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這樣啊,那沒問題。把小泉泉抱給我!」我說完,就從阿姨手上抱過小泉泉。

「大家抱一抱,從小懂禮貌;大家喂一喂,溫柔又賢惠;吃點白米飯,家財上萬貫;吃點大鋰魚,聰明又伶俐;吃點小蔬菜,長大人勤快;吃點回鍋肉,終身無氣嘔。」我一邊說,一邊用筷子沾著菜汁往小泉泉嘴裏喂。

只見小泉泉睜著兩隻圓溜溜的大眼睛專心地看着我,小嘴不停地抿著,時不進沖着我笑,胖乎乎的小手一個勁地舞動着我的臉和下巴,兩條腿歡快地蹬來蹬去。

我幸福地大家說:「你們看,小泉泉吃得好開心喔,有個小孩兒真幸福!」

「你們也趕緊生一個呀!,如果你們回老家結婚,阿姨給你們張羅。」阿姨熱情地說。

「好啊!阿姨,到時候就辛苦您了!」冉茂傑見縫插針,高興地補上一句。

「還早喔,阿姨,八字還沒一撇呢。」我佯裝怨氣地說。

「什麼八字沒一撇,你和冉茂傑再親近些,這八字不就又變成人了嗎?冉總有時候也笨。」何妮批評冉茂傑說。

「何總所言極是,笨材虛心接受,爭取早日討得嵐嵐歡心。」冉茂傑迎合著說。

「不跟你們說了,我還在給小泉泉開葷呢。」我說完,又對小泉泉說,「再吃一點鹽,長大掙大錢。喲喲喲,這鹽不好吃,你看小泉泉這眉頭皺的。再飲長壽酒,壽享九十九……」

當我沾著酒喂到小泉泉嘴裏時,小泉泉皺了皺眉頭,用小舌頭舔了舔小嘴唇,小嘴撇著像是要哭。我趕緊向冉茂傑喊道:「茂傑,趕快給小泉泉發喜錢,他要哭了。」

冉茂傑說時遲那時快,立馬從兜里掏出幾張大錢錢來,塞到小泉泉手中,終於制止了小泉泉這場哭聲戰役,小泉泉把鈔票玩弄了一下,就全扔到地上了,嘴裏喔喔地說着話,逗得大家都開心地笑了。

「阿姨,我表現得怎麼樣?」我向阿姨討好說。

「怎麼樣?大家都看見了,小泉泉都差點哭了。」阿姨不屑地說。

「這不是?……詞還整得可以哈?」我向阿姨討好說。

「詞還行!小泉泉,謝謝嵐嵐阿姨!」阿姨從我手中接過孩子說。

「阿姨,這春節你們回老家后,有時間就去看看我外婆,告訴她老人家,我和嵐嵐過段時間就回去看望她。」冉茂傑真誠地對阿姨說。

「那是肯定的,有沒有時間都會專程地看望她老人家。」唐經理搶著說。

「喂,唐經理,啥時候又同意你跟我們一塊兒回我老家了?」甘蓉不服氣地對唐經理說。

「今天你們兩個大男人怎麼表現得有些過頭了哈,我還沒說到我外婆,這茂傑全給我安排完了,有些喧賓奪主哈。」我也迎合甘蓉說

「行了,瞧你們這兩個丫頭,越說越離譜。」阿姨趕緊打圓場。

「何妮,要不你也跟我們一起回去吧?」甘蓉對何妮說。

「我還是再等一等吧,總感覺沒臉見爸媽一樣。還是撿冉總的那句,你們回家幫我去看看我的爸媽吧!告訴他們二老,我在深坤市一切安好,希望他們二老保重身體,今年我一定回家。」何妮有些傷感地說道。

「那是必須要去看望你爸媽的,不僅要去看望你們的家人,還要去看望小紅的家人。」甘蓉動情地說。

「謝謝!謝謝!」我和冉茂傑,何妮幾乎是異口同聲地說道。

「易坤,你這次回家后,自己一定要好好愛惜身體,少做重體力活,在家把父母照顧好。」何妮關切地對易坤說。

「謝謝老同學!我易坤何德何能讓你們這樣厚愛,就因為一個老同學的緣分,受到了你們這樣無微不至的關懷,我今生今世感激不盡。」

「我們的易坤才華不錯呀!大有揮詩百篇的氣勢。易坤,我問你,甘蓉當年摔倒在田裏,你是什麼都沒看到哈?」何妮又開始打趣易坤了。

「打住!我抱小泉泉出去玩了,你們慢慢吃。」易坤說完,趕緊從阿姨懷裏抱起小泉泉出門了。

「易坤,你行不行?小心點!」甘蓉擔心地向易坤喊道。

「沒事的,你就放心吧!」門外一句洪亮的聲音飄進來。

午飯後,何妮叫上我和甘蓉來到了她的車前,打開車的後備箱,琳琅滿目的禮物塞滿了整整一後備箱。

「何妮,你這是幹什麼呀?」甘蓉激動地問。

「老同學送你們的春節禮物,今天在場的所有親人都有。我今年不是賺了錢嘛,你們也分享一下我的成就和快樂!來,幫我都提到屋裏去。」何妮一邊興奮地說,一邊就往我和甘蓉手上遞禮物。

