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桃花仙子姐姐讓我告訴你,她在第九層天仙閣上等你!」小姑娘微笑道。

「哦,謝謝,我馬上去!」江帆伸手摸了一下小姑娘的頭頂。

江帆立即飛上天仙閣第九層,遠遠地看到了桃花仙子坐在石凳上,她看到看江帆,立即喜悅地站了起來,朝著江帆揮手道:「江番,你來了!」

江帆對著桃花仙子揮手,隨即降落在她的身邊,「哦,你今天很漂亮!」江帆誇讚道。

桃花仙子穿了一件桃紅色的連衣裙,頭上帶著一朵粉紅色的仙花,粉紅色腰帶緊緊地束縛著纖細的小蠻腰,望那裡一站,風吹裙擺,宛如池塘中的荷花。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還有一更! 「是嘛,謝謝!」桃花仙子十分高興,招呼江帆坐下后,她拿起茶杯給江帆到了一杯茶,「這可是仙界的仙花泡的茶,你品嘗看看如何?」桃花仙子微笑道。


剛才桃花仙子倒茶的時候,江帆就聞到來了一股花香味,他拿起茶杯,輕輕聞了一下,「嗯,香氣撲鼻,果然是仙界的仙花就是不一樣!」

接著江帆用嘴抿了一口茶水,「哦,味道甘甜,氣味芬芳,味道果然很好。」江帆點頭道。

「江番,你能以這茶做對聯嗎?」桃花仙子微笑道。

江帆拿著茶杯,略微思索,「桃花仙子,你聽好了:水中仙鶴翩翩舞,茶里閑雲裊裊升,你看如何?」江帆笑道。

桃花仙子鼓掌贊道:「果然好對子!」

看到桃花仙子鼓掌的時候,渾身花枝亂顫,江帆暗自道:「還對子呢,我看是好濕呀!」

兩人一邊喝茶,一邊聊天,兩人聊的都是對子,一晃過去了一個多小時,兩人越談越投機,桃花仙子臉上帶著微笑,她含情脈脈地望著江帆,眼前的仙人就是她要尋找的伴侶。

江帆也望著桃花仙子,兩人的目光碰在一起,桃花仙子立即低下頭,羞澀道:「你緊盯著我看做什麼?」

「嘿嘿,你好看呀!我越看越喜歡!」江帆的手立即伸看過去,一把抓住桃花仙子的手。

桃花仙子略微掙扎一下,然後就不掙扎了,任憑江帆握著她的手。江帆看到機會來了,他的手就要去摟桃花仙子的腰的時候,突然傳來一聲咳嗽。

桃花仙子急忙掙脫開江帆的手,「父親,你怎麼來了?」桃花仙子緊張道。

「哼,我再不來,你堅守多年的城牆就被別人攻破了!」一道人影一閃,一位老者出現在江帆面前。

這老者表面上看起來大約五十多歲,滿臉紅光,一雙眼睛閃著犀利的光芒,「你小子是什麼人?竟然泡我女兒!」那老者冷冷道。

眼前的人就是公孫治野,江帆好奇地望著這位仙界煉器大師,微笑道:「我是天帝府中小小的仙奴,我可沒有泡女兒,我們只是在一起談論對聯。」

「切,你小子就少扯了,談論對聯,你們的手怎麼拉在一起了?有這麼談對聯的,如果我晚來一步,恐怕你們要談到床上去了!」公孫治野冷笑道。

「父親,你胡說什麼呀!我們可不是你想像那樣的,我們真的沒什麼!」桃花仙子急忙解釋道。

「呃,公孫大師,我可不是那種隨便的人,我和桃花仙子談得投機,手本能地拉在一起了!」江帆冒汗道。

「切,你小子真能扯呢!談得投機手會拉在一起!如果我們談得投機的話,你說我們的手會不會拉在一起呢?」公孫治野不屑道。

