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大哥。」讓陳小春自己跑了肯定是不可能的。

不久之後,水魚幫的人就開始全城搜查。眾人是擔心有什麼勢力里鬧事。倒也沒有想到陳小春還是活著的。 不過到了盛浩的房間外的時候,那些人只是問了一句。只不過是例行公事而已。還提醒盛浩小心一些,要是碰到什麼奇怪的勢力,要和他們說一聲。

「大哥,你太牛了吧,那些人好像也認識你,似乎很給你面子啊。」等那些人離開之後,陳小春又忍不住驚嘆了。

盛浩似笑非笑:「你不是我是你老爸的手下嗎?」

陳小春尷尬得想挖了一個地道躲了進去了。

翌日,盛浩和陳小春除了吃飯,幾乎就待在這個房間裡面。

回到了房間里,陳小春迫不及待地說道:「大哥,我們什麼時候才能回去?」他實在是怕了這裡了,之前是聽了大長老的兒子的話,以為這裡真的很好玩。

「你傻啊。」盛浩白了陳小春一眼,「剛出了那樣的事情,他們現在會很小心的。」

「那麼到底是什麼時候,我們才能出去啊。」陳小春硬著頭皮說道。

「你是毒又發作了?又想了?」盛浩又一次躺在了床上,「想回去就回去,不用和我說這個。」

說完,又閉上了眼睛,不過時不時就吹了一個口哨。

等盛浩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已經是傍晚了。盛浩一起來,卻看到陳小春老老實實地站在床邊,像是一個僕人一樣。盛浩樂了:「陳少爺,你這是怎麼一回事?」

「怎麼一回事?沒有怎麼一回事啊,老大,你睡覺,小弟就應該老實地待在一旁。」陳小春拍著胸口笑道。

「行了,輪到你睡覺了。我出去看看。」盛浩看著天色,這個時候自己出去,應該沒有誰會懷疑的。

「大哥,你真的要出去,我跟著……」陳小春本想說跟著盛浩出去,但是一想起昨天的事情,又怕被人給發現了。

其實盛浩幫他解毒之後,樣子看起來和之前有很大的區別,寵物城的人又認定陳小春是死了,自然也沒有人注意到他的身份了。

「不敢就老實地待在這裡,你有什麼好怕的?」盛浩把陳小春推到了床上:「大哥去辦事,小弟在這裡睡覺等著就好了。反正你一個廢物,能做出什麼事情?」

「是是是,大哥,我明白了。」在這之前,陳小春可沒有想過有人能從寵物城逃出來的,而且還是那麼地快。陳小春突然想到了一個很重要的問題,「大哥,你是不是去救大長老的兒子?」

「哦?你見過他?」盛浩本想走的,但是聽到了陳小春的話之後,又停下了腳步,笑眯眯地看著陳小春。

「大哥,說也奇怪,我和大長老的兒子被關之後,他卻被送到了別的地方,我到現在還不知道他去哪裡呢。」陳小春本來也只是隨口說說,但是說完之後就有些不好意思了,「抱歉啊,大哥,我什麼都不知道,也沒有能夠幫到你。」

「行了,你給我老實在這裡等著就好了。不管什麼人過來,你都不要理,如果有人調查,你就說你是遊客而已,至於來自哪裡,你要是不會編了就算了。」盛浩惡狠狠地瞪著陳小春。

「是,大哥,我知道了。」陳小春老實地回答。

盛浩出去是想看一看星城人的警惕是否還像之前的一樣。

後來他在一家茶樓,發現了幾個戴著綠帽子的,這幾個人在商量事情。盛浩在了隔壁的房間,就像是在慢悠悠地喝茶而已。

因為出了昨晚的事情,這幾個人說事情的時候,也小心了不少,竟然是用筆寫著的。

盛浩樂了,要是這幾個用嘴來交談,只怕還會小心一點。現在,他們肯定沒有覺得有任何的問題了。

盛浩催動異能眼,透視著這幾個人寫的字。

「昨晚的事情雖然動靜不小,但是發生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所以根本就沒有人能夠查到。」一人寫。