「何妮,我可沒錢來還禮哈。」我慚愧地對何妮說。

「呃,老同學,見外了,大家高興高興就是幸福!快幫我拿呀。」何妮一個勁兒地往我們手裏塞。

「唉喲,我手拿不下了,要不先拿上去,再來一趟唄。」甘蓉對何妮說。

「再堅持一下,一下拿走,省得再往樓下跑一趟。」何妮鼓勁說。

「老實告訴你們吧,我幾個月前就把禮物準備好了,就想今天送給你們,大家都過個開心年。」何妮顯得無比幸福。楊玉清一琢磨,只能承認有道理,兩個人對坐擼起了熊貓。

顧湘把小熊貓從蹲坐吃竹筍的狀態,擼成了撅著屁屁呼呼大睡的狀態。

佛跳牆便熟了。

顧湘洗凈了手,拿筷子把封口的荷葉一掀,她深吸了口氣:「總算成功了,就是這個味。」

廳內食客們偷聽八卦,尋覓美食,欣賞佳人歌舞

《顧湘的美食系統》第八十五章彩頭 「互聯網大會你都不知道嗎?這可是互聯網行業一年一度的大會,曹國威那可是新琅網的CEO,你連這都不知道還想以後在互聯網圈混?」

薛凱琪又把陳龍剛剛說她的話,送給了汪世琪,只不過,她比陳龍更損。

陳龍看着這倆貨無奈的搖了搖頭,拿起手中的邀請函看了起來。

2006年華夏第五屆互聯網大會邀請函:

2006年10月15日,將在帝都國際會議中心舉辦華夏第五屆互聯網大會,本次大會的主題是《創新——互聯網帶來的機遇》

……

陳龍看到邀請函上面內容的時候還能強裝鎮定,當他拿起A4紙看到上面的內容,瞬間不淡定了。

開心網獲得2006年《Webgame與SNS最佳商業組合獎》!

陳龍被評選為2006年《華夏年度潛力創業人物》。

看到開心網和自己獲獎,陳龍的呼吸都加快了許多,胸膛起伏明顯可見。

要知道這兩個獎項,可都是互聯網行業一年一度的大獎,是行業內含金量最高的獎項了。

尤其是《華夏年度潛力創業人物》這個獎項,將來可是要寫到陳龍的個人履歷裏面的。

「陳總,您看什麼呢,這麼激動。」

薛凱琪看到陳龍臉色通紅,握著A4紙的雙手都有些顫抖,探著頭,湊到了陳龍的身邊。

「天啊,我們開心網得獎了。

陳總,您也得獎了!」

薛凱琪先是驚訝的捂住了嘴巴,然後激動的喊了出來。

「馬上通知各部門經理,10分鐘后開會。我們獲獎了,這可是個天大的好消息,要馬上和大家一起分享。」

「好的!」

「姐夫,這獎很厲害嗎?有多少獎金呀?」

見到薛凱琪跑出去組織大家開會,汪世琪一臉好奇的問道。

這種既外行又弱智的問題,陳龍才懶得回答。

「趕緊去財務拿錢回家吧,我要去開會了,一會財務經理不在沒人給你錢。」

「哦,那先我走了。」

汪世琪也看出來陳龍沒工夫搭理他,點了點頭,有些不情願的離開了。

龍騰科技,會議室。

此時大家都已經得知開心網獲得了互聯網協會頒發的大獎,一個個都滿臉喜色的討論著。

尤其是布愁這個開心網的項目負責人,她心裏也明白這個獎項其實全都是陳龍的功勞。

但是,開心網現在掛在她的名下,不論怎麼講,開心網獲獎都少不了她的榮譽。

「布經理,這次開心網獲獎你可要請客吃飯啊。」

王明明看到布愁得志得意滿模樣,心裏有點發酸,就想着坑布愁一次,讓她放點血。

「我獲獎了,難道不應該是你請我吃飯嗎?你見誰立功了,還要反過來請別人吃飯的?」

布愁可精明著呢,王明明眼珠一轉她就知道這傢伙打的什麼鬼主意,怎麼可能讓他得逞。

王明明一聽布愁這話愣住了,雖然知道布愁這句話就是在胡攪蠻纏、偷換概念,但是卻給他一種無法反駁的感覺。

「那說好了,下周末請我吃飯,就咱們公司邊上的東來順就行。」

布愁趁熱打鐵,沒給王明明繼續反駁的機會。

「怎麼就成我請你吃飯了,合著你中獎了,我還得反過來自己掏腰包請你吃飯,你是不是以為我傻?」

薛凱琪看着他們兩個鬥嘴的樣子覺得十分有趣,她這個外人都能看出來布愁對王明明有意思。

偏偏王明明這個傢伙是個鋼鐵直男,這麼明顯的事情都看不出來,非要計較誰請客這樣的問題。

很快,陳龍就邁著大步走進了會議室,嘈雜的會議室馬上安靜了下來,大家全都一臉喜色的看向陳龍。

「這次開會的原因大家都知道了吧!」

「知道了。」

「恭喜陳總。」

「恭喜陳總。」

聽到大家的祝福,陳龍臉上的笑容更燦爛了。

「謝謝大家!

這是大家共同努力的成果,只憑我自己,是做不到這種程度的。

今天高興,一會會議結束,大家去財務那領1000元的獎金,普通員工也每人發200元獎金。」

「謝謝陳總。」

「謝謝陳總。」

1000塊錢,對於會議室內的幾位經理來說其實算不上什麼。

但是,這個獎本身就和他們沒什麼關係,白來的錢,還有什麼不高興的呢?

「好了,大家靜一靜,我還有一件事情要宣佈。

這次互聯網大會一共舉辦三天,我每天都可以帶一個人一起去,有誰想主動報名參加嗎?」

聽了陳龍的話,剛剛還鬧哄哄的眾人一下子安靜了下來,大家都交頭接耳的小聲討論著。

一共三天,每天一個名額。

這個名額可以是一個人的,也可以是三個人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