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旭旭!」冰冷女人一下子激動了起來,速度簡直比我還要快,一下子衝到了感染者面前,用手撫摸著他那恐怖的大臉。

時間彷彿靜止了一樣,我們都站在原地沒有動,靜靜地看著這個凄美的愛情故事片段,沒有打擾。

過了一會兒,感染者似乎很艱難的發出聲音「慧慧,是你……」 「知道了,放心吧!」葉凡說道。

看着廚房這些菜,葉凡腦子裏面已經有了做法了,他可是有初級大師廚藝的,這點小菜能難道自己?

那肯定,是不可能的!

葉凡先把米飯煮上,這就來洗菜切肉,他打算做水煮魚片,紅燒排骨,豬蹄山藥玉米湯,酸辣白菜,青椒炒肉絲,再燉個鴿子湯,這些足夠了!

當然了,鴿子湯是給白蘇蘇特意做的,其他的大家都是一起吃的,這些菜算是家常菜,但是做法不一樣,當然了,技術不一樣,做出來的也是不一樣的。

葉凡立馬開始忙綠起來。

而這邊呢,葉母看着自己兒子那遊刃有餘的人樣子,便離開了廚房。

她和小梅一起幫蘇蘇照看着孩子。

「這睡衣是剛買的?」葉母看到白蘇蘇面前的新睡衣說道。

這顏色,這手感真好啊。

應該是蠶絲的面料呢。

「是啊。」白蘇蘇一愣,看着葉母點點頭。

是葉凡給自己的,不過,這個睡衣她當真的很喜歡呢。

「不錯,不錯,葉凡那孩子知道心疼媳婦了,有長進。」葉母點點頭。

這臭小子可以啊。

知道討女孩子歡心了,不虧是自己的寶貝兒子呢。

瞧瞧,白蘇蘇看起來很喜歡呢。

「那我等會給你洗洗,涼一涼,到時候就可以穿了。」葉母說道。

剛拿回來的衣服,還是洗洗的好。

畢竟,誰也不知道這衣服,有沒有落了灰塵,什麼的。

再說了,白蘇蘇現在在坐月子的,身子也不大好,自然要多注意注意一些了。

「謝謝阿姨了。」白蘇蘇甜甜的說道。

畢竟,現在的自己動不了冷水的,只能,讓葉母,梅姨,還有葉凡來照顧自己。

「傻丫頭,都說了,不要和你葉阿姨這樣的客氣,遲早是一家人的。」葉母拍了拍白蘇蘇的手背,眼底滿是寵愛。

這兒媳婦,她是真的喜歡的不得了啊。

所以,她也要幫那臭小子一些的。

一旁的梅姨,知道有些事情自己該問和不該問的,她也並沒有去打探些什麼。

反正,這家人給的工資挺高的,自己只要做好自己分內的事情就行了。

別的事情,和自己沒有關係,也不該自己知道的。

「葉姐,那我去洗吧,你陪着白小姐吧,白小姐,你還有別的臟衣服,我一塊洗了。」這時候,梅姨看着白蘇蘇說道。

「有的,在那個衣櫃裏面,有兩套衣服的,辛苦了梅姨了。」白蘇蘇說道。

不管怎麼說,梅姨是開工資請來照顧的,而葉母是處於本意照顧自己的,她自然對葉阿姨難免會客氣一些的。

「沒事的,這是我該做的。」說着梅姨找到衣服便去洗了,有自動洗衣機的,但是,這些衣服是要分開洗的,有一些要手洗的。

「你這丫頭,辛苦了。」葉母看着白蘇蘇很是心疼的說道。

這個女孩子,真是夠傻的。

哎,當然,也是十分要強呢。

「阿姨,其實也沒什麼的,現在呢,只要大家都沒事就好了。」白蘇蘇笑着回答著。

是呀,走到這一步了,也不容易的。

大家都不容易啊。