「嗯,這種事情,應該就是靈獸自己亂跑而已了,好在都是在寵物城發生事情,只要把消息壓下來,別的地方也未必會知道。」另一個人寫道。

「嗯,其實也不算什麼大事,我估計是……」那人寫到這,警惕地看了四周,才繼續寫了,「是咋們內部人做的,有人想爭奪地位,故意給人難看而已。」

盛浩沒有繼續看下去,他現在心裡也算有底了,看來這水魚幫的人也是內部競爭不少啊。盛浩又到街上亂逛了幾圈發現警惕的人倒是不少。不過在星城的邊緣,倒是沒有多少人守著了。

看來重心是在這個城市裡。盛浩進入房間之後,卻沒有見陳小春在床上,大驚。他之前雖然是在外面閑逛著,但是也是在這附近的。為了弄清楚形勢,不得不出去看看,這麼近的地方,如果陳小春被人發現了,自己也能救回來。哪知道一回來,人就不見了。

好像剛才這附近也沒有什麼人搜查吧?只有一個解釋,就是陳小春耐不住寂寞,偷偷跑了出去了。盛浩千算萬算,沒有算到這個啊。早知道離開之前就點了陳小春的穴道了。

盛浩正要罵幾句發泄一下,可是突然聽到床下有粗重的呼吸聲,這才用透視掃了一眼。不看還好,看之後,盛浩就樂了。這躲在床下的不是陳小春又是誰?

盛浩咳咳兩聲。

床底下的陳小春快哭了,不過看著盛浩的鞋子,好像有些熟悉,這才硬著頭皮叫道:「老大,是你嗎?」

「不是。」盛浩故意用很老的聲音說了出來,「不過,你要是再不出來,我就直接把這個床劈成兩半,到時候你沒有事情,算你的本事。」盛浩樂了,懶得在這裡很無聊,開這樣一個玩笑也是不錯的。

但是陳小春可不這麼想,他也是嚇壞了,趕緊爬了出來,也不看盛浩的臉,只是不停地磕頭:「水魚幫的大爺,我就是一個來旅遊的,你們一定要放過我啊。」

「行了,陳小春,夠了啊。」盛浩哭笑不得地看著陳小春。

陳小春抬起頭,看到是盛浩之後,鬆了口氣,兩眼一翻,竟然暈了過去了。

盛浩看著外面的夜色,現在也還早,沒有必要叫醒這個小子,讓他睡睡也好,只怕自己離開之後,這小子就一直在忐忑中度過了吧。

不過盛浩也不可能把陳小春抱上床的。而是自己躺在床上休息了。

直到現在,盛浩都覺得事情太簡單了。這甚至讓他隱隱有一種不安的感覺。

半個多小時之後,陳小春突然醒了過來。盛浩猛地也睜開了眼睛。他剛才不過是在閉目養神而已,在這個地方,畢竟不是很保險的,盛浩也不至於珍惜這點時間來修鍊。

盛浩也起來了:「陳小春,剛才你為什麼躲在床下?」

「老大,你離開之後,不是有人過來嗎?」陳小春躲在床下,「對方看到沒有人之後,才離開的。還好我躲得好。」

「看到沒有人之後……」盛浩心念一動,說道:「你放心一點就好了,不會有事情的。」

十多分鐘之後,突然有人過來了。

不過對方先敲門了:「裡面有人嗎?」竟然是花大叔。

盛浩大吃一驚,給陳小春使了一個眼色,讓他到床上躺著,隨即才過去打開門。

門外,站著的是花大叔和幾個弟子。

「花大叔,你怎麼來這裡了?」盛浩讓開了,「要進去嗎?」

「那個……」花大叔吩咐眾人在外,隨即跟著盛浩進去了。

「花大叔,怎麼昨天有些奇怪啊,好像還有檢查……」盛浩看對方沒有別的神情,也就放心。

花大叔進來之後,看到躺在床上的人,隨口問了一句:「這個人是誰?」 「同樣是一個遊客,我們見面了相談甚歡。而且我有點怕,就請他做保鏢了,他應該是一個實力不錯的高手。」盛浩笑道。

