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兩枚固神丹,不敢說百分百,我至少有九成九的把握了。」清泉老祖笑了,有了固神丹之後,難度基本上已經可以忽略不計了。

就算宇宙本源出現了稍微的泄漏,也絕對不會立刻磨滅兩者之間的元神,到時候他們就有足夠的時間將兩者間的元神給接引回來。

「事不宜遲,我們現在就開始吧。」清泉老祖說道:「此次前往元神世界就由你吧。」

清泉老祖知道周但是最好的人選,而且他了解其性格,就算有人願意替他去,其也不可能會答應的。

「我和你一起去吧。」周艷琳知道讓自己替周丹前往元神世界很難,唯有與其一同前往。

「不行,固神丹不夠。」周丹拒絕的非常直接,他不可能讓周艷琳陪著自己一起冒險,一旦出現一丁點意外,這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

「可是。」周艷琳聲音有些低落的說道:「你如果出事了,你認為我會自己獨自活著嗎。」

周丹身軀猛然一震,牢牢的將周艷琳摟在懷中,語氣溫柔:「琳兒,不要這樣好嗎,我答應你,我會安全回來。」

周艷琳趴在周丹的懷中,但卻用力的搖了搖頭,她早就決定了,此生不會再和周丹分開。

嗡嗡~~

突然,周艷琳預感到什麼,只見她抬頭看著眼前的男子,其身軀已經漸漸的消散:「琳兒,我會活著回來的。」

當話音落下后,周丹早已消失不見了。

周艷琳無力的坐在地上,周丹為了不讓她冒險,竟然使用了靈力化身,而其本尊早就前往元神世界了。

『天王神空間』深處,一百多尊准帝強者盡皆在此,除了小雷晶虎與夜小一在外面陪伴著周艷琳,其他人盡數到位。

「沒想到你會是龍族的傳人。」木尊者語氣有些意外的說道。

「天王神空間再現,這預示著龍族即將崛起,看來是時候去拜會一些老朋友了。」清泉老祖也頗為感慨,他與周丹相處如此的久,還是現在才知道周丹是龍族的傳人,連龍族至寶天王神空間都在其手中。

「各位前輩,馨兒就在那裡。」周丹意念微動,空中便淡淡浮現出一道倩影。

倩影緊閉著雙眼,表情很是痛苦,而其身軀伴隨著一道道神秘的金光,金光繞體,伴隨著絲絲暗紅血色。

這些暗紅血色,正是血咒長河的一部分,而這些金光則是阻止著血咒長河的侵蝕。

嗖~~

一名美麗的女子出現在高空,對著周丹說道。

其便是天王神空間的器靈『小龍女』。

「主人,血咒長河越來越難以阻止了,如果在不想辦法解決,我也無能為力了。」小龍女有些自責的說道:「希望主人懲罰。」

周丹罷了把手,這件事哪能怪小龍女,其可以阻止血咒長河的大面積入侵已經很不容易了。

「辦法已經想到了,到時候你全力配合這些前輩。」周丹下了命令,小龍女無條件配合。

「好,我等現在就施展補天聖術,將你的元神與倩馨兒的元神送到元神世界,在那裡,有最純凈的宇宙本源,你能夠採取多少是多少,最後利用這些宇宙本源,凈化掉侵入倩馨兒元神的血咒長河。」

清泉老祖交給周丹辦法,將一切步驟說的極為詳細,足足花費了半個消失才交代完。

「晚輩明白。」周丹盤膝而坐。

「服下固神丹。」木尊者突然說道。

周丹按照其指示,將一枚固神丹服用了下去,瞬間感覺元神得到了一股柔和的能量,這能量緩慢的進入到元神內,最終讓周丹的元神壯大了二十有餘,可見這七品固神丹,藥效真的很猛。