「嗯,今晚上多吃點,葉凡給你做好吃的呢,那小子真的改變太大了,在家裏的時候,從來沒有做過飯的,也不知道能不能吃。」葉母有點小疑惑的說着。

「沒見他學習做飯啊,怎麼就會了呢?難道是當爸爸了不一樣了,還是說,這小子背着自己偷偷學的啊。」

「阿姨你就別擔心了,葉凡做事情還是很穩重的,沒有把握的事情,他不會做的,說不定,他做的真的好吃呢。」白蘇蘇看了一眼廚房,這才再次開口起來。

那個男生,不管做什麼都是一副自信滿滿的樣子的。

真的很讓人放心,很有安全感。

「你呀,就知道誇他,小心他嘚瑟呢。」葉母笑着說道。

嗯嗯,看白蘇蘇的樣子,對葉凡的印象還是很不錯的。

看來,轉正有望了。

這小子,還是有兩下子呢。

「葉阿姨,其實我和葉凡兩人……」

「行,我都知道,你不要說了,你們二人的事情自己處理,反正,擱我這裏,你就是我的兒媳婦,我的半個女兒。」葉母立馬打斷白蘇蘇道。

她知道,白蘇蘇要說什麼了。

其實,她並沒那麼的古板的。

現在這是什麼社會啊,這可是二十一世紀的,已經不是他們年代了。

她當然陰白的。

自己的兒子要想抱得美人歸,定要吃很多的苦頭的。

但是,那又怎麼樣,白蘇蘇這個女孩子值得!

同樣,她相信自己的兒子的。

她的兒子,不差!

…………

很快,幾人就聞到了一陣香氣,這是飯菜香啊。

這香氣,不錯不錯。

就是不知道味道如何了?

「老媽,蘇蘇,還有梅姨吃飯了!」葉凡來到白蘇蘇的卧室笑着說道。

嗯,今天是自己正式第一次露手的。

他也有點小激動的,不知道她們幾個人會不會喜歡自己的手藝。

沒事,萬一不好吃的話,自己在研究研究就是了。

再說了,這可是系統獎勵的初級大師廚藝的,葉凡心底還是有點信心的。

主要,他自己光看着都很有食慾的。

「來了,來了,你這臭小子,我們嘗嘗你手藝,不好吃你自己一個人吃。」葉母笑着說道。

「你先吃了再說吧。」葉凡把飯菜都端在桌子上。

「蘇蘇,你是要出來吃,還是我給你每樣都弄一些在房間吃啊?」葉凡問道。

主要,他也是對此照顧坐月子的人,他也不了解這些的。

「你這傻小子,在卧室吃,免得出來吹風了。」葉母看着自己兒子,很是嫌棄說道。

「葉阿姨,我想和你們一起吃,葉凡你把窗戶都關上吧,我出來吃。」白蘇蘇說道。

她一個人在房間裏面吃,真的很胃口的,。

大家一起吃飯,這樣才吃的香啊。

不能被風吹,那把窗戶關完了,沒有風不就可以了。。

葉凡一聽,立馬把客廳的窗戶關上了,還把每個房間的門都關上了,這樣就不會有風吹進來了,又來到卧室。

「蘇蘇,你可真是一個小機靈鬼啊!」 這一次,擎蒼穹,終於緩緩點頭。

「四萬整數,不夠吉利。」

「調四萬四千四百四十四人吧。」

「湊個四連數。」

秦蒼穹語氣平靜,眸光淡然,緩緩說道!

花木蘭美眸凝重,恭敬點頭,「是!」

4萬4千4百44人!

這…!

的確『吉利』!

四四四四四!

死死死死死!

四,暗指死啊!

他這是要讓,那裘羚死無葬生!

一旁的女兒,在聽到父親這番話后,也是俏臉複雜,有些微微嚇住了。

她,還是第一次聽到……如此恐怖眾多的人數。

四……

四萬,四千,四百四十四人??

這……

是何等恐怖的概念?

秦小鯉只是一個年僅七歲的小丫頭,從未聽到和見識過……這般人海場面。