江帆頓時無語,這老頭疑心太重,他立即對著桃花仙子道:「桃花仙子,我回去了,我們下次再談吧。」

江帆站起來就要走,「小子,你想逃走!你剛才佔了我女兒的便宜,就這麼走?」公孫治野冷笑道。

「呃,我可沒有占桃花仙子的便宜吧!你想怎樣?」江帆驚訝地望著公孫治野。

「我明明看到你拉了我女兒的手,你必須賠償我女兒的損失!」公孫治野手伸到江帆面前。

呃,這老頭還真能敲詐!江帆暗自冒汗,「呃,公孫大師,您煉器真是大材小用了,我看您去敲詐更合適!」江帆不悅道。


「咦,你小子還敢數落我,我看你是不想活了!我今天就殺來了你!」公孫治野手中出現一把黃色小旗子。

桃花仙子急忙能擋在江帆面前,「父親,你不可殺他,他可是天帝府中的仙奴,如果你殺了他,天帝不會放過你的!」桃花仙子對著江帆使眼色,示意他趕緊離開。

「哼,他只是天帝府中一名仙奴,殺了他大不了我幫天帝煉製一件上品的仙器賠償他!」公孫治野不屑道。

江帆心中十分不悅,這老頭也太狂了,冷笑道:「公孫老頭,你是殺不殺死我的!」

公孫治野立即哈哈笑道:「你小子很夠狂的,你只不過是符咒修仙的仙符境界中期而已看,也就人仙後期而已,我可是君仙中期了!你差我太遠了!我殺死你是輕而易舉!」

「公孫老頭,你敢和我打賭嗎?」江帆冷笑道。

「哦,有何不敢!你說如何打賭?」公孫治野不屑道。

「如果你殺死了我,我就認命了!如果你沒有殺死我,那你就把你女兒給我做老婆!你敢打賭嗎?」江帆歪著腦袋道。

「江番,不要呀!你會丟掉性命的!」桃花仙子驚呼道。

「呵呵,這可是你小子找死的,好,我們一言為定!只要你能躲過我的天罡地煞旗,我就把我的女兒給你做老婆!」公孫治野笑道。

原來公孫治野手裡小黃旗是天罡地煞旗呀!看到桃花仙子一臉擔憂之色,就知道這面小旗子不簡單!

「好,我們一言為定,我們一一炷香時間為限,如果你在一炷香時間沒有殺死我,那你就輸了!你看如何?」江帆微笑道。


「行!就以一炷香時間為限!」公孫治野馬上從旁邊桌上拿起一枝香,點燃起來。

「小子,香已經燃起了,你做好準備,我要動用天罡地煞旗了!」公孫治野手拿著小黃旗,默念咒語。

一道金光一閃,江帆立即進入了符咒世界之中,他早就打算來了好了,等一炷香過後,再出來,這樣公孫治野必輸無疑。


公孫治野突然發現江帆不見了,頓時驚呼道:「你小子也太奸詐吧,想逃走呀,沒門!」

公孫治野一揮小黃旗,一時間,四處灰茫茫一片,「咦,那小子怎麼不在這裡?不可能呀,他是逃不出天罡地煞旗的呀?」公孫治野吃驚道。

因為他已經感覺不到江帆的存在了,整個雲麗城沒有一絲江帆的氣息,「呃,難道這小子瞬移了?不會吧,那只有天尊境界才可以瞬移!」公孫治野四處尋找江帆。

一旁桃花仙子也十分震驚,她也不明白江帆是如何消失的,而切父親也無法發現他,這也太不可思議了!

求月票呀!月票!龍榜都要跌出來了!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到! 一炷香很快燃盡了,公孫治野早已經收起了天罡地煞旗,他多次嘗試,的確無法找不到江帆,但是他還不死心,想看看江帆是如何出現的!