其實周丹的元神本身就很強大了,若換做其他人,一般都是可以壯大百倍的,只不過周丹擁有雙元神,故此才得到了二十多倍的提升。

不過這也是極限了,如今周丹的元神之強大,絲毫不亞於准帝巔峰了。

木尊者將另外一枚固神丹投向虛空中的倩馨兒,在其距離身軀不到三尺的時候便化為弄弄的金光,瞬間進入倩馨兒的嬌軀。

「開始。」清泉老祖突然雙手捏動法指,風、雨、山等尊者也同樣做著複雜的手印,最終百位準帝動作連貫一致。

兩個小時候,百位準帝突然睜開雙眸,攝人的金光從他們眼中飛出,刺入周丹與倩馨兒的眉心處。

而原本靜心盤坐的周丹突然渾身一震,身軀一陣晃動,最終歸於平靜。

這是一片到處充滿光芒的世界,在這世界中,光明取代一切。

周丹出現在這裡,他漂浮而動,眼中有著迷茫,而很快這迷茫便浮現出一抹堅定之色。

不過時,一聲清脆的聲響傳來,只見他身邊不遠處出現了一名女子,女子白衣飄飄,只是那俏臉有些蒼白。

「你怎麼來了。」女子正是倩馨兒,如此在這裡見到周丹,她感到很大的意外:「難道我已經死了嗎,這裡便是我的歸宿。」

倩馨兒搖頭晃腦,她感覺眼前的一切很不現實:「我已經死了,沒想到心裡還是放不下你。」

看著近在咫尺的周丹,倩馨兒沒有說什麼,兩行晶瑩剔透的淚珠順著臉頰滑落而下:「你過的還好嗎。」

儘管倩馨兒知道這眼前的一切都是虛幻的,但仍舊難以掩飾她對周丹的關心。

周丹內心躁動,強忍著衝動,就這麼慢慢的靠近這為她擋下血咒長河的女子。

他知道這裡就是元神世界,是最為接近宇宙本源的地方,可以稱之為第二宇宙本源世界。

這一切都是真實的,只不過倩馨兒卻誤以為將這裡當成死後的歸宿罷了。

「讓你受苦了。」周丹沒有說太多,他輕輕擦去殘留在倩馨兒臉頰上的淚痕,將她緩慢的擁入懷中。

倩馨兒嬌軀劇烈顫抖,原本反抗劇烈的嬌軀突然靜止了下來,自語道:「我已經死了,就讓我感受一下他的溫暖吧。」

聽到倩馨兒的這句話后,周丹終於再也忍不住了:「馨兒,你並沒有死,這裡的一切都是真的,你我皆都在元神世界。」 倩馨兒抬頭,看著眼前這張熟悉的面孔,那蒼白的俏臉上浮現出一抹笑意:「我喜歡你,我愛你,可是我知道你心有所屬,所以一直都不願意干擾到你。??」

「在南院的時候,我承認我有對不起你的地方,可是到後來我才現,我已經悄悄的喜歡上你了。」

倩馨兒並沒有去認真分析周丹的話,她仍舊認定自己已經死了,身負九條血咒長河,難道還能活下來嗎?

「我喜歡你,可是我不喜歡你騙我,我明明已經死了,可是你為什麼還要騙我呢?」倩馨兒躺在周丹的懷疑,這一刻她是多麼的嬌氣,這一刻,她是多麼的溫和。

聽著這聲音,周丹心如刀絞。

看著這臉蛋,周丹痛苦不已。

周丹感覺自己真的很對不起倩馨兒,只是他心有所屬,難以容納下其他人了。

「馨兒,如果你沒有死,你敢和我說這些話嗎?」周丹突然問道。

「我不會說,永遠都不想說,因為我不想要打擾到你,不想破壞你和琳兒的感情。」倩馨兒抬頭注視著周丹,很是柔情的說道:「只是我現在已經死了,我真的很想親口對你說一聲,我愛你。」

周丹如遭電擊,他根本無法想象,倩馨兒竟然已經深愛他到這種地步了。

每每想到在最危急的時候,那奮不顧身的擋在他面前的身影,周丹的靈魂都在顫抖。

「馨兒,你沒有死呢。」周丹呼吸變得有些快了。

「我可以叫你一聲周丹哥哥嗎?」倩馨兒乖巧的說道:「我也好想和琳兒一樣,一樣叫你周丹哥哥,一樣得到你的喜歡。」

「只是我已經死了,甚至連死了都沒辦法忘卻你,你說我是不是很賤,明明知道你已經有心愛的人了,我還是和你告白了。」倩馨兒說道。

清淚滑下,這一刻周丹沒有再多說任何話語了,所有的言語全部融化成一個吻。

這一個吻,很漫長很漫長,甚至到倩馨兒都感覺將要窒息的時候才結束。

她那圓而又大的雙眼死死的盯著周丹,心裡充滿著震驚:為什麼死了,還會有窒息的感覺?

