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青鸞嚴肅地看著她:「他們力大無比,不怕痛,不知道疲憊,抗魔法,抗打擊,普通的攻擊對他們毫無用處。必須用極大的魔力亦或是鬥氣,引起能量波動,將他們撕成碎片,才能徹底阻止他們。」

竟然有這種事!慕寒雪眾人不禁紛紛瞪大了雙眼,不可置信看著她。

蟻王點了點頭,沉聲道:「他們比我金沙平原的食人蟻群更甚,而且,數量很多,就是耗,也能把我們給耗死!」

蟻王的話讓眾人沉下了臉,沒想到,情況竟然如此棘手,竟然就連超神獸,都差點遭了他們的毒手!

「不過,你們回來了就好。」蟻王突然說道。

慕寒雪等人意外地看向他,青鸞開口道:「蟻王的意思是,我們不是完全無法抵禦這些東西。我剛剛說過,只要用強大的能量波動,就能把他們炸成粉碎,只是,當時我們只有兩人,他們的數量又略多,所以我們抵擋不住。現在你們回來了,我們一起對付他們,還是沒問題的。不過,剩下的那些獸人族,就得靠他們自己了……」

「他們,有多少?」昊天問道。

「一百!不過,我和青鸞消滅了二十個,現在還剩八十……」蟻王淡淡道。

眾人心下一沉,蟻王說得雖然滿不在乎,可是,他們兩個可是超神獸啊!他們兩個弄得滿身是傷,差點栽了,竟然才消滅了二十個,那,這剩下的八十……

「光明聖女冕下!」月華欣喜地看著走進來的慕寒雪,對著她行了個禮:「大人,您回來了!」

慕寒雪點了點頭,瞥了眼神在在地坐在一邊的金赫和弗洛修,淡淡地問道:「談妥了?」

「恩~」月華點了點頭,笑著說道:「都是託大人您的福,可是,還有一個問題……」

「你是說那些怪物?」慕寒雪挑著眉問道。

月華點了點頭,慕寒雪淡淡地說道:「那些東西,我們會解決,你們只要負責對付那些獸人就行了。」

「如此,那就多謝大人了。精靈一族有大人的庇護,乃我精靈族之幸。」月華微笑著說道。

慕寒雪點了點頭,看了眼杵在一邊的月露,轉身向外走去……

今日一更送上~么么噠(^3^)

!! 「你說,那兩個超神獸受傷了?」霍爾看著前來報告的探子,面露欣喜。

「是,大將軍!」探子回報道。

「好好好!太好了,來人,備軍,明日出發,攻下精靈族!」霍爾滿臉欣喜地說道。

「是,屬下遵命!」探子退了出去。

霍爾哈哈大笑起來,南大陸,馬上就要成為我們獸人族的天下了!哈哈哈哈哈……

黑色的身影穿梭在森林中,不斷移動著的樹木突然伸長了枝條,向條條黑影抽去。

「吼!」陣陣獸吼聲響起,黑影靈活地掙脫了樹枝,以勢如破竹之勢向前衝去。

「嘭!」透明的屏障亮起,獸人族戰士被反彈了出去,狠狠地砸向大樹和利石。

「啊!」慘叫聲響起,原本森森的樹木變成了不滿釘刺的利刃,獸人族戰士一撞上去,便自動合攏,將他們夾在了突刺下。鮮血,順著刺尖不斷淌下……

「轟!」「轟!」「轟!」火槍聲響起,獸人族戰士一個個地倒下,地面也跟著顫抖。

「矮人火槍!」霍爾一驚,沒想到消失了那麼久的矮人族竟然也出現了,還站在了精靈族那邊!(不知道金赫聽見了會作何感想,明明是他們地精族發明的火槍,可是因為後座之力太強,他們地精族無法使用。便贈予了矮人族,矮人族憑藉著自身強大的抗打擊力和堅韌的體魄,將火槍使用的那是惟妙惟肖啊~於是,火槍便被冠上了矮人火槍之名。隨著時間的推移,久而久之的,眾人都以為火槍是矮人族的了,完全忘了他的創造者是地精族了。)