「高手?高手睡覺這麼多,是身體不行吧?」花大叔若有所思。

「我也不知道,反正他就哥我說他是一個高手。這樣,花大叔,你幫我看看,這個人是什麼樣的實力如何?」盛浩拉著花大叔的肩膀,然後又拿出了一張一百的銀票,「小小意思。」

其實以花大叔的身份,自然不會在乎這點錢了。只不過昨夜發生那樣的事情之後,讓他被罵了不少,所以才想找點錢洗掉晦氣。

他這次來找盛浩,其實也是想敲一筆的。只不過又不想破壞到兩個人之間的所謂好關係而已。現在盛浩正要求他,何樂而不為?

我全家都是穿來的 「他睡著了嗎?」花大叔又問了一句。

「應該吧。」盛浩的口氣根本不確定。

陳小春其實是嚇壞了,不過是強忍著而已。花大叔也沒有多想,只是把這人當成一個騙子了,聽到自己和盛浩認識就怕露餡而已了。

花大叔和盛浩一起走過去。

盛浩壓著陳小春的手:「我這樣做,他就不敢亂來了。」

花大叔心裡好笑,然後快速地拿出了一塊測試石,放在了陳小春的手上。

盛浩則是暗暗傳了真氣到陳小春的身上。他傳的也不多,足夠花大叔檢測出來。當初陳小春被關的時候,就是沒有實力的,這樣一來,花大叔更不會認為這個人是陳小春了吧。

「這小子也就是聚氣初期的實力而已。」花大叔倒也沒有注意看陳小春的臉,看到測試石只有微弱的反應之後,不由得好笑,然後便把測試石給收了起來。

他也沒有把陳小春聯繫成從寵物城裡逃跑出來的人。畢竟在那裡被關的人,真氣會受到毒的影響,測試出來的效果也是不一樣的。

「聚氣初期?」盛浩驚呆了,「他和我說過他很厲害的。」

「是嗎?我是不會騙你的。」花大叔看到陳小春幾乎要叫了,也不想揭破,這種人,到了這個年齡才練出了這麼點真氣,要知道,這裡可是逍遙島啊。這小子不是很窮,就是一個廢物。又怎麼會有人拿錢來,抓了也麻煩,除非盛浩有這個意思,他倒是願意做這個順水人情。

盛浩把花大叔拉到距離門口三四步的地方,有些不信地說道:「花大叔,他的實力真的那麼低吧?」

「當然了,你被騙了,要不要我幫你處理了他?」花大叔又朝著陳小春看了一眼。

「不用,他也沒有收了我多少錢,算是交一個朋友吧。我自己可是連真氣都練不出來。」盛浩突然有些激動了,「花大叔,你看看,能不能用剛才的石頭幫我檢測一下,我是不是也有機會成為高手?」

「行,我幫你看看吧。」這不過是舉手之勞,花大叔自然很快拿出了測試石,心裡卻好笑,這小子竟然把測試石當成普通的石頭。

測試的結果自然是盛浩沒有實力了。

花大叔若有所思:「說也奇怪,你家的錢應該也不少吧,怎麼就沒有把你培養成一個高手呢?」

「還不是我媽是小,我小的時候,被我爸的大房欺負,直到這個臭婆娘死了,我才算是苦盡甘來了。我老爸或許是因為內疚,所以才給我不少錢,讓我出來玩,他是怕我留在家看到眾人都是高手會傷心吧。」盛浩握緊拳頭,咬牙切齒地說道。

花大叔心裡好笑,表面上卻裝出很同情的樣子:「你能帶著一頭靈獸回去,也可以讓你家的兄弟羨慕了。」

「那算什麼兄弟,只知道欺負我而已。」盛浩說著,突然拉住了花大叔的手,「花大叔,你這麼厲害,喲喲辦法幫我成為一個修鍊者的?」

「當然沒有問題了,你想要什麼,我幫你找就是了……」花大叔欲言又止。

盛浩恍然大悟:「花大叔,你放心,等我回去之後,絕對會帶著足夠的錢過來的。」

花大叔心念一動,看來這小子真的沒有多少錢在身上了。他本來想以昨夜的事情做借口,拿著獅子回去調查,然後讓盛浩下次再來買的時候,才順路把獅子給盛浩的,再扯到一些嫌疑和規矩,盛浩也就不會怪到自己頭上了。