想到這裡,內心多了一份期待,更多的是羞澀。

「馨兒,這就是我想要給你的答案。」周丹知道倩馨兒已經緩慢恢復過來了,他仍舊牢牢的摟著倩馨兒,不願分開。

如果連這樣的女子都可以放手,那周丹就違背自己本心了。

「我,我……」倩馨兒此事的心情已經無法用任何言語來形容了,擠了半天,僅僅說出了幾個字:「我真的沒有死?」

「你當然沒死,沒有我的同意,誰都帶不走你!」周丹笑著說道。

「啊!」倩馨兒突然尖叫出聲,一把掙脫出周丹的懷抱,整張臉龐早已通紅如火,將頭埋得低低的,羞澀無比。

「我,我剛才沒有說什麼吧?」倩馨兒小聲的嘀咕著,猶如蚊聲,細弱無聲。

「沒說什麼。」周丹說道。

「哦。」倩馨兒暗暗鬆了口氣,只不過內心卻有些許微微的失落感。

看著倩馨兒此刻的模樣,周丹卻是突然靠近,一把將其擁入懷中:「只不過是一個很老土的告白罷了。」

「啊!」倩馨兒又是一聲尖叫,差點震破周丹的耳膜,她奮力掙扎,但卻無法掙脫出那強而有力的雙臂。

「難道你還想從我身邊溜走嗎?」周丹在倩馨兒耳邊小聲的說道,令其嬌軀微顫,最終緩慢的平靜了下來。

她微微搖頭,但很快就點了點頭。

「我現在已經接受你的告白了!」周丹說道。

「可是你心裡只有琳兒。」倩馨兒小聲的說著。

「但是你成功的突破了我的防線,現在我的心裡,也有你的影子了。」周丹說道。

「那我該怎麼和琳兒交代。」倩馨兒想到了一個很嚴肅的問題,有些忐忑的問道。

她知道自己的分量永遠無法和周艷琳相提並論,故此很忐忑。

「你和她都是我最在意的人,不分彼此。」周丹說道:「這件事,我相信琳兒會理解的。」

「哦。」倩馨兒完全不知道該說什麼,只是小聲的回應著。

「好了,你調整一下狀態,過會我們還有事情要做呢!」周丹一邊說著,一邊雙手還不老實的在倩馨兒的身上遊走。

「還有事情做?」倩馨兒想到什麼,頓時俏臉又通紅了起來,顯得羞澀無比。

看著眼前嬌艷欲滴的女子,周丹又是緩緩的親了下去,這一次倩馨兒沒有在掙扎,兩人就這般相擁而吻。

而這一吻,長達半個小時。

半個小時后,兩人雙唇分離,周丹看著倩馨兒:「你做好準備了嗎?」

倩馨兒羞澀的點了點頭,她心裡卻早已亂如麻了。

接下來要做什麼?難道是那個嗎?

想到這裡,倩馨兒心跳就迅加快。

感到到倩馨兒的突然變化,周丹頓時啞口無言了。

他輕輕撫摸著倩馨兒的俏臉,訕訕一笑道:「別急嘛,等我們回去之後在來那個!」

「啊!」倩馨兒終於反映過來,頓時不知所措,恨不得找個洞鑽進去。

「我們現在是在哪?」倩馨兒小聲的問道。

「元神世界。」周丹將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訴了倩馨兒,讓她明白前因後果。

「我還有救?」聽了這麼多,倩馨兒僅僅總結出這麼一句話來。

「本來就有救好不好!」周丹笑道。

「現在我便帶你去採集宇宙本源,將流入你體內的血咒之氣給凈化了。」

倩馨兒螓輕點:「要小心哦,如果宇宙本源泄露了,你立刻離開。」

「放心啦,我不會讓你有事的。」周丹打著胸部保證道。

而後兩人騰空而起,朝著元神世界的深處飛去。

元神世界是最接近宇宙本源的地方,或者是說,元神世界本身就出於宇宙本源之內。

而這一次周丹所要做的事情就是採取宇宙本源之氣,凈化倩馨兒元神裡面的血咒之氣。

也不知道飛行了多久,兩人已經來到一處到處充滿金色氣體的地方。

空中瀰漫著金色氣體猶如實質,讓人寸步難行,如果不是周丹和倩馨兒都服用了固神丹,或許難以前進。

又持續花費了半天的時間,兩人終於來到元神世界的中心地。

元神直接的中心地與周邊差別很大,在這裡並沒有任何金色液體,四周明朗,而中間有著一口散著古樸氣息的古井。

古井內時不時有著金色氣體飛出,很快便朝著四周散去。

「混沌古井!」周丹心中微微一喜,總算抵達元神世界的中心點了。

眼前這口古井便是傳說中的混沌古井了,所謂的混沌古井,其實就是宇宙本源與元神世界的一個交接點。

這交接點酷似一口古井,故此被稱之為混沌古井,而這些到處洋溢著金色液體,也被稱之為混沌之氣。

混沌之氣價值連城,尋常都難以一見,就是准帝強者想要採集混沌之氣都無比艱難。

而這一次周丹的目的顯然不是混沌之氣,而是要比這混沌之氣更加高級的本源之氣。

唯有本源之氣,方能解除倩馨兒元神內的血咒之氣。

當然,混沌之氣也極為重要,除了驅散殘留在倩馨兒元神內的血咒之氣外,還需要凈化其肉身上的血咒之氣,而這混沌之氣就是當之無愧的選了。

本源之氣,只有從混沌古井內採集,而想要採集本源之氣,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進入混沌古井深處。

「小心點,混沌古井是宇宙本源與元神世界的交接點,時空異常的不穩定。」周丹將需要注意的事項給倩馨兒細說,並且再三交代。

「嗯。」倩馨兒說道:「我會小心的。」

周丹這才放心,兩人小心翼翼的接近混沌古井,畢竟誰都無法肯定,下一刻混沌古井是否依舊如此平靜。

兩人極為小心,僅有的數公里,卻用了將近兩個小時的時間。

混沌古井並不大,直徑不過十米左右,成圓形狀態。

一絲絲金色氣體不斷從混沌古井中飛出,融入四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