「來人,派魔兵!」霍爾一揮手,下令吩咐道。

一片死氣傳來,眾多身穿鎧甲的人,臉上呈現一片死灰,如同木偶一般僵硬地向前走去。

「轟」「轟」「轟」

火牆擊在那群人的身上,煙霧散去,魔兵只是臉上焦黑一片,衣衫破損,依舊一步一步地向前走去。雖然速度極緩,可是仿若暢通無阻一般,不斷向前……

「嘭!」透明的結界震動了一下,連帶著地面都震動。

「嘭!」又一聲巨響傳來,結界再次震動,幾乎破碎……

結界后,慕寒雪臉色一沉,從陣法中站了起來,對著月華和金赫說道:「你們開啟備用防禦模式,我們出去處理那群怪物。」

「好!」金赫神色嚴肅,立刻吩咐人去開啟備用防禦模式,月華也立刻吩咐精靈族士兵準備防禦,抵抗獸人族進犯。

慕寒雪看著如同金剛不壞之身的魔兵,嘴角勾起一抹嗜血的笑:「大家,準備好了嗎?」

昊天鬆了松頸骨,傳出一片「噼里啪啦」聲。慕寒雪回頭看了他們一眼,邪魅地笑道:「走吧~我們看看誰殺的多~」

「好~」眾人眼中燃起一絲興奮的火焰……

*****************************************************************************************

「轟!」魔兵一頭撞在透明的屏障上,金色的光芒閃了閃,眼色開始變淡。

「嗡!」一道金光劃破空中,瞬間刺穿一個魔兵的頭顱。金光大盛,長虹劍快速旋轉,「嘩嘩嘩!」魔兵化作肉塊……

長虹劍在空中畫了一個圈,身上金光一閃一閃,似乎在歡快地好喝!


「嗖」地一聲回到了慕寒雪手中,她冷冷地勾起嘴角:「一個!」

「哈哈哈~雪兒,不錯啊~看昊天叔叔的~」昊天大笑一聲,將巨劍拔出,毀滅天地般的力量瞬間襲向魔兵,三個沖在前面的魔兵瞬間化作齏粉。

昊天瀟洒地甩了甩頭,對著慕寒雪伸出三根手指。慕寒雪向他伸出了大拇指,龍騎士不愧是龍騎士,一出手就是三個。

蓮目光微閃,一團能量球出現在他的手上,他輕飄飄地一扔,地面瞬間炸開了一個巨坑,粘在那團的五個魔兵連渣渣都沒剩。

慕寒雪扯了扯嘴角,好吧,她不和變、態比……

「冰雪禮讚!」慕寒冰手執魔杖,雙手合十,十指相扣,一聲大喊。

四周溫度驟降,地面迅速結成了冰面,站在上面的魔兵立刻被凍住,僵硬在那裡。

「吼!」蟻王怒吼一聲,化作片片殘影,冰塊混合著血肉,碎了一地……

「多事!」慕寒冰撇了撇嘴,又向其他魔兵攻擊。

蟻王咧了咧嘴,你丫的以為我喜歡和你合作啊!冷得像個冰山似的。要不是小魔女讓我務必確保你的安全,老子早就殺開了!想著想著,又是一肚子悶氣,蟻王對著魔兵開始發泄!

羽鳶雙手舉在頭頂,濃郁的光元素向她聚攏,以她為中心形成的巨大光波瞬間炸開,屍塊碎了一地。

陣陣狂風化作利刃,穿過魔兵,頭顱,四肢,肉塊灑落一地。青鸞冷冷地睨了一眼地上的碎屍,再次消失在半空中……

黑暗元素化作條條鎖鏈將魔兵纏繞在一起,幽藍的火焰從他們腳下驀然升起,已然變成殭屍的他們發出尖銳的叫聲,好似靈魂都在哭泣!

龍溟冷冷一笑,幽藍色的火焰漲高數尺,將他們盡數吞沒……

局勢呈一邊狂倒,魔兵就像切白菜一樣被剁成碎片……

「這,這……」霍爾震驚地看著數量越來越少的魔兵,心下一片冰涼,手心都出了一片冷汗。他一把拉住副將的衣領,怒吼道:「快,抓緊時間,攻陷精靈族!」

「吼!」熊族的士兵舉著鎚子,羚羊族的士兵舉著大刀,豹族,狼族,虎族,獅族的將士紛紛沖了上去。犀牛族的士兵推著巨石,不斷地向前方投擲。

「咚!」巨石一投上透明的防禦罩就消失了,犀牛們瞬間傻眼了,獃獃地看著眼前的屏障。

「啊!」一聲慘叫從身後響起,一個獸人被壓在了巨石下,鮮血順著石頭底下溢出……

「啊」「啊」「啊」接二連三的慘叫聲響起,頭頂上空不斷地有巨石向他們砸下,慘叫聲響徹後方……

今日二更送上~么么噠(^3^)

!! 金赫族長看著獸人族的慘狀,嘿嘿地笑了起來。這可是他們地精族的最新發明,結合了傳說中的空間魔法,將空間傳輸陣刻入程式,形成的近距離轉移。說白了,就是你們用石頭砸我們,結果石頭被轉移到你們後方,砸死你們自己~哈哈哈(^○^)

慕寒雪砍下眼前最後一個魔兵的頭顱,一道將七種元素混合而成的純能量扔向他,瞬間一個深不見底的巨坑出現在面前……

蓮走到她身後,吹了個口哨,伸手拍了拍掌,邪邪地笑道:「現學現用,寶貝兒~做得不錯哦~」

慕寒雪甩了他一臉,一扭頭往回走。不得不承認,剛剛的戰鬥中,她發現通過蓮所用的方式,可以充分地發揮她體內那股純能量的作用!可以說,蓮,是在教她如何使用自己的力量,就像大賽的那一次一樣!蓮,你到底是誰……