不過像這種二世祖,為了提升實力,只怕願意花了更多的錢吧,自己千萬別因小失大了。想到了這裡,花大叔也放棄了拿著獅子做文章的事情了。

「對了,獅子呢?」花大叔這才發現了一個很奇怪的事情。似乎從自己到這以來,就沒有見過獅子啊。

「我也不知道,可能昨天偷偷走了吧。」盛浩壯膽問道:「花大叔,不會是你讓獅子回去的吧。」

「當然沒有了。」花大叔心裡一驚,昨夜,那些靈獸突然鬧事到處跑了,難不成盛浩的獅子也是如此了?到底是誰,有這麼強的本事,一夜之間,神不知鬼不覺地讓眾靈獸發瘋了?花大叔心裡有些不好意思,表面上卻好奇了,「獅子什麼時候離開的,你們知道嗎?」

「不知道。花大叔,這不能怪到我的頭上啊。」盛浩說到這,顯得很委屈,「你的人……」

「我的人怎麼了?」花大叔古怪地看著盛浩。

「不對,他們和你沒有關係,應該是不認識您吧。」盛浩苦笑道:「有人來這裡查了,把我這裡的門給踢壞了。我怕麻煩,別的地方又好像都有人。很可能獅子就是晚上趁著門大開出去,我這種人睡覺又熟……」

「到底是誰?」花大叔火大了,「你應該戴了我給你的帽子吧。」

「戴了,當然戴了。」盛浩苦笑,「那個帶頭倒是沒有亂來,只是問我帽子從哪裡來的,我說了,他也就帶著人離開了。不過他的小弟事先忍不住就踢門了。」

花大叔看了門,確實發現問題了。

「你說吧,這人叫什麼?」要是不找這幾個人算賬,只怕盛浩都不信他了吧。

「那個……」盛浩有些為難地看著花大叔。

「你放心,我不會說是你說的,這個城市裡,不僅僅到處有我們水魚幫的人,也有一些卧底,到時候我說是他們說的就好了。」花大叔笑道。

「真的嗎?」盛浩遲疑了一會,似乎廢了很大的決心,才敢說道:「花大叔,那個人叫蚊子,不過是他兩個小弟胡來而已。哎,不過雖然獅子逃跑了,我也不在乎了,能交到花大叔你這樣的好朋友才是正事啊。」

「哈哈,小兄弟,你這樣才是有見識的。你放心,有了我的幫忙,你以後就是想回去欺負你的那些兄弟都不是難事了。」花大叔拍了拍盛浩的肩膀,「我還有事。」

「嗯,那個,花大叔……」盛浩欲言又止。

「從現在開始,應該不會有人專門來找我的麻煩了吧。」盛浩弱弱地問道。

「沒有,當然不會有了你放心,這附近我都不會讓水魚幫的人再過來胡亂調查什麼了。至於你,還戴著帽子,普通人就更不敢來招惹你了。你放心吧,這種事情我開口了,就沒有人敢違背了。」花大叔雖然被上頭說了幾句,但是也不過是寵物城受到了一點破壞,一隻獅子和一個人逃脫了而已,算不上什麼大問題。花大叔的權威也沒有受到實質性的影響,至少對於普通幫眾來說,他依舊是高高在上的存在。

花大叔很快就帶著人離開了。

盛浩故意和花大叔扯了那麼多,就是為了水魚幫的人消除懷疑而已。 半夜兩點多的時候,盛浩走到了床邊,用透視觀察了附近一遍,確定沒有了高手,也沒有人注意的時候。直接點了陳小春的穴道,讓他醒不來了。否則直接把這小子叫醒,免不了還要解釋一番,盛浩可沒有這樣的心情。

