝多了酒,腦子混沌著,神智渙散,她能感覺到自己心跳聲越發快了,就像是海浪急拍著沙灘。

每一次都撞得她心顫。

「你並不排斥我的靠近,我相信你也是喜歡我的。」

「可能我說的有些突兀,只是覺得等太久,不想再這樣了……」

「我這些年真的挺努力,我做好準備娶你了。」

「你做好準備喜歡我了嗎?」

京星遙只覺得周圍一切都是死寂的,只有他這幾句話,不停在她腦海迴旋者,就在他茫然無措的時候,她感覺他靠得更緊了,沒任何肢體接觸,只是輕輕在她發頂親了下……

「啪嗒——」輕微的機械聲,他抬手,從內側幫她打開車門。

「你不想我送你,那我看著你回家,你們家這邊太空曠,晚上還是有些危險的,的確挺晚了,快回去吧。」

京星遙覺得心跳得更快了,她抿了抿嘴,沒作聲,抓起包就下了車,口齒不清的說了句,「晚安。」

快速逃離。

無敵唐僧系統 她剛走了一步,他打開了車燈,大燈光線很亮,鋪陳在暗色馬路上,亮得刺目,也照亮了她歸家的路。

他的確沒跟著她,只是那光線卻如影隨形,一路隨她到了門口。

直至歸家后,京星遙心底都亂鬨哄的,加上酒氣熏騰,一顆心被攪亂得一塌糊塗。

傅欽原這人到底是什麼轉世,怎麼能這麼壞。

她回家的時候,京寒川與許鳶飛都睡了,她簡單沖了個澡,剛躺到床上,他好似有感應一般,給她發了條語音簡訊。

【晚安,遙遙。】

他聲音低沉,好似刻意壓著,每個字眼都能輕易撥動她本就脆弱的神經。

她方才平復些的小心臟,又開始亂撞。

遙遙?

還沒人這般叫過自己,專屬稱呼,更讓人心悸。

*

傅漁此時也剛洗了澡,段一諾和傅歡原本還想瘋玩一下,她直接說了句:

「我爸明天回來。」

兩人消停了,不敢造次。

兩人睡下后,她才打開電腦,開始寫稿子,可能晚上有靈感,她都是夜裡創作,她剛倒了杯咖啡,登陸微信,傅欽原的信息就跳了出來。

【謝謝。】

傅漁勾唇笑著,看樣子進展不錯。

不知道今晚吃到幾口肉了?

------題外話------

我可以負責任的告訴你:一口肉都沒吃到!

傅漁:沒用的東西。

傅欽原:……

小三爺還是很給力的,此處應有掌聲和票票…… 告白的那一夜……

傅欽原難得睡了個好覺,京星遙卻徹夜未眠,她凌晨四點多才睡著,幾乎是剛閉眼,鬧鐘就震動起來,原定七點起床,八點到梨園,結果起床時已是八點,上午乾脆就不打算去了。

她一邊刷牙洗漱,一邊怨念得暗罵了傅欽原,攪和得自己生活一團糟。

想起他昨晚說過的話,她此時心頭還一陣激蕩。

真是能要了人的命。

她照鏡子,打量著眼底的黑眼圈,貼了個眼膜就下樓吃早餐。

剛下樓,就看到剛才傅欽原正坐在家裡客廳,落在她眼下白凈凈的眼膜上,沖她勾唇一笑。

「早。」

某人神清氣爽,明顯睡得不錯。

腦子死機,怔忪片刻,才強裝鎮定說了句,「早……」

「六嬸去店裡了,六叔在樓上換衣服,你先吃早餐吧。」那熟稔的語氣,要不是京星遙篤定這裡是她家,都懷疑自己一覺睡醒,踏錯時空,走錯片場了。

大白天的,果然不能隨便念叨人,怕什麼來什麼。

她還得假裝鎮定,若無其事從他身邊走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