蓮看著她的背影,意味深長地笑著……

「撤!快撤!快撤!」霍爾通紅著雙眼,拚命地喊著。

魔兵全滅,獸人族死傷無數,他們,一敗塗地……

「殺!」矮人們揮著斧子,舉著巨錘,扛著火槍,輪著大刀,興奮地追了上去。

一片金光亮起,長虹劍猛然插在了他們面前,攔住了他們的去路。

「窮寇莫追!」一道輕靈的嗓音傳來,慕寒雪緩緩地走向他們,拔起長虹劍輕輕撫拭。她看了眼雙目通紅,滿臉興奮的矮人族,眸色沉了沉。

悠揚的歌聲響起,濃郁的光元素迅速地包裹住了他們,撫平了他們心裡的暴躁,安撫著他們的情緒,緩解了他們身心的疲憊,矮人們臉上的神色漸漸變得柔和,溫順……



歌聲停止,光明元素漸漸散去,矮人們紛紛對著慕寒雪鞠躬行禮,虔誠地看著她:「多謝光明聖女替我們洗清罪孽,擁抱光明……」

「孩子們,神的光輝會與你們同在,記住,時刻守住你們的心……」慕寒雪一臉神聖地說道。

「多謝光明聖女指點,吾等受教。」矮人們虔誠地說道。

好吧,默默地又神棍了一回……


*******************************************************************************************************

精靈族

眾精靈歡呼著,用花果裝飾著,來慶祝獸人族被趕走,以及歡迎他們的盟友和客人。

慕寒雪看著歡快地慶祝的精靈,矮人和地精們,眼神露出一抹柔光,微微地笑了。

「大人~」月華站在她身後輕輕喚了一聲。

慕寒雪轉頭看向她,淡淡地說道:「幫我預言一下吧……」

月華一愣,深深地看著她,半晌低聲說道:「好……」

眾人站在精靈族的聖地,看著月華坐在生命之泉中央。驀然,她從池中躍了下來,在眾人的攙扶下站穩,一排金色的字出現在她之前坐著的地方:

「異瞳現,龍族出,大陸合,混沌寂。」

眾人沉沉地看著這四句話,大陸合,顧名思義龍翔大陸所有種族共同禦敵。獸人族的暴動,以及他們所攜帶的那股神秘恐怖的力量讓他們感覺到了空前的壓力,混沌之力的影響,比他們想象的更加恐怖!尤其是,蓮說,獸人族的那群魔兵,還只是半成品,根本就是小嘍啰!若是再有比他們強大百倍的成千上萬的魔兵,亦或是多幾個沐清秋那樣的,僅憑他們,根本不是對手!龍族若是能夠加入,那麼,他們的勝算將會更大!可是,龍族……那個消失已久的存在還如何去尋找他們!還有,異瞳,又是什麼……

慕寒雪沉著眸,異瞳現,龍族出,異瞳應該就是她,那麼,龍族,看來去龍族,已經是迫在眉睫的事情了……

龍溟看了她一眼,轉頭看向月華:「如何,才能去龍域!」

月華對著他恭敬地行了個禮,無奈地搖了搖頭。現在的她已經和月露換回了身軀,變回了女兒身,這一切都是眼前這個神秘的男人。然而,她沒有想到,他竟然是那一位,不過,因為她窺探了他的身份,故而她的雙目已經失明,只能依靠生命之泉進行預言。但是,這一切已經足矣……

慕寒雪眼中劃過一抹失望,龍域,就連精靈女王都無法預言嗎?

龍翔大陸危機四起,大戰在即,金赫族長雖然是萬般的不情願,不過,還是勉強地留在了精靈族,畢竟,聯盟嘛……鬼知道獸人族啥時候又會攻來,他們得準備著,隨時大戰。相比矮人族倒是樂得自在,他們天性憨厚,除了比較衝動,啥都好說話,再加上精靈族待他們如貴賓,他們自然沒什麼意見。

慕寒雪等人站在精靈之森的外面,昊天對著金赫這個老狐狸再次洗腦,讓他定下心來,看得眾人忍俊不禁。

月露走到慕寒雪面前,深深地看著她。已經恢復原來身體的他讓慕寒雪有些許不適應,就說這身高吧,每次仰著頭看著他,就讓慕寒雪特鬱悶!

「雪兒……」月露深吸一口氣,驀然笑了起來:「我的命,永遠是你的。」

慕寒雪淡淡地搖了搖頭,輕聲道:「月露,你的命,永遠是你自己的。而露西,永遠是我的家人……」

「雪兒……」月露哽咽著,他,終究還是失去了她,失去了陪在她身邊的資格……


慕寒雪躍上了青鸞的背,她回頭對著月露笑道:「龍翔大陸是我們的共同的家,我們都是家人,讓我們一起,守護我們的家園吧……露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