一道金光一閃,江帆出現在公孫治野和桃花仙子面前,「公孫老頭,你輸了!」江帆笑呵呵道,他在符咒世界里等到一炷香燃盡后,就出來了。

公孫治野瞪大眼睛望著江帆,「你,你小子是不是有什麼空間法寶?」公孫治野吃驚道。

「什麼空間法寶!我可沒有!」江帆搖頭道。

公孫治野疑惑地望著江帆,「不可能!如果你沒有空間法寶,那你是怎麼消失的?」公孫治野

「嘿嘿,那可是秘密,一般人我不告訴他!除非你是我親戚!」江帆嘿嘿笑道。

「你小子不要故弄玄虛!你肯定是有一件空間法寶!是誰送給你的空間法寶?」公孫治野一把抓住江帆的胳膊。

「公孫老頭,你就別管我啥如何消失的,我們打賭你輸了,你說的話還算數么?」江帆滿臉不悅地望著公孫治野。

公孫治野眼睛一翻,脖子一扭,「不算數!除非我們再來一次!」

「呃,虧你還是仙界的煉器大師呢!我看你耍賴大師還差不多!既然你說話不算數,那就算我倒霉了!我不跟你玩了!」江帆甩掉公孫治野的手,轉身就要走。

「小子,你不準走!你還沒說出是誰給你的空間法寶,不准你離開!」一道人影一閃,公孫治野攔住了江帆去路。

「呃,你這老頭,你這是欺負我境界比你低呀!」江帆不悅道。

「嘿嘿,我就欺負你境界比我低,怎麼樣!你今天不把空間法寶的事情說清楚,你休想離開!」公孫治野一副蠻橫不講理姿態。

「父親明明是您輸了,您怎麼能這樣呢?」桃花仙子焦急道。

「紫玉,你還沒有做她老婆就幫著他了!真是生出女兒潑出水呀!」公孫治野搖頭感嘆道。

「父親,你胡說什麼呀!」桃花仙子臉騰地紅了。

「公孫老頭,你真的要看空間法寶嗎?」江帆突然一臉嚴肅道。

「嗯,只要你拿出空間法寶給我看了,你就可以走了!」公孫治野點頭道。

「好吧,我就給你看看吧!」江帆沒有辦法,打又打不過這老頭,只有用煉魂塔來騙他。

江帆伸出手掌,一道紅光一閃,掌心出現一座晶瑩剔透的小塔,「你看,這就是空間法寶!」江帆伸手遞到公孫治野面前道。

公孫治野看到了江帆手中的煉魂塔,他驚呼道:「煉魂塔!」隨即又道:「你怎麼有煉魂塔!你是原始天尊的什麼人?」

從公孫治野臉上表情可以看出,原始天尊在仙界是很有威懾力的,於是江帆得意道:「孫老頭,算你識貨!我是原始天尊的弟子!這件事不可不要說出去,師傅他老人家一直交代我要低調!」

「既然你是原始天尊的弟子,你走吧!」公孫治野揮手道。

江帆收起煉魂塔,回頭對著桃花仙子道:「桃花仙子,我走了!」

「江番,我們何時再見面呢?」桃花仙子不舍道。

江帆望了望公孫治野,搖頭道:「我可不知道何時再見面!」

命運道標 :「哎,今天是我最快樂的日子,不知何時再有快樂之時?」

江帆無奈搖頭,踏上雲頭正要離開,突然公孫治野喊道:「小子,等等!」

江帆暗自吃驚,這孫老頭又反悔了?「呃,孫老頭,你有什麼事么?」江帆皺眉道。

「嘿嘿,我現在正是宣布一件事,你剛才我們打賭有效,我女兒是你的人了!」公孫治野嘿嘿笑道。

江帆頓時愣住了,「呃,孫老頭,你是說真的還是開玩笑呀!」江帆疑惑地望著公孫治野。

「嘿嘿,我說的話當然是真的!你看我像那種說話不算數的人嗎?」公孫治野笑呵呵道。

「切,你這人說話一點也不算數,你剛才已經說清楚了!」絕對暗自道。

「噢,你是說桃花仙子是我的女人了,那我抱抱總可以吧?」江帆伸手就要摟抱桃花仙子。

桃花仙子臉上緋紅,「江番,你開什麼玩笑呀!」桃花仙子急忙閃開道。

「小子,我醜話可說在前面,你可不能欺負我女兒!否則我可不饒你!」公孫治野瞪著眼睛道。

「呃,孫老頭,我怎麼會欺負桃花仙子呢!我疼她都來不及呢!」江帆笑呵呵地握住了桃花仙子的小手。

「嗯,初次見面,我就送你一把仙劍吧!」公孫治野拿出一把劍遞給江帆。

「哦,我已經有劍了,你這劍,我就不要了!」江帆急忙搖頭道。

公孫治野眼珠都要掉出來了,「小子,你知道這把仙劍是什麼仙器么!這可是下品仙靈器,這可是那些仙人買都買不到的仙器呀!你竟然不識貨!」公孫治野搖頭道。

「才下品仙靈器?下品仙靈器高級嗎?」江帆驚訝道,他可不知道仙界仙器的級別是如何劃分的。

「小子,仙界的仙器分為下品仙器、中品仙劍、上品仙器、極品仙器、下品仙靈器、中品仙靈器、上品仙靈器、極品仙靈器、先天靈寶等等。此劍雖然是下品仙靈器,但是在仙界擁有下品仙靈氣得仙界可不多呀!」公孫治野解釋道。

「哦,這把劍勉強可以吧,既然你這麼熱誠,我當然不能拒絕了!」江帆立即一把奪過公孫治野手中的下品仙靈劍,他想到了翁曉偉是用劍的,乾脆這把劍送給翁曉偉算了。

「聽你小子口氣,你是不是有什麼劍之類的仙器呢?」公孫治野驚訝道。

「哦,我這裡有把仙劍,不知道是什麼品級的,你幫我看看!」江帆立即喚出誅妖劍。

一道青光一閃,江帆手中出現了誅妖劍,公孫治野看到了江帆手中劍,搖頭笑道:「你這把破爛劍,還拿出來鑒定,應該是下品仙器吧!」

「什麼!我這把誅妖劍是下品仙器,你什麼眼神!」江帆不屑道。

「老頭,我可不是一般的仙器,你老花眼了!」誅妖劍劍魂突然尖叫道。

求月票,打賞,推薦《曖昧乾坤》,大家去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