雖然說星城上方也有陣法,不過就和之前一樣,盛浩就是往上衝擊,也不至於被人發現。

盛浩帶著陳小春一起,很快就飛離了星城。昨夜畢竟出過事,而且是開大會的關鍵時期,盛浩可不敢保證會不會有人守著。但是今天就不用擔心這個了。

到達了韓城之後,盛浩在郊外的一個小旅館住下。他帶著陳小春進去的時候,故意叫著你小子,一整天沒有精神。

翌日清晨,陳小春睜開了眼睛,卻發現自己在不一樣的地方,驚呆了,還以為自己又被水魚幫的人給抓了,不過看到盛浩在旁邊,才鬆了口氣。

盛浩緩緩地睜開了眼睛。

「大哥,好像有點不對勁啊。」陳小春坐在床上,還是有些擔心。

「哪裡不對勁了?你倒是說說看?」盛浩撇嘴道。

「這裡好像不是我們之前住的房間了啊。」陳小春環顧四周,堅定地說道。

「不是就不是了,能有什麼影響?」盛浩也沒有心情陪著陳小春扯淡,一點不隱瞞,「這裡是韓城。」

「韓城!哈哈,大哥,你是說我們離開了星城了?」陳小春激動得大叫,之前,雖然也被盛浩救了,但是只要還在星城,他就不敢徹底放心,但是到了韓城了,就不一樣了。星城的人再牛逼也不可能把手插到這裡吧。

再說了,相信那個客棧的人也不敢隨便衝進自己的房間。再說了,等他們發現的時候,自己早已經帶著人離開了。而且盛浩又沒有欠了那家客棧的錢。只是人不見了,也應該不會有人說什麼的。最多就是不知道什麼時候離開而已。沒有特別的事情的話,未必有人調查。

「別亂叫,要是那些人追到這裡,把你嚇到了怎麼辦?」盛浩不過是故意嚇嚇陳小春而已。

陳小春的臉色瞬間變白:「大哥,你別嚇我啊。」陳小春觀察了房間一遍,卻沒有看到大長老的兒子,有些奇怪:「大哥,你沒有救了大長老的兒子?」

「為什麼要救大長老的兒子?」盛浩也覺得這些事情該和陳小春說清楚了,否則到時候救了人了,這小子還不懂事,還讓他老爹哥大長老站在一起,自己就白費力氣了。

「他和我一起來的,你不應該也救他嗎?」陳小春說著這話的時候,一點底氣都沒有,他又怕被盛浩笑了。

「陳小春,你真的沒有想過,你們兩家父母的關係並不好,他為什麼在這種時候帶著你過來。又為什麼會和你關在不同的地方?難道你真的覺得,星城的人,這麼給他面子,你幾時見過被關的人有這樣的特權的?」盛浩白了陳小春一眼,如果這樣提醒了,他還是不理解,那也沒有什麼好說了。

「大哥,我明白了……」陳小春恍然大悟,「這一切都是大長老兒子的陰謀,我被耍了。」

陳小春重重地打在床上。

「呵呵,你小子還沒有笨到一定地步,你倒是說說,他為什麼要這樣做?」盛浩提醒道。

「之前,我們也玩過不少。但是他都沒有這一次上心,只怕不只是為了讓我老爸準備錢而已了。」陳小春越想越火大,如果大長老的兒子在他的面前,他肯定要上去踢了幾腳了。

「行了,我告訴你吧……」盛浩將陳小春被綁架之後,大長老騙二長老一起合作的事情給說了出來。

「原來是這麼一回事。」陳小春目光欲裂,「大哥,我知道怎麼做了,我回去之後,一定會讓我老爸支持島主的。你冒險救了我,怎麼說我也要知道知恩圖報。」就算盛浩不說,陳小春也不可能再讓父親和大長老勾結在一起了。原本,他家和島主的關係也本來更好啊。

「你知道就好,不枉費我救你了。」看到外面也亮了,盛浩便和陳小春一起出去了。

半個多小時之後,盛浩就帶著陳小春到了他在韓城的客棧。盛浩和眾人說了他想回去了,不知道他們的生意忙完了沒有。

盛浩其實知道這些人就是里護送自己的,只不過沒有點破而已。

眾人自然沒有意見。盛浩請眾人吃飯之後,一